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助手-远程抄写员

2021
02/26

+
分享
评论
肖明朝
A-
A+

人工智能和抄写员并不会消除源于医疗保健系统内根本的医生倦怠。

To Free Doctors From Computers, Far-Flung Scribes Are Now Taking Notes For Them

编译自:California Healthline 网站,图片来自网络



       足科医生马克·刘易斯(Mark Lewis)早上在西雅图郊区的诊室迎接他的第一位病人,并指着安装在他眼镜右边的一个微型摄像机,介绍到:“这是我的抄写员--杰奎琳,她可以看到我们并且听到我们的声音。”

       位于8000英里外的一座以宫殿和茉莉花闻名的印度南部城市迈索尔(Mysore),日落后,杰奎琳正在电脑屏幕前观看影音记录。她详细地记录了每次就诊的细节并将它们输入到患者的电子健康档案(EHR)中。

       杰奎琳(据她的雇主说,这正是她的真名)在旧金山的初创公司Augmedix工作,这家初创公司在南亚和美国拥有1000名医疗抄写员。该公司是受益于不断增长的医疗健康趋势汇聚行业的一部分--包括全球的疫情形势--这些趋势正在将患者的医疗服务分散到全球各地。



       医学抄写员第一次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是作为急诊室医生的记录人员出现的。但这种做法是在2009年之后开始的,当时联邦HITECH法案鼓励医疗保健提供者采用电子健康档案(EHR)。这些措施本应该是简化病人的记录书写,但却产生了对抄写员的需求。医生们发现,在有设计缺陷的电子病历软件中输入病历和数据既麻烦又耗时。因此,病历抄写在美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领域,劳动力从2015年的1.5万人增加到今年的约10万人。

       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医生将37%的就诊时间花在电脑上;下班后平均要花2小时处理电子病历。电子健康档案(EHR)的使用导致了医生的职业倦怠,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本身就是一次公共健康危机。

       在新冠肺炎之前,大多数抄写员-通常是年轻的、有抱负的医疗卫生人员-在距离医生和患者几步之遥的检查室工作。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使患者尽量避开去诊所和医院,许多抄写员被解雇或暂时休业。现在,虽然许多人已经重新回到岗位,但越来越多的抄写员选择线上工作-即使是在世界的另一边。



       远程抄写员通过平板电脑、扬声器或视频连接到检查室。一些人实时创建医生病历记录;另一些人是在就诊后进行注释;还一些人从语音识别软件程序中得到帮助,这些程序随着使用的次数增多而变得更加准确。

      虽然许多远程抄写员都在美国,但也有一些人在国外,主要是在印度。2015年,Augmedix的一家分包商聘用了一名印度牙科学校毕业生尚卡尔·图尔(Chanchal Toor),如果在印度,图尔就只能面临有限的国内就业机会。她说:她的一些抄写员同事也接受了培训,他们希望立志成为牙医或其他医疗卫生专业人员。图尔现在是旧金山Augmedix的一名经理,她说,即使是远程抄写,也让她感觉自己是医疗保健团队中的一员。

      该公司表示,Augmedix招聘拥有学士学位或同等学历的人,并对其英语阅读、听力和写作能力进行筛选。一旦录用,抄写员将接受大约三个月的培训。课程包括医学术语、解剖学、生理学和模拟访问考核。

      Augmedix首席执行官曼尼·克拉卡利斯(MannyKrakaris)表示,今年收入有所增长,他的销售团队成员从4人增加到14人。IKS Health的首席执行官萨钦·古普塔(Sachin Gupta)预计,今年其病历书写业务的收入将增长50%。IKS Health雇用印度医生为美国同行医生担任远程抄写员。他说公司雇佣了4000名员工,但拒绝透露有多少名抄写员。


       远程抄写员“埃德温”为内科医生苏珊·费斯迈尔节约了更多的时间,使她从每天下班时必须完成20张图表中解脱出来。她说:“这就像经常有作业没做完一样。”在“埃德温”(费斯迈尔说他拒绝使用真名)的帮助下,她有时间和精力成为达拉斯子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埃德温为天使医生公司工作,该公司在印度雇佣了500名远程抄写员。费斯迈尔为他的远程抄写服务支付每小时14美元。

