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抑郁症,我的女友永远离开了我

2021
01/06

+
分享
评论
深圳卫健委
A-
A+
 

耐克是音频节目「故事 FM」 的一位听众。他的女朋友蕾蕾,在 2019 年诊断出抑郁症,之后经过了近一年的斗争,反复住院治疗,多次自杀未遂,最终在2020年的 3 月 9 日离开了他。

通过耐克的讲述,他希望更多人知道这么一个女孩曾经努力地在这个世界上活过。

  

01

古灵精怪的女孩

蕾蕾是我朋友的妹妹,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一。我比她大七岁,但因为她是个比同龄人都要成熟的女孩,我们交流起来完全没有任何代沟。

2018 年,她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我们跟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去山里露营。下雨的晚上,我们躲在同一件雨披里,伴着淅沥的雨声,她平静地向我讲起她高三时常常一个人躲在画室里哭,我没想到这个平时爱笑的小姑娘原来这么不开心。

我很喜欢她,也很想照顾她。后来没过多久,我向她表白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图片来源:《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剧照

她长得有点像一个韩国明星,看起来有点高冷,用我妈的话说就是,我肯定是配不上她。但其实她是一个特别古灵精怪的女孩,她热衷于谐音梗的笑话,笑点都长在奇奇怪怪的地方,过去我觉得很无聊的笑话,从她嘴里讲出来却总能把我逗得不行。

我记得之前有一天,她笑声突然变得特别奇怪,我问她,“你怎么了?”

她回答我说,“我觉得自己笑声不好听,最近正在改进。”

我当时就觉得她太可爱了!

 

图片来源:《原来你还在这里》剧照




02

突然的沉默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俩就像是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过得很幸福、很甜蜜。我们喜欢骑着电动车漫无目的地在杭州的大小街道游荡,蕾蕾就坐在我的电动车的后座上抱着我。

但是后来没过多久,我发现她总会突然毫无原因地陷入低落情绪。

 

图片来源:soogif.com


她会突然沉默或是莫名其妙地开始哭。比如上午我们还玩得特别开心,吃过中午饭她会突然陷入一句话都不说的状态,我问什么她都说没事。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因为我说错了话,惹得她不高兴了。但后来我发现这种情况发生太多次了,她一旦陷入这种情绪就像被玻璃罩罩起来了,无法表达自己,也拒绝跟我交流。

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她来我公司接我下班,当时还挺开心的,后来我们去吃晚饭,她吃着吃着眼泪就掉下来了。我一直问她——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我刚才哪句话说错了?你有什么难过的,你要跟我说。如果你觉得心里面突然间生起一种难过,那你就跟我说,‘我突然间心里面很难过’,这都可以,这都比不说话要强。”

当时我们骑着电瓶车到家了以后,我都跪在她面前了,“你说句话,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你为什么要哭?”

她还是没有讲话,只是一直流着泪对我摇头。


 

图片来源:soogif.com




03

佛珠下的伤口

蕾蕾后来的症状开始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到了武汉上大学之后,她还开始有了失眠的症状,经常睡到两三点就会惊醒,然后再也睡不着了。

这个时候,我就会发微信陪她聊天,一直到天亮。因为长时间都没有好转,我劝说她到武汉的一家心理医院看病,最终医生给出的诊断是中度抑郁。

看到她给我发的诊断报告之后,我立刻在网上搜索了很多有关抑郁的内容。我还记得当时有的知乎帖子提问“女朋友得了抑郁症怎么办”,回答都是要注重陪伴,因为抑郁症患者对人的情感是非常淡的,非常难接收到的,所以不要期望着用爱去感化她。

我所能做的也只有陪着她。

每当她放假的时候,我就骑着我的小电驴,带着她满杭州逛,带她去看线下的脱口秀,带她去动物园看她喜欢的动物,几乎逛遍了杭州的所有地方。后来至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不太有不开心的时候了。

就当我以为事情有了一些好转的时候,她从武汉回来,我突然发现,她手腕上多了一串佛珠的链子。我跟她说我想想看看那串佛珠,她怎么也不肯给我,后来我发现佛珠下面的手腕其实是有伤痕的。

我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到这一步,不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吗?

