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20年却没活出个人样,春节还怎么能回老家?

2021
02/08

+
分享
评论
仲崇海
A-
A+

提起春节,更容易想到的是合家团聚其乐融融。

因为上海前期有本土新增新冠病例,所以我今年春节只好在上海就地过年了。

但这位T医生,虽然对年迈母亲万般牵挂、所在城市也并无疫情,春节对他却是一个痛。

在他身上,发生的很多事情简直如一篇小说,其中或多或少的情节,很多医生应该也经历过。尤其是他的创业遭遇,值得很多想创业的医生们借鉴反思。

在征得T医生本人同意后,我写了此文。当然,为避免对号入座,我隐去了很多具体信息。

<1>

T医生出生于农村,有个弟弟,高中成绩考全国一流名校是没问题的。也许是因为他爷爷、奶奶都先后因癌症离世,他选择了医学。

因为对爱情的承诺,他最终却选择了随女友到离家几百公里的某城市某医院工作,轮转之后,定了内科。他的女友学的是护理,在同一家医院外科。

一个本科生,在那个医院,文凭不高,但也不是最低。业务上他一直很严谨,对患者也很负责,性格也很温和,所以几年之后,他就负责了一个组,带着几个医生管十几张病床。

买了房子、结婚、生子,和多数人一样,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

“年轻时都有梦想,我那时也经常和老婆闲聊,盘算着还有多少年能成为科室副主任,然后争取45岁之前当上科室主任。”谈起那时,他脸上不由浮出几分自信。

但,一个药,让他这些梦想全部落空!

一天,科主任找他私聊,说他这个组某某药用量能不能再增加一些,他说他都是根据患者需要个性化用药,该用的他会用,不该用的他怎么好用呢?

隔几天,副院长约他晚上一起吃饭,他暗自高兴:也许,副主任位置有希望了?到了包间,除了见到自己科室主任、同事,还有一位陌生人坐在副院长身边。喝酒时,副院长说这是他小时的同学,某总。然后大家就是觥筹交错,喝得也比较开心。

次日,某总找到他,要塞一个信封给他,他坚决不收。某总脸上顿时有些尴尬,临走时冒了一句:某某药,请多关照哈。

接下来的几天,他很纠结:那个某某药怎么关照?价格高不说,适应症也非常有限。但他也明白,如果不提高用量,这上上下下的难以平衡,搞不好副主任希望也没了。

谁想到,没过几天,副院长居然出事了,说是因为药的事情被举报了!

从那之后,身边的同事,包括全院很多人,对他的态度明显冷淡。他想解释与自己无关,但敏感的话题,谁愿意多聊?而且有些事情,越解释越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2>

虽然科室副主任没当上,但毕竟患者对他的满意度还是比较高的,论文、继续教育学分、病历质量、职称考试,他没一样落后于人,所以职称评定倒也还算顺利,副高只比很多大学同学们晚一年。

有一天他上门诊下午时,来了一名快80岁的患者,症状很重,如果不尽快收住院患者很快会面临生命危险。他向患者儿子强调了患者的严重程度,也说了大概的治疗费用。患者儿子当场就要给他下跪,求他帮忙,因为他们身上只有几百元,根本不够交住院押金的,而且家里也没钱。

看到患者一家身上破旧的衣服,他当时脑子一热,向住院部打了招呼说自己担保先收住院,让患者家属尽快筹齐住院费。

收这患者住院当晚,他接到弟弟电话,说父亲住院了,让他能不能尽快赶回老家。问什么病,说医院还在查。

“我父亲身体一向很好的,我想着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刚收治的患者病情比较重,所以……谁能想到……”说到这个经历时,他第一次抽泣了起来。

第二天,那位患者病情所有缓解了,他开车往家赶,高速上弟弟打了几次电话问到哪了。

“还没到我父亲的病房,我就听到了我母亲的大哭,我一下子就瘫了!”他忍不住哭了出来。

他说他永远记得他弟弟看到他的第一个眼神,和他弟弟说的那句话“家里培养你这个医生有什么用!”

