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应对医疗健康转型的新处方

2020
12/01

+
分享
评论
冯清风
A-
A+

作为一个发达国家,澳大利亚在医疗健康领域的一些成功经验,值得中国去进行学习

一、澳大利亚人口和医疗卫生状况

澳大利亚总人口2544万(2019年7月)。74%为英国及爱尔兰裔,5.6%为华裔,2.8%为土著人口,其他族裔主要有意大利裔、德裔和印度裔等。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世界卫生统计2018》显示,各国的平均预期寿命排名中,排名前十的国家依次是日本、瑞士、西班牙、法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意大利、加拿大、韩国和挪威。澳大利亚总体位居第六位。其中,总体平均预期寿命82.9岁,女性平均预期寿命84.8岁,男性81岁。2018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南加州大学曾联合对18个发达国家从2010年至2016年的人均预期寿命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澳大利亚女性寿命排行全球第二,为85.46岁,男性寿命排行全球第五,为81.5岁。

澳大利亚拥有完善的全民公费保健系统——国民保健(Medicare),创办于1984年,澳大利亚国民每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医疗保健系统的总排名(2009年),澳大利亚名列全球各国第12位。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都可以在全国的公立医疗机构享受免费的医疗服务。几十年来,医疗保健系统提高了预期寿命,改善了生活质量,但这些成功也带来了新的挑战。澳大利亚的医疗保健正面临压力,最明显的莫过于与肥胖、精神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疾病相关的不良后果。澳大利亚需要一种新的医疗保健处方,特别是在技术支持下注重预防和健康。

慢性病负担的增加是未来十年医疗保健部门将面临的几个关键挑战之一。其他挑战包括消费者行为和期望的变化、不兼容的记录保存系统、医疗专业人员之间的沟通不畅、取得健康关怀方面的不公平以及不可持续的筹资模式。为了有效地应对这些挑战,医疗健康必须进行逐步变革,拥抱新技术并将重点转向预防和健康,从而,实现从反应性战略向预防性战略的根本性转变。

研究和对利益相关者咨询,揭示了一个一致和共同的主题:目前的医疗保健服务体系支离破碎、效率低下、不可持续。我们必须利用技术支持重心向以病人为中心、以结果为中心、以价值为基础的医疗服务体系的转变。

澳大利亚技术与工程学院(ATSE)是一所由独立、非政治专家组成的学术性学院,致力于帮助澳大利亚人理解和使用技术来解决复杂问题,因此,澳大利亚技术与工程学院研究了医疗保健部门是否准备好开发、改造和采用能够支持接下来的十年医疗健康部门重大转变的技术。该项研究成果,是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资助的一个为期三年的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确定了澳大利亚不同工业部门技术准备的研究和政策优先事项。

二、根本性变革的路线图

1.数据和数字技术

在到2030年的十年里,数据和数字技术将实现从纸面文件到安全电子健康记录的转变;从传真机到普及的健康信息平台;从零碎的信息过渡到可以挖掘和分析以准确绘制、监测和预测人口健康趋势的大数据。这项技术将整合患者病史,个人的电子健康记录将作为他们与全科医生(GP)、医院、专家、药剂师和其他医疗专业人员之间的共享资源。

2.精准医疗

精准医疗将变得更加普遍,针对个人的预防和治疗策略。对可预防疾病的基因检测和筛查也将成为一种负担得起的选择。

3.整合医疗

医疗保健将通过技术实现集成,智能设备、移动健康和远程医疗——所有这些都通过数字健康记录联系在一起——使人们能够全面了解一个人的健康状况。对距离和机动性问题的技术解决方案将使更多澳大利亚人在我们需要的时间和地点获得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服务。在这一技术支持的医疗体系的愿景成为现实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ATSE的分析显示,到2030年这一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所有关键领域的工作已经开始。然而,在其中一些领域,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或取得更快的进展。

