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都是被蛔虫吓大的

2020
12/23

+
分享
评论
深圳卫健委
A-
A+

前不久,偶尔刷到新加坡电影《我们的故事》,被电影中的一幕吓住了—— 两个小孩屁屁痒,于是妈妈扒掉孩子的裤子,轻车熟路地从屁屁里拉扯出来两条蛔虫,徒手,注意是徒手。  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前不久,偶尔刷到新加坡电影《我们的故事》,被电影中的一幕吓住了——


两个小孩屁屁痒,于是妈妈扒掉孩子的裤子,轻车熟路地从屁屁里拉扯出来两条蛔虫,徒手,注意是徒手。 


 


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毕竟,驱蛔虫这事儿,在座的80后、90后想必都深有体会。就想问一句:谁小时候没拉过蛔虫?


 




01

蛔虫从哪儿出来?


对80后、90后来说,屁屁痒痒可不是什么好信号,这八成意味着你长蛔虫了。


而下一个要担心的问题就是,蛔虫到底啥时候从哪儿钻出来?


这可都不好说。


随时随地都要提防“蛔虫恐慌”。


尤其是吃了驱虫药之后,即使没有上厕所的欲望,到了一定时候,蛔虫还是会突然钻出来。


最多的当然还是屁眼里蠕动出来。


当年你的同桌上课不安分,没准是在那抠PP。


 


那些长了蛔虫而彻夜难眠的朋友,无非在担心自己熟睡的时候,它偷偷钻出来。


令人气愤而又无可奈何的是,它有时只探出一半身子在空中漫舞,需要你助它一臂之力,将它拽出来。


 


也有用替代工具拉出来的,火钳可能是很多农村孩子的选择。


 


蛔虫很多时候是随着粑粑排出,但还是有人有这样的担心——蛔虫还会从哪出来?


鼻子、嘴巴、耳朵……越想越可怕。虽说口出的概率不高,还是担心自己中头彩。


 
 


有的朋友不但口吐,还顺带嚼了起来(???)


 


那味道那嚼劲,对不起,我先yue了。


当然也有胆大的,上完厕所之后先看粑粑里有没有蠕动的蛔虫,要是发现了,还能继续蹲着观察一会儿蛔虫的习性,只不过,这画面真是想想都可怕。


 




02

集体驱虫记忆


“蛔虫恐慌”为什么会成为80后、90后的集体回忆?


说起来这跟当年的学生集体驱虫有关。


其实上世纪90年代,中国是蛔虫病感染率较严重的国家之一,1990年全国人体寄生虫分布调查蛔虫感染率为44.59%,据部分地区调查,城市中小学生平均感染率约40%,农村约60-80%,个别地区高达90%。


1991年,卫生部、国家教委制定下发《全国学生常见肠道蠕虫感染综合防治方案》(试行)。方案指出,在“感染率高于40%的地区,每年2次在中小学校集体服药驱虫”。


这才让蛔虫病感染率大大降低了。


 

图片来源:腾讯医典


你小时候吃过这种驱虫药吗?北方是甜的糖丸,而南方很多地方则是一种锥形的驱虫药,风靡90年代的中小学,民间称之为宝塔糖。包装很简单,只有一层透明的塑料袋。


 


对如今长大成人的80后、90后来说,这是一种需要勇气才能回忆的甜蜜味道。


不吃吧,它确实甜甜的,很好吃;可是要是吃了,就要陷入“不知道啥时候蛔虫就会钻出来”的恐慌中。


当然了,最终,不管你多害怕,还是会在爸妈和老师的“甜蜜利诱”中吃下去。


大概第一次吃糖而哭,就是被父母监督吃驱虫糖。记得当年妈妈给我买了一包宝塔糖,吩咐一次吃两颗。上厕所时也在旁边守着,盯着我的屁屁,要是看出了不对劲,立刻伸出援手。


谁说我们90后不是“被父母拉扯大”的呢,而这种“被拉扯”的感受,强烈又具体。


但其实,集体驱蛔也并不是中国独有模式。


日本从1949年起就开始了集体驱蛔,并将防治的第一目标定在小学。经过将近半世纪的战斗,到1995年日本的蛔虫感染率已由1949年的62.9%降到0.01% 。


澳洲人则生产了一种专门驱蛔虫的巧克力,比宝塔糖更具“欺骗性”,口感不但好,而且更有诱惑力。


 

看了图,吃打虫药的恐惧是不是消失了呢?




