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快忘了我以前长什么样了”一场意外火灾 丈夫和两个女儿被严重烧伤

2021
01/06

+
分享
评论
浙大二院
A-
A+

“妈妈,我好痛,可以给我吃一颗止痛药吗?”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烧伤与创面修复科病区里,14岁女孩小雨(化名)和8岁的妹妹小珍(化名)刚刚经历了一场漫长的修复手术。   6个多月前,一场意外火灾险些夺去了姐妹俩的生命,全身烧伤面积将近70%,经治疗后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她们又面临接踵而至的烧伤后瘢痕挛缩,不得不再次手术。接下来的路,她们该何去何从?  

一场意外火灾 丈夫和两个女儿被严重烧伤

“直到现在,我还是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我必须振作起来,因为丈夫和两个女儿还需要我。” 34岁的胡小花是四川人,十多年前,她和丈夫林先生(化名)一起到温州瑞安打工,两人组建起了小家庭,租住在一间二层楼的旧房子里。结婚后,他们先后生下两个漂亮可爱的女儿,尽管夫妻俩收入并不高,但一家人生活还算满足。 谁都不曾料到,一场可怕的意外会突然降临到这个家庭。 今年6月7日,那天刚好是星期天,胡小花有事出门了,丈夫临时去附近办点事,姐妹俩在二楼房间里看电视。恰好这个时候,楼下电线老化引发了火灾,火势逐渐蔓延到了胡小花的家中。姐妹俩惊慌失措,跑到房间里关上门,大声呼救。 当时,林先生就在离家不远处,当他发现火情时,赶紧飞奔回家。但此时浓黑色透着火光的烟尘已经封锁了整个楼道。 5001609887843842 隐约听到女儿的呼救声和哭喊声,林先生不顾一切冲进火海救女儿可是血肉之躯根本抵挡不住这熊熊烈火,他强忍着烧伤疼痛穿过火海,找到了正在阳台呼救的女儿。但此时,火势已经蔓延到阳台。     更揪心的是,身后是逐渐逼近的熊熊烈火和滚滚浓烟,阳台外还装着防盗窗,父女三人无法逃生。他们即将被大火吞噬之际,闻讯赶来的邻居好不容易撬开防盗窗打开了一条生路。 她们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再困难也要救   从火海中逃生后,父女三人均严重烧伤,被紧急送到当地医院。接到电话通知时,胡小花彻底懵了,她失魂落魄地赶到医院,眼前的丈夫和两个女儿早已面目全非。 丈夫林先生的烧伤面积最大,全身烧伤面积达73%,大女儿全身烧伤面积达70%,小女儿全身烧伤面积达67%。三人均属于特重度烧伤,大部分创面需要植皮治疗,手术过程中还可能出现各种并发症。 经过一系列抢救,三人的病情逐渐趋于稳定,但特重度烧伤患者的病情变化也十分叵测。 尤其是小女儿,  在后续治疗过程中曾一度发生心跳骤停和肾功能衰竭  ,整整3个月的时间没有脱离危险,在死亡边缘徘徊。 当时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说小女儿情况不乐观,很有可能挺不过来。哪怕是救回来了,也将面临毁容甚至残疾的现实。可胡小花舍不得放弃,“这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怕再困难都要救!”   根据伤情的严重程度,烧伤病人的治疗费用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甚至数百万。家里有三个重度烧伤病人,经济压力可想而知。胡小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卖了,能借的地方都借遍了,东拼西凑地筹钱救命。 93581609887844275 33851609887844346 妈妈, 我快忘了我以前长什么样了 在所有手术当中,烧伤手术可以说是最痛苦的。植皮手术先要去除坏死组织,再从完好的皮肤(供皮区)取皮,移植到创面上,每次换药都像是经历一次酷刑。手术后,还要经历长新皮的阶段,浑身奇痒难忍,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皮肤。一些严重烧伤的病人,哪怕是过了几十年,重新走进烧伤病房,心理上的恐惧和不适感仍然非常强烈。 “每次手术前,姐妹俩其实都非常害怕,但她们知道做了手术以后会一天比一天好,就一边流着泪,一边咬着牙坚持着。” 胡小花语气里满是怜惜。   经过三次植皮手术,姐妹俩一步步挺过了手术关、感染关,情况逐渐稳定好转。命虽然捡回来了,但14岁的大女儿小雨明白,她们的生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她开始变得不爱说话,情绪也异常脆弱敏感。旁人投来同情的目光,她的自尊心无法承受,就会和妈妈央求:“快带我们回家吧!”   8岁的小女儿小珍病情比姐姐严重,但或许是因为年纪还小,很多事情她还不太懂。