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摔倒骨折没命,手术后却暴毙,家属同意尸体解剖!结果让人傻眼!

2020
12/23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预防心肌梗死的方法是,控制血压,控制血糖,控制血脂,少吃盐,多运动,多喝水。


67岁老王,退休后一直在家弄孙为乐,虽然有高血压病史,但身体仍硬朗得很。


但意外总会无时无刻存在。


小孙子跑得快,眼看要跑到大路边了,老王急忙冲上前准备阻止,没想到脚底踩滑,磅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其他人见此,知道出事了。赶紧过来帮忙。


老王皱着眉头,表情痛苦,爬不起来,躺在地上,指着自己的右大腿,从牙缝里挤出俩字:断了。


急忙打了120,送到医院,一查,右大腿股骨颈骨折!


老王痛得冷汗直冒,嗷嗷叫。儿子媳妇赶来了,也手足无措,问医生该怎么办。


骨科医生过来看了片子,又看了下老王,直截了当地说,必须手术,可以采取闭合复位内固定术, 简单地说,就是用螺钉把断了的骨头重新订上。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可以下地走路。


做不做手术,骨科医生问老王儿子,小王。


小王匆匆赶到,汗流浃背,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紧张的,嘴唇都有轻微哆嗦,说同意医生的,您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于是收入院,住入骨科病房。


考虑到老王既往有高血压病史,又有吸烟(戒烟半年),手术前完善了床边胸片、心脏彩超检查,结果都还行,没大问题。


术前告知,骨科医生跟小王说,手术一般问题不大,但必须要知道,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手术可能会有出血、感染等并发症,术后因为需要卧床几天,可能会有肺炎、肺栓塞等并发症.....


小王连忙点头,说不管有什么并发症,手术是必须做的,是么?


骨科医生点点头,说肯定是手术效果好。


我明白了,我签字。小王说。


一切准备妥当,病人被推入手术室。


小王夫妇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紧张的不行。


还好,手术很顺利。


手术后医生给老王用了镇痛泵,老王疼痛显著减轻,脸部表情也不再扭曲了,放松了,过关了,小王终于舒了口气。


爸,辛苦你了。小王眼角有泪,满心愧疚。毕竟老父亲是为了照顾自己孩子才出事的。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试图忍住泪水,但无奈眼泪还是在眼睛打转。


老王乐呵呵笑了,是祸躲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早上管床医生查房,告知老王,明天就可以尝试活动肢体了,如果顺利,不用几天就可以尝试下地。


老王一个劲地感谢医生,说能不能下地还是次要的,关键是现在没那么痛了,之前真的痛得要命,骨头断了那种疼痛真的是锥心啊。


医生解释说,手术一来接合了断骨,二来减轻了疼痛,您这个年纪,估计恢复会比较快的,不用担心。


医生查完房后就回办公室开医嘱写病历。
没过10分钟,小王冲进办公室,神色慌张,让医生赶紧去看看他爸,他现在情况很不好。


管床孙医生也被吓到了,内心咯噔了一下,该不会出事了吧。也顾不及问清楚情况,撒腿就往病房跑。


孙医生赶到病房时,已经有2个护士在安排老王吸氧。


老王躺床上,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脸色发绀,神情异常惊恐!


这是典型的缺氧表现!真出事了!孙医生爆了一句粗口。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各种可能性,手脚没空下来,连忙让护士把抢救车推过来,吩咐规培生赶紧打电话让主任回来主持抢救。


小王当场就哭了,哽咽着不停问孙医生到底怎么回事。


孙医生让护士给病人患面罩吸氧,上心电监护,同时紧急请ICU会诊。


有没有吃东西,有没呛到!孙医生大声问小王。


小王这才想到要把情况告知孙医生,说刚刚一直陪着他爸聊天的,聊着聊着突然他爸情况就不对劲了,感觉有点胸闷、呼吸困难,神情变得凝重,很快口唇就变得发绀,我们没有吃东西。小王声音在颤抖,断断续续把情况描述了出来。


