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华 | 享受无影灯下的愉悦

2021
02/24

+
分享
评论
晔问仁医
A-
A+

七 九 四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黄安华享受无影灯下的愉悦」

人 物 介 绍

91871614132032765

黄安华,副主任医师、东方医院胆石中心首席专家、东方胆病医生集团核心成员、师从著名胆道外科专家胡海教授、获恩德斯医学科技奖杰出青年医师奖和浦东新区优秀党员示范岗称号、东方人物、东方医院首届岗位能手(第一名),擅长胆囊结石、胆囊息肉、胆囊腺肌症、萎缩性胆囊炎、胆管结石以及复杂胆道疾病等规范性个性化治疗方案诊治,腹腔镜手术主刀超过1.8万例(包括超微创系列单孔、单孔免气腹、针孔以及复杂胆道手术),现任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分会保胆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胆石病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灾难医学分会委员、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上海市浦东新区医学会微创专业委员会委员等。

9311614132032858 1从医之路 

“人生艺术化,艺术人生化。”黄安华说道。这开口的第一句话,似乎已经把医术与艺术,划了等号。事实上,从孜孜求学到独当一面,医学之旅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静心沉淀,而后厚积薄发,就如同形而上的艺术追求,黄安华的从医之路便是如此。

1996年,听从家人建议,黄安华考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医学课程繁重,却也充满着吸引力。2001年毕业后,黄安华进入上海市东方医院,开启了他作为医生的职业生涯。

亲自主刀的第一台手术,黄安华对此记忆犹新。

那是一台阑尾切除术。2002年,急诊科轮转期间,由于手术数量太多、病人焦急难耐,上级医生将这台突发阑尾炎的手术,交由刚踏进急诊外科不久的黄安华。尽管已经看了许多遍,对手术过程牢记于心,但真正轮到自己下刀,这一过程堪称煎熬。

“其实,过了第一台手术的心理关,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这才意识到,我是一个真正的外科医生了。那天晚上,手术连台,我主刀了三台阑尾手术,非常自豪,也开始发现,我在外科方面是有一定天赋的。”

经过三年轮转,黄安华定下了普外科的专业方向。

彼时,作为国内首批微创外科专家之一的胡海教授初至东方医院,应邀担任微创外科发展中心主任。胡海教授师承我国著名胆道外科专家张圣道教授,是全国最早开展胆道微创手术的专家之一,尤擅超微创胆囊切除、保胆取石(息肉)术,迄今已主刀完成腹腔镜胆囊手术超过八万台。

2004年,因缘际会,黄安华成为了胡海教授的第一名学生,后来又成为他的第一个研究生,当时和老师开始共同开展微创手术的探索。“我们的微创手术内容极为丰富,几乎涵盖了所有普外科的传统疾病,包括肝胆、胃肠、甲乳、疝气、大隐静脉等。当时东方医院还是二甲医院,但在整个上海地区,我们当时开展部分微创手术项目可谓领先。”

两年实践,微创手术的推广却未达预期效果。2006年,师徒二人决定寻找一个值得突破的聚焦点,他们选择了一个最普遍的疾病——胆石症。

胆石症属于胆道系统高发类疾病,发病率达10%至15%,近年来甚至近20%。枪头已正,大规模的开展与创新紧随其后。作为助手,黄安华度过了四年的漫长助手持镜和学习期。虚心求学,反复训练,经过四年的沉淀,黄安华已然具备了作为一名主刀医生的外科思维和心理素质。2010年,第一台主刀腹腔镜手术,他完成得顺利且迅速。

“现在许多年轻人在学腹腔镜时都喜欢‘大跃进’,但其实基础是非常重要的。一旦基本功扎实了,只要时机成熟,你就能很快成为一名专业的腹腔镜外科医生。”

良师如友,身立楷模。除了手术技术,胡海教授的人生哲学也对黄安华影响颇深。“所谓‘做事之前先学会做人’,为人处世是一切事业的前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道理。”