于是,我立刻带她去医院。她在医生面前整个人非常的焦虑,左手抓着右手的手背,手背上都是血道子。医生问她话,她只是目光呆滞地点头或摇头。

当时,医生的建议是回老家医院,住院接受治疗。当时正好是暑假住院也不会影响她的学业,于是我不顾她的阻挠,给她爸爸打了个电话,当天她爸爸就把她接回家了。

04

“当时我应该反抗”

后来,我总去她住院的地方陪她,跟她聊天,那段日子我们聊了好多事,她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她说,“当时我应该反抗。”

后来我才明白,她指的是小学她被霸凌的时候,她应该反抗。

她还说了一件事,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前她爸妈吵架会吵得非常凶,她妈妈有一次带着她开车,经过一座桥,她妈妈突然说,“我们从这里开下去,我们一起死掉吧。”

我感到非常的震惊,这怎么能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说的话呢?而且我想这样黑暗的经历很可能不止一次。

她妈妈和我说,她女儿患病这件事情是意料之内的,都是她坏脾气的父亲造成了孩子今日的局面。她爸爸其实是一个很朴实的人,也很爱他的女儿,就是脾气不好。

当时医院的医生告诉我说,蕾蕾这种情况不是真的想死,而是一种试探性的压力释放。

我听得半信半疑,非常心疼治疗中的女友,因为服药的原因,她整个人都变得非常虚弱,长胖了一些,而且记忆力变得很差,总是抱怨自己变笨了。

后来不知道是医生的意见还是她父母的决定,蕾蕾就出院了,住在家里吃药治疗,但是病情始终没有好转。

05

我在悬崖下面托着她

对于我来说,压力越来越大,一方面是来自于父母,他们因为担心抑郁症会遗传,所以一直在劝我分手;另一方面是来自于蕾蕾,她好像把整个生命的重量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坚持多久。

后来,在一次盼望已久的旅行之中,蕾蕾又一次突然陷入抑郁、无法沟通,我感到无奈又绝望,试探性地提出了分手。

但是与此同时我也向她保证,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实质上的变化,我还是会时时刻刻回复她的微信和电话,陪她一起治疗,只是以好朋友的名义。

因为她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都非常难过,所以分手那晚我担心她会很难熬,于是打电话给她爸爸,我说,“今天蕾蕾可能有点不开心,一定要多关注她一下。”

她爸爸说,“放心,她已经睡了。”

于是我也没多想,但直到第二天中午我都联系不上她,给她爸打电话也没人接,我意识到一定发生什么事了,立即买了回老家的票。到了老家,她爸爸给我回了电话,说他们已经在杭州的医院里了,于是我又赶回杭州。

到了医院后,我发现她整个人面色苍白,身体还一抽一抽的,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一个陌生人一样,表情特别呆滞,她妈妈跟我说她前一晚把所有抑郁症的药都吞了,我忍不住就哭了。

但是她对我的态度特别的冷淡,她说,“你来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后来我一下班就赶去医院陪她,我问她,“那天晚上为什么吃药?”

她说,她回到家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种失重感,她觉得她跟这个世界的维系特别微弱,她以前跟世界之间的维系就是我,但当我离开她之后,她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任何的羁绊了。

我当时觉得她的求生欲特别弱,她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就好像她在悬崖壁上,只有我在底下托着她,她自己没有一点想要往上爬的意思,如果我一抽身,她就掉下去了。

我跟她说,我与她分手的很大一个原因是遇到事情她什么也不跟我说。

她说,因为让她感到难过的都是一些很羞耻的事,所以她没有办法说出口。我大概能理解这种感受,但直到今天也依然不知道她内心不愿意说出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后来她出院了,更加没有办法接受我与她分开,每当我们在一起,她都会想和我手拉手,像情侣一样相处。我也很舍不得她,在她跟我保证她会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之后,我们又在一起了。

