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这里才是深圳最忙的“加班楼”

2020
12/21

+
分享
评论
深圳卫健委
A-
A+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深圳微时光”(ID:szdays)

凌晨3点,深圳最忙的地方是哪里?不是加班的写字楼,而是灯火通明的儿童医院。

 

孩子的咳嗽声、哭喊声和广播的就诊提醒声重叠,墙上的电视机反复播放着《超级飞侠》,家长抱着孩子或来回奔忙或轻声安抚,不同的方言在此交织。


步入12月,深圳隔三差五断崖式的降温,让很多成年人都扛不住,孩子们更是难以招架。流感、诺如病毒……像一头猛兽沉沉地压在家长们的心头。


从傍晚至次日凌晨,焦灼的家长来来往往。医院的夜晚和白天不无二致。

 

来源:soogif

通宵3天,蹲守36小时,我们记录下一个平凡而真实的深圳侧面,以及一群彻夜奔走无眠的深圳人。

 

下班时段,街上行色匆匆的不止一心赶着回家的「深圳打工人」,比之更争分夺秒的是家中有娃生病的深圳家长们,还没来得及休整,就带着孩子匆忙赶来,心急如焚地辗转于儿童医院的各个角落。


18:00-20:00


下午6点,暮色降临,深圳市儿童医院门口,陆续有家长带着孩子赶来,医院门口的士停了又走,接连不断。   有的爸爸一身正装,背着包带着孩子匆匆赶来,有的妈妈穿着高跟鞋,抱着孩子急促向急诊大厅迈去。


“请J30003王XX到8诊室就诊。”候诊区,家长们的视线紧盯着缓慢滚动的屏幕,广播的叫号声在一片啼哭声中稍显单薄。

 

黄女士一边抱着孩子,一边焦急地讲电话。黄女士夫妇经营一家小店,她的儿子感冒了,她从幼儿园接回,还没来得及吃饭就送来了医院。等孩子爸爸到点关店了,才匆忙赶来。


由于店里人手不够,看完医生后他们还得回店里做收尾工作。

 

候诊区墙上挂满了急诊就诊说明的布告,根据指示,家长需要先挂急诊号,再到急诊预约分诊台激活,护士会对孩子的病情进行评估,之后在候诊区听号就诊。

 

预约分诊台处,也排起了长龙。护士用耳温枪为一位孩子测量体温,还未探进耳朵,孩子便哇哇大哭,扭过头,双脚不停地踢打。爸爸抱着孩子,着急又无奈,弓着身子细声安慰。


“有什么症状?”“三天内有没有查过血”“开个单去查一下”……护士一边为孩子测量体温,一边耐心询问,爸爸急切作答。


看完预约分诊,家长要面对的还有漫长的叫号等待,看诊、缴费、检查、复诊、拿药……


焦灼等待中,每一秒都是煎熬。


20:00-22:00


入夜了,天气愈冷,凛冽的寒风从大门灌进来。


急诊挂号收费处的队伍没有停过,有全家人出动,也有独自带孩子前来的妈妈。

 

母婴室外,也时有抱着婴儿的妈妈在等候。


就诊高峰,出现在9点。大厅里人群涌动,候诊区的座椅满满当当。


这个时间挂号,等候人数通常都要接近50人,等候时间几乎超过1小时。


急诊大厅随处可见奔波忙碌的家长,有位妈妈高高地举起输液袋,奶奶抱着孩子,从输液室一路小跑到诊室。

 

谢女士是一位全职妈妈,只身带着孩子从龙岗过来。她的孩子11个月大,这两日反复发烧,去了其他医院看过两次,仍没有好转,只得赶来儿童医院。


她挂了急诊,前面还有40多人在等待。


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捏着一叠单子,在大厅里来回踱步,不时抚摸着孩子的额头,轻拍孩子的后背,“小孩子一坐下就哭,只能站着抱。”


候诊全程,她没有坐下。

 
 

夜深了,这座城市逐渐放缓脚步。有些深圳家长才刚陷入另一种紧张焦灼,家中有孩子生病,全家人都难以睡下。急诊大厅里,人人都带着一双疲惫的眼睛。


22:00-0:00


街上车流逐渐稀疏,偶有外卖员赶来送餐,从医院出来的家长接过外卖,又匆忙折回。


这时,有一对夫妇带着女儿,从的士下车之后,往急诊室狂奔。爸爸横抱着裹着毛毯的女儿,妈妈提着背包紧随其后,大概是因为着急出门,妈妈穿着睡裤和拖鞋。


急诊室里依然人头攒动。家长们手中攥着挂号单和病历本在候诊室徘徊,人人都带着一双疲惫的眼睛

 

