颈部超声检查能用于预测困难气管插管吗?

2021
02/26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我们评估的HB位于甲状腺软骨后方位置与DTI的高风险无关,与传统的DTI预测标准相比,颈部矢状旁超声测量SHB和ST段距离没有提供任何额外的信息。

 
困难气道或困难气管插管是临床麻醉中较为常见的现象,也是可能造成严重不良后果的主要原因之一。临床上预测困难气道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每一种都有各自的优缺点。超声在临床麻醉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深静脉穿刺、神经阻滞、胃内容物检测预测反流误吸等,那么超声应用于困难气道的预测效果如何呢?分享一篇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Anesthesia 68 (2021) 110101杂志的研究,看看其结果如何。


文章参考译文

颈部超声改善手术室困难气管插管的风险评估:TUBECHO病例对照前瞻性观察性初步研究
 
使用传统的临床标准(改良Mallampati试验、张口和颏甲距),约20%的困难气管插管(difficult tracheal intubation,DTI)是不可预测的[1]。
在颈侧位片上,与甲状腺软骨的解剖平面相比,舌骨(HB)的后端位置预测DTI的敏感性和特异性为100% [2]。
最近的一项荟萃分析表明,考虑到颈部超声(ultrasound,US)容易获得且无X射线辐射,应优先于颈部X线片或CT来预测DTI [3]。
我们进行了一项前瞻性、单中心、病例对照研究,以评估颈部US中HB位于甲状腺软骨解剖平面后方位置是否能够准确预测DTI。

研究方案于2013年7月9日获得伦理批准,所有患者在纳入前均给予书面知情同意。
研究人群: 采用直接喉镜暴露气管插管的择期或急诊手术后进入麻醉复苏室(PACU)的成年患者。
通过颈部超声测量皮肤舌骨距离(SHB)和皮肤-甲状软骨距离(ST)。
排除标准为:
有颈部手术和/或放疗史;
颈部疤痕;
在没有任何直接喉镜检查的情况下一开始就使用替代技术进行气管插管。
颈部超声检查:
仰卧位,不带枕头;
超声探头:SonixTouch Q ® ,Ultrasonix ,加拿大,线 性探头L14-5,频率10–15 MHz。
头部向对侧旋转45度,超声探头放置在矢状面上,与中间矢状线左倾或右倾45度[4]。
将患者分为2组:DTI组和对照组。
DTI的定义是: 使用金属可重复镜片(Macintosh 3或4号)的直接喉镜引导插入气管导管时需要2次以上的尝试或替代技术(探条、纤支镜、Fastrach ® 、Glidescope)[5]。
对于每个出现DTI的患者,在同一手术日匹配4个对照病例。
主要终点 是HB位于甲状腺软骨解剖平面后方位置的患者比例,定义为ST/SHB比值<1。
次要终点 是ST和SHB距离,以及颈部超声测量和常规临床标准的敏感性、特异性和受试者操作特征(ROC)曲线下面积。
根据一项未发表的初步研究的数据,需要462名患者(93例病例和369例对照),α风险为0.05,β风险为0.15。

2013 年10月至2015年1月,共纳入468例患者,最终分析85例患者和369例对照组。
纳入患者的基线特征见表1。


在DTI组中,43例(51%)患者分别需要2次以上的尝试,42例(49%)患者使用替代技术来实现气管插管。
DTI 组和对照组中ST/SHB<1的例数分别为53(62%)和225(61%)(p=0.81)(表1)。
次要终点见表1。
DTI 组的SHB和ST段距离显著增高,但两组之间的差异似乎没有临床意义。

结论:
我们评估的HB位于甲状腺软骨后方位置与DTI的高风险无关,与传统的DTI预测标准相比,颈部矢状旁超声测量SHB和ST段距离没有提供任何额外的信息。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气管,插管,预测,检查,超声,病例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