03

不要再说蛔虫了!


80后、90后对于蛔虫的阴影,八成就是在那些等着蛔虫钻出来的日子里留下的。时至今日,不少人依旧对长相神似蛔虫的物体极度不适,甚至引发了“软体动物恐惧症”。


作者就是个例子,从小怕蚯蚓。只是因为蚯蚓细细长长的,身材苗条,像极了蛔虫。这也难怪因蛔虫引发的软体动物恐惧症,蚯蚓在恐惧列表中位列前茅。


听海边的人说沙虫多美味多营养,可是一看这个样子,只能当场缴械投降。沙虫或许会感到很委屈,躺着也中枪。但谁让你们的样子如此相似呢,受过蛔虫惊吓的人,能不把你当它的另一半吗?


 


不过,在这些受害者中,没有比金针菇更想跪地大哭一场的。


 

不是软体动物吗?我金针菇一名副其实的植物,咋就被列入清单了呢?


在吃方面,连低调的面条也难免蛔虫阴影之灾。细长的身材,头和脚尖点就更像了。卖细圆面的,应该考虑到这部分客源的流失。


其实吧,本来我吃着没事,给我看图我真弃面翻脸。


 
 

感觉碗里的米线也活起来了


清楚蛔虫的真面目后,承受能力差点的,是真的拒绝听到关于蛔虫的任何信息,要是见到或听到,会引起他们的强烈不适。


不要给这样的朋友科普蛔虫,事态严重的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在他们看来,给他们科普的人比蛔虫还可怕。


不过,有些人对蛔虫避之唯恐不及,但也有些人对蛔虫“趋之若鹜”。


比如科学家们。你想不到为了研究蛔虫,科学家们都做过什么。他们可都是吃蛔虫(卵)治蛔虫啊,这才是真的勇士。


不少科学家为了研究蛔虫特性,试验驱虫药,不惜以身试虫,上演一场场蛔虫盛宴,不仅冒险拿自己做实验,甚至连身边的兄弟、室友都“没放过”。


 


而另一部分人也来“享受”蛔虫盛宴,却是为了所谓的美。前几年,受肥胖困扰的人为了减肥,可以“生吞蛔虫卵”,甚至蛔虫成虫,然后让蛔虫在腹腔内自由繁衍,消耗多余的营养,达到减肥目的。


其实至今,在“蛔虫吧”还流传着各种养蛔虫的秘方——


 


怎么说呢?减个肥,倒也不至于这么疯狂吧。


经过十多年的集体防治,好不容易摆脱了蛔虫到处钻出来的恐怖场景;如今,又要为了审美需求,重回“寄生虫阴影”下,到底是不是本末倒置,也只能劝一句——


   


参考文献:


[1]卫生部,国家教委.全国学生常见肠道蠕虫感染综合防治方案[J].中国学校卫生,1992(02):78-79.

[2]孙凤华,沈明学等.全国人群感染现状调查[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08,3(12):936-939.

[3]杨兆民.关于学校集体驱蛔利弊关系的探讨[J].中国社会医学,1994(01):53-54.

[4]有多少人的童年阴影来自宝塔糖[EB/OL].不相及研究所,2020-9-9.

[5]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EB/OL].SME科技故事,2019-06-12.

[6]周亚清,陆亚琦等.嘉兴市中小学生肠道蠕虫感染9年防治的效果[J].浙江预防医学,2001,13(11):20.

[7]许隆祺,蒋则孝等.学习日本、韩国先进经验 促进我国肠道寄生虫病防治工作[J].中国寄生虫防治杂志,1997,10(4):241-245.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感染率,驱虫药,蛔虫,防治,肠道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