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脊灰疫苗应用的看法

2020
12/06

+
分享
评论
卤煮疫苗
A-
A+

想提前说一下关于脊灰疫苗应用的看法

还有几天(12月15日)是世界强化免疫日 ,不想等了,想提前说一下关于脊灰疫苗应用的看法,反正我的态度从始至终都一样:没事扫了一下欧洲几个发达国家(不包括瑞士,这是个很多年前就开始讨论全程IPV但是一直也没改过来的国家)的脊灰免疫程序,全程都是IPV(灭活脊灰疫苗),俨然已经没有了OPV(口服脊灰活疫苗)什么事。

78711607221340446

有人说肠道免疫很重要,这个不否认,对于有野病毒流行或者输入风险的地区真的非常有用,通俗的说一下肠道免疫的用处就是: 你吃下了脊灰野病毒,肠道免疫让野病毒都死在了肠道里。

看上去很完美,不是吗? 而事实上,虽然OPV几乎完美的产生了很好的肠道免疫,阻止了野病毒的传播,但拉出来的都是疫苗中的毒株,很明显在没有野病毒输入风险的国家和地区,OPV只是增加VAPP(疫苗相关麻痹)和VDPV(疫苗衍生病毒)的不利因素罢了。 即便是要出现VDPV导致的AFP(弛缓性麻痹)病例,前提也得是同时做到使用OPV而且当地免疫覆盖率足够低而且还需要保持一段时间才行,单纯靠序贯程序抑或既往一些很不靠谱(我就不说为什么不靠谱了,懂的人心理都明白)的强化免疫,而不真正提高疫苗覆盖率,个人认为最后带来的也只是更多隐患,对于现有环境并不能带来明显获益。 

因此我一直建议由东到西,根据经济能力(最优先级已经不是所谓的防控需要)将序贯程序改为全程IPV,避免在既没有aVDPV又cVDPV的地区继续使用OPV源源不断的制造VDPV风险。 要知道,中国够大,东部沿海地区离两个有野病毒流行的国家的距离已经足够从这两个国家到欧洲不少国家和地区了。 

另外,欧洲各国的IPV程序区别还是挺大的,还区分了非强制接种和强制接种。 含有强制接种剂次的国家中,最少的是法国(3剂),最多的是克罗地亚(6剂),当然如果包括非强制剂次,大多数国家都在4-5剂之间,最后一剂的接种时间都大相径庭。 比如法国最后一剂(非强制)在9-17岁,而隔壁的几个国家又不一样,包括荷兰(9岁)、比利时(5-6岁)、奥地利(7-9岁,不包括16-60岁推荐每十年1次的Tdap-IPV),捷克(10-11岁)、波兰(6岁),这个差别也不算小了,不过也没见哪个国家天天哭喊着隔壁国家不循证的。 简单来说,各国都根据自身的传染病发病现状根据防控需求制定免疫策略,没有绝对的谁好谁坏,毕竟照本宣科谁都会,信息源不同依据就不同,也很正常。 我想表达的是,一直没看到国内2、3、4、18月龄接种IPV的免疫程序有什么不妥,也没见香港(2、4、6、18月龄和小学1年级、小学6年级接种DTaP-IPV或Tdap-IPV)说大陆免疫程序不循证不专业。

30581607221340757

当然,疫苗是知情自愿(自费)接种,之前和一位专家讨论过如果愿意多打能否给打的问题,专家的态度也是一样,如果心里膈应觉得按照大陆地区4针IPV的程序不够,那么自己找地方后边再打就是了,不过能否找到接种单位愿意给打那就是另一方面问题了。 总之,我个人态度依旧是全程IPV(或使用相应联合疫苗)没有问题,序贯接种也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后边非要补,如果不是挨着有脊灰野病毒流行的省份,那么补个IPV也比补OPV好得多。 当然,WHO建议也没问题,但是还是那句话:中国够大。 

愿天下无疫!

=完=

免责声明:本文为个人兴趣创作,仅为让更多普通人对疫苗有更加清晰的认识,内容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单位、机构,未接受任何形式赞助,所使用的素材均来源于公开网络,如果内容有误,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脊灰疫苗,IPV,OPV,脊灰,疫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