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CLC|亚洲NSCLC患者首选NGS检测,更具有成本效益!

2021
01/15

+
分享
评论
e药安全
A-
A+


"
EGFR突变优势的亚洲NSCLC患者群体中,前期就使用NGS检测是可行且经济有效的手段,NGS检测对更广泛的基因组图谱分析可以帮助患者得到重要的治疗信息。
"
亚洲NSCLC患者中,EGFR突变频率显著高于西方人群。在东亚和东南亚NSCLC人群中,EGFR突变频率高达46.7%,尤其是腺癌(54.1%)和女性(61.8%)患者。在临床检测中,是选择传统检测方法?还是先PCR检测EGFR再序贯NGS?还是前期就选择NGS?时效性和成本效益到底如何?  

在亚洲,肺癌的发病率正在上升,并且占全世界新诊断肺癌病例的一半以上,其中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是最常见的肺癌组织学类型之一,约占85%。

近十年来,随着NSCLC靶向治疗及免疫治疗的飞速发展,我们发现与NSCLC精准治疗相关的生物标志物越来越多,尤其是EGFR,ALK,ROS1,MET和RET等,诊断时的分子图谱分析显得至关重要。

传统的单基因检测方法存在漏检的可能性,以及存在因组织样本耗竭而影响后续检测等方面的缺陷,因此,更全面的NGS检测方法便成为了NSCLC患者的有效选择手段。那么,首选NGS检测在亚洲NSCLC患者中的成本效益如何呢?

2020年1月,《Lung Cancer》杂志发表了一篇亚洲NSCLC患者使用NGS panel与传统检测的性能比较及成本效益分析,结果显示:与序贯检测策略相比,首选NGS检测是一种可行的、经济有效的分子诊断方法,并且支持在亚洲非鳞状NSCLC患者中实施NGS检测,能够使患者获得最合适的个性化治疗。1

▲ 参考资料1

这是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在新加坡中央医院(SGH连续对2016年1月至2017年9月间确诊为非鳞状NSCLC的初治患者进行常规分子检测。此研究,共纳入174例接受治疗并有足够组织标本的初治非鳞状NSCLC患者(新加坡籍华人占85%148例),肺腺癌占95%(165例)),其中169例接受PD-L1检测,173例接受DNA-based NGS检测,119例接受RNA-based NGS检测。

样本类型:活检组织或FFPE样本;  
传统检测:sanger测序或Cobas RT-PCR检测EGFR;FISH检测ALK,ROS1,RET融合及MET扩增;  
NGS检测:DNA-based NGS panel检测29个基因的热点突变(包括EGFR,BRAF,ERBB2和MET等);RNA-based NGS panel检测ALK,ROS1和RET基因重排;  
PD-L1检测:Ventana SP263 或 Dako 22C3;  
▲ 研究患者检测情况

成本效益分析  

在整个队列中,有104名处于IV期肺腺癌患者纳入了成本效益分析中,检测项目的价格由新加坡中央医院(SGH)病理科提供:

*SGD:新加坡元;折合美元,1 SGD=0.74美元;折合人民币,1 SGD=4.89人民币

成本效益分析考虑了三种NGS检测模型和传统检测方法的对比,第一种是单重序贯NGS先EGFR检测,阴性后进行NGS+PD-L1检测),第二种是多重序贯NGS先EGFR/ALK/ROS1/MET/RET检测,阴性后进行NGS+PD-L1检测),第三种是直接NGSNGS+PD-L1检测);传统检测方法是EGFR/ALK/ROS1/MET/RET+PD-L1检测。并随后对有资格接受靶向治疗的患者进行了分析。

结果发现,传统检测方法的成本是 2224.6新加坡元/患者,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有72%;单重序贯NGS的成本是 1469.2新加坡元/患者,较传统方法成本减少了755.4新加坡元,同时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增加了4%(76%)【增量成本效益比明显】;首选NGS的成本是 1579.4新加坡元/患者,较单重序贯NGS成本增加了110.2新加坡元,但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又增加了1%(77%)【增量成本效益比增加了110 SGD】;多重序贯NGS是最昂贵的NGS检测策略,成本是 2622.7新加坡元/患者,比首选NGS的成本增加了1043.3新加坡元,但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又增加了4%(81%)【增量成本效益比低,增加了261 SGD】。

▲ 成本效益分析;ICER,增量成本效益比,即成本差异除以靶向治疗的患者百分比之差;SGD,新加坡元

此研究结果表明,在EGFR突变优势的亚洲NSCLC患者群体中,直接将NGS panel用于NSCLC患者的常规分子检测具有可行性和成本效益,并可检测到其他与治疗相关的变异。与单重序贯NGS相比,首选NGS检测可增加1%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而不会显著增加检测成本或周转时间【与传统检测方法相比,直接NGS检测成本更低,而且可增加5%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

▲ 单重序贯NGS vs 首选NGS

NGS与PD-L1检测分析  

DNA-based NGS检测的NSCLC患者,发现EGFR(56%),KRAS(14%),BRAF(2%)和ERBB2(1%)突变;RNA-based NGS检测的NSCLC患者中,发现ALK(6%),RET(3%)和ROS1(1%)融合。

在PD-L1 TPS≥50%的亚组中,37%为不吸烟者,且有靶向性变异,也就是说PD-L1高表达的患者中,有近1/3不太可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携带明确驱动基因变异的NSCLC患者倾向于表现为冷肿瘤的免疫微环境特征,即免疫治疗效果并不理想

▲ NGS检测的变异信息

▲ 传统方法检测的变异信息

NGS检测与预后分析  

NGS检测亦可评估NSCLC患者的预后,比如,与仅EGFR突变的患者相比,EGFR和TP53共突变的患者,一线使用EGFR-TKI与较差的PFS结果相关(主要集中在L858R,19del尚无显著差异)。这预示着,TP53突变可能是一线EGFR-TKI治疗的预后指标。

▲ 转移性EGFR突变NSCLC患者PFS和OS

总之,本研究表明,与序贯检测策略相比,即使在EGFR突变优势群体中,首选NGS也是一种可行的、经济有效的分子诊断分析方法。NGS检测对更广泛的基因组图谱分析可以帮助患者得到重要的治疗和预后信息。并支持在亚洲非鳞状NSCLC患者中实施NGS检测,能够使患者获得最合适的精准治疗方案。


参考资料:

1.Aaron C. Tan, Gillianne G.Y. Lai, et al,Utility of incorporating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NGS) in an Asia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population: Incremental yield of actionable alterations and cost-effectiveness analysis,Lung Cancer,Volume 139,2020,Pages 207-215,ISSN 0169-5002.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NSCLC,NGS,效益,检测,患者,EGFR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