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不来的操作:靠一篇论文,他强行把影响因子从2分拉到50分

2020
12/31

+
分享
评论
生物世界
A-
A+

 「涨了!它大涨了!」 每年影响因子公布时,科研狗们都像炒股的股民,期待录用了自己文章的期刊影响因子大涨



来源 | 生物学霸

「涨了!它大涨了!」


每年影响因子公布时,科研狗们都像炒股的股民,期待录用了自己文章的期刊影响因子大涨,毕竟影响因子直接和奖励挂钩,发个高 IF 的论文,相亲时也好和对方进行 battle

话说回来,关心归关心,影响因子涨涨落落,更多还是得看期刊自己经营,水平低的,靠自引,相互引用来拉高影响因子,这也导致了近年来,JCR 每年都要镇压一批自引率过高的期刊。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但是,影响因子的游戏,有手段拙劣的低端玩家,自然也有技巧高超的佼佼者,谈笑间,影响因子就如坐火箭般飞涨,令人咋舌~

从 2 到 50,谁「操纵了」暴涨 25 倍的影响因子

10 年前,Nature 报道了一件引起学界关注的「奇事」, 一本原本影响因子只有 2 的期刊,影响因子突然飙升到了接近 50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要知道,同年,Nature 影响因子不到 35, Science 的影响因子更是不到 30。

这本期刊就是《晶体学报 A(Acta Crystallographica A)最新的影响因子只有 1.960,和曾经的 50 相比,影响因子可以说是断崖式下跌了。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但是在十年前,人家也辉煌过。鼎盛时期,它的影响因子足有 54.333也曾位列所有期刊的第二名,也是期刊里扛把子的存在。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而这一切,背后没有任何舞弊和学术不端行为,所谓的推手,不过是一篇综述论文而已。


2008 年,《晶体学报 A》发表了一篇题为「A short history of SHELX」的综述,论文作者 George M. Sheldrick 教授在论文的摘要中提到,使用了 SHELX 软件的论文都应引用本文,同样的,在这个软件的安装协议中,也有类似的说明。

图片来源:Acta Crystallographica A


时至今日,这篇论文被引用的次数已经超过了 80000 次,要不是因为影响因子的计算方式所限,这样一篇神文,怕是要撑起《晶体学报 A》的半边天了。


软件 5 度版本更新,影响因子 10 年间涨涨落落


如果说因为 SHELX 软件导致的影响因子暴涨是昙花一现,那另一个软件在影响因子的提升能力则可以用延绵不绝来形容。


在进化生物学的圈子里,有一本期刊的影响因子在涨落间充满了熟悉的规律,虽然涨幅不如《晶体学报 A》那么厉害,但是胜在长久稳定,这本期刊就是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对 MBE 影响因子做出的巨大贡献的是一个软件——MEGA,一个进化生物学人手必备的软件。

图片来源:MEGA 官网


从 MEGA 4 开始,Mega 经过了 5 次版本迭代,分别是 4、5、6、7、X,而这几次软件版本的更新直接影响十多年间 MBE 影响因子的涨落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2007 年,MEGA 4 发布,随后的两年里,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的影响因子便开始上涨,在 2009 年甚至接近了 10,这在进化生物学领域已经算是很高的影响因子了,但在 2010 和 2011 年,失去了 MEGA 加持后,又被打回了原形。

图片来源:谷歌学术


2011 年,MEGA 5 发布,随后两年,MBE 的影响因子再一次大幅上涨,涨幅接近甚至达到了 200%,达到了 14.3。

图片来源:谷歌学术


大概是尝到了甜头,2013 年,MBE 再次发布 MEGA 的的迭代版本 - MEGA 6,这也让 MBE 的影响因子在 2015 年维持在了 13.6 的水平。

图片来源:谷歌学术


隔个两三年就发布一次 MEGA 的迭代版本也成了 MBE 的常规操作,2016 年,MEGA 7 问世,这也让 MBE 的影响因子来到了新高的 14.797,至于 2018 年发布的 MEGA X,其最终影响,还得明年才能见分晓。

图片来源:谷歌学术


而这一有趣的现象也被人们称为MEGA 效应,据估算,如果排除了 MEGA 软件被引用的次数,MBE 的影响因子大约会在 6 左右徘徊,而非高点时的 14。

图片来源:people.unil.ch


以神文来推动期刊影响因子上涨的套路可以说一招鲜,吃遍天,既不违规,又很合法,但是期刊易创,神文难求,一旦有了,也就意味着这本期刊稳了。


影响因子,是评价体系,还是数字游戏


但是,不管是自引也好,神文也罢,影响因子自其作为期刊影响力的评价体系而出现之后,期刊总有形形色色的方式来为自己打 Call,时至今日,已然有了一丝丝的变味。


为了提升自己的影响因子,有的期刊从分子入手,用高被引综述来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


时间再回到 2009 年,秒杀了 CNS 的《晶体学报 A》最终也只能屈居于影响因子排行榜的次席,当年的榜首,至今仍雄踞在影响因子第一的宝座上。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知道当年的第一是谁了,没错,就是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自 2005 年起,CA 就只被一众期刊追赶,从未被他刊所超越,15 年榜首神话,背后不过是两篇综述罢了。这两篇综述,一篇是每年都发布的 Cancer Statistics,另一篇则是不定期发布的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图片来源: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当然也有的期刊剑走偏锋,选择缩小分母,让分母小到很难知道期刊存在的意义。


一本法国的半年刊 Geochemical Perspectives,每期只发表一篇综述,一年的发文量大概只有 1-2 篇,真是将分母最小化做到了淋漓尽致。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而这一策略显然在影响因子的提升上是成功的,创刊当年即被 SCI 收录,连续 3 年在法国期刊中排名影响因子首位。

图片来源:科睿唯安


而为了提升影响因子,将期刊整成这番景象,可以说已经失去了期刊在科学传播上的大部分意义。


并不是所有期刊都和 CA 一样,有能让人引用的癌症统计报告,综述文章的「引用优势」终究还是有其边界,为了影响因子而只发综述,减少发文量,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时至今日,影响因子的游戏仍在继续,但正如 PLOS Medicine 的一篇评论文章所述:

图片来源:PLOS Medicine


It is time to find a better way to assess the scientific literature(是时候寻找更好的方法来评估科学文献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因子,论文,影响,神文,软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