80941614132032992

2 厚积薄发   

胆结石、胆囊息肉、胆囊腺肌症,是胆囊微创手术的三大病种。

对于绝大多数病人而言,术后结石的复发率相对较低,恢复较为迅速,因此,保胆手术具有极高的价值与意义。

对于3mm以下的结石,无症状患者往往期望通过生活习惯的改变及药物治疗,使疾病自愈。然而,此种治疗方法的成功率低于30%治愈率较低。在腹腔镜的微创保胆手术成熟以前,病人往往等到症状频繁出现,胆囊已经难以负荷体内的工作,频繁诱发并发症,胆结石只能通过胆囊切除术进行治疗,对患者造成极大的痛苦。如今,如果我们在患者没有出现症状或者症状很轻之前就完成微创保胆手术,并且能够实现三个目标:一是胆囊存在有效功能,二是胆囊结石不易复发,三是胆囊不易癌变,这个保胆就非常有意义。因此严格指征筛选下的微创保胆技术也得到越来越多专家和患者的认可。

同时,与传统开腹手术相比,经过微创手术的病人的综合恢复速度得到明显提高。黄安华坦言,“原先开腹胆囊切除手术的病人需要7-10天的治疗过程,而腹腔镜胆囊切除住院只需要三天。第二,原先的开腹手术需要10至15cm的切口,对病人的综合创伤较大,而微创及超微创手术对腹壁的综合性创伤大幅减少,患者疼痛就大幅度较少,愿意早期下床活动。另外,腹腔镜手术基本20分钟内手术即可完成,病人的麻醉时间明显缩短,患者术后综合恢复速度明显提升。”

一位86岁老年患者,患有三十余年胆结石病史,结石进入胆管导致胆总管结石合并胆囊结石,反复出现上腹部消化不良症状。高龄、严重的胆囊炎症,加上心脏与肺部的基础疾病,老人对于手术治疗十分抗拒。针对这样的患者,黄安华为病人进行了内镜ERCP胆总管结石治疗与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相结合的超微创治疗策略,手术极为成功,患者恢复也很快。然而,回头想来,黄安华仍心有余悸。

“对于这类病人,手术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但这也正是腹腔镜微创保胆手术的价值与魅力所在。”

在二十余年的外科医生生涯中,黄安华每日都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从未懈怠。20个专家门诊预约号,20几个加号,每天大约有四五十位病患的门诊接诊量。单日23台腹腔镜手术,这一他个人最高手术记录,背后是无尽的汗水和坚毅。

“我和胡教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把做手术视为一个非常享受、放松的过程,忘我地投入,便不会感到劳累。”

经过数十年的成长,黄安华思考问题的角度已然发生了根本改变。“在我做外科医生的初期,我更多地从医生的角度进行考虑,怎样将自己的行医风险降到最低。但是现在,我已经习以为常的把病人的利益作为首要思考角度——如何缩短治疗周期、减少治疗过程的痛苦,更好地服务患者,为患者提供最佳治疗方案......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也是我们作为医生,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病友”,黄安华最喜欢这样称呼他的每一位病人。

他认为,把病人当作朋友甚至家人,以心交心,以心会友,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就会完全不同。“很多年轻医生在与病人交流时,常觉得病人在挑刺,但其实,病人是对不确定的治疗结果感到恐惧。因此,需要用专业的知识对病人进行引导,如果仅仅把自己当作一名外科医生,就难以作出最利于病人的选择。”

倾注精力,不吝投入,每一位病人都是一面宣传招牌。如此,口碑便得以口口相传。迄今为止,黄安华已主刀完成腹腔镜胆囊手术超过一万八千台。在上海市卫健委推出的年度手术量排名中,东方医院胆石中心在胡海教授的带领下更是将胆囊切除手术的这一单病种手术量做到连续十一年排名上海第一。

“虽然胆道外科只是一个很小的学科,我也希望把这门学科里所有的前沿科技都带给患者。”

此般初心,矢志不渝。

24751614132033125

3 攻坚克难  

“外科医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导师胡海教授的这句名言,黄安华极为赞同。

近年来,微创外科迅速发展,精准外科更是大势所趋。“精准”,概括为一点,即通过各种途径,增加手术精准度,减少外科副损伤。在胆道外科手术中,这一概念的应用尤为常见。单孔手术、针孔手术等超微创手术方式,就是在“精准手术”这一概念下诞生的手术方式。“腹部打三个洞和打一个洞,一定有区别。就像打架,打三四拳和打一拳一定是不一样的。”精准手术,使病人的恢复速度大大提高。   

临床上平均每减少一个孔洞,手术难度就会增加30%以上。因而,黄安华认为,当前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不断提高外科医生的技术精准度,在保证病人安全的前提下,将损伤最小化。    

在工具领域,黄安华表示,达芬奇机器人定位稳定,虽然能够增加精准度,也能减少对患者综合损伤。然而,由于经济成本过高操作时间过长,患者综合恢复速度反而降低,故大规模的运用与推广仍任重道远。    

在技术领域,仍有诸多难关亟需攻克:手术材料与胆道支架能否做到体内的降解?超微型机器人能否像胶囊微镜一样钻到胆囊内部、吞噬病灶组织?胆道疾病在未来能否实现“不开刀”解决?    

