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吞没了初三少女的整个花季

2021
01/15

+
分享
评论
京东健康
A-
A+
 “这是一位挺特别的孩子,一点也不怕痛。”

“已经断断续续3个多月不去学校上学了。第一次看见她时,她低着头,大拇指的指甲死死抠在食指上。”

杨志伟医生谈到这位女孩的情况如是说。

   

这是一位即将升入初三的女学生,名叫张妍(化名)。手腕上有着一道道伤痕,新旧重叠,在娇嫩的皮肤上显得有些格外显眼。

她是个独生宝贝,虽然比较任性,却还是家长眼中“品学兼优的乖孩子”,可是在升入初中后,张妍的生活像是被打翻了的墨水,学习成绩每况愈下,人也越来越孤僻......

自残是她在惩罚自己


也是情绪的出口

老师跟妈妈说“这孩子总不能够按时完成作业,比较偏科,学习成绩每况愈下,在班里沉默孤僻,课堂上很少发言,也不太参加班级活动。”

父母以为孩子可能只是有些不爱说话、性格孤僻了一点、脾气犟了点,于是对张妍加强了管教。

“教育她、哄她、骂她,甚至动手打她,都无济于事,问她什么她都不说,真不知道咋办了?”焦急的妈妈向老师诉说着。

老师提醒他们,要不要尝试去看心理医生,可能效果会好一些。

于是,他们带着张妍一起去心理科看医生,诊断为“抑郁症”,给她安排住院治疗,采取了药物治疗为主,心理治疗相结合的方式。张妍的病情慢慢好转。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父母,脸上也开始慢慢出现了笑容。

由于初三学习紧迫,母亲决定提前带着张妍出院治疗。回到家里的张妍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医生再三叮嘱父母要督促张妍按时服药,时刻观察张妍的动态,避免张妍再次复发。 

   

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月后,父母再次带着张妍来到了医院,“孩子服了2个多月的药,似乎情绪好一些,但一说要上学,又不行了。”

“我记得很清楚,我跟她说了很多,她都没有抬头......直到我提到她父母很辛苦,她才抬头说了句:‘他们愿意!’”,杨志伟医生回忆道。

在杨志伟医生耐心引导下,张妍才开始低声讲述起自己的事。

上了初中以后,张妍对于一些课程提不起兴趣,在班上交不到朋友,成绩迅速下滑,综合排名也逐渐靠后,焦虑的情绪让她无法集中精神,成绩越来越差,这种情况让她越发喘不过气来......

渐渐地,同学们开始孤立她,甚至有些同学开始言语嘲讽,后面甚至变成凌辱......

张妍每天都在噩梦中惊醒,梦里的她被人追赶着、威胁着、伤害着......

 

同时,父母忙于工作,挂在嘴边的只是“成绩,成绩”,却没有问过她在学校是否开心。

渐渐地,她越来越不想上学,经常出现头痛、头晕、肚子痛、失眠等问题,到医院看病检查也没有明确结果。放学回家就关在自己房间,手机不离手,睡眠也出现了问题,成为亲子关系冲突恶化的焦点。

直到家长偶然发现了她藏在衣袖里的伤痕,才知道无助的她通过用刀片割开自己的皮肤,看着流出的鲜血获得片刻的释放,甚至还产生了自杀的想法。

找到方向


治愈孩子受伤的心灵

杨志伟医生针对张妍复发的病情,进行了心理测试、认知检查、神经电生理检查及脑扫描等检查后,发现张妍注意力和学习能力存在问题,性格倾向和情商也有偏差,大脑认知功能受到损害,使得她难以适应初中的学习生活环境,在学习挫败和同学霸凌下,已经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处于多重焦虑和抑郁状态。

据杨志伟医生介绍,部分智力正常而有轻微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和学习障碍的孩子,学习困难出现较晚,如果性格内向,社交能力差而又缺乏灵活变通能力,在小学高年级和初中以后容易遭受同龄人的社交隔离和排斥,甚至遭受霸凌,遭受过校园欺凌的孩子产生创伤后的应激障碍可能性极大,并且他们会有焦虑抑郁情绪,失眠、做噩梦、肚子痛等症状出现,并对社会产生严重的抵触心理,甚至做出自残、自杀等极端行为。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9年发布的一则报告,全球32%的学生近一个月内都曾遭遇校园欺凌。

张妍在学校遭遇同学多次欺辱,心里留下了严重的创伤。在医院里,张妍有父母保护和医生的治疗与开导,心理创伤慢慢被治愈,而回到学校的环境,这些创伤就会有再次被激发的风险。

   

杨志伟医生指出,张妍的病情不是医生单方面努力就可以的,还需要家长和学校等方面的积极配合。

杨志伟医生和他的团队重新修订了治疗方案,通过家长与学校老师进行了多次沟通,建议学校关注张妍的成长。张妍的老师了解这一情况后也比较配合,回学校后,特意安排班上的同学多与张妍交流,鼓励张妍积极参与到集体活动中来;此外,还对伤害张妍的一些同学进行了谈话教育。

与此同时,在杨志伟医生的指导下,张妍的父母也调整了对待孩子的态度和方式,与孩子达成了手机使用和睡眠行为管理的协议,改善了与张妍的沟通交流,与学校老师也加强了联系,以及时了解孩子的最新状况。对张妍的情绪、学习和人际交往能力等问题也制定了心理-药物-神经调控-功能康复等综合治疗方案。

经过多方努力,张妍的情绪慢慢恢复了稳定,学习成绩也明显上升,整个状态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未来,张妍还要经历中考、高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需要医生、家长和学校的齐心协力,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做好充足的准备。

青少年抑郁多发


需要高度重视

张妍的经历并不是个例,在全球范围内,抑郁症已经成为15~19岁青少年疾病和残疾的第四大原因。尤其是疫情复学后,青少年自伤、自残甚至自杀的事件更是不断发生。受此影响,深圳市教育局甚至紧急取消了7月份的期末考试。

   

杨志伟医生认为,目前造成青少年抑郁的原因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是过重的学习压力。国家教育蓝皮书曾公布过75%的学生自残自杀行为主要与学业压力有关,青少年面临着考试、排名、升学等多种压力,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当压力得不到释放与缓解时,孩子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其次人际交往方面的压力。校园暴力愈发成为了严重的社会问题,霸凌、恶作剧、孤立等等的恶性行为都会造成青少年精神上的伤害。

最后是家长的不理解和态度方式不当。孩子出现情绪问题,很多家长会误以为是叛逆期的正常现象,而没有过多关注。即使孩子出现极端行为,家长仍然按照以前的方式处理问题。结果往往是亲子关系变得紧张,让孩子不再信任父母。

因此,保护孩子的身心健康,需要家庭、学校、社会的共同努力,帮助他们维护自尊自信,找到生命的意义。

    京东互联网医院出品  
合作邮箱:zhengshuyi3@jd.com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抑郁症,初三,少女,张妍,医生,杨志伟,父母,孩子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