06

割腕

复合后,我们关系一直都很好,我干什么都会跟她打语音电话,有的时候就是开着语音的同时我们各忙各的,但是只要能确认她好好的,我就很放心。我以为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 2019 年末的时候,她又一次伤害了自己。

那天晚上在挂了电话之后,她坐在宿舍的床上,用水果刀割了自己的腕,由于割的太深,割到动脉了,结果血飙得到处都是,她非常害怕,拿很多餐巾纸去堵伤口,之后又吃了几片抗抑郁的药,希望自己快点睡着。

因为她宿舍的床上有遮光帘,所以第二天早上她的室友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她说身体不舒服就先不去上课了。

我直到晚上才联系到她,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虚弱。她说她拿小刀割了自己,我说,“你赶紧拍张照给我看一下”,我看见照片里的手腕上有条非常大的伤口和凝固住的血迹。

我很着急,马上联系她室友赶紧带她去医院,但当她舍友想去扶她时,她整个人因为贫血,直愣愣从床上摔下来,晕过去了。

后来救护车到了,把她送去了医院。那晚,我和她父母都连夜买了第二天最早的一班飞机,去武汉找她。她看到我第一眼就哭了,我问她,“你是不是觉得内疚?”

她冲我点点头。

我说,“没关系。”我觉得我是懂她的。

医生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只说,“我觉得无聊。”

发生这件事的前两天,韩国女星崔雪莉自杀了,我当时在想她的行为是不是一种效仿。我反复问她原因,她说,“我那天写完了作业,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结束。”

后来我在她的微博上看到,她在割腕那天晚上发了一条微博,写着,“让我做自己。”

那天到了医院之后,她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你能不能去一趟我寝室,帮我把床上的被褥衣服都扔了?”

我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不想让她父母看见血迹斑斑的场景。

当我刚进她寝室,一股巨大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从未闻到过如此重的血腥味,被子上、墙上全是血溅的印子。

 

图片来源:soogif.com

我赶紧抱着被子扔到楼下,小心翼翼地不想让别人看见,但血还是渗出来直往下滴,于是我一个人顺着血迹把沿路的血都擦掉。

做完这件事的时候,我发现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后来我们再在一起看电影,遇到一些血腥场面我都会刻意避开,我感到浑身难受。她察觉到了,问我怎么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我怕这对她来说是个负担。

07

3 月 9 日

后来她办理了休学手续,在住院期间,她主动和我提了分手。

我当时真的非常绝望,一边有父母那边的压力,一边是这样严重的情况。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突然又「啪」地一下被摔到了地上,如果再重复几次,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扛得住。

她当时说分手的意思好像是在放我走一样,想要让我解脱,我可能真的很自私,我答应了她的提议。

但是同时,我也跟她保证说,“我们之间每天的联系是不会变的,我还是会像朋友一样在你身边的。”

2020年元旦那天,她是在我家过的,我们一起开心地吃了顿火锅,到了零点的时候,我们还对着钟一起合了个影,纪念我们总算熬过了 2019 年。

再晚些时候,她跟我说她这段时间总做噩梦,梦见自己以各种方式不停地死掉。我当时掩盖住了自己的难过,安慰她说没关系,让她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医生,鼓励她说医生肯定会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的。

但是紧接着疫情来了,预约的心理咨询也泡汤了。不过,疫情的这段时间我们都过得很开心,她和父母也都相处的很好,晚上还会一起打打牌看看电影,其乐融融的感觉。我觉得她父母也在进步,在学着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

大概是 2020 年 3 月 9 日晚,我们互道了晚安,我还记得她给我发了一个特别可爱的表情包,就像平常的夜晚一样,她的表现没有任何的异常。

但第二天直到下午一点多,我还是联系不上她,我就开始着急了,她父母电话也没人接。后来我看见她的微信头像在闪,看到她的语音电话,立刻松了一口气,还有点生气,想要责问她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当我接了电话,对面传来的却是她姐姐的声音,”蕾蕾已经走了,昨晚跟你说完晚安就吃药了”。

我崩溃地问,“为什么啊?”