创新和实践,是发展的必由之路。    

黄安华想起,导师胡海教授常常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目前的方法是完美的吗?”他坚信,自我否定、与时俱进、挑战自己、挑战权威,是他与团队需要一直坚持的创新道路。    

“坚持一个方向发力,围绕目标积极创新,扎实训练,静心沉淀。”   

而对于医教研之间的关系,黄安华认为,此三者缺一不可。    

“临床是基础,因为服务患者是医生的首要目标。科研是三甲医院树立品牌的重要里程碑;教学是科室人才培养的重要部分。”    

近年来,胆石中心成立了专门的科研团队,进行胆石相关基础研究,并全球首创“中通式免气腹装置”,在国际微创界引起强烈反响。长时间的气腹手术易导致腹腔内形成过多的二氧化碳,而二氧化碳将对患者产生巨大影响:一是影响手术麻醉的稳定性,影响心肺功能;二是手术后,二氧化碳气体吸收可增加诱发气栓并发症的风险,并常常引起肩背部放射痛。因此“中通式免气腹装置”完美解决了这一问题,解决了部分不能麻醉、有心肺疾病患者的手术问题,是微创外科手术方式的一大进步。    

同时,这一装置的临床推广也对外科医生的操作技巧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几年我们也在不断寻求改进,尝试如何让这一装置更成熟地应用到临床,让更多的外科医生能够掌握。同时,扩展它的适应症,让这一装置在妇科、泌尿外科等领域都可以进行应用。”    

黄安华笑言,胆石中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团队,敢创新、肯努力。“教学相长,以教促学”,作为同济大学医学院胆石病研究所,科室同样负责了许多研究生、进修医生的教学任务。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如今,黄安华出门常遇患者热情地招呼,此番情谊,令他备受感动。“这种存在感和价值感,是对一名医生最大的认可,也是医生最大的动力所在。”     71651614132033254 口述实录

龚芷葳     黄主任,您是怎样踏上从医之路的?又为什么选择了胆道疾病这一专科? 

黄安华     1996年,我就读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其实很大程度是受家人影响,当时家里人都觉得,学医是一个稳定而受人尊敬的行业。2001年,我毕业了,正式进入工作岗位,经过三年的轮转,定下了普外科的方向。2004年,研究生阶段,我碰到了导师胡海教授。当时,胡海教授在东方医院开展微创手术,几乎涵盖了所有普外科的疾病,包括肝胆、胃肠、甲乳、疝气等,这些传统项目都开展了微创外科的治疗。虽然当时东方医院还是二甲医院,但我们开展几个项目,在整个上海地区可谓最早的科室之一。而对于胆结石微创治疗的大规模开展、探索和创新,是从2006年开始的。   

龚芷葳     第一台独立主刀的腹腔镜手术,是否依然难忘?     

黄安华   是的。2006年,我开始跟着导师大规模地开展胆道方面的微创手术。经过四年左右作为助手的成长期,2010年开始真正亲手操作腹腔镜。那时候我的导师对我说:“小黄,我看你平常扶镜时非常熟练,已经具备了作为一名主刀医生的心理素质。”所以,2010年,他让我做了我的第一台手术,这一台手术,我完成得非常迅速,已经没有当年开第一台阑尾手术那样的汗出如浆,煎熬焦虑。

其实,对年轻人来说,基础是非常重要的,持镜感、思维方式、心理素质都是在千锤百炼中得到大量的锻炼。年轻医生在成长过程中千万不要急,一定要将基本功打扎实,一旦基本功扎实了,只要时机成熟,你会很快成为一名成熟的腹腔镜外科医生。

龚芷葳    日常的常见胆道疾病有哪些? 

