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篇好文合集共享】柳叶刀神经病学2020大盘点

2020
12/30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有研究发现基因治疗用于Dravet综合征的潜力。


本文由“医咖会”授权转载

一年一度的“柳叶刀神经病学大盘点”来啦!最新一期《柳叶刀神经病学》杂志在“2020 ROUND-UP”栏目中,对2020年度神经病学研究进展进行了大盘点,共包括10篇文章,快来看看有没有你感兴趣的领域。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eur/issue/vol20no1/PIIS1474-4422(20)X0013-5

 

涉及的领域包括:卒中,痴呆,创伤性脑损伤,头痛,癫痫,运动障碍,多发性硬化,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睡眠,神经系统感染。




 

2020年卒中研究:二级预防进展大

2006年,SPARCL试验[1]显示出强化他汀治疗(阿托伐他汀80 mg/d)在卒中二级预防中的效果。近15年之后,纳入77个中心的Treat Stroke to Target(TST)试验[2]评估了缺血性卒中或短暂性缺血发作后强化降低LDL-C的作用。近3000名患者被随机分配至LDL目标<70mg/dL组或LDL目标90-110mg/dL组。

 

中位随访3.5年的期间,与90-110mg/dL目标组相比,目标<70mg/dL组发生主要心血管事件(复合终点)的风险降低。两组中主要心血管事件超过65%是缺血性卒中或不明原因卒中,凸显了这类人群的高卒中风险。脑出血的绝对风险很小,两组的发生率相似。该试验证实了SPARCL试验的结果,强调了强化降脂是卒中二级预防的关键治疗靶标。

 

对两项随机试验的回顾性分析发现[3],轻微急性缺血性卒中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后,使用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双重抗血小板治疗优于阿司匹林单药治疗。

 

之后,随机双盲试验THALES研究[4]是在28个国家/地区的414个中心开展,轻度非心脏栓塞性急性缺血性卒中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24小时内,服用替格瑞洛(180 mg负荷剂量,之后90 mg,每日两次)加阿司匹林(第一天300–325mg,之后每天75–100mg)对比单独使用阿司匹林的疗效。

 

与阿司匹林单药相比,替格瑞洛联合阿司匹林组的卒中或致命事件的发生率较低,缺血性卒中事件的发生率较低,随访30天内的严重出血事件更多。THALES研究再次展示了短期双重抗血小板治疗的益处,但使用替格瑞洛代替氯吡格雷是否有更多价值仍然不确定。

 

参考文献:

1. N Engl J Med 2006; 355: 549–59.

2. N Engl J Med 2020; 382: 9–19.

3. JAMA Neurol 2020; 77: 1308–17.

4. N Engl J Med 2020;383: 207–17.

 

2020年痴呆研究:血液生物标志物

痴呆领域血液生物标志物取得重大进展,与基于CSF的标志物相比,创伤小且更容易获得。血液生物标志物有望在大范围人群中用于早期准确检测阿尔茨海默病。p-tau181(tau蛋白在第181位苏氨酸位点磷酸化)是阿尔兹海默病病变的高度特异性生物标志物,检测p-tau181的一种超敏血浆免疫分析法已被研发出来,一个前瞻性队列研究对此进行了测试[1],研究样本量为1131,包括阿尔兹海默病不同临床阶段的老年人,年龄匹配的对照组人群,患有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或血管性痴呆的患者,以及健康的年轻人。结果显示,血液p-tau181检测可以区分阿尔茨海默病和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识别不同临床阶段的阿尔茨海默病。

 

血液p-tau217检测也有令人鼓舞的发现,这个方法在三个队列人群中进行了检测[2],样本量为1402,包括阿尔兹海默病不同临床阶段的老年人,年龄匹配的对照组人群,患有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患者。p-tau217可良好区分阿尔茨海默氏病与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在同一项研究中,p-tau217的诊断准确性优于其他生物标志物,包括p-tau181。

 

参考文献:

1. Lancet Neurol 2020; 19: 422–33.

2. JAMA 2020; 324: 772–81.

 

2020头痛研究

在2020年,不得不提COVID-19,有研究[1]显示, SARS-CoV-2感染后症状严重的患者,17%(15/88)有头痛症状。在对感染了COVID-19且有头痛症状的医务工作者的调查中[2],112人中有20人为偏头痛,只有8个人为紧张型头痛。关于COVID-19和头痛的文章已经有不少,毫无疑问后面还会有更多。

 

参考文献:

1. JAMA Neurol 2020; 77: 683

2. Headache 2020; 60: 1697–704.

 

2020年癫痫研究

2020年,在Dravet综合征的治疗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Dravet综合征是SCN1A突变导致的进展性癫痫性脑病,预后较差。芬氟拉明被证明可有效治疗Dravet综合征(以前用于减肥,但由于心脏毒性而被监管机构叫停)。在偶然发现很多SCN1A突变阳性的Dravet综合征患者早期使用芬氟拉明可改善病情后,两项随机对照试验因此开展。

 

与使用安慰剂相比,使用芬氟拉明治疗的患者表现出明显获益[1],无论芬氟拉明联合或不联合司替戊醇(一种治疗Dravet综合征的细胞色素P450抑制剂)[2]。芬氟拉明组与安慰剂组减少惊厥发作的差异为54-62%,远远大于之前抗癫痫药物研究报道的水平。两项试验均未报告心脏毒性。芬氟拉明看起来是治疗Dravet综合征的一种治疗选择。

 

此外,还有研究发现基因治疗用于Dravet综合征的潜力。

 

参考文献:

1. Lancet 2019; 394: 2243–54.

2. JAMA Neurol 2020; 77: 300–08.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缺血性卒中,芬氟拉明,阿司匹林,综合征,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