在病床上,她时常会问胡小花:“妈妈,我都快不记得我以前的样子了,你能让我看看以前的照片吗?”       胡小花的手机里,仅存着几张姐妹俩以前的照片,是她和丈夫一起带她们到公园里玩的时候拍的。照片里,小雨和小珍依偎在一起,笑靥如花。她们皮肤白皙,扎着辫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非常漂亮,长得像妈妈。 看了照片以后,小珍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妈妈,我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以前的样子?” 每次听到小珍充满期待地问她,胡小花心如刀绞。她不知道如何告诉小女儿残酷的事实,只能忍住眼泪对她说,“会慢慢好起来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以后肯定会有更好的办法。” 67911609887844416 医生, 做手术会给我们打麻药吗? 烧伤病人经过植皮手术后,要及时进行康复训练,否则一旦发生疤痕挛缩,会严重影响肢体功能,甚至影响生长发育。随着疤痕增生,姐妹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疤痕挛缩,下巴和脖子严重粘连,手指也粘连在一起无法张开。   在当地医生的建议下,11月,胡小花将丈夫和两个女儿转到浙江康复医疗中心进行康复治疗。随后,又经此康复医疗中心介绍,联系上了   浙大二院烧伤与创面修复科副主任王新刚副主任医师   。   经评估后,王新刚医师认为通过手术修复,可以较大程度改善小雨和小珍的疤痕挛缩问题。这让胡小花看到了希望,但更现实的问题也摆在眼前。丈夫和女儿的前期治疗已经花光了所有钱,还欠了许多外债。如今要做修复手术,家里已经山穷水尽。   浙大二院烧伤与创面修复科主任韩春茂教授了解到胡小花一家的困难后,向她们伸出了援手。他想办法帮姐妹俩申请到了   “水火无情人有情”特重烧伤患者慈善医疗救助公益基金   ,暂时解了燃眉之急。       就在前不久,小雨和小珍两姐妹住进了浙大二院烧伤与创面修复科病房。 手术前,王新刚医师和姐妹俩说起手术的事。一听又要手术,姐妹俩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姐姐马上问:“医生,做手术会给我们打麻药吗?” 王新刚说, “放心,肯定会打麻药,不过手术结束后可能会有一点疼。但是我相信你们这么勇敢,肯定没问题的!” 听完医生的话,姐妹俩点点头。 “我告诉她们,做了这个手术,她们的手指可以分开,能够自己拿勺子吃饭,胳膊可以抬得更高,妹妹的头也可以抬起来。两个孩子真的非常懂事,也非常坚强。” 只要家人还在 就还有希望 手术前,王新刚医师联合科室的余朝恒副主任医师、邵华伟副主任医师等五位医师组成手术团队,同时还邀请了整形外科、骨科的手外亚专科、麻醉科、呼吸内科等相关专家会诊,为小雨和小珍制订了详细的手术预案。其中,妹妹小珍因为严重颈部疤痕挛缩,插管麻醉是最大的难题。为此麻醉科和呼吸科的专家制订了三套麻醉方案,最后选择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经鼻插管麻醉。 手术那天,姐妹俩的手术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傍晚5点多,整整9个多小时。 这次手术先将妹妹下巴和脖子的严重黏连松解开,这样妹妹的头可以抬起来,能恢复颈椎的生理弯曲,也能缓解嘴角和眼角的严重牵拉。姐姐的手术主要是松解颈部和左侧腋窝疤痕,重塑左手的外形,将粘连在一起的手指分开,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恢复手的功能。 “修复手术有个过程,再过半个月,姐妹俩还要接受第二次手术。而且,手术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康复也要跟上,两者要交替进行。同时,随着孩子不断成长,接下来还要根据孩子生长发育的情况,适时进行多次修复手术,才能更好地康复。” 王新刚医师说, 孩子们接下来的康复之路充满艰难 ,但是作为医生,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她们。 看着两个女儿正一点点好起来,胡小花心里充满感恩,“只要家人还在,我就还能看到希望,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作者 | 都市快报 俞茜茜 指导 | 烧伤与创面修复科 王新刚 责任编辑 | 宣传中心 童小仙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火灾,烧伤,手术,创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