      外籍抄写员的医生说,病历记录可能需要根据各地语言差异来进行轻微调整,抄写员可能不熟悉当地词汇。费斯迈尔说,“我有一个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病人”,埃德温事后问:“医生,菊苣是什么?”但她也称赞埃德温的记录比她自己的记录更准确、更完整。

      天使医生协会主席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表示,他们的抄写员起薪为每月500至600美元,外加医疗和退休福利;而资深抄写员的月薪为1000至1500美元,相当于印度的中产阶级家庭收入。求职网站Indeed.com称:尽管许多抄写员是立约人,但雇主需要为其提供医疗保险;在印度,抄写员的平均月薪为500美元;而在美国,抄写员的平均月薪约为2500美元。


       远程抄写仍然只是占市场的一小部分。美国最大的抄写公司Scribe America母公司Health Channels首席战略官克雷格·纽曼(Craig Newman)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该公司的远程抄写业务增长了三倍,但该公司2.6万名美国抄写员中的“绝大多数”仍然选择靠自己进行病历记录。

      这是一个高度不受监管的行业,不需要培训和认证。这项服务通常花费医生每小时12至25美元。研究表明,使用抄写员可以节省医生在书写患者病历上花费的时间、提高工作满意度、看更多患者--这些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收入。

      研究表明,对于患者而言,抄写员对其满意度有积极影响或二者间并无关联。然而,一些人有隐私方面的担忧,州法律对是否必须通知患者有人在数英里外观看和监听的问题存在异议。

      当询问到马萨诸塞州全科医生组织时,该组织的首席医疗信息官博士说,只有1%的患者拒绝远程抄写员,他的组织(IKS健康代理机构)总是会寻求患者的同意。

       不过,抄写员并不适合每个人。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的退休人员贾尼斯·尤列维奇(Janis Ulevich)拒绝了她的初级保健医生的远程抄写员。尤列维奇说:“与医生之间的谈话可以是亲密的,我不喜欢有其他人听到。”

     一些患者或许并没有机会拒绝。前HIPAA合规官员克里斯·阿普加(Chris Apgar)表示,除了极少数例外,HIPAA(1996年健康保险可携性和责任法案)等联邦法律规定,在与支持这项工作的公司(如抄写公司)分享患者的健康信息之前医生不需要征得患者同意,只要该公司签署同意保护患者健康数据的合同即可。



      美国大约四分之一的州要求在对话中的录音需要各方同意,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患者的许可。马萨诸塞州米利克·奥康奈尔律师事务所(Mirick O“Connell)合伙人马特·费舍尔(Matt Fisher)表示,一些州对某些群体也有特殊的隐私保护,比如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或者非常严格的知情同意或隐私法。

       远程抄写也引发了人们对网络安全的担忧。医疗网络安全公司Corl Technologies的首席执行官克里夫·贝克(Cliff Baker)表示,报道的数据泄露事件很少见,但一些病历书写公司的安全措施过于松懈。

       这一趋势的下一步进展可能是根本没有人类抄写员。谷歌(Google)、EHR公司和风投支持的初创公司等科技巨头正在开发或已经在营销人工智能工具,旨在减少或消除人类记录访问的需求。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医学副教授丽贝卡·加德纳(Rebekah Gardner)博士针对这一问题说道:人工智能和抄写员并不会消除源于医疗保健系统内根本的医生倦怠。她说,这两者都不能承担导致医生倦怠的电子健康档案(EHR)书写任务,比如提交保险公司批准程序、药物和测试请求。

      这篇报道是由KHN制作,KHN出版了加州健康栏目(California Healthline),该栏目是由加州卫生保健基金会(CaliforniaHealth Care Foundation)独立编辑完成。



【原文】

  https://khn.org/news/remote-scribes-taking-notes-for-doctors-electronic-health-records/

【温馨提示】

本文仅供参考学习,不一定适合我国国情。读者有兴趣,可以查阅文章:Medical Scribes and Patient Safety医疗抄写员和患者安全

https://psnet.ahrq.gov/perspective/medical-scribes-and-patient-safety

翻译:罗   君 重庆医科大学2020级护理研究生

审校:任晓霞 肖明朝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抄写员,医生,安全,病历,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