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丨薛富善教授:拓展麻醉医生工作空间,守护患者生命安全,改善围术期医疗质量

2021
01/04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本文由“围术期医学论坛”授权转载


 

 
 
他是“努力提升患者就医品质”的探路先锋;  
他是用满腔热忱投身于科室建设的管理者;  
他是“全面加强麻醉医疗服务能力建设”的践行者;    
他有直面问题的勇气和胆识;  
还有解决问题的智慧与艺术;  
更有对人民健康的赤胆忠心。  
 
 

 


受邀嘉宾

薛富善 教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麻醉科主任,“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中国杰出麻醉医师奖、中华麻醉学会杰出研究奖和吴杨医学医药获得者。



记者

近两年,国家连续下发了份针对麻醉学科建设的文件,面对国家的红利政策,您所在单位是如何开展相关工作的?

薛富善教授

国家七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的意见”(国卫医发〔2018〕21号)文件,是自1989年卫生部第12号文件明确定义麻醉科是临床二级学科后的又一重大政策红利。这对麻醉学科发展来说,既是一个巨大的动力,也是一次发展的机遇。

为贯彻落实21号文件要求,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和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积极组织、开展相关工作,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效,特别是对麻醉业务范围的新认识、舒适化医疗的实施都有了质的飞跃。就北京友谊医院而言,相较过去不受重视、不被了解、不听建议的窘境,现在麻醉科在临床中所扮演的角色、应有的价值都得到了更大的凸显,无论是患者还是其他科室,都更加清楚地认识到麻醉医师的重要性。另外,随着文件的下发,加速了麻醉门诊以及手术室外麻醉和镇痛工作的开展,推动了围术期医学质量的改善,促进了无痛诊疗技术的开展,特别是无痛内镜、围术期镇痛、麻醉护理以及分娩镇痛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从胃肠镜诊疗到镜下治疗,北京友谊医院麻醉科在不断开展新业务,这当中离不开医院领导的支持和关怀,更离开兄弟科室的支持和帮助,正是他们的支持使我们科室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举一个典型的例子,今年我们麻醉科门诊的手术前评估和疼痛诊疗数量大幅增加,这就是各兄弟科室间相互沟通配合的结果。只有相互沟通、配合,才能为患者提供更便捷、精准、系统的临床诊疗服务。

人类最伟大的成就是来自于沟通,沟通带来理解,理解带来合作,沟通使工作更加顺畅,从而沟通是学科发展的桥梁。在落实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麻醉科需要主动出击,与科室内部、手术科室、非手术科室、患者及家属、院领导进行有效沟通,增进彼此了解。特别是在新业务的开展过程中,增强与院领导的沟通,让领导关注麻醉学科发展时遇到的问题,加强领导对麻醉学科重要性的认识。除此之外,还加强科室间交流,学会换位思考,以理解的态度进行沟通,把兄弟科室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用诚意感动对方,才使心情更加舒畅、工作更加顺畅。

文件的落实工作并非一蹴而就,需要大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当然这离不开政策文件与医管部门、医院领导之间的协调。目前各项工作的开展都在有条不紊地前行。加速麻醉学向围术期医学的转变,关注麻醉安全,解决患者手术后的长期康复和转归问题已经成为共识,如果这些重要目标都能够实现,不但有利于麻醉学科的发展,而且对中国整个医疗事业的促进作用也是极大的。虽然现阶段这些目标尚未完全实现,相信在国家相关政策文件的指引下,通过贯彻执行和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在不久的将来实现这些目标!  

记者

2020年初,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横扫大江南北,有相当一部分麻醉医生参与一线抗疫工作。您认为疫情对麻醉学科今后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薛富善教授

新冠疫情对国家、对医学界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在疫情面前,医学界表现出了强有力的“医防结合”能力,屡建战功,感染科、呼吸科、重症科和麻醉科都为战胜新冠疫情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抗击疫情过程中,麻醉科虽然遇到了诸多困难,但疫情也给予了麻醉科发光、发热的机会。在抗疫过程中,麻醉科通过发挥自身专业特长,参与了新冠肺炎患者诊疗的各个环节,特别是危重症患者救治和急诊手术患者保驾护航。但令人稍感遗憾的是,在这个过程中,麻醉技术主要是被局限在了气道管理方面,在重症患者治疗中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尽管如此,我们相信随着麻醉科的发展,尤其是麻醉科新业务的开展,我们将得到医疗管理者与广大患者的认可,未来将在推动国家卫生健康事业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记者

您科室是基于怎样的初衷,主办了备受业界关注和好评的“第二届肝移植麻醉与围术期处理研讨会”?

