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肝癌先用靶向还是免疫?看看最新美国权威ASCO指南怎么说

2020
12/28

+
分享
评论
介入小崔哥
A-
A+

近日,ASCO 召集专家组,对已发表的晚期 HCC(肝细胞癌)系统治疗 III 期随机对照

近日,ASCO 召集专家组,对已发表的晚期 HCC(肝细胞癌)系统治疗 III 期随机对照试验 (2007-2020 年) 进行了系统回顾,并为这一患者群体提供推荐一线到多线的治疗方案。

今天就一起来看看 ASCO 晚期 HCC 系统治疗指南(2020 年),共同学习晚期 HCC 多种治疗选择。

HCC发病概况

早期 HCC 患者可以采取手术切除、肝移植、射频/微波消融等根治治疗手段,局部进展期患者可以选择 TACE、TAE、TARE 等介入治疗。
晚期 HCC 患者诊断时即处于无法治愈阶段,预后较差,且在很长一段时间缺乏有效改善患者生存的药物。直至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索拉非尼横空出世后,两项大规模、Ⅲ期随机对照研究——SHARP 和 Oriental 奠定了索拉非尼在 HCC 治疗中的地位,特别是 Oriental 的研究结果,使索拉非尼在中国晚期 HCC 患者治疗中的应用获得了循证医学依据。
美国 NCCN 指南和中国《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均推荐索拉非尼为全身治疗首选方案,世界胃肠病学组织、亚太肝脏研究协会等其他权威机构推荐意见一致。此后的 10 年时间,绝大多数靶向新药研究均以失败告终。
指南推荐要点:靶向 vs. 免疫,先选谁?

一线治疗



晚期 HCC 一线推荐方案
注 *:「T+A」方案即阿替利珠单抗,即「T 药」(英文商品名 Tecentriq , 英文通用名 Atezolizumab Injection )与贝伐珠单抗,即「A 药」(  英文商品名 Avastin,英文通用名 Bevacizumab Injection) 。
推荐理由
基于 IMbrave150 III 期 RCT 的结果,在 Child-Pugh A 级患者中,该研究将 T+A 药与索拉非尼进行了比较 (OS HR, 0.58) 。但应更谨慎治疗门脉高压的晚期 HCC,因为贝伐珠单抗相关出血并发症的风险更大。为此,本试验患者被要求在试验开始后 6 个月内进行胃镜检查(观察食管-胃-十二指肠情况),必要时接受食管静脉曲张治疗。
即便有些患者在 6 个月窗口期外已被诊断静脉曲张,并正在接受治疗(例如,适当剂量的非选择性 β 受体阻滞剂),和/或被临床肝病专家认为是低风险静脉曲张出血的患者,仍然推荐在「T+A」治疗之前行胃镜检查。
对于较晚期肝硬化患者使用 TKIs 治疗可能疗效较差,所以建议认真选择患者,如选择仑伐替尼或索拉非尼治疗,取决于医生和患者的沟通, 包括病史、经济因素、治疗预期目的与疗效等。
多项 Meta 分析显示,与 HBV 患者相比,索拉非尼对 HCV 患者更有利。REFLECT 研究显示与索拉非尼相比,仑伐替尼可显著提高 ORR 和 PFS 改善患者生活质量,但两者总 OS 和不良反应事件发生率类似,仑伐替尼所致的高血压发生率较高,而索拉非尼的手足综合征发生率较高。
总体而言,索拉非尼的反应率较低,但增加疾病的稳定性并改善了肿瘤影像学进展时间。
二线治疗晚期 HCC 的二线治疗

注 1:目前还没有关于「T+A」一线治疗后的数据发表。专家组认为最好是使用索拉非尼或仑伐替尼作为一线治疗失败的二线治疗,同时卡博替尼、瑞戈非尼也可作备选。

注 2:把 T+A 作为二线治疗的大部分患者极有可能一开始无法使用该组合。另外迄今为止,二线治疗方案只在索拉非尼治疗后进行了评估,由于索拉非尼和仑伐替尼都属于 TKIs,索拉非尼治疗方案的数据可能会谨慎地外推到接受仑伐替尼的一线治疗的人群中。

注 3: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K 药和 O 药作为二线治疗,或许对有 TKIs 禁忌症或不能耐受 TKIs 的患者可能特别有益。