处理完丧事,回到医院却得知他收治的那个患者已经死了,是急性脑梗,患者家属闹得很厉害,说活活的人被医院治死了。听同事说当时患者儿子还手拿棍子在科里到处找他要打死他,也幸亏他不在医院,否则不知会被打成什么样。

医院后来赔了钱,但要他承担患者所欠费用以及一小部分赔偿金,因为如果他检查得全面,比如收住院时检查一下脑颅,或许可以提前发现病灶。

他实在想不通:因为他当时考虑到患者家庭经济条件较差,只想到了帮他们省一些,所以有些检查没开,而且当时他们没钱,还是自己担保才把患者收住院,但患者家属怎么能因为患者突发意外找医院麻烦还想打自己?那一段时间,他经常失眠,几个月后才调整好。<3>

由于有的医院存在套保现象,所以全国各地对于患者费用管控力度明显加大。

他所在医院和别的医院一样,对药占比管的也非常严,若因超出药占比原因而被扣的钱,医生要承担责任。

“病人情况能一样吗?同一个病收进来的,这个有多个并发症,那个没有并发症,那这个多个并发症的按那药占比怎么治???”

他说很多时候,他不是忙于病人的治疗,而是忙于算药品费用与患者住院总费用的账、忙于反复查病历里面有无瑕疵、忙于琢磨对确有用药需求的患者如何用上药却又不用增加药占比……

当医生当成这个样真TMD搞笑!幸亏我没当科主任,要是当了科主任,估计被夹在中间早就抑郁了。”

墙内墙外,互相总有一种朦胧美。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不适合在公立医院干,这么多年了还没涽个一官半职的,大学同学聚会都羞于参加,而且整天还要面对这查那查的,太憋屈!感觉还是那些自己开医院、开门诊的医生活得自在、有面子。

有一次他把自己想出去干的想法,和一位他曾经的患者、如今是朋友的人聊了聊。碰巧,这位朋友做生意赚了一些钱,也看好医疗行业觉得医疗是刚性需求、基本不受经济环境影响、可以干一辈子。

这位朋友建议合作开门诊,且答应:只要T医生拿出几十万作为合伙态度,其余的几百万他出,而且保证T医生平时的工资不少于在医院的工资、T医生有45%的股权并担任门诊部负责人。

工资不少拿、赚钱还能分红、而且做个负责人也有头有脸!这些,对T医生自然都是很有诱惑的,而且这些年也积攒了40多万。

他把辞职出去开门诊的想法和妻子说了,妻子竭力反对:认为他既无管理经验,也不擅长对外沟通接洽,而且孩子正好要考高中,万一这40多万被他亏光了这些年不是白辛苦了?所以开始的时候妻子放话:他如果辞职,她就提离婚!

好好的机会,被妻子挡住了,他又开始经常失眠。终于,有一天因为病历、用药超标被扣钱,他彻底爆发了:这鸟医院,老子不呆了!他当场手写了一封辞职报告,直接甩到了院长办公桌上!

妻子拿他也没办法,毕竟好好的家不能散了,勉强同意了他。而那位要和他合伙的朋友也没有食言,第二天就和他签了协议、把100万启动资金打到了专用账户并答应后面会分期打款。

<4>

“说实话,筹备期我就已经后悔了!但一旦上了创业这条船,哪那么容易下来?只能咬着牙!“提到创业这个决定,他不住的摇头。

选址、布局、各种审批、装修、买材料、与工程队吵架、招聘医护人员、消防验收、返工整改……整个筹备的过程,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0点以后,还抽不出一天休息,整个人像被剥了一层皮一样瘦了十几斤。

忙了接近一年,在开张的那天,他觉得终于看到自己可以扬眉吐气、可以按自己理念行医的希望了。摆了几桌酒,在掌声中,他意气风发畅谈理念与愿景,人生第一次喝醉

但,营业压力接踵而来:第一天,没病人,第二天,只来了3个开药的,第三天,也只看了一位普通感冒的患者……开张第一个月,收入了7万元,其中大部分是药品收入,而人员工资和房租的成本,却高达40万!