没有吃东西,不是误吸窒息。孙医生迅速排除了这点。


这时候护士已经给老王接上了心电监护,心率140次/分,呼吸35次/分,血压190/110mmHg,血氧饱和度仅有89%。


孙医生迅速给老王听了双肺,该不会是气胸吧,病人年纪大,之前又有吸烟,说不定会有肺气肿(其实没有的,胸片没看到),如果是这样,那就很有可能发生自发性气胸,一侧肺脏破了,是可能出现目前这样的情况的。


但是,没有。病人双肺呼吸音基本是对称的,满肺都是哮鸣音!不是气胸。


病人有没有哮喘病史的,孙医生回过头大声问小王,语气很急。其实这些术前都问过了,老王除了有高血压,其他疾病基本没有,没有哮喘。


也不是哮喘。


电石火光,病情进展迅速。不是窒息,不是气胸,不是哮喘。那么骨科手术后的病人,最凶险的,最让人担心的并发症就是:


肺栓塞!

孙医生一想到这个并发症,顿时头都大了,内心也开始发慌。骨科手术后卧床的病人,有可能当时骨头断裂处有脂肪,脂肪现在入血,随着血液循环进入肺动脉,一旦堵住肺动脉,患者就无法进行有效的氧合,会表现为急剧缺氧。


也有可能是卧床后下肢不怎么活动,形成了深静脉血栓,这些血栓一旦脱落,也会流到肺动脉导致栓塞。


不管怎么情况,只要造成肺栓塞,患者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孙医生越想越怕,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病人突然大叫一声,眼球上翻,晕死过去。呼吸还是很急促。


赶紧叫麻醉科过来气管插管,病人心跳就要停了。孙医生大声吼,对着旁边的护士吼。


话刚落音,心电监护看到患者的心率逐渐下降了。


从150次/分降至130次,120次,100次,90次......


卧槽,tmd,赶紧准备肾上腺素针。孙医生跟旁边一个护士说,心跳就要停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从孙医生进入病房开始算起,不到2分钟时间。所有人都傻眼了,孙医生作为管床医生,也没见过多少次这样的大场面,内心也没底。


这时候上级医生闻讯匆匆赶到。低声问孙医生,请了麻醉科和ICU了没有。


都请了,估计快到了。孙医生喘了一口气回复上级医生。


考虑什么原因,上级医生问。


可能是肺栓塞,他妈的。孙医生紧紧盯着心电监护。
如果真的是肺动脉被大的血栓或者脂肪栓堵住了,那真的是如来佛在场都没有用了。人体所有血液,最终都要进入右心室→肺动脉→肺泡→氧气交换→左心室→体循环,如果肺动脉被死死堵住了,不用2分钟,病人就会心跳停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开胸,把这个该死的血栓抽走。


但一切抢救措施,都需要时间。


而留给老王的时间已经没有了。


留给孙医生,上级医生的时间也没有了。


患者的心率降至了70次/分,患者的呼吸开始微弱了。孙医生也开始绝望了,示意护士推一支肾上腺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王已经被护士请到病房外了。病房内抢救,家属最好不要在现场。


关键时刻,麻醉科医生、ICU医生齐齐到场,简单了解情况后,迅速准备气管插管。


还没插上管,病人心跳降至0次/分了,一个护士小声说了句。患者脸色死灰死灰的,了无生气。


一切似乎大势已去。


但几个医生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麻醉科医生迅速插了气管插管,ICU医生结果呼吸球囊,立马为患者通气。


孙医生也立即开始给患者胸外按压。


所有人都期待着,期待能把患者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ICU医生接过抢救指挥权,示意护士再继续推注肾上腺素。几个医生轮流胸外按压。


上级医生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眉头紧皱。


一切发生地太快了。


抢救持续了接近一个小时,患者依然没有生命体征。心电监护仍是一条直线。
孙医生期间跟小王沟通了几次,说情况危重,可能是肺栓塞,太凶险,估计预后很差,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扛不过去了。