三线治疗
在 CELESTIAL 试验中,192 名患者 (27%) 接受了卡博替尼作为三线治疗,尽管卡博替尼显著改善 PFS (HR, 0.58),适合作为三线治疗选择,但卡博替尼与安慰剂组的 mOS 均为 8.6 个月 (HR, 0.90)。
同时该结果侧面表明,在任何新实行的三线系统治疗的临床试验中,应选择安慰剂而不是卡博替尼作为对照药物。
临床研究结果


一线治疗比较:主要介绍索拉非尼、仑伐替尼、T+A 方案、O 药

索拉非尼 vs 安慰剂:总 OS 显著获益


SHARP 研究与 ORIENTAL 研究简要对比 

SHARP 研究结果


 ORIENTAL 研究结果


仑伐替尼 vs 索拉非尼:达到非劣效结局
REFLECT 国际多中心 III 期 RCT 是一项仑伐替尼与索拉非尼的头对头非劣效研究,纳入 954 例 HCC 患者(33% 欧美人群,67% 亚太人群),50% 肝脏受累和门静脉主干侵犯被排除。
结果表明两组 mOS (13.6 个月 vs 12.3 个月)无统计学差异,证明了仑伐替尼的非劣效性,且仑伐替尼的无进展生存期(PFS,7.3 个月和 3.6 个月)、客观缓解率(ORR,40.6% vs 12.4%)均显著优于索拉非尼,治疗时间也显著长于索拉非尼组(5.7 个月 vs. 3.7 个月)。
两组的主要不良反应包括手足皮肤反应(3 级以上:3.3% vs 11%)、腹泻(39% vs 46%)、脱发 (3% vs 25%) 和高血压 (3 级以上:23% vs 14%) 等。

 

 REFLECT 研究结果


T+A 治疗对比索拉非尼:OS 明显延长,PFS 和 ORR 全面超越!
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 vs 索拉非尼用于晚期 HCC 患者一线治疗
IMbrave150 研究纳入 336 例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的患者和 165 例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亚洲人群占 40%(除外日本),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患者占 60%;HBV(48%) 对比 HCV(22%),其余无病毒诱因;试验前行胃镜检查筛查食管静脉曲张。
结果表明,「T+A」组的 mOS 显著优于索拉非尼(HR:0.58,暂未达到 vs 13.2 个月);「T+A」组的 mPFS 为 6.8 个月,ORR 高达 27.5%;相较于索拉非尼均有明显改善。
  IMbrave150 研究数据
纳武单抗 VS. 索拉非尼:未达预期结果
随机 III 期多中心 Checkmate 459 研究纳入 743 名晚期 HCC 患者,均为一线治疗。结果表明纳武单抗相较索拉非尼 OS 的 HR 为 0.85 ,未能达到预先设定的显著性阈值。
纳武单抗组中 4% 患者完全缓解(CR),12% 为部分缓解(PR);索拉非尼组有 1% 患者完全缓解(CR),6% 为部分缓解(PR)。两组 3 级或 4 级不良反应事件发生率分别为 22% 和 49%。
二线治疗比较:主要介绍瑞戈非尼、卡博替尼、雷莫芦单抗
瑞戈非尼 vs 安慰剂:总 OS 延长,PFS、DCR 等指标均有获益
RESORCE 研究纳入 573 例索拉非尼一线治疗后进展的晚期 HCC 患者,38% 患者来自亚洲地区。结果表明瑞戈非尼组与安慰剂相比,OS 显著改善(10.6 个月 v 7.6 个月);索拉非尼序贯瑞戈非尼治疗后可使总 OS 时长分别达到 26.0 个月和 19.2 个月。
此外瑞戈非尼组 PFS、DCR、ORR 也明显优于安慰剂组,不良反应主要包括高血压 (15% v 5%)、手足皮肤反应  (13% v 1%)、乏力 (9% v 5%) 和腹泻 (3% v 0%) 等。
  RESORCE 试验结果
卡博替尼 vs 安慰剂:OS 延长,PFS、DCR 等指标均有获益
CELESTIAL 国际多中心研究纳入的 707 例晚期 HCC 患者中,既往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占 71%~73%,既往接受过其他两种以上系统治疗占 26% ~28%。
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卡博替尼组的 OS 明显更优 (mOS,10.2 个月 vs 8.0 个月;HR = 0.76)。其他结果,包括 PFS、DCR 和 ORR 也显著有利于卡博替尼组。卡博替尼组 471 例中 18 例 PR,对照组 1 例 PR。3 或 4 级不良事件卡博替尼组更为常见(68% vs 37%;RR 1.86)。



