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甲状腺癌过度治疗,WHO是啥态度?

2021
01/27

+
分享
评论
华斌的超声世界
A-
A+

     前几天(2021.1.15)我编译发布了日本学者的文章《青少年甲状腺癌的过度诊断》,文章发布后,有网友做了下面的留言:

       在大量的循证医学证据面前,WHO(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权威机构当然是不可能提倡甲状腺癌的早发现早治疗的,所以我才会说这位网友是“无中生有”。 

      那么WHO对于甲状腺癌的筛查和过度治疗到底是什么态度?我确实没有精力去一条一条查找WHO的的建议。不过,非常巧合的是,在我们的文章发布之后的第四天(2021.1.19),《柳叶刀/糖尿病与内分泌》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最新的研究论著《全球儿童和青少年甲状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模式和趋势:一项基于人群的研究》。

     这个研究是由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和国际癌症控制联盟、法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意大利癌症研究协会和意大利卫生部共同资助的。研究者对0-19岁儿童和青少年甲状腺癌的观察发病率(在49个国家和地区)和死亡率(在27个国家)进行了一项基于人群的研究,使用了来自国际儿童癌症发病率第3卷研究数据库、世界卫生组织死亡率数据库和五大洲癌症发病率数据库的数据。分析了发病率的时间趋势,包括发病率的绝对变化,以及儿童、青少年和成人发病率之间的相关性。我们计算了儿童和青少年甲状腺癌平均年死亡人数和年龄标准化死亡率。

    研究者发现2008-2012年,0-19岁儿童和青少年甲状腺癌的年龄标准化发病率从每100万人年0.4(在乌干达和肯尼亚)到13.4(在白俄罗斯)不等。发病率的可变性主要是由乳头状肿瘤亚型引起的。女孩的发病率几乎总是高于男孩,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男女的发病率都有所增加。1998-2002年至2008-2012年间,几乎所有国家的发病率都出现了快速增长。在每个国家,20岁以下人群中的甲状腺癌死亡率低于0.1/1000万人/年。研究者认为儿童和青少年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模式与成人的发病率模式类似,发病率的上升是由于过度诊断在起主要作用,而过度诊断又会导致过度治疗、终身医疗保健以及对生活质量产生负面影响等副作用。

     甲状腺癌的过度诊断是由于甲状腺监测的增加和新诊断程序的引入,如颈部超声检查。这可能导致许多惰性、非致死性肿瘤的检测,已知这些肿瘤存在于任何年龄的健康个体的甲状腺中,包括儿童和青少年。过度诊断的问题在卫生保健服务没有得到良好监管的环境中更为突出。患有甲状腺癌的儿童通常会接受甲状腺全切除术,这需要终身进行甲状腺激素替代治疗,并显著影响这些年轻人(主要是女孩)的生活质量。

      作者建议,反对在无特定危险因素的无症状成人人群中筛查甲状腺癌的现有建议应扩展到明确建议在类似儿童和青少年人群中不要筛查甲状腺癌。

      就在这篇研究发表的第二天(2021.1.20),WHO的官方网站就分享和介绍了这一研究,并邀请这篇文章的主要研究者IARC科学家萨尔瓦托勒·瓦卡莱拉博士专门做了一期视频介绍这一研究成果。从WHO对这一研究的积极推广介绍中不难看出WHO对甲状腺癌过度诊断的焦虑以及WHO坚决反对在无症状人群中筛查甲状腺癌的鲜明态度。通过这片推介文章中同样可以看出,WHO认为避免对无症状的成年人群筛查甲状腺癌已经是一个通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甲状腺癌,青少年,死亡率,治疗,筛查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