值班夜,我又劝走了一位患者!

2021
04/07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当一个肿瘤晚期病人进入到这种状态时,几乎都是回天乏术的。

滴铃铃、滴铃铃……,值班电话骤然响起。与此同时,我的心咯噔一下:心里想,坏了坏了,不会又来急诊手术了吧。如果是手外科或者开颅,那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带着忐忑的心情,我拿起了听筒。电话那边急促的喊道:麻醉科吗?我是肿瘤内科,需要插管,快一点。我说:好,马上去。随即,对方挂断电话。

找麻醉科插管的都是大事,一旦患者到了需要插管的时候,就是生命与时间的赛跑。跑赢了,就能活;跑慢了,生命消逝。于是,我穿起白大褂、拎起急救插管箱就奔向肿瘤内科。

正常情况,医院内都不能跑。这很容易理解:大夫护士来回跑,很容易引起患者及家属紧张。就像网上那个段子一样:护士在劝患者别紧张的时候,大夫说“我紧张”。患者一听这话,“咯”一声就过去了。这事,换做是谁,谁能不怕。给你动刀的大夫紧张,哪还有希望呦。

奔跑中,我也时快时慢。路过病房门口的时候,我尽量降低速度,之后再加速。就这样,不到3分钟,我终于奔到了肿瘤内科病房。

到了肿瘤内科病区,走廊上,一眼望去就能看到一堆人。很明显,十有八九就是那间病房出事了。于是,我没有进医生办公室,直奔病房去了。

到了病房,果然是在抢救:一个大夫用简易呼吸器给患者辅助呼吸、一个大夫在试图按压胸廓。但由于患者在病床上,大夫根本无法用正规的姿势实现有效的胸外按压。

屏幕上,若隐若现的血氧饱和度波形和数值以及测不出的血压,都显示这个人已经十分危急了。我让护士再次检查一下电极贴,我要确定一下患者是否还有心跳。如果没有心跳,必须立即实施有效的心肺复苏。如果有心跳,再采取相应的其他办法。

护士检查完毕,我让按压的医生先停手。如果有胸外按压,很难看清心电图波形。这个时候,监护仪上已经可以看出心电图了。高大的P波、严重的心律不齐以及极快的心率提示着,病人可能乏氧很严重。从尚有一点点的自主呼吸以及每次都出现费力的颈阔肌绷起以及三凹征来看,呼吸衰竭可能已经导致患者意识丧失了。

鉴于他们科的性质以及目前患者的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先了解一下患者的病情,再决定下一步。于是,我贴近挤压简易呼吸器的同事问道:他是什么病?

肿瘤内科同事听到我这么问,回答到:肿瘤晚期,肺癌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下就有了决定:这种情况,我见得太多了。要知道,当一个肿瘤晚期病人进入到这种状态时,几乎都是回天乏术的。即便抢救成功,也只能活几天或者几个小时。重要的是,这一段人为延续的生命,将是毫无意识的。被插上管子后、用上了镇静剂,患者无法与家属进行交流,就连最后的遗言都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决定要劝家属早做决定。

我立刻走到病房门外,表明我的身份,我要他们家里说了算的和我对话。很快,一个愁容满面的大哥来到我面前。看那表情,希望我们能进行全力的抢救,但也能稍许看出长久以来患者病情对家里经济的压力确实很大。

于是,我干脆的说:现在,是你们家里拿主意的时候了。继续抢救,没问题。我直接插上管,送去重症监护室,肯定能活一段时间。但是,重症监护室每天至少几万元的费用可能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为了让他们尽快决定,我直接说,这注定是一场人财两空的抢救。不是我们不愿意抢救,而是抢救回来,他也是无意识的,并且会导致你们家倾家荡产。

家里几个年龄大的女人,听到我这么一说,纷纷表示理解。同时,她们也拉着这个能当家的男人衣角,示意:就听医生的吧。

经过几分钟的思考,这个男人终于做出了放弃抢救的决定。之后,跟着医生去办公室进行签字了。病房这边,本着人道主义,我让护士把鼻导管的氧流量开大,点滴继续点。尽管我知道这都是无效的、没有意义的,但至少能让家里人好接受一点。

之后,我拿着插管箱返回了值班室。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患者,值班,病房,护士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