来源:soogif

晚上11点左右,输液室陆续坐满了人。方才输液扎针时哇哇大哭的小朋友到此之后,逐渐恢复了平静。


输液室呈小隔间分布,一包一包注射液悬挂在顶上的横杆。孩子安分地蜷卧在座位上,家长挤坐在旁边的一角,不时抬头查看输液进度。

 

有位爸爸趁着孩子输液的空当,坐在一旁吃外卖,草草吃了几口又蹲下身去哄孩子。

 

靠近门的位置,一位爸爸抱着双颊通红的孩子,一边在手机处理工作上的事务,目光在孩子和手机屏幕来回切换,神色焦虑。


0:00-2:00


零点,急诊室迎来片刻的安静。没过多久,候诊区又陆续坐满了人。


“好冷啊,这一两天气温马上就降下来了。”大厅门口,两位家长不自禁瑟缩着身子,捂紧了外套。


母婴室和诊室的哭声此起彼伏,久久回荡。一听到哭声,原本平和下来的孩子也跟着哭起来。

 

此时大多家长已经疲惫不堪,半眯着眼睛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


有位女孩依偎在奶奶怀里,呢喃着要回家,“奶奶我好晕,奶奶我好想吐……”奶奶抱着孩子,捂着孙女的膝盖,眼角发红,“要把药拿了才能回家呢。”女孩闹了一会,不久便仰头大睡。

 

急诊大厅往里走,穿过一条通道,可前往餐厅和住院区,里头有家便利商店。有位爸爸刚买了桶泡面,边撕开包装边疾步往大厅走。

 

整座城市陷入沉睡,而他们彻夜未眠。急诊大厅里,原本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成了此时互相给予暖意的人。


2:00-4:00


长夜过半,广播依然有条不紊地叫着号,家长依然焦头烂额地四处走动。


这个时间点来的,多半是1岁左右的婴儿。

 

蔡女士睡梦中被孩子的哭声吵醒,发现孩子脸都红了,一摸额头烫得不行,急忙拿出体温计一量,直奔39℃。凌晨2点,夫妇俩带着孩子赶来医院。


“明明已经很注意了,穿得很暖和的,还是发烧了。”蔡女士有些无奈和懊恼,她极力地扯着身上的外套,往孩子身上裹紧。孩子涨红着脸,眼睛里噙满泪水。她拿起一杯水,在手上晃了晃,吹了几下,试试温度,再缓缓往孩子嘴里送。

 

李先生的女儿发着高烧,但此时仍然活力十足,在椅子间“哒哒哒”地走动。他们夫妇俩这时也难得露出了笑脸,和其他家长有说有笑,并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刻。

 

凌晨3点,家长们抱着孩子,不约而同地望向电视,有爸爸模仿《超级飞侠》里的人物逗趣孩子。


邻座的家长也开始唠家常,互相询问孩子的情况,只愿等待的时间更快一些。


这是漫长夜晚里的温情片刻,为深夜无眠的人们带来一丝暖意。


4:00-5:00


4点出头,清洁工开始拖地,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开来。


候诊区,家长们抱娃姿势不尽相同,脸上一致写满了疲倦。


有位妈妈不停地揉搓双眼,强打精神哄着正欲哭闹的孩子。等爸爸将孩子抱上婴儿车推走,妈妈又仔细地查看一张张单子,看完之后裹紧毛衣,把头埋在膝盖上休息。

 

纵使钢铁意志,在凌晨高度紧张地奔波了几个小时之后,也难免精疲力竭。


一位爷爷蹲在地上,拧开水壶倒了杯水,依着说明给孙子喂药。

 

孩子吃完药,奶奶为他裹上毛毯。爷爷又将外套脱下,一个劲儿地往孙子身上套。到了门口,爷爷背起孙子,阔步走去。


临近5点,环卫工人开始在路边清扫落叶,簌簌的声响异常清脆。寒风瑟瑟,冷得人直哆嗦。


医院门口,靠边停着一排的士。陆续走出急诊大厅的深圳家长,满脸倦意,孩子大多已在爸妈怀中熟睡,身后的儿童医院依旧灯火通明。


再过一两个小时, 折腾了一夜的他们就要收起倦意打起精神,如同往常一般,开启新一天的奔忙。

 

来源:soogif

寒夜里,他们凝聚成一个一个影子,马不停蹄地扎进那道长久亮着灯的大门里。


医院大门仿若隔出了两个世界,外面是空旷的街道、零星的车辆和行人,而医院内是忙忙碌碌的医生和焦虑疲惫的家长。


愿清晨的光都能对他们温柔以待。





-End-

「喜欢就点赞

深圳微时光(ID:szdays):2000万深圳人的聚集地,寻找深圳的每一寸惊喜。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凌晨3点,加班,深圳,急诊,医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