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宝:关于艾芬医生与爱尔眼科的纠纷,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

2021
01/08

+
分享
评论
医殇宏哥
A-
A+

我觉得,艾芬医生和爱尔眼科的这起纠纷,只需要捋清楚以下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最近几天,武汉抗疫英雄艾芬医生,与民营眼科巨头爱尔眼科集团在网上打起了口水战。双方你来我往鸡飞狗跳,吃瓜群众加油叫好不亦乐乎。


从目前的舆论势头来看,艾芬医生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艾芬医生的优势,很大程度上并非来自大家对事实和真相的评判,事实上,由于眼科专业极强的专科壁垒,即便是非眼科专业的医务人员,也很难评判其中的是非对错。


这场口水战中,艾芬医生“抗疫英雄”的光环,以及爱尔眼科民营医院身份的原罪,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围观群众的站队。没办法,中国民营医院的名声,已经被莆田系败坏的差不多了。


但是,随着此事在媒体上愈演愈烈,有些话,阿宝实在是不吐不快了。


在此申明:阿宝与此事中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哪怕一分钱的利益瓜葛。


我觉得,艾芬医生和爱尔眼科的这起纠纷,只需要捋清楚以下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艾芬医生对爱尔眼科的指责是否成立?


对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不知道!


在医疗行业中,有些专科的知识技术门槛不是特别高,只要是学医的,或多或少都能懂一点。但有个别的专科,其专业门槛相当高,眼科就是其中之一。


非眼科专业的医务人员,对于眼科临床问题的判断能力,不比普通吃瓜群众强多少。


比如阿宝,我是烧伤整形专业,对大内科大外科都或多或少懂一些,但对于眼科完全是一无所知。


眼科的专业门槛,决定了网民对此事的讨论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参考价值,哪怕是普通医生群体对此事的讨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艾芬医生与爱尔眼科的纠纷成为舆论热点后,我也有所关注,甚至还与几位眼科医生讨论过,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依然无法评判孰是孰非。


目前,绝大部分吃瓜群众,包括围观医务人员,对此事的了解基本都停留在:


艾芬医生因为A病在爱尔眼科做了手术,手术取得了成功。


几个月后,艾芬医生因为B病在自己医院做了手术,手术效果不好,导致右眼近乎失明。


然后,有人告诉艾芬医生,手术效果不好,是因为B病没有被及时发现。艾芬医生认为:自己因为A病在爱尔医院做手术的时候,医生没有及时发现自己的B病,导致自己失去了及早治疗的机会,并怀疑自己A病是否应该手术。


而爱尔眼科认为,自己对A病诊断明确,手术指征无误,手术也非常成功。艾芬医生的B病与爱尔眼科无关。


以下是爱尔眼科公布的核查报告部分截图,我把爱尔眼科对此事的辩解全部去掉,只留下事情的时间线,这个应该是无法作假的。



爱尔眼科在此事中是否存在严重过错,作为非专业人士,我无法判断。


综合各方信息来看,面对艾芬医生这样的超级VIP患者,爱尔眼科为了挣钱不择手段,恶意违反诊疗常规的可能性并不大。


艾芬去爱尔眼科做手术,是熟人介绍过去的,艾芬本人更是公众人物和抗疫英雄,面对这样一个超级VIP,爱尔眼科肯定是不敢怠慢的。


根据网上披露的信息,爱尔眼科对艾芬医生是非常重视的。集团安排了最顶级的专家为她做手术;有医疗自媒体称:价值五万多的高级进口晶体,仅仅收了2.9万元;术后艾芬医生多次复查没有挂号——合理推测也没有交诊费;艾芬医生做的一些检查也没有付费。


这一点都不难理解。艾芬医生是抗疫英雄,是公众人物。别的不说,仅仅手术成功的广告效应,都足以让爱尔眼科不惜代价的为艾芬医生服好务。


爱尔集团并非莆田系,而是相对正规的民营医院。作为一家国内外有五百余家医院,市值高达3000亿的上市民营医疗机构,也应该有足够的技术实力为艾芬医生服好务。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爱尔眼科集团就一定清白无辜。


爱尔眼科这种民营医院,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商业化流水线似的服务模式。作为以盈利为目的的民营医院,其在业务开展上,无疑会向白内障晶体置换这种高收益低风险的“优质”业务倾斜,以谋求最大限度的利润。


这种盈利模式和服务模式,必然导致集团内出现很多常年只做某种手术,只治疗某种病人,对某种高利润手术非常精通熟练,对其他眼科业务却很生疏的工匠专家。面对一些复杂情况,有时候他们缺乏足够的全局判断和掌控能力。


此外,对艾芬这种公众人物,民营医院往往为了追求广告效应而急于促成手术。这或多或少的会影响他们对风险的评估,并放宽对病人的要求。


艾芬医生对爱尔眼科的指责是否成立,社会大众包括非眼科专业的医生,是难以判断的。


要想评出个是非对错,只能走正常法定程序,申请医疗鉴定,由眼科顶级专家,根据原始资料和现在的检查结果,做出权威判断。


没有权威的医疗鉴定,这件事情,就分不出是非对错。


于是,问题来了:


艾芬医生解决纠纷的方式,是否正确?


