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背痛10小时后身亡,家属:接诊医生过度诊断,拖延时间!

2020
12/25

+
分享
评论
急诊医学资讯
A-
A+

我们怕的不是医疗技术的局限性,不是不能确诊的疾病,更不是生命的脆弱,而是我们被一些制度性的东西束缚,而是在系统性面前丢失了机会和尊严。


近日,有网友私信多巴胺,给了一篇新闻报道的链接。仔细阅之后,让多巴胺唏嘘不已。

报道叙述了一个年轻患者从发病到死亡的整个过程。

网页截图

2020年10月23日上午8时,家住甘肃省庆阳市的32岁患者寇某突发背痛、心慌、喘息、呼吸困难。

突发疾病后,家属拨打了120,20分钟后120赶到并将患者送往庆阳市人民医院。当天上午09:01分,患者寇某挂上了医院急诊科的号。

根据媒体这篇文章描述,当时患者血压极高,双上肢血压不一样(具体没有描述),医生没有用药,做了普通CT、心电图、心肌酶等检查。

但是,媒体在报道中紧接着又做了这样的描述:“我儿子当时疼痛难忍,七尺汉子在医院楼里疼地哭嚎不止,医生见状就给打了一阵止疼针。”

文章中一边说医院没有用药,一边又说医生给打了一针止疼药,而且没有说明具体的时间节点,有描述不严谨之嫌

根据这篇题为《年轻小伙疼痛中煎熬10小时转院途中身亡,家属:就医时医生下班无法检查,病情不确定开不了转院手续》的描述,在接诊之初,医生便考虑到患者可能身患主动脉夹层,因为家属看见医生在开具的单子上已经下了诊断:主动脉夹层?

家属见状后,询问医生,并且得到了庆阳市人民医院不能诊治主动脉夹层的答复,但是家属要求转院却又被拒绝了,理由是没有诊断明确

注意,以上都是来自文章的描述,而其文章中只是患者单方面的叙述,并没有院方的声音。而且报道中明确提及了:“主治医生吴欣称,病没查清不能转院。”

当天9时28分24秒,放射科已经出具了报告,未见明显异常。报道中称:“吴欣医生排除了主动脉夹层,让等心肌酶结果。”

家属焦急万分,医生让等心肌酶、血尿淀粉酶检查结果。

当天上午10时多,吴欣医生给患者安排了住院,住院单上诊断为:急性胰腺炎?患者住院后,病房医生接诊后考虑急性胰腺炎可能性不大,又请心内科会诊,依然考虑主动脉夹层,又让患者返回急诊。

当天上午11时多,吴欣医生又开了胸片等检查。

下午一点多,会诊医生依旧考虑状动脉夹层。

医生开了增强CT,但“家属缴费后医院做加强CT的人下班了,说下午2时30分才上班。”

家属再次要求转院,“吴欣称,病情不确定开不了转院手续。”

下午2时30分后,加强CT结果显示主动脉夹层。

下午临近4时,患者离开庆阳市人民医院。

19时04分,患者距离西京医院还有不到20分钟路程的时候,患者病情进展,突发意识不清。120就近将患者送往了西安市中心医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宣布临床死亡

简单地说就是:一位32岁的男性患者突发背痛,被送进当地医院治疗,检查后诊断主动脉夹层,后在转院途中死亡。

现在家属的诉求有两点:一是接诊医生过度检查,而且因为检查而耽误了时间。二是对没有诊断明确便不能开转院手续存有疑义。


01

首先,大家要知道主动脉夹层这个病有多么的凶险。

这个病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治疗的话,24小时死亡率在50%到70%之间,而且每耽误救治一小时,死亡率增加1%。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一旦患上了这个病,随时都可能死亡,就算是身在有救治条件的医院,医生也不能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

大家对数据不敏感,多巴胺举个亲身经历的事情来说明一下。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性患者,突然自己一个人闯进了急诊室。他面色苍白、大汗淋漓,悄无声息,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踉踉跄跄跑进了急诊中心。

摄图网

于是我赶紧将患者送往附近急诊抢救室,监测生命体征。

对于这样剧烈胸痛的患者来说,是需要常规测量双上肢血压的,而患者的双上肢血压差别非常明显,心率很快。

据了解才知道患者是一名驾车路过本地的外地人,突发胸背痛后自己选择就近下了高速,然后驾车来到医院的急诊中心。

后来,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开始烦躁不安起来,甚至已经不能够正常交流了,更加不能提供自己的病史信息和家属的联系信息了。

怎么办?

