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医院采购,应告别用“眼睛”管理的时代

2021
01/07

+
分享
评论
望海供应宝
A-
A+

4年前,高度契合“健康中国2030”国家战略政策导向,以患者为中心、以价值为导向的新型医疗观在中国落地,并迅速撬动了一场医疗健康产业的变革。

4年后,经历了广泛调研与深度探路,国家医保局及相关部委密集出台了系列基于价值导向的管控政策——抓痛点、动难点,从创新、支付、临床、采购等多层面革新管理机制,对医疗成本及质量的高度关注,正逐步构成医改2.0时代的核心框架与基本底色。

从以“遏制药品、耗材价格虚高为突破口”的医改1.0时代,到以价值为核心导向的医改2.0时代,改变了什么?在迈向价值医疗的过程中,公立医院的突破口又在哪

一、价值医疗视角下的政策导向

2016年,一份由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财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历时两年的医改联合研究出炉,明确提出要“建设基于价值的优质服务提供体系”,并建议中国从以医院为中心、侧重服务数量和药品销售的模式,转向以健康结果为重点,建立高价值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这是价值医疗第一次以官方的口吻,出现在公众的视野。

直观来看,价值医疗=医疗的疗效和患者的健康产出/为此支付的总量成本。数值越大、价值越大。为提升价值,一方面要着眼于提升产出,严把医疗质量。另一方面是着手降低成本,前者涉及供给端改革,务求实现更有效的医疗服务;后者则涉及支付端改革,促使医院实现由规模向精益的发展模式转变,及医保基金与患者负担的降低。

3年后,这个起源欧美的医疗理念,在中国的探索之路早已屐痕深深。经过广泛调研及深度实践,2019年国务院、国家医保局及相关部委密集出台了系列管控政策,沿着价值医疗的思路脉络,亦可大致分为成本及质量管控两大方面。

→质量方面:开展一致性评价、严把使用安全,为质量“兜底”

①2019年8月,国家医保局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6395号建议的答复中明确提出,将配合国家卫健委,开展高值耗材一致性评价;

②2019年3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医疗器械临床使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建立医疗器械使用评价体系,包括临床实效、可靠性、可用性等层面。

→成本方面:推进DRG付费改革,倒逼药品耗材内化为医院成本

①2019年7月,国务院发布《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明确加快推进按病种付费、DRG支付改革,建立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的激励和风险分担机制。

②2019年1月,国务院发布《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明确以量换价、招采合一、确保供应、保障回款的采购方针。

③2019年7月,国务院发布《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明确提出“鼓励两票制,取消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加成,高值医用耗材销售价格按采购价格执行。”

一面是严控药品耗材合理使用、严抓质量安全;一面是通过支付改革等政策,逐步倒逼药品耗材内化为医院的成本项,在政策“质量与成本”两手抓的背后,对医疗机构而言,其关键在于物资采购的有效管控。

二、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找到降本的开关

判定采购管控为实现“质量、成本两手抓”的关键环节,有两个重要因素。

第一个因素来自于业务本身,无论是医用物资的质量、还是医用物资的成本,其源头都指向采购管控,想要“质量成本”两手抓,自然要追本溯源,守好采购这个把关口。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质量作为医院的生命线,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想要确保物资的“质优价低”,供应商的高效响应,医院必须在采购环节即遴选出高性价比、满足临床使用,且综合服务能力强的医用物资及供应商,从源头对医用物资质量进行全方位把控。

同时由于医用物资,尤其是高值耗材的规格种类复杂繁多,价格大多参差不齐,若能广泛扩面、充分竞价,会形成非常可观的降本空间。

另一个重要因素来自于医院的成本构成。随着药品耗材由医院的利润中心转变为成本中心,医院的收入压力激增,而成本却呈刚性增长。从构成来看,人力成本约占医院总成本的30-35%,药品耗材的成本则占医院成本的50-55%,设备运营成本约占7-10%,在人力成本只增不减、新医疗设备成本持续走高的大势下,药品耗材作为医院第一大成本项,急需从“采购”源头开展全方位的管控——即在全链条可追溯层面,更加注重安全合规、精益高效;在医院物资的遴选及采购方面,更加注重“质优价低”。

三“告别用眼睛管理的时代”

1、搭建事前、事中、事后的全链条采购体系

医用物资不好管,几乎是业内共识。从预算、申购,到采购、合同,再到最后的入库、出库,医用物资的管理不仅追溯链条长、涉及部门多、数据信息量大,各环节相对独立的局面也给管理效率的提升带来了一定难度。

