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对工作时间特征和健康的影响:一项针对不规则轮班的准实验研究

2021
02/24

+
分享
评论
中卫护研院
A-
A+

关键字:

轮班工作;工作时间控制;工作时间自主性;自行登记;医院员工;医疗保健;护理

目的:

探讨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对芬兰医院员工的工作时间特点和健康的影响

参与者和方法:

在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和传统轮班调度方法的情况下,我们比较了2015年至2017年员工的客观工作时间特征和健康的变化。统计分析采用重复测量的一般线性模型和针对二分类变量和多分类变量的广义logit模型,根据基线调查时的年龄、性别、教育、轮班工作经验、对轮班调度的控制和院区进行调整

结果:

与传统的调度相比,长时间工作班次(≥12小时)在参与性调度中的比例在更大程度上增加。与传统调度相比,在参与性调度下,对班次调度的感知控制增加,与夜班有关的过度嗜睡减少。其他变量在统计学上没有显著的变化

结论:

相比于使用传统调度的员工,使用工作调度软件时间安排的员工,长时间轮班和控制班次安排的比例增加。与传统调度相比,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对客观测量的工作时间特征和感知健康的影响不大



 

 

1. 引言

      这项研究中,我们得以观察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的实施。研究的目的: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对工作时间特征和健康变化的影响。这些结果包括自我报告的睡眠时间、轮班导致的失眠和过度嗜睡、工作与生活冲突、对轮班安排的控制,以及感知到的健康。我们预计,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将减少工作与生活的冲突,增加对班次调度的控制,但也会导致班次安排更加不规则,从而可能削弱班次调度软件所设定的班次的有效性


 

2.方法

2.1        
研究样本和参与者  
研究的参与者为来自三个院区的医院   员工   ,他们参加了2015年   和2017年   芬兰公共部门(FPS)研究调查,并且拥有来自Titania轮班调度软件在两次调查前91天的客观工作时间数据。在被纳入准实验性干预之前,三个院区都需要有纳入干预的病房以及作为对照的病房。参与者必须为轮班   人员   (在过去91天里至少三个晚班和三个夜班),在过去91天里至少有31个轮班。所有员工都按工作合同   取得相应   月薪。由于缺乏大多数要研究的工作时间特征,上白班的员工被排除在外,医生则因在数据库中未登记而被排除在外    

 
2.2        
客观工作时间数据  
客观工作时间数据来自T   itania   轮班调度软件。   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形成了如下的工作   时间   特征:长(>40小时)和超长(> 48h) 每周工作时间、长班(≥12 小时)、快速换班(<11 小时轮班间隔)、单日休息、晚班(12:00后开始且未归类为夜班)和夜班(根据芬兰工作时间法,23:00至06:00 之间,且≥3小时)和周末工作。检索和分析每     工作时间数据的方法如前    
2.3        
研究变量  
我们使用基线调查时的年龄、性别、教育水平、轮班工作经验和对轮班安排的感知控制(如适用)作为统计模型中的协变量,稍后将介绍这些变量。   教育水平分为三个层次:   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应用性大学教育或大学教育。   轮班工作的持续时间通过询问“你总共轮班工作了多久?   ”得出。   答复是轮班工作的总年数。  
我们关心的健康结构   包括工作-生活冲突、感知健康、对班次安排的感知控制、睡眠持续时间、轮班导致的失眠和过度嗜睡症状。工作与生活的冲突   调查通过询问“你经常感觉工作占据了你太多的时间或精力吗?”得出   。基线调查的答案在   适用时用作协   变量    
2.4        
准实验参与性工作时间安排干预  
在这项准实验干预中,研究人员对在院区使用工作时间调度软件的过程没有影响。医院按照内部流程,决定哪些单位开始使用数字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软件和开始使用的时间。此外,引入时间以及有关轮班安排规则的培训和协商(例如,每个雇员每三周至少上夜班数或周末轮班数)也采取内部组织的方式。根据病房的规则,每位员工在软件中记录他们三周内的日程安排,以显示病房中当前的人员配置要求,并通过颜色编码显示其计划时间表的工效(即绿色= 好、黄色 =中等、橙色= 应避免和红色=禁止)。员工能够从个人视觉查看每种颜色的工效标准    