黄安华    胆道外科微创手术的第一大病种就是胆结石,第二是胆囊息肉,第三是胆囊腺肌症。胆道疾病包括胆总管结石,以及比较少见的十二指肠乳头综合症,也就是胆总管远端的一些狭窄问题,这些都是胆道学术界的一些良性疾病。当然,还有一些包括胆囊癌、胆管癌、胰头癌等疾病在内的恶性肿瘤类疾病。

龚芷葳     您的工作量巨大,那么,这样高强度的工作量,您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黄安华     把工作当做享受。在真正进入手术状态时,内心其实得到了一种释放,手术完美完成后,也会产生成就感,所以,在手术室,我是放松的,一般不会存在体力不支的情况。   

龚芷葳     外科医生在与患者评估手术方案时,常常需要选择最适合患者的方案,在这个问题上,您是怎样进行考量的呢? 

黄安华     在我做外科医生的初期,更多地会从外科医生的角度考虑,怎样将自己的风险降到最低。经过十几年的成长,我的思考角度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我把病人的思考方式作为自己首要的考虑角度。我常跟病人说:“你把黄医生就当作你的朋友,我也会把你当作我的朋友或者家人。”现在,手术风险并不是我考虑的第一角度,而是把病人的最佳治疗方案作为我们追求的目标。   

龚芷葳     医学发展当前阶段,在日常的手术中是否还会遇到很多挑战?这些挑战体现在哪些方面? 

黄安华       虽然近几年微创外科发展得非常快,但也有一些方面我们还没有进行深入地探索。例如胆道恶性肿瘤,我们常规的治疗方式仍以开腹手术为主,腹腔镜或微创的手术方式相对来说较少,目前我们治疗的疾病也以良性的结石类疾病为主,对恶性肿瘤涉及较少。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我想对恶性肿瘤进行一些探索,并在大量扎实的培训、成熟手术方式的沉淀后,进行手术方式探索性应用,这也是今后我们努力的目标。胡教授有一句名言:“外科医生最终的敌人就是自己。”要战胜自己挑战自我,外科医生治疗方式发展的最高境界就是“无刀可开”,预防是非常重要的,任何疾病都要早预防、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龚芷葳     关于结石反复再生的问题,您怎么看?有更好的预防方案吗? 

黄安华       结石复发,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胆结石的产生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不良的饮食习惯是最主要诱因,我们能干预的也就是饮食。因此,在胆结石手术后,患者最根本的预防手段还是从自身的饮食习惯做起,只要能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接近90%的保胆患者的结石不复发。   龚芷葳     能否再分享一些腹腔镜的微创保胆手术相关案例? 

黄安华      在临床上,一般低于3mm的结石叫做胆固醇结晶,是可以通过生活习惯改变或药物治疗来治愈的,而超过3mm的结石,往往是需要手术干预。原来,我们对于胆结石的治疗只有胆道切除术这一种手术方法,很多病人往往会拖到胆囊实在无法工作了,再把胆囊和结石一起切除。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腹腔镜的微创保胆手术已经非常成熟了,现在我们有了多种选择。如果可以进行保胆手术,我们建议患者一定不要等到症状发作越来越频繁、出现并发症后再进行治疗,因为这时候胆囊已缺乏有效功能,强行保胆这样的选择就没有太大价值。保胆手术有三个目的:一是保证胆囊有功能,二是胆囊结石不易复发,三是胆囊不易癌变。所以,我们对于保胆手术有很多严格要求。我们提倡,如果病人希望胆囊能长期发挥功能,一定要在患者未出现频繁发作的症状或并发症之前,把结石从胆囊中清除,这是非常重要的。

说一个病例吧,这名患者86岁,胆结石病史已有三十多年,反反复复出现上腹部消化不良,急性发作过几次。但他觉得年纪大了,又有心肺的疾病,害怕手术。这位病人因为黄疸来到我们科室,因为没有尽早治疗结石,结石进入胆管导致胆总管结石合并胆囊结石。这一次他做了两个手术,一个是内镜ERCP治疗胆总管结石,另一个是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非常成功,病人恢复顺利,但回过头来,我仍然心有余悸——手术其实冒了很大的风险,病人基础条件较差,胆囊炎症较重,胆囊已经压迫到了胆总管,用了很多技巧进行处理。对于这一类老年患者,我建议,只要患有胆囊结石,一定要趁身体好的时候趁早处理,否则等其他多项疾病同时出现时再进行手术,就需要冒很大的风险。这是一个反面教材。虽然手术最后成功了,但我还是建议对于这类疾病要尽早处理、尽早治疗。

龚芷葳     在目前技术领域,还有哪些难关需要攻克? 

