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丨八年外科住院医生的修炼,​在不完美中探索行医的真相

2021
02/18

+
分享
评论
思宇研究院官方
A-
A+

《医生的修炼:在不完美中探索行医的真相》——生命之思与医学之悟

《医生的修炼:在不完美中探索行医的真相》作者阿图葛文德是哈佛医学院外科副教授,曾是白宫的健康政策顾问。本书映射的是他的生命之思与医学之悟:医学之美在于思维之花的绽放,从不思(老师教,学生练)到寻思,从浅思到深思,从顺思到反思,从技术之思到哲理之思。

生命必须穿越复杂性(混乱、麻烦、不确定性、偶然性、多样性),然后追逐纯美的境界,但完美永远无法抵达。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要接纳临床的复杂性,预设一份豁达,才能体验技术征服、超越后的愉悦;才能体验到医术是心术,不可先知、不可全知的不确定性。

一半是直觉思维(叙事思维),一半是循证思维(精准医疗), 两者水乳交融;一会儿是直觉后的循证,一会儿是循证后的直觉。外科干的是手艺活(鹰眼、狮心、女人手),蕴含着高度的技巧化,流淌着手艺思维。好的外科医生应该关注手艺的养成,品味手术的境界(炉火纯青)。

38451613603206364

医生即使到了高年资阶段,最大的困惑还是不确定性。病人因为无法确诊而惶恐不安,医生因为不能确诊而左右为难,医疗费用因为不确定性的探究而节节攀升,社会舆论因为不确定性而质疑医学的科学性。在形形色色的不确定性煎熬中,医生应该转变自己的态度,不把呈现确定性作为职业的唯一价值,转而以友善与共情去安抚惶惑的病人和躁动的家属。他还有一个不同凡响的理念:诊疗中的不确定性使法律问题根本无法厘清,无法知道医疗风险究竟来自于疾病自身的不确定性转归(不可抗力的凶险),还是应该归咎于医生的过失。

临床中,要战胜医学的不确定性,信心与技巧都是从实践中习得的,但这都必须以活生生的病人作为训练对象,但谁又愿意把自己作为新手的练习对象呢?如果谁都不愿意做此让步,那么,成熟的医生如何出位呢?医学院教学医院每一天都在给病人最好的治疗、照顾与给医学新人增加练习机会之间犯愁。临床医学的进步无法消减技术试运行阶段和新人试手阶段的代价。为保证病人安全,要尽可能缩短,甚至消灭技术的学习与适应阶段。

葛文德还会思考一些常见现象,比如“医生为什么需要年会”,他的答案是医疗年会是名利场,也是医生相互学术欣赏和精神取暖的地方。年会将满足医生内心深处的孤独与交往渴望,缓解孤岛生存境遇,收获心灵慰藉。他感叹收入6位数的医生最爱厂商散发的价值才几美元的小礼物,其实是以此作为自己出席年会的见证。

下面节选书中两部分内容供了解。书中的案例对于普通人都非常有启发。(京东、得到app上都有电子版。)

关于年会

人类学家劳伦斯·科恩(Lawrence Cohen)曾经说过:“大型学术会议或年会与其说是学术活动,不如说是嘉年华。学术界的盛会也不免隐藏些不快之事,比如常会勾心斗角,个人或团体也因利益冲突而划分圈子。大家不免走马观花,有人八面逢迎,也有人趁机想做生意。当然,这也是搞关系、套交情、分派系的社交场合。”外科年会正是如此。

来参加年会,有人只是希望得到别人的注意,有人是想出名,更多的人是来看热闹。这里是外科界争权夺利的地方。本次年会将投票选出理事长和所有委员,不少“头目”召开这样那样的紧急密谈。当然,这也是医生的联欢会,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工作中的种种趣闻。尽管如此,大家并非只是冲着这嘉年华会来的,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就拿我们天天搭的观光巴士来说,我们每天坐着这种大型游览车往返于会展中心和饭店,车上的每一个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谁也不认识谁,但如果你看到坐在车上的我们,可能会以为我们都是熟人。 在年会的观光巴士上,尽管还有很多空位,我们也是两两坐在一起,不愿单独坐在一边。如果是在芝加哥的其他任何一辆公交上,明明有许多空位,有人就是要坐在你身边,你一定会认为这个人不怀好意。反之,在我们的巴士上,如果有哪个人对大家敬而远之,宁可一个人坐着,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在车上,尽管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但认为彼此都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伙伴,自然而然就会互相问候,闲聊起来。 有一次,有个穿着休闲外套、40来岁的人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们天南地北地闲扯,……