 
2.5        
伦理问题  
所有院区都给予芬兰职业卫生研究所书面许可,允许他们利用雇主的工作时间登记进行研究      
2.6        
 统计方法  
统计分析使用I   BM SPSS 25   和S   AS 9.4   软件进行。使用重复测量的GLM模型分析了2015年至2017年客观工作时间特征的变化      

 

3. 结果

3.1        
参与者的特点  
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40.8岁,女性占84%,全职工人占87%。基线调查时,至少拥有1个学士学位和兼职工作的参与者以及女性在参与性调度组中的比例高于传统调度组。  两组在平均年龄、轮班工作经历和职称方面没有差异。最常见的头衔是注册护士、   实习   护士、精神     护士和X光护士      

 
3.2        
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和工作时间特征的变化  
在参与性调度组中,2017年每位员工平均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193 分钟(范围为 64–735分钟)。  
通过GLM 分析,相比于传统调度,长工作周(> 40 h)和极长(>48  h)工作周的比例,以及长时间工作班次(≥  12小时)和周末工作的比例在参与性调度中有很大的增加。而在调整后的模型中,仅对长时间工作班次     影响。短班间隔、单日休息、晚班和夜班的比例在统计学上没有显著差异,无论是原模型还是调整后的模型      
3.3        
对健康的影响  
在基线调查中,参与式调度和传统的调度只在对轮班安排的感知控制方面有所不同,而且往往存在与夜班有关的失眠。   自我评价的睡眠时间、工作与生活冲突、感知健康,以及失眠和过度嗜睡没有差异。      
与传统调度组相比,参与性调度组对轮班安排的感知控制显著增加。与传统调度组相比,参与性调度组中与夜班相关的过度嗜睡有所减少    

 

4. 讨论

在随访期间,参与性调度组和传统调度组的工作时间特点都有变化,表明长工作周、极长时间工作周、长时间工作班次和周末工作的比例有小的增长,而两组短班间隔的比例有所下降。然而,在参与性调度中,只有长时间工作班次增加的比例大于控制组。因此,在参与性调度组,轮班时间表的不规则性没有像预计的那样有所增加。对班次调度的感知控制增加,与夜班有关的过度嗜睡随着参与性调度而显著减少。其他健康结果并没有显示参与性调度与传统调度之间存在显著差异。
本研究结果表明,参与性调度组单日休息比例呈下降趋势,而在传统调度组呈上升趋势。然而,在这项研究中,参与性调度与传统调度之间唯一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显著差异是长时间工作班次比例的增加,表现为在参与性调度中较高。所有班次中长时间轮班的比例很低(在参与性调度组占所有班次的10%),除了晚班数之外,过度嗜睡没有差异。
       在这项准实验研究中,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后,对班次调度的感知控制能力增加。使用客观的工作时间数据是本研究的主要优势,因为它使我们能够计算非常详细和准确的工作时间特征  

 

5. 结论

      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对轮班工效学没有重大影响。与采用传统安排的员工相比,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安排的员工更容易有长时间的轮班。与传统调度相比,使用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软件可增强对班次调度的感知控制,并减少与晚班相关的过度睡眠。  关于客观工作时间特征的数据表明,在实行参与性工作时间调度之后,工作时间特征仅略有变化。作为一种新的协作性工作时间安排形式,参与性工作时间安排可以结合个人灵活性和轮班工作人员配置要求。良好的工作时间控制是积极与健康工作的前提,  有利于  增加员工  在职率  

河南宏力医院:刘泽超   翻译  
北大医学部  王智帆校对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工作时间,参与性,规则,轮班,特征,调度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