第二个月,营业收入16万元;第三个月,营业收入22万元。他以前那些老患者,并没有如他期望到他的门诊部来就诊,不是因为没有病房,而是因为他门诊部的性质:民营!

“原先我虽然知道有些患者说不相信民营医院,但我想凭我快20年的个人口碑基础,起码有一部分患者会跟过来的。开起来了后,才知道社会上对民营医疗的偏见有多严重!”

面对每个月都是几十万亏损的压力,他说他头脑中的确冒过以前从来不会想的念头,也对某些不规范医疗机构为何那样做多了些认识。

“所谓狗急了还会跳墙呢,只要有一丝动摇,难免就会做出一些坑骗患者的事情。但一次次自我斗争,一次次否决了那些念头。因为我知道,只要迈出那一步,我可能会早一点扭亏为盈,但一辈子就会活在内疚自责中!”

稍好一点的安慰是:门诊部虽然亏损,但病人量和收入还是一步步上升的。在此过程中,除了看病,他更多学习的是劳动法、盈亏平衡、患者信息分析、运营推广方法等非医学知识,越学越觉得原来自己了解的太少、对创业太乐观。

他和出钱投资门诊的那位朋友计划:2020年春节后,医保定点批下来,再组建一个运营团队,争取2020年第三季度实现月度盈亏平衡。

<5>

2020年春节期间,那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计划都被打乱。

他的门诊,停业了几个月。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医护团队,有的人坚决要辞职,他拦也拦不住,留下的,他开始还能全额付工资,但第二个月他就只能发一半工资了,未发的部分,他写了欠条。而自己的工资,他只能一分不发。

那位投资他开门诊的朋友,在门诊停了3月之后,向他托了底说疫情之下自己的生意全都停了。

“我很理解他,他本来家底也不是非常殷实,相当于是把赚的钱用来贴补门诊。但他没有赚钱渠道了,哪来多少钱继续贴?”

经过协商,他那位朋友以所投入的钱折价为30%股份,不再出资。

他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准备把房子抵押出去做周转。在他门诊工作的人员中有几位是他的老同事且已经退休了,知道他的资金难处,也认可他的为人,所以认购了门诊部一些股份。

过后不久,疫情严峻形势终于过去,门诊部又正常开诊了。但亏损,依然在持续中,他的车子,也被卖了用于周转。

“总不能这样一直亏下去啊,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唉,其实关键还是现金流的问题。门诊部形势还是在慢慢转好的,我肯定要坚持下去。前些天已经找了一些人谈合作,有的人表示有些兴趣,计划春节后到我那详谈。”

“这样忙门诊,家里老婆孩子没受什么影响吧?”

“还好吧,我老婆的工资还能撑得起家庭开支,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辈子都对她有愧,也亏待了儿子。不过,儿子因为我创业,好像懂事多了,成绩提升比较快,考个一本应该没问题。”

“那你,会让你儿子学医吗?”

“……不好说,看他自己意愿吧,总之我不会劝他学医的。”

“过几天就春节了,不休息一下回老家看看?”

“老家?做梦都想回! 我母亲年龄也大了,我也有1年没回去了。但你看看我现在,从医20年却没活出个人样,欠了一屁股债、还要想办法筹钱,春节还怎么能回?和母亲通电话,我还能装装。一旦回到家,露馅了怎么办?”

众人期待的春节,对他,却是一个痛。

<6>

2月11日,除夕,农历岁末的最后一天,很多家庭在团聚中会贴上抒发美好愿望的春联、窗花。

2月12日,春节,农历新年伊始。

2月18日,是24节气的雨水,气温开始上升,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春天。

新的一年,惟愿,大家都安好!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医院,医生,工资,创业,住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