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本土多人确诊新冠,这些药被推荐

2021
02/01

+
分享
评论
赛柏蓝
A-
A+

 

 1 
疫情多发,这些药被推荐

冬日以来,疫情形势变得更加严峻,国家卫健委最新消息显示: 1月2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2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6例(上海9例,福建3例,湖南2例,四川1例,陕西1例),本土病例36例(黑龙江27例,吉林5例,上海2例,北京1例,河北1例)。


疫情呈散发态势,新型冠状肺炎的诊疗方案又重新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在最新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一批药被点名推荐。
 
赛柏蓝梳理各版诊疗方案后发现, 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高 :在三版首次提到中医药治疗方案,第四版首次提到中成药治疗方案和用法,随后进一步总结完善与更新,不同阶段推荐使用不同的中成药。
 
事实上,随着数据和案例的不断完善,中医药的有效率逐渐被社会认可,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中医药全程深度介入治疗,形成覆盖预防、治疗和康复全过程诊疗方案。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能够有效缓解症状,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能够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促进恢复期人群集体康复。
 
因为中药在抗疫过程中的卓越表现,各省也公布了新冠病毒中医药防治方案,赛柏蓝梳理后发现,一些抗疫古方和中成药被频繁推荐,比如荆防败毒散和其现代制剂荆防颗粒,进入了《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控技术指南(第五版)》、《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西医结合防治专家共识(试行第一版)》、《云南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成药使用建议》……
 
资料显示,荆防败毒散源于“治疫第一方”——人参败毒散,最早出自明代张时彻《摄生众妙方》,治疮肿初起。其在人参败毒散的组方基础上,去人参,加荆芥、防风,由羌活、独活、柴胡、前胡、枳壳、茯苓、防风、荆芥、桔梗、川穹,以上药材各一钱五分,甘草五分,上用水一钟半,煎至八分,温服。
 
而启达力®荆防颗粒正是沿袭荆防败毒散方剂,采用现代制药工艺提取加工浓缩制成的中成药制剂。荆防颗粒所用组方、药量配比与荆防败毒散完全一致,也是由上述11味中药材,按照酌定用量,妥善配伍而成。也就是说,它们的配方不仅相同,而且荆防颗粒中所用到的每一味中药材,都是严格按照荆防败毒散的具体克数来配伍。
 
在各地发布的新冠防治指南中,我们也能看到方案基本都将荆防败毒散和荆防颗粒同时推荐,把荆防颗粒作为荆防败毒散的替代选择,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该产品的当代价值。

 

 2 
这类药品,需求激增

某种程度上,疫情使相关药物需求激增,部分生产企业以加班加点生产、优先组织防疫品种的生产和改造生产线等方式来应对大量需求。

 

企业在灵活调整计划扩产能的同时,也在借力捐赠物资提升品牌形象。比如鲁南制药先后向马来西亚、河北、辽宁、黑龙江、北京、吉林、山西、山东等地捐赠启达力®荆防颗粒助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总计6900余万元药品。其也于2020年12月入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民营企业表扬”名单。

 

针对重大传染性疫情,药物研发往往面临的困境是进度难以跟上疫情发展的变化速度,此时,有疗效的药品通常都会出现放量。

 

据米内网数据,2019年国内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感咳化药制剂市场规模为25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11.53%。但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医院诊疗量减少,处方量及药品销量急转之下;与之相反,抗疫中成药口服制剂连花清瘟胶囊、金华清感颗粒、荆防颗粒热销。

 

资料显示,随着疫情的发展,除了抗疫的主战场感染科,急诊科,重症医学科门诊量增加外,其余科室的门诊量在疫情期间都明显减少,这势必对药品的需求量带来影响。除了慢性病药物和一些急症药物以外,与疫情无关而又不是患者急需的药物在医院端销量同比会有较大降幅。

 

与此同时,因为患者对医疗机构仍有交叉感染的顾虑,减少了去医院的次数,此时,如果药店能解决购药需求,患者就会直接去药店,因此药店也拦截了一部分医院销量。在此背景下,各种抗病毒的中成药、防治感冒咳嗽的中成药快速增长。

 

尤其是在疫情之后,人们的防护和警惕意识提升,这类疫情相关产品会变成家庭常备用药。比如,不少家庭会常备荆防颗粒,一方面预防感冒,一方面可有效对抗新冠肺炎病毒。

 

由此来看,这次疫情提升了中成药的地位,毕竟其在一线治疗中发挥突出作用,尤其是抗病毒类中成药,可以轻易达到销售预期,有长远规划和前瞻性视野的企业和代理商,需要挖掘此类产品,布局相关产品线。


 3 
新冠肺炎+流感叠加效应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疫情席卷而来,但现在仍然是流感高发期。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表示“在疫情防控中,我们发现了流感与新冠共同感染病例。”

 

他进一步表示:今年冬天已经到了,要有一个检测手段比较快鉴别到底是流感还是新冠病毒。流感和新冠病毒的防护方法一样,今年以来流感大大降低。

 

从新冠肺炎和流感的防治方案来看,一些药物重复出现,侧面映证其对流感和新冠肺炎的疗效,或许可以优先选用。也就是说,不仅古代医家将荆防败毒散广泛运用于各类疫病,现代医家同样运用荆防败毒散治疗多种传染性疾患,其中新冠肺炎和流感就是目前最受关注的疾病。

 

赛柏蓝梳理后发现,荆防颗粒被多省流行性感冒中医诊疗方案推荐:在山东省卫健委印发的《山东省2020年流行性感冒中医药预防方案》和《山东省2020年流行性感冒中医诊疗方案》中,风寒束表可用葛根汤颗粒、荆防颗粒、三拗片、感冒清热颗粒、 正柴胡饮颗粒等。儿童可酌情选用小儿柴桂退热颗粒等。

 

在《四川省2020-2021年中医药流感防治指导方案(修订版)》中,风寒袭表可用解表散寒类药物,譬如荆防颗粒、散寒解热口服液、风寒感冒颗粒等;儿童可选风寒感冒颗粒、荆防颗粒等。

 

资料显示,河南省中医药张佩江教授,曾在患者流感潜伏期(诊断为感冒 风寒犯表证)开具荆防败毒散并及时截住患者流感发作的案例。张佩江教授,建议在流感高发季节,使用荆防败毒散及时治疗截住流感发作。

 

荆防颗粒的应用安全普遍,药材药性平和,尤其是小儿风寒感冒中的应用,临床诊治上,荆防颗粒不仅可缩短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感冒病程,还可预防感冒作为家庭的常备药品。

 

综合来看,荆防颗粒相比于荆防败毒散,具有功效相同、现成可用、适应急需、存贮携带方便、口感较汤药更易于接受等特点,为荆防败毒散的使用提供了更为方便的替代选择,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流行性感冒等流行性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疾病的预防、流行时期,荆防颗粒更应该作为首选药物。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新冠肺炎,荆防颗粒,中成药,中医药,药物,制剂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