小王听到后,哽咽了起来,没说话。他媳妇这时候也赶到了,哭得稀里哗啦。


终于,上级医生摆摆手,示意停止抢救,宣布死亡吧。


在这之前,他已经知会了科主任,还上报给了医务部。外科术后病人死掉了,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搞不好会身败名裂。


虽然难受,但还是要接受现实。


孙医生最终还是把噩耗跟家属告知了。


小王瘫在凳子上,哀伤,惶恐了几秒钟,然后疯了似的冲入病房。


孙医生汗流浃背,手脚发抖,去了趟洗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也红了。


事后,医院迅速组织了专家死亡病例讨论,结果认为肺栓塞的可能性最大,这类手术后病人本来就算是高危群体,根据患者突然发生呼吸困难、缺氧、迅速昏迷、心跳停止的表现,患者极有可能是大面积肺栓塞,肺动脉主干栓塞,但由于发病迅速,没办法完善胸部CTA检查,所以没有办法确诊。


如果要明确死亡原因,只有尸体解剖。


小王对父亲的死去心有不甘,对医院多少有不满。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肺栓塞死掉的,会不会有别的原因,有没有是跟手术有关,或者是不是药物引起的,都不知道。


同意尸体解剖!要求尸体解剖!让父亲死也要瞑目,不能不明不白。


那段时间,骨科气氛比较压抑,虽然大家不说,但都知道可能要惹上长期官司了。


终于,尸体解剖结果出来了。


孙医生知道尸体解剖结果那一刻,整个人蒙了,上级医生也蒙了。患者的肺动脉里面没有发现血栓,没有肺栓塞。


反而是冠状动脉有血栓形成、堵住,而且,最要命的是,患者的心脏破裂了!!


心脏破裂了!并且引起严重的心包积血、填塞!


患者是冠心病、急性心肌梗死引起的心脏破裂!这是很少见的情况。可以说极为罕见的情况。


患者死于心脏破裂、心包填塞,而不是肺栓塞!


其实专家讨论时大家也提到了心脏破裂可能,但是因为患者既往没有冠心病病史,身体素质也还行,术后发生心肌梗死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也就是提过一下而已。大家的关注点还是在肺栓塞,毕竟非栓塞的可能性太高了。
但现在的结果是心肌梗死、心脏破裂、心包填塞!


这是尴尬了。因为肺栓塞的治疗方向是抗凝、溶栓,而如果是心脏破裂、心包填塞,可能是需要心包穿刺、解除压迫的。两者的治疗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死得快。


不管是大面积肺栓塞,还是心脏破裂、心包填塞,都会瞬间让患者失去生命。尤其是后者,心脏都破裂了,任何抢救都是无济于事的。即便诊断明确,心包穿刺也不是所有人都做得了的。即便做了心包穿刺,心脏还是破裂的,还是有心肌梗死。


但不管怎么狡辩,孙医生他们在事发当时的诊断就是错误的了,患者不是肺栓塞。


小王还是讲道理的,他也亲眼见到了医生们的努力抢救。即便是及时诊断是心脏破裂、心包填塞,医生也回天乏术,他已经请教过别的医生了,大家都这么跟他说。


所以,他决定不起诉医院,不起诉医生。


他要做的,是把父亲的骨灰带回乡下。


跟母亲葬在一起。

写于文末:
1.大手术后卧床,由于肢体不动,血流缓慢,容易会有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这些血栓一旦脱落,就可能发生肺栓塞。所以医生都会让患者及时下地走路,活动肢体。并且用一些抗凝药物,目的都是预防血栓形成。

2.心肌梗死可能会因为应激、疼痛、创伤等等而诱发,常见的典型症状是胸痛,但也有以呼吸困难为主的,心肌梗死如果及时诊断,不管是溶栓还是做介入放支架,只要病情不是太重,一般及时治疗都能挽救生命。但如果发生最严重的并发症,心脏破裂,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3.预防心肌梗死的方法是,控制血压,控制血糖,控制血脂,少吃盐,多运动,多喝水。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尸体,骨折,解剖,男子,心包,血栓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