薛富善教授

肝脏是维持生命活动必不可少的重要器官。肝移植手术是唯一能够保证终末期肝病患者长期存活的治疗手段。经过几十年稳步持续的发展,肝移植技术逐渐成熟,手术操作流程也日趋规范和成熟。尽管如此,肝移植手术的麻醉及围术期管理仍然是非常复杂的技术,是临床麻醉学中的宝塔技术,因为肝移植手术患者大多是终末期肝病患者,病情危重,而且常常夹杂肝、心、肾、脑、肺等多种疾病。再者,肝移植手术复杂,操作时间长,对患者生理和内环境干扰大。因此,我们希望通过会议的形式,加强国内外肝移植麻醉领域专家学者的学术交流,通过交流,我们发现在技术上没有更好,只有不同,希望彼此能够做到优势互补,共同进步  


记者:

肺部并发症是肝移植术后常见的并发症,而急性肺损伤更是肺部并发症中最常见的类型之一,您认为肝移植术后急性肺损伤(ALI)的机制是什么?

薛富善教授  

 
肝移植是治愈各种终末期肝病唯一有效的手段,但继发的重要器官损伤是导致患者手术后不良结果和死亡的最主要原因。其中,围术期肺保护是困扰麻醉医师的一大难题。谈及肺保护就离不开肺损伤,围术期肺损伤发生机制是多方面的,一般认为是手术创伤激活氧化应激或炎症风暴所致的一系列损伤作用。除此之外,肝移植手术患者大量输血和长时间机械通气也会引起相应的肺损伤。输血相关急性肺损伤(TRALI)是急性肺损伤的一种亚型。TRALI与血样制品有关,以输注血小板和血浆最为多见。1989年Miyata等报道输注血小板的单位数与无肝期内毒素浓度呈正相关,被认为是肺部并发症的原因之一。另外,机械通气可引起气压伤、容量伤或萎陷伤,从而造成机械通气相关肺损伤。

在肝移植手术肺保护措施中,输血管理、容量管理、肺保护性通气策略一直是麻醉管理的重中之重。肺保护性通气策略具体包括:小、中潮气量(4~8 ml/kg)、间断肺复张、限制性气道峰压、保持平台压≤35 cmH2O、适当的PEEP水平等。另外,围术期应避免短时间内大量血制品和液体输注,特别是老年患者循环差,大量输液容易导致肺水肿,尽量选择自体血回输并根据患者情况制定个体化液体管理方案。

除此之外,围术期用心进行患者管理非常重要,例如现在倡导的加速康复外科理念,在很大程度上强调关怀患者。因为,在临床诊疗活动中,患者的事情没有小事。由于现代医疗水平的快速发展,接受手术患者的年龄越来越高、病情越来越重,手术也越来越复杂,围术期肺损伤是常见并发症,尽管过去几十年采取了很多措施,围术期肺损伤的发生率并没有显著降低。因此,肝移植围术期器官保护相关研究,任重而道远。

 

记者

有研究报道,抗胆碱类药物盐酸戊乙奎醚具有器官保护作用,尤其在改善肺损伤、纠正缺氧方面,您在这方面是否有一些研究心得或经验同我们分享一下?

薛富善教授  

 

盐酸戊乙奎醚(长托宁)是我国研制的一种新型选择性胆碱能受体阻断剂,临床主要用于解救有机磷中毒、麻醉前用药、胃肠道解痉等,对中枢和外周均有较强的抗胆碱作用,能有效抑制气道分泌物且无明显的心血管系统不良反应。目前,国内很多实验研究显示,盐酸戊乙奎醚能够通过调控炎症反应而产生一定的器官保护作用,主要体现在败血症及脓毒血症所致器官组织的损伤保护、缺血/再灌注损伤保护等。但具体所涉及的炎症因子和炎症通路的调控机制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再者,关于盐酸戊乙奎醚器官保护作用的证据目前大多是来自基础研究,因此,该药物将来在临床上是否能使患者获得更好的利益,尚需更多的临床研究来探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薛富善,麻醉科,肝移植,医疗,医生,器官,沟通,学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