如我们刚才所说,这件事情想评出个是非对错,只能通过医疗鉴定,由最权威的眼科专家做出判断。


没有权威的医疗鉴定,这件事情,艾芬医生无法为自己真正讨还公道。没有权威的医疗鉴定,即使爱尔眼科迫于舆论压力赔钱息事,也难以服天下悠悠众口。


从这件事情引起舆论关注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等艾芬医生通过正常法定程序,申请医疗鉴定,为自己依法维权。


遗憾的是,我至今没有等到艾芬医生采取行动。


倒是爱尔眼科公开表态:希望与艾芬女士一道申请医学会和相关部门的检查和鉴定。


坦率的说,作为一个医生,我对艾芬女士的这种做法,难以理解,难以接受,难以认同。


艾芬医生是一个急诊科医生,而且是一名高年资医生。


我们设想一下:


如果艾芬医生抢救的一名公众人物家属不幸去世,患者家属对治疗结果不满,与艾医生发生医疗纠纷,那么艾医生希望对方怎么做?


艾医生是希望对方通过法定程序申请医疗鉴定,双方依法依规解决纠纷;还是希望患方拒绝医疗鉴定,不走法定程序,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煽动舆论给医院施压?


我想,艾医生大概率是希望对方申请医疗鉴定,通过法定程序解决纠纷的。


如果大家不那么健忘,应该还记得不久前的湖北“啤酒大王”海南医院动手术后脑死亡事件。


这位湖北啤酒大王在海南医院动手术出了意外,索赔一个亿,后来降到2000万。医院要求走法律程序解决,家属却不肯。


家属向医院称:如果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会找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让医院身败名裂;家属有能力让湖北的大学把此事写进教材当成教学案例,让医院遗臭万年;家属将雇佣几百名专职人员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发传单。最后,家属将会把事情“真相”发给和李大红有合作关系的某国外全球2000强企业,请求他们帮助,制造国际影响。


这份豪横还真不是吓唬人的。在和医院谈崩后没几天,全国媒体突然开始一窝蜂的炒作此事,所用文案很明显都是来自同一个通稿。


这件事情,引起了国内医疗行业的极度反感。阿宝也为此写过两篇文章。


在文章中阿宝写道:


医院到底有没有过错,医院到底应该承担什么程度的责任,这需要由医学专家按照法定程序进行鉴定后我们才知道。医院到底该不该赔偿,医院到底该赔多少,这同样需要通过法定的程序来解决。


但是,医院有没有问题我们虽然不知道,家属处理这次纠纷的方式,却是很有问题的,也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无论你多么有钱,无论你的地位有多尊贵,你也得守法。甚至,你有钱有地位,你就更得带头守法。


在这起医疗纠纷中,艾芬女士身份,是一名患者。


但是,艾芬女士不仅仅是这起纠纷中的患者,她还是一名医务人员。


如果我们医务人员自己,碰到医疗纠纷的时候,都不去走法定纠纷处理程序,都不去申请医疗鉴定,而是选择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网上打口水战。


那么,我们有什么资格要求患者不这么做?


艾芬医生和爱尔眼科的这场口水战,对医疗行业的伤害,是极其巨大的。


试问,当三甲医院的高年资医生都选择网络维权而不选择医疗鉴定的时候,普通老百姓会如何看待我们医疗行业?如何看待医疗鉴定的公正性?


阿宝无意得罪同行,但有些话不吐不快!


我无法支持艾芬医生的维权方式。


如果我支持了艾芬医生的维权方式,那以后,阿宝还有何脸面再去批评那些帮啤酒大王家属在网上炒作的无良媒体?阿宝还有什么资格再去要求啤酒大王的家属去申请医疗鉴定走法律程序解决纠纷?


艾芬医生是三甲医院高年资医生,是抗疫英雄。


我相信,没有人敢于上下其手颠倒黑白,给她一个不公正的鉴定结果。


在阿宝看来:


离开“依法维权”四个字,网络维权一定会走入歧途!


阿宝做自媒体多年,始终坚持一个原则:自媒体,绝不能“以文乱法”。


法制是维持国家有序运作的基础,一切的维权行为,都离不开“依法”这个原则。


这些年来,阿宝参与了很多起重大的医疗事件,从潍坊纱布门到聊城假药门,大小数十战,几乎无往不利。


为什么?秘诀很简单:依法。


什么情况下,我们需要启动舆论监督,需要发起网络维权?


很简单:在事件脱离了法制的轨道的时候。


当医闹围堵医院,执法者冷漠旁观,不依法制止医闹惩处医闹的时候,阿宝站出来,为医者据理力争,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办事。


当医生被殴打,有关部门出于各种动机拒绝依法追究暴徒责任,反而逼迫医生和解的时候,阿宝站出来,为医者据理力争,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办事。


当无良媒体颠倒黑白构陷医生,试图煽动舆论施压有关部门,让他们做出不公正处理的时候,阿宝站出来,为医者据理力争,要求有关部门顶住无良媒体压力,依法依规处理。


当有关部门的裁决明显违背了社会正义,违反了法律应有的价值观的时候,阿宝站出来,为医者据理力争,要求有关部门正确理解和解释法律,并依法依规处理。


面对医疗纠纷,作为医疗自媒体,阿宝的态度永远是:推动事情依法依规解决。


阿宝作为自媒体所有的努力,始终是在竭尽全力把纠纷推回“依法解决”的轨道,而非相反。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


在医患纠纷中,申请医疗鉴定,选择法定纠纷解决途径的一方,不一定是占理的。但是,坚决拒绝医疗鉴定,坚决不肯走法定纠纷解决途径的一方,基本上都是不占理的。


你可以选择申请医疗鉴定依法解决,我支持你。


你也可以选择申请医疗鉴定依法解决的同时,在网上发声诉说自己的冤屈,我也不反对。


但是,如果你只是不断的在网上争吵,而不去申请医疗鉴定依法解决——


抱歉,无论你什么身份,我都无法支持。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爱尔眼科,艾芬,纠纷,家属,鉴定,程序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