我想,这就是公关人员所谓的建立关系网络。我们渴望与人接触,也希望找到一种归属感。也许,我们都是为了一些实际的理由而聚集在此的,像是学习新知识、了解新器械、追求地位、凑学分或是忙里偷闲。

但我认为这里有更重要的因素,理所当然地吸引着我们。医生属于一个孤立的世界,一个不断流血、不断实验、不断切开人体的世界。我们是活在病人群中的少数健康人。因此,我们很容易被孤立,就连我们的家人也很难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

住院医生训练结束之后,你就要准备好定居在“睡眼村”这种没几个人知道的鬼地方,或是寒冷的密歇根北部,当然也有可能待在车水马龙的曼哈顿。病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来,手术一台接着一台做。

到头来,你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好不容易成功完成胃癌手术,而这种喜悦却不知道该跟谁分享。

病人术后因并发症死亡,又有谁了解你的感受?

你一个人面对家属的指控、谩骂,一个人为了医疗赔偿跟保险公司据理力争。

然而,每一年,我们都会不远千里地来到这个地方。在这儿,你会发现同伴,他们也许正向你走来,也许就坐在你的右边。主办人称,这次的年会是外科医生的大会师。

的确如此,在这几天内,我们形成了一个大联盟。

一个险些死掉的女孩儿的故事

想起那场病,爱丽丝仍然心怀恐惧。她不知道这细菌是如何找上她的,也许是婚礼前一天她去一家不太正规的美容院泡脚、修指甲的结果,也许是在礼堂外的草地上赤脚跳舞的结果,也可能是在自己家的某个地方感染上的。之后,每次割伤或发烧,她都担心得不得了。她再也不去游泳了,也没再泡过澡,淋浴的时候也尽量避免让脚碰到水。家人计划带她去佛罗里达玩,但一想到离自己的医生那么远,她就有些不安。

得病和存活的概率都让她摸不到头脑。她说:“起初,他们说,得这种病的概率几乎为零,大概是1/250 000。偏偏我就得了。之后,他们又说,我能战胜这种细菌的概率也很低,但我却活过来了。”如今,她问医生,她会不会再被噬肉菌盯上。医生还是回答,概率很小,跟以前说的一样,差不多是1/250 000。

她说:“听了这话,我还是很担心。”我们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聊着天。她的手放在腿上,阳光照射在她后面的窗台上。“我不信我一定不会再得这种病,而且我也不再相信我不会得什么其他的怪病或是罕见的病症,也不再天真地认为我认识的人不会得这种病了。”

在医学世界里,我们不得不面对各种可能性。我们之所以被这门不完美的科学所吸引,是因为我们迷恋可以妙手回春的那一刻——我们抓住每分每秒,用自己的知识、能力去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让这个人过得更好。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许会遇到一个刚被诊断出得了癌症、陷入极度悲伤的女人,或者是一个伤势严重、血流不止、呼吸困难的病人,或是有一条腿又红又肿的20岁的女孩,同事会来征求你的意见。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否抓住时机改变眼前糟糕的局面,也不知道我们所做的决定对病人是否有利。有时,成功实在出乎我们的意料。虽然不一定每次都能成功,但总会有成功的时候。

我和爱丽丝随意聊着,聊到她在哈特福德的男友(他是工厂技术人员,然而他最感兴趣的其实是高压电),还聊到了她最近看的电影,另外她发现自己在经历过那样可怕的事情之后,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再大惊小怪了。

“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勇敢了,”她说,“我能深切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这感觉真好。

“我也变得更快乐,会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事情,”她继续说,“有时,我觉得更有安全感。毕竟,我挺过来了。

那年5月,她去了佛罗里达。某一天,风平浪静,酷热难耐,她站在海岸边。她先脱下一只鞋,踩到水里,接着脱下另一只鞋,她终于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心理,跳入海中,尽情地游泳。

她说,那里的海太美了。

编辑|戚万琪

排版|Mia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外科,真相,医生,行医,修炼,住院,探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