  CELESTIAL 研究结果
雷莫芦单抗 vs 安慰剂:AFP ≥ 400 ng/mL 患者 OS 和 PFS 改善显著发表于 2015 年 REACH 研究发现雷莫芦单抗 vs 安慰剂的晚期 HCC 患者的 OS 无差异(HR,0.87),但在肝外转移患者 (HR, 0.79) 和 AFP ≥ 400 ng/mL (HR,0.67) 的亚组患者中发现雷莫芦单抗有显著的生存获益。
随后的 REACH-2 研究纳入 292 例经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 HCC(AFP ≥ 400 ng/mL),探讨雷莫芦单抗对 AFP 升高组患者的疗效,最后在这一特定患者群体中,研究者发现雷莫芦单抗组 OS(HR,0.710)和 PFS (HR,0.45)均有显著改善,但两组间的 ORR 没有显著差异,值得一提的是治疗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 9 例和 1 例患者缓解。

K药vs安慰剂:OS和PFS未达到显著性差异,ORR提高

KEYNOTE-240研究纳入包括来自日本(14%)、东亚其他地区(24%)、欧洲(34%)和美国(9%)的413名患者,经索拉非尼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87%)或无法忍受的毒性(13%)。结果显示,中位随访时间帕博利珠单抗(K药)13.8个月,安慰剂组10.6个月;OS(HR:0.781)和PFS(HR, 0.72)都未达到预先设定的统计学差异;帕博利珠单抗组的ORRs显著升高(RR, 4.13):6例CR(2.2%)和45例PR(16.2%),而安慰剂组中无CR和6例PR(4.4%)。两组间疾病稳定率无差异,但帕博利珠单抗的疾病进展发生率较低(RR, 0.77)。


未来肝癌领域方向

联合方案治疗是未来趋势
越来越多的晚期 HCC 研究表明在疾病反应率和生存率方面联合治疗获益增加,未来在 TKIs 和 ICB 联合治疗方案上将会不断涌现新的临床证据,包括阿替利珠单抗+卡博替尼,仑伐替尼+帕博利珠单抗,纳武单抗+伊匹木单抗(Ipilimumab)以及其他双重检查点抑制剂等。
仍需寻找其他生物标志物指导治疗方式
TKI、ICB 和抗血管药物,都仍需寻找有效的生物标志物,这有助于精准识别受益群体,并让非受益患者免受药物毒害。比如有 Meta 分析,表明索拉非尼对 HCV 感染患者的疗效优于 HBV 感染患者,其疗效仍需要验证,也说明更需要有基因和/或免疫组化生物标志物来指导治疗决策。
专家组注意到一组具有靶向驱动因子(FGF19)的 HCC 患者,以及这一人群中 FGFR4 抑制剂开发的一些早期数据,然而,其效力和适用场景仍待确定。
健康差异
HCC 的发病率因种族而异,根据 SEER 数据库分析,2003-2011 年期间亚洲人群的 HCC 发病率下降了 5.5%,这是因为在亚洲人群开展了早期肝炎筛查而成功实现的,同时也观察到亚洲个体的 OS 更好,这可能与该人群因 HBV 感染而发生 HCC 的患者比例相对较高,以及潜在较低的肝硬化的发生率有关。而在其他种族人群中,局部和晚期 HCC 的发病率都有所上升。
药物经济学分析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药物的开销已经超过了以改善生活质量为目的而愿意支付的阈值。一般来说,HCC 的治疗费用在初始治疗和终末期最高,在持续治疗阶段较低,所以可以通过降低成本或患者根据自身选择进而改善增量成本收益比(ICER),当然最好是使用生物标志物更为有效。

本文首发:肿瘤时间,原创作者:介入小崔哥;有修改。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安慰剂,PFS,肝癌,靶向,免疫,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