这种独立性首先体现在流程碎片化与数据的分散化。过去医院,预算、申购、采购及合同管理分别在不同的系统上开展,各系统数据相互割裂、流程未能串联,极大程度的影响了管理协同及医用物资的全生命周期监控与追溯。

同时,不少专科医院采购面较为狭窄、物资品类较为单一,极易形成采购垄断,最终导致医院议价能力较弱、采购价格较高。

对此不少医院,都探索搭建了事前、事中、事后的医用物资采购全链条管理体系,向精益管控要“效益”。实现从预算、申购,到采购、合同,再到入库、出库的全流程管理,数据互通、自动比对,真正告别用“眼睛”管理医用物资的时代。

→事前:预算管控+设立拦标价+申购管控

专科医院与综合医院不同,诊疗需求年度变动幅度大,依靠以往医用物资使用量评估下一年度财务预算的方式精准度不高。对此,专科医院可在“量入为出”的原则下,开创性的采用“相对值预算与绝对值预算”叠加的方式,相对值侧重单个患者耗材使用占比,绝对值侧重使用量的预估,每年9-10月份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绝对值预算,从而既兼顾到事前财务控制的需求,又满足实际合理增长的需求,实现财务预算的有力管控与灵活高效。

除却预算管控,专科医院还通过“拦标价+申购管控”的设置,以实现采购事前控制及成本的降低。第一,在公开招投标时,工程类项目招标,事先委托第三方工程造价审计机构进行预算初审;大型设备项目招标,医院招采小组则会事先进行市场调研,再敲定相对科学合理的招标预算,避免高价采购。第二,临床科室发起申购时,相关部门也会对申购进行审核,避免盲目、不合理的申购需求。

 →事中:分类采购+合规优采+智慧优选

采购作为成本、质量管控的源头,一直是专科医院运营管理的核心。众所周知,医院采购体系繁杂,涉及种类多样,想要确保各类采购均高效有序推进,实非易事。

相较于公开招标的“拦标价”管控以及政策采购的“限价”管控,医院自采虽然金额小且自主空间大,但“如何降低采购成本,改变合规及效率难以同时兼顾的尴尬现状?”一方面,标化自采流程,实现采购单发起、采购公告发布、报价、评标、发布结果公告等全业务场景的线上化作业,全程实时记录、留痕,可溯源、可追踪。同时,将审核报名供应商资质等事务性工作前置至开标前,事先剔除不符合要求的供应商,确保评审专家主要精力放在采购核心指标评选层面,提升评审效率。

另一方面,搭建医用物资、供应企业、采购范围“三位一体”的优选体系。通过产品库、价格库,清晰呈现每类物资历史成交价格区间及基本参数配置,为采购决策提供全面、精准、科学的数据支持,确保采购的“质优价低”;通过供应商库,实现充分扩面及充分竞价,在降低采购成本的同时,也规避专科医院采购面较单一导致的供应商垄断风险。

 →事后:合同联动+出入库信息比对

数据调查显示,当前我国已有70%以上的医院实现了医院管理的信息化,但仅有不到3%的医院实现了数据的互联互通,医疗数据分散、信息孤岛、碎片管理的局面导致了医院管理的低效及成本的走高。

面对系统独立导致的管理碎片化,建议各大医院实现医用物资从申购、招采到合同、入库及出库的全流程闭环管控。通过数据互通——物资的申购信息可直接推送至采购关节,中标供应商的资质、中标物资的型号、规格、数量及金额等数据也可直接推送至合同管理模块,物资入库时系统也会自动将物资的型号、规格、金额与合同中的数据进行比对,若数据不一致则无法完成入库,从而告别用“眼睛”管理物资的低效,规避招采与合同、入库管理脱钩导致的采购金额等问题,实现医用物资的全流程各环节联动监管。

四、未来:供应链管理或成主流

随着价值医疗的深入践行,各项政策的持续落地,未来医用物资的管控势必会形成“四个面向”——面向“标准化”、面向“临床服务”、面向“医保费用控制”、面向“医院使用和采购成本”。

在此之下,基于医院供应链全景视角下的医用物资管控则显得异常重要。重中之重是基于数据实现物资采购及使用的科学化,通过临床实际使用分析,不断优化以药品、耗材为主要构成的资源消耗模型,全面支持采购及使用决策,持续挖掘更贴合临床使用的医用物资。

同样重要的还有库房的智慧化。基于历史数据设立安全库存,当库存低于安全库存值时,系统将自动报警,形成更便捷高效的库房管理模式。同时尝试高值耗材代销管理模式,以“临床使用”作为采购节点,有效规避了专科医院因一些高值耗材需求小,而导致的库存积压及产品过期的管理困境。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专科,医院,采购,物资,耗材,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