黄安华       第一是材料方面,手术所用材料以及胆道外科所用支架是否能够做到降解或和人体融为一体;第二是一些超微型的机器人是否能够做到不需开刀解决,像胶囊微镜一样钻到胆囊内部吞噬病灶组织,这是我们今后追求的理想,仍需要科技的发展。   

龚芷葳     如果有机会,您有意向成为这方面的发明家吗? 

黄安华       确实有这方面的意向。所以一直在向自己的老师学习,胡海教授非常有想法,他的思维非常敏捷,非常善于自我否定,不断挑战自己、挑战权威,在临床上也是一样,许多治疗方法并不一定是完善的,要不断反问自己、与时俱进。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在临床手术技术和器械等方面,我们不断地希望推出创新的想法和发明,这是我们一直要坚持走的路。   

龚芷葳     来说说您的科室,是否数过您的科室创过几个第一? 

黄安华       从手术量来说,上海市卫健委每年推出的手术排名中,我们科室的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连续十一年排名第一,有目共睹。在新媒体相关平台上。我们门诊胆结石的病人量和整体排名都是第一位,还是挺牛的。   

龚芷葳     对于年轻医生,您有什么期待? 

黄安华       做外科医生到一定年限后,我常常觉得,我们容易把自己的想法框定在固定的范围之内,所以,年轻医生一定要在心中种下挑战权威的萌芽,以及不断挑战自己;第二,踏踏实实地做事,“做人做事做文章”,这是外科医生成长非常重要的三步骤。   

龚芷葳     在学生和患者眼里,您是一个怎样的人? 

黄安华       挺随和,也乐意帮助人。我更希望学生们能把我当作朋友而不是老师,学术上的问题我会尽力帮助他们,私下里我们也常像朋友一样交流。我有一些老患者,即使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也会过来看看我,我的微信已经达到了5000人的上限,因为我喜欢交朋友。   

龚芷葳     您对胡海教授是怎样的感情呢 ? 

黄安华       我和胡教授缘分不浅。胡教授一进东方医院,我就跟着他工作了,在胆石中心的发展过程中,经过几轮筛选,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工作。我们俩往往是会心一笑,一个眼神就能达成默契了。胡教授与我是亦师亦兄的关系,我对他是非常崇敬,而胡教授的导师是中国胆道外科学界泰斗级人物张圣道教授,现在已经96岁了,身体非常好,去年我们还拍了合照,每一年我都去探望他。   

龚芷葳     您怎样定义“仁医”呢? 

黄安华       “仁医”必须有“仁心”。如果只把工作当作任务来完成,就会很难坚持下去。同理心是非常重要的,要理解病人的痛苦,其实,任何病人提出的临床现象都是有原因的,所以要从病人的角度去分析他的痛苦和不适,从这个角度考虑,就会觉得还有很多工作值得做。   

龚芷葳     生活中,您是一个怎样的人? 

黄安华       我兴趣爱好蛮广泛的。曾经有段时间我沉迷于交响乐,另外,还有摄影、水族、美食、烹饪。这些爱好都是我心中小小的种子,退休之后我一定会再把他们捡起来。我喜欢欣赏美,懂得欣赏美,才能创造美,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美好,又怎能维护美好呢?从这个角度上说,医术与艺术有共通之处,好的医术,是有艺术感的,一定是为了创造人类的美好。   

龚芷葳     您在生活中怎样缓解焦虑? 

黄安华       我最喜欢的处理方式就是面对,尤其是面对复杂情况时,必须勇敢面对,不要逃避。以前我有一个病人术后出现并发症,情况真的很危急,我甚至已经感到了死神的气息,但是我们处理得非常及时,病人转危为安,还为我们送了锦旗。对于胆道疾病并发症,胆道外科医生几乎都会碰到,问题在于,是不是及时发现问题,及早准确及时的处理问题,躲是躲不过去的。

采访/龚芷葳  

编辑/汪奥丽、刘美伶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晔问仁医]后台留言;

授权使用请注明:“来源[晔问仁医]及作者”。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黄安华,腹腔镜,愉悦,享受,手术,外科,胆囊,微创,医生,胆道,疾病,病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