自然是救人要紧,开通绿色通道,该检查检查,该抢救抢救,该汇报汇报,该报警报警。

总而言之,人命关天。

事实上,对于急诊医生来说,面对这样的患者,首先要考虑的便是主动脉夹层,医生大脑中下意识考虑到的也便是主动脉夹层,其次便是急性心肌梗死、肺栓塞等常见可导致患者剧烈胸痛的疾病。

镇痛后,除了抽血化验、心电图等常规检查之外,立刻安排了胸部CT和主动脉CTA检查。从接诊病人到完成主动脉CTA没有超过十分钟,而检查结果也清晰现实为A型主动脉夹层。镇痛后,又立刻予以控制血压、控制心率等对症治疗。

可惜的是,在距离患者来到医院不到20分后,就在会诊医生正在查看患者的影像资料时,患者突发意识丧失了,进而心跳呼吸停止了。最终,患者不可避免的死亡了。

多巴胺举出这个例子就是想告诉大家,一旦发生主动脉夹层,便意味着大半个身子已经踏进了鬼门关,时刻都有性命之忧。


02

其次,关于患者寇某的不幸遭遇。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患者09:01挂上号,09:28医院便出具了CT检查报告,可见一定是高度重视了患者寇某的病情,否则不可能在27分钟内便完成了接诊、检查、出具报告单。

而接诊医生又为寇某完善心电图、心肌酶等检查,也完全符合诊疗常规,也是完全必要的,因为在当时看来,这时一位胸背痛查因的患者,不仅要考虑主动脉夹层,急性心肌梗死等常见病也时必须要鉴别的。

至于文章中先是描述医院没有给用药,后又说打了一针止疼药的段落,大家有意见可以保留,因为报道中没有给出时间节点,医院方面也没有回复细节。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这样剧烈胸背痛的患者,尤其是高度考虑主动脉夹层、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来说,及时镇痛治疗至关重要。

而事情的重点是在CT平扫结果出来以后:当天上午10点多钟以后,吴欣医生给患者安排了住院,住院单上诊断为:急性胰腺炎?

那么问题来了!患者要等的心肌酶、血尿淀粉酶结果如何?既然要考虑急性胰腺炎,那么有没有完善腹部CT或者超声检查?为什么要考虑急性胰腺炎?在患者住院之前,急诊医生有没有安排相关科室会诊?是直接收住了病房,还是经过专科医生同意后收住进了病房?

摄图网

多巴胺提出这个问题的意图是什么?就是说这是一位高度考虑主动脉夹层的患者,而且庆阳市人民医院又没有治疗主动脉夹层的能力,那么是谁仅在CT平扫没有发现问题后,便不在考虑主动脉夹层了,甚至没有考虑到立刻复查增强CT而是安排住院了?患者来到病房后,病房医生又安排了会诊,并且依旧高度考虑主动脉夹层,但是,病房医生却又让患者返回了急诊?

这样一波操作,让人有些看不懂!

病房医生为什么让这位已经办理住院的病人再度返回急诊?难道病房便不能安排增强CT等检查?病房医生在会诊后,为什么没有提出患者可以转诊到其它医院进一步治疗的选择?在病人来回奔波于病房和急诊的时候,患者的生还几率便在下降了!

让人更加看不懂的是:患者寇某从病房返回急诊后,急诊医生又为患者安排了检查,检查了那些呢?

根据描述,急诊医生又安排患者做了胸片、腹部血流B超等检查。既然患者刚入院时已经完善了CT平扫,并且没有发现明显异常,那么又何必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做胸片呢?就算是要做检查,也应该是安排增加CT、主动脉CTA、心脏超声等检查。

当然,这些只是媒体从业者们的报道,不见得是事实,我们可以等待院方进一步来说明。

患者在疼痛中熬到了中午一点多钟,急诊医生倒是安排了增强CT。但是医院做加强CT的人下班了,说下午2时30分才上班。有些医院可能因为人力资源的问题,会存在休息时间不做增强CT的情况,毕竟增强CT检查又发生药物过敏等突发事件的可能。

但是,这并不包括急诊病人,尤其是那些生命体征不稳定需要抢救的病人。我不知道庆阳市人民医院有没有胸痛中心,当时对于寇某这样高度考虑主动脉夹层的病人来说,第一时间完善增加CT/主动脉CTA检查是至关重要的,不存在没有人上班的问题,就算是没有人值班,也应该通过总值班,立刻喊人来加班。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没有人来上班,也应该充分告知家属,让家属有第一时间转诊的机会,而不是在眼睁睁的浪费宝贵的时间。总而言之,让一位高度考虑主动脉夹层的病人长时间等待上班后才做增强CT,是存在大问题的。