澳大利亚对新卫生技术的社会和道德准备程度很高,我们的政策和监管准备程度也很高。ATSE的研究和咨询表明,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已经为技术支持的转型做好了准备——事实上,我们期待着这一转变,尽管我们对网络安全和道德有顾虑。大多数人都认为,监管结构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我们需要在基础设施、劳动力技能以及经济和商业方面做更多准备环境。基础设施正在准备就绪,包括物理和数字,但这项工作还没有完成发展速度足够快;该行业的劳动力没有跟上数字化和其他新兴医疗技术;医疗技术(MedTech)和制药研究人员并不总是具备将突破转化为商业的必要技能成功。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也被资助提供间断性护理,而且没有激励措施关注患者及其最佳长期健康结果。ATSE的研究结果通过学院奖学金和关键利益相关者进行了测试

最关键的优先事项是健康记录的数字化,这是大多数利益相关者强调的问题,也是ATSE确定的技术解决方案的基础。如果不转向电子记录,分散的医疗保健系统将无法应对数据量的增加和数字技术的出现,也无法应对日益个性化的医疗保健。如果没有电子健康记录,综合护理将无法实现,因为电子健康记录是高效、准确、及时和以病人为中心的护理所必不可少的。

采用新技术对于确保区域地区、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社区以及城市社区中的弱势群体都能享受到保健系统的好处,也是至关重要的。公平结果的障碍包括距离、沟通困难、财政资源、教育水平、可及性以及医护人员短缺。移动和远程医疗服务可以轻松、廉价地帮助澳大利亚人克服这些障碍,并及时获得可用的最佳医疗服务。

赋予员工权力,使其从新的医疗保健、数据和通信技术中获益最大化,将提高效率、更好地决策和改善结果。必须支持劳动力向注重预防和健康的过渡,特别是培养适应技术驱动型工作场所的技能。

最后,研究部门需要得到推动,为医疗保健系统提供所需的工具,并确保强劲的投资回报。尽管政府给予了慷慨的支持,但澳大利亚作为卫生技术研究领域的世界领先者的地位与其糟糕的翻译和商业化记录相悖,这表明澳大利亚存在系统故障。政府有责任确保从最初的研究成果中获得及时、成本效益高、商业上成功的产品,并有明确的开发途径。

三、重要的研究建议

ATSE为解决这些主题制定了四个建议,以及支持性建议和研究优先事项,以促进和使用技术支持医疗行业的转型。这些建议旨在作为政府、资助机构、医疗保健部门和研究界的指导方针,以满足澳大利亚不同社区的需求和期望,并制定切实可行的研究议程,以解决有关我们未来医疗保健系统的问题。本报告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规划澳大利亚医疗保健的未来,利用技术来支持我们的健康和健康。澳大利亚是全球卫生领域的领导者,但我们必须继续确定我们对社会的需求,政府和医疗部门需要采取什么行动,以及这将如何转化为未来的医疗保健部门。

建议一:过渡到可互操作的电子健康记录。

所有医疗保健提供者必须尽快转换到电子记录。这一举措的社会许可证将从根本上取决于良好沟通的隐私和网络安全框架。

建议二:通过技术提高获得医疗保健服务的公平性。

远程医疗和人工智能设备的使用必须增加,以支持生活在不利条件下的人们的公平结果。这些技术可用于改善获取途径和减轻财政负担。

为了提高所有澳大利亚人获得医疗保健的公平性,ATSE提出以下建议。

建议三:在转型期支持现有和未来的医疗人员队伍。

必须支持和授权现有和新的国家医疗保健工作人员,使其能够根据新的数字技术的要求和好处重新培训、调整和发展技能。

建议四:为蓬勃发展的卫生技术部门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

政府必须支持投资,改善澳大利亚发达医疗技术的商业化途径。

四、对中国的启示

作为一个发达国家,澳大利亚在医疗健康领域的一些成功经验,值得中国去进行学习。尤其是,当前的中国,正处于深化医疗健康体制改革的关键时期。5G、物联网、大数据等一系列新技术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深化应用,将给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带来深远的影响。或许这份针对成熟市场的研究,对中国的产业发展,有所启示。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澳大利亚,处方,医疗,转型,健康,保健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