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超20分钟,患癌几率高达10%

2021
03/18

+
分享
评论
上海细胞治疗集团
A-
A+

受交通污染较严重的人包括居住在车辆密集道路附近的居民、通勤者、行人和道路维修者等。由于城市规划和发展也扩大了人口暴露范围,因此人口接触空气污染的比例越来越大。



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超过150万人每天通勤时间超过2小时,其中3%的人口每天通勤时间超过3小时。较长的通勤时间可能对健康有害,而在车内时间较长的人可能会暴露在较高浓度的有害物质(CO、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臭氧和阻燃剂)中,加州范围内有相当一部分人吸入苯和甲醛均可能超过安全范围。


 

图片来源:Pixabay官网


近日,一项发表在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上的研究显示:在加州,有78%的通勤者至少有10%的机会接触苯而患癌;有63%的通勤者至少有10%的机会接触甲醛而患癌。


 

AalekhyaReddam et al.Inhalation of two Prop 65-listed chemicals within vehicles may be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cancer risk.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DOI:10.1016 / j.envint.2021.106402


加州65号提案(简称:Prop 65)中将可能会导致癌症、出生缺陷、生殖伤害的化学物质列出,并在车辆内检测出几种来自Prop 65中的化学物质:苯、甲醛、邻苯二甲酸二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三磷酸酯(TDCIPP)、酞酸二异癸酯(DIDP)和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NP)。


苯和甲醛都是挥发性有机物,这些化学物质很容易排放到空气中。甲醛常用于车内的地毯、皮革和油漆,而车内苯的高浓度与燃料、尾气的排放密不可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环境毒理学教授David Volz说:“这些化学物质非常易挥发,很容易转移到呼吸的空气中。”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研究人员认为,相对于内饰物品检测到的有害物质,空气中存在的苯和甲醛对上班族健康威胁更高。他们从车内空气中检测到了苯和甲醛,而车内粉尘中检测到的DEHP、DBP和TDCIPP,且从车内空气吸入的甲醛和苯的日剂量中值分别为379.51和161.97 μg/天。从车内粉尘摄入的DEHP、DBP和TDCIPP的日剂量中值分别为9.77、0.236和0.06 μg/天。


DBP、DEHP和TDCIPP属于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SVOCs),它们更容易吸附在灰尘颗粒、家具材料、塑料等物品表面。DEHP和DBP主要用于汽车座椅面料和车内外装饰等。


TDCIPP是一种常用的阻燃剂,用于制作车辆仪表板。一项在对小鼠进行为期两年的慢性毒性研究结果显示:就TDCIPP而言,口服摄入的NSRL是5.4微克/天(有可能导致癌症的化学物质含量采用NSRL标记,NSRL表示暴露于某种产品中的化学物含量会导致每十万名癌症患者中不超过一名癌症患者),在一年中,如果每天从饮食中摄入了TDCIPP,可能会导致肝脏、肾脏和睾丸肿瘤的发生,且TDCIPP的剂量与癌症的发生率存在相关性。


 

TDCIPP、DBP和DEHP摄入的预估日剂量(μg/天),24小时空气中苯和甲醛吸入的预估日剂量(μg/天)。


假设一个成年人每天在车内呆20分钟,甲醛、苯、DEHP、DBP和TDCIPP的预估的中位剂量分别为5.27、2.25、0.14、0.003和0.0008μg/天,这个剂量会随时间而增加。当在车内停留240分钟(4小时)时,甲醛、苯、DEHP、DBP和TDCIPP的预估中位剂量分别为63.25、27、1.63、0.04和0.01μg/天,从这些数值中,可以看出车内空气中的化学物质浓度比粉尘中的浓度还要高。


 

随通勤时间,车内粉尘(A)和空气(B)中发现的化学物质日剂量(μg/天)分布


根据加州法规,特殊化学物质日剂量的参考值用RfDs%表示,并将超标概率作为日剂量的参考值的函数,当RfD%>100表示摄入的化学物质日剂量超过了安全范围,RfD%>100的概率取决于化学物质的类型和通勤时间。而苯和甲醛都是RfD%>100的化学物质。


 

与苯(A)或甲醛(B)接触相关的癌症风险与苯接触相关的生殖和发育毒性风险(MADL)的超标概率曲线(C)

3种化学物质RfD%>100的概率作为通勤时间的函数曲线(D)

有可能导致生殖和发育毒性的化学物质含量采用MADL标记。MADL表示即使个体暴露于该水平的1000倍也无法起化学作用。


研究作者认为:与苯相关的癌症风险,在通勤时间为20-240分钟的情况下,RfD%>100的概率从2.4%~77.5%不等。与甲醛有关的癌症风险,RfD%>100的概率由0.9%~74.4%不等。此外,苯的生殖毒性风险也大大低于苯或甲醛的癌症风险。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排放可能会随着车龄、汽车总行驶里程、通风率的增加以及车内温度或相对湿度的降低而减少,可以采取对应的措施来降低通勤者的吸入有害物质的日剂量。


Reddam建议通勤者在乘车过程中尽可能将窗户保持打开状态。她说:“至少在空气流通的情况下,将稀释车内这些化学物质的浓度。”


Volz说:“应该有这些化学物质的替代品,我们应该使用的是替代品。”


在许多地区,车辆排放物已成为空气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包括一氧化碳(CO)、二氧化碳(CO2)、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或碳氢化合物(hc)、氮氧化物(NOx)和颗粒物(PM)。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可能会大大增加这些污染物的排放、降低空气质量。根据流行病学研究,排放污染物会增加司机、通勤者和居住在公路附近的个人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风险。


2013年4月15日,Air pollution and health risks due to vehicle traffic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周一至周五高峰时段的交通,可能会对公路上和周围人群的健康造成威胁。


研究人员假设司机和通勤者在每个工作日的早晚高峰时段的恒定交通量路段上行驶,并评估司机和通勤者的暴露的健康风险。


 
 

表1和表2分别显示了汽车数量从每小时1000 辆汽车到每小时10,000辆,健康风险随之变化。Kai Zhang et al.Air pollution and health risks due to vehicle traffic.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DOI:10.1016 / j.envint.2016.11.012


增量风险(每多行驶一辆车,个人健康风险增加)主要取决于排放因子、二氧化氮与氮氧化物的关系,以及延误时间。增量风险会随着交通量的增加而增加。在相同的交通量情况下,早高峰时段的健康风险比下午高峰时段增加了20 - 40%,主要是由于上午分散条件较差。


以往对出租车司机的流行病学研究发现,他们的职业与不同形式的癌症(包括肺癌、膀胱癌、食道癌、胃癌和直肠癌)显著相关。交通工具的排放物对人的健康有负面影响,包括增加心血管和呼吸道死亡率和癌症风险以及发育不良交通污染引发了对公关健康问题的担忧,WHO就曾发表《交通污染对健康的影响》,文章指出每年成千上万人受到交通污染的影响。有相当多的人生活在公路附近,因此,除了司机,这些人也有可能暴露在高水平的空气污染中。


 

图片来源:Pixabay官网


受交通污染较严重的人包括居住在车辆密集道路附近的居民、通勤者、行人和道路维修者等。由于城市规划和发展也扩大了人口暴露范围,因此人口接触空气污染的比例越来越大。


今后十几年里,由于持续的城市化,越来越多的人口可能会受到与运输有关排放物(黑烟和臭氧等)的影响,甚至会增加非过敏性呼吸道感染风险和炎症风险。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通勤,患癌,甲醛,剂量,风险,物质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