下午两点半,增强CT提示主动脉夹层。当时患者却在临近16时才离开医院,这期间将近90分钟从的宝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因为家属在安排事宜而错过了时间,还是依旧在为开具转诊手续而消磨时间?这期间患者寇某又得到了那些治疗?镇痛到位没有?血压控制了没有?心率控制了没有?这些都是疑问。


03

第三点,关于转诊。

多巴胺在网络上查询了庆阳市人民医院的官方网站,在其科室介绍中发现,确实没有血管介入科。但是,却有心胸外科。当然,从的报道中,也没有看出患者寇某到底是A型主动脉夹层,还是B型主动脉夹层,心胸外科有没有会诊,能不能解决寇某的问题。

但是,在患者寇某来到医院后,不仅是首诊的急诊科医生,还是病房专科医生,还是数度会诊的医生们,都高度考虑到了主动脉夹层的可能性。

摄图网

然而,患者却在来到医院超过五个小时后才得以完善增强CT?不要用等其它检查结果来解释这个问题,因为急诊心肌酶、急诊血尿淀粉酶、DD二聚体等这些检查最快几十分钟就可以有了结果。

中没有提及,但是多巴胺和大家都想知道一点:先后接诊的医生们,有没有告诉过家属这个病随时会死亡,家属当时有没有过因为费用的问题或者对病情理解差异的问题而犹豫耽误了时间?诊断明确后,为何又耽误了将近90分钟的宝贵之间?在家属提出要求转院时,接诊医生为何拒绝了?难道真的存在诊断不明确便不能转诊这一说法?

换句话说,生活中疑难杂症有很多,庆阳市人民医院不能确诊的疾病肯定也有很多,难道这些不能确诊的病人就一定要被困在当地,而不能前往其它医院诊治了?

换一种最世俗的看法,这样一位被高度考虑主动脉夹层,随时都会死亡的高危患者,医生明明知道自家医院处理不了主动脉夹层,而且家属积极救治意愿强烈,甚至已经明显对医院医生不在信任,为什么不尽早脱手,给病人更多的机会,降低自己的风险,而要将病人握在自己手里呢?

再用最现实的话来说,既然考虑到了这种风险,家属又有转院的意愿,接诊医生尽到告知义务即可,该签字签字,该拍照拍照,哪怕患者在转院途中出现意外,那也是患者和家属自己的选择,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可是,接诊医生却选择自己来承担风险了,也让患者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前往有救治条件的医院了。

所以,多巴胺想问的是:没有确诊便不能转诊这一说法,真的合理吗?在面对这样病情危重,自己却又没有救治条件的病人时,是否应该灵活掌握?


04

最后,还有一些唠叨。

作为一名急诊医生,多巴胺见了很多这样的病人。不仅是上文那位路过本地却因为突发主动脉夹层而死亡的病人,还有入院不到三分钟哭嚎着要求打止疼针却突然死亡的病人,也有剧烈腹痛坚持认为是肾绞痛最终被确诊主动脉夹层的小伙子等等。

有些病人,有些病,我们是救不了,甚至在接诊之初就知道病人的结局。但是,在面对这些病人的时候,我们尽力了吗?尤其是病人有着求生欲,家属还没有放弃的时候,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吗?

不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也不要用道德来绑架,多巴胺要说的就是最普通最世俗的东西。该插的管子插了没有,该用的药用了没有?你做了该做的事情,就算是病人最终死亡了,你心中也无愧。你按原则来办事,该沟通沟通,该汇报汇报,该签字签字,以病人的生命安全为首要,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就算发生了纠纷,打了官司,也没有什么可惧怕的。多巴胺常常会遇见一些从其它医院转诊过来的病人,对此也深有体会,甚至自己也有过纠纷。

我们怕的不是医疗技术的局限性,不是不能确诊的疾病,更不是生命的脆弱,而是我们被一些制度性的东西束缚,而是在系统性面前丢失了机会和尊严。

这篇文章更多的采用了患者家属提供的信息,而缺乏院方的声音。所以,更多的细节或真相尚有待追究,多巴胺将持续关注。

总而言之一句话:患者寇某因为突发主动脉夹层,无论在哪家医院都可能最终死亡,但是在死神夺走他的生命之前,我们尽力了没有?

-THE END-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
版权归原作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主动脉,多巴胺,患者,诊断,急诊,CT,病房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