他们也不知道。

我回到家里,抱着我妈的腿痛哭,我一边哭一边跟我妈说,“蕾蕾走了……”

后来我到她老家,看见门口还放着她常穿的一双鞋子,我敲门没人应,给他爸妈打电话也没人接,后来她姐姐和我说你不要来了,她父母都已经崩溃了。

 

图片来源:《亲爱的》剧照

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是他爸爸后来告诉我的。

那天晚上 6 点多,她妈妈让她做一下晚饭,但是她把饺子烧糊了,于是她妈妈就有点责怪她说“你一个女孩子应该学会这些东西的”,其实不是很重的责怪,但她当时哭得很厉害。

后来她爸爸回来了,一直安慰她也不起作用,她一直在哭。

再后来她看起来好了一些,玩了会游戏,还很开心地跟她爸爸介绍这款游戏是怎么玩的。但是谁也没想到,她洗完澡回到房间,就吃了药。当她爸爸 12 点多进她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床上抽搐了。

我当时听了特别后悔。那天我工作很忙,所以只是给她发了微信,没有打电话,我想如果我打了这个电话,和她聊聊天,可能她就不会有寻死的念头了,也许就能把她救下来。

 

蕾蕾离开的前一天在朋友圈祝耐克生日快乐

之后的几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天我父母都让我睡在他们旁边,不敢让我一个人睡。有时候我会戴着耳机坐在我家门外的草坪上,听着她的网易云的歌单,就仿佛她本人坐在我身边一样。

她特别喜欢那首《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也经常模仿里面的小孩唱,于是这乐曲的调调就一直在我脑海里转呀转。我有时候很崩溃,晚上睡不着就这么熬到天亮,天亮了就起床开始哭。

这件事让我非常痛苦的,不只是她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在 20 岁时就离开了,也是这件事明明有很多种可能性,我觉得可能是我的疏忽或者某些行为,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我记得从前我跟她说,“我们要坚强一些,我们可以挺过去的。”

但她告诉我,“我就是不坚强怎么办?软弱的人就是这么悄无声息地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坚强的人。”

她还说,“比我惨的人有很多,但这些都阻止不了我的惨。”

我原来不太理解这句话,但现在我能够明白一些她的感受了。我觉得自己也挺惨的,新闻里也总有更多更惨的人,但他们都无法消除我的惨。

有一片黑暗好像也笼罩了我,我只有拼命努力,才能暂时地躲避一下那种黑暗。

 

耐克和蕾蕾一起养的猫


到现在,蕾蕾去世已经七个多月了。

耐克回到了杭州,尽量让自己像普通人一样地去生活。他说他在上班的时候已经能表现得很好了,只是下班总是不愿意回家。他无法面对一个人的时间,也无法面对房间里到处都是的蕾蕾的影子。因此,父母重新帮他装修了房子,他也找了一个同住的室友。

也许是没有见到蕾蕾最后一面,在梦里,他总能找到理由和蕾蕾重逢,他梦到蕾蕾给他发信息说之前只是她的父母不让他们见面,现在蕾蕾终于拿到手机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骗他的。

耐克说,他好像有点感受到蕾蕾之前所感受到的那些痛苦了,他这才知道蕾蕾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她过去有多么努力地在生活。

如果你在网络上搜索“应该如何与抑郁症患者相处”,很多文章的最开头都先会告诉你,“你最应该做的事不要因为这位患者而影响了自己”。很多抑郁症患者的家人和朋友都承受着巨大的的压力和痛苦——当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受到了患者影响时,一定要向外界寻求帮助,这个时候适当地和患者保持一点距离并不是自私的表现。

一位陪伴了严重抑郁症丈夫多年的妻子写道,“严重到会去自杀的抑郁症,实在不是人力所能改变,更不是因为你曾经的某句话或者某个行为。决定他 / 她死亡的是我们远远无法抗衡的力量。”

所以,请不要去背负自己不该承受的心理压力,你的心理健康,和患者的同样重要。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抑郁症,医院,医生,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