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随笔•拍马屁及其他

2020
12/19

+
分享
评论
华斌的超声世界
A-
A+

"我们民族连马路边的行道路都基本上是杨树,因为它们长得快。"

      (一)

        刘震云在北大某学院2017毕业典礼上演讲,认为我们这个民族都太喜欢耍小聪明,论据之一是说"我们民族连马路边的行道路都基本上是杨树,因为它们长得快。"

        今天限行,决定骑车上班,顺便看看路边的行道树倒到底是啥品种。结果骑行15公里,路边遇到的行道树种记有国槐、梓树、金丝楸、悬铃木、苦楝、银杏、侧柏、泡桐、垂柳、白蜡、栾树、千头椿、槭树等十余种。最后仅仅在医院门口看到一株杨树,而且显然这株杨树不是做为行道树种在那里的,是当年折迁旧村时的遗留。当然了,估计刘震云除了杨树,其他树也没几种认识的。

        刘震云代表了中国传统文人最劣质的一种品质:信口开合,为证明自已的论点而不惜编造论据。台湾的柏杨是此类人物的集大成者。(2017.7.17)

82671608333471209

       (二)

       郭沫若因为写过大量的马屁诗而被很多人称为“无耻文人”。但我认为,这些诗更可能是他在政治高压下的一种“装疯买傻”。要知道,按照他的才华和学识,把马屁诗写成“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水准的千古绝唱也并非难事,何必写成这种文盲水平的口水诗。

      有一点郭沫若要比同时代绝大多数文人要光明磊落的多,就是他一生中没有在背后告密过任何一个同仁和同行。要知道,告密这种行为在反右和文革时期是很多文人的日常(尽管后来他们都以受害者自居)。

        告密这种行为是中国文人在政治高压下的“优良”传统。留在台湾的中国文人们自然也学到了家。台湾戒严时期,任何涉共涉马(克思)的话题都是死罪。台湾本土作家陈映真就因为作品中有渗马言论而差点被砍头,后来被判刑12年。告密者把陈映真文章中有关马克思的言论一一标注出来交给当局,其实当时审判官员根本没读过马克思著作,若不是告密者提醒审判官是不会知道这些言论与马克思的关系的。这个细心的告密者就是后来红遍大陆的诗人余光中。(2017.5.24)

         (三)

        说到文人拍马屁,就不得不提到柏杨了。柏杨早期写文章办报纸大拍蒋介石的马屁。李敖说他“拍老蒋马屁,歌颂不绝”。

       下面这段话是柏杨当年所写:

         “我整天为国家担心,为领袖担心,我们把国家爱入骨髓,我们不辜负国家,我们把领袖爱入骨髓,我们愿意为他死。”这马屁拍老蒋拍的很爽。

        1968年,柏杨为《中国时报》翻译漫画大力水手,想拍老蒋马屁,特意将漫画中的"feLlows"一词翻译成老蒋讲话的口头禅“全国军民同胞们”。不料马屁拍到马腿上,老蒋认为这是柏杨故意讽刺自己,一怒之下把柏杨投入大狱,一关就是9年多。

       老蒋死后,柏杨出狱,出狱后的柏杨把住牢当成了资历,摇身一变成了反集权反专制的斗士。

      也是一奇。

(2017.5.26)

      (四)

        在《元白诗笺证稿》中,陈寅恪以严密的论据论证了杨贵妃入宫时是不是处女的问题。

        钱钟书很是不屑,评论说这个问题“太无聊,就像意大利人论证济慈吃什么稀饭,俄国人论证普希金抽什么烟一样无聊”。

      陈寅恪的学生季羡林拍马屁说“寅恪先生考证不避琐细,但绝不是为考证而考证,小中见大,其中往往含着极大的问题。……,寅恪先生从看似细微的问题入手探讨民族问题和文化问题,由小及大,使自己的立论坚实可靠。”

(2017.6.17)

~~~~~~~~~~~~嗯😊

26901608333471466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陈寅恪,马屁,随笔,柏杨,论据,言论,民族,国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