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有毒”导师,《Nature》子刊教你怎么办!

2020
11/22

+
分享
评论
生物世界
A-
A+
提及“ 欺凌 (bullying) 一词,最先跳入人们脑海的便是校园欺凌。实际上,除了校园欺凌之外,欺凌还存在于职场和其他人际关系中。作为许多人眼中象牙塔的学术圈也存在着严重的学术欺凌
01
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梁莹,凭借其100多篇抄袭来的论文,弄出一大堆“光环”来。众多学生和一些与梁莹打过交道的学者,提供了更多有关梁莹教学和科研工作的疑点。其中,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18名学生曾联合向校方提交书面举报材料。科技日报的文章也质疑:多名学生证实梁莹上课玩手机、早退、缺课。然而,梁教授却能够踩着同行的质疑与学生的举报,稳步高升。管理部门的视而不见,助长了梁莹的嚣张气焰,直到两年前在众多媒体的曝光下,她才走下神坛。然而,是谁在背后一再支持她申请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获得各种荣誉?梁莹是文字的践踏者,是学术规则的破坏者,那些容许、鼓励她的人们扮演了什么角色?

02
今年,知名院校浙江大学被爆料出,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农学系王某蕾常年遭其导师戴某性骚扰,最终不堪忍受,逐渐精神抑郁、心理崩溃,于2018年7月21日跳楼自杀。

小蕾的母亲回忆说,两年前,她在两天内给浙大调查组打了72个电话,无一被接通,对所提问题也不予回复。两年后,面对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浙大回应如下:

03
日前,有一份题为「实名举报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张裕卿教授和其女学术造假」的举报材料在网上广泛流传,举报材料的作者为原天津大学化工专业硕士研究生吕翔。控诉导师张裕卿数据靠伪造,SEM靠截图,论文造假超过50篇,抢学生一作为女儿铺路。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耻行为,针对有怨言的学生,张教授还会以“还想毕业不?”来威胁学生,典型的学术不端、学术欺凌,学术圈的毒瘤,最终被天津大学解聘。
04
杂草丛生的互联网上,似乎没有人在意一朵本该盛放的花蕾是如何被权力践踏侮辱,又是如何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最后在惶恐和绝望中选择了放弃生命。

根据《卫报》 (The Guardian,英国三大报之一) 报道: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英国有包括资深教授和实验室主任在内的近300名学术人员被控欺凌学生和同事。


对于处于职业生涯早期的研究人员,特别是那些来自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等领域默默无闻的研究人员,如职场关系中的下级,刚进入职场的青椒等,容易受到欺凌。调查研究还发现,在高校,研究生更容易受到导师的剥削和虐待。2014年,加拿大研究者发现导师对学生的欺凌大致可分为三类:
1、通过语言或是非语言的方式,贬低学生的工作、生活及人品等,打击排斥学生,甚至以开除等威胁方式控制学生。
2、染指学生的社交与人际关系,在他人面前讥讽、羞辱学生。
3、随意更改学生的工作目标,提出无法完成的要求,施加巨大的工作压力,禁止学生学习工作以外的活动。
导师与学生之间的权利不平衡使得导师们掌握着学生的评奖、论文以及毕业等“生杀大权”,处于强势地位,而学生即便被欺凌,也多倾向于默默忍受。这反而助长了导师的欺凌行为,如果导师继续变本加厉,对学生任意驱使,很有可能导致学生的心理或生理上的创伤,甚至死亡。
05
那么,面对如此泛滥成灾的学术欺凌,弱势群体应该如何生存呢?
近日,密歇根州立大学的Morteza Mahmoudi分享了自己 对抗学术欺凌的一些心得与策略 。以: A survivor’s guide to academic bullying 为题发表在 Nature 子刊 Nautre Human Behaviour 杂志上。
Morteza Mahmoudi 在文章中表示,自己也曾是学术欺凌的目标,但同时也是一个反抗者与幸存者。作者呼吁弱势群体用意识武装自己,并为来自上级的虐待行为做好准备
Morteza Mahmoudi开始撰写有关于学术欺凌的文章,并同时建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 (https://paritymovement.org/) 来提高有类似受欺凌人员的的意识之后,便被那些欺凌者的电子邮件和电话不停骚扰。基于这些信件和自身的经历,Morteza Mahmoudi总结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可以帮助那些被欺凌的弱势群体用来保护自己,并实施反击。
1、通过保存电子邮件、写备忘录或者是在确保在可信任的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与欺凌者进行对对话,来记录你和欺凌者之间的交流、互动与虐欺凌行为。
2、向你所在公司或高校的监察处或调解处寻求帮助。那里的专业人员接受过处理骚扰和欺凌等案件的训练,他们会倾听你的问题并提供响应的指导。尽管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并没有权力代表你行动,但是他们仍然可以给你提供理想的解决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你向机构寻求帮助之后,需要向机构索取一份调查结果报告,来说明他们针对你的投诉进行调查的结果。有了这些,如果你跳槽后的新雇主对这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有疑问,你就有证据支持你的说法,没有任何不当的行为。然而,这份总结信也可能包含关于你自己行为的负面、未经证实或有偏见的证词,损害你的声誉。
3、寻找那些可能正在经历同样情况但又害怕说出来的人。团结起来,记录你的故事,收集证据。对于一个机构来说,要忽略或漠视多个研究人员共同提出的观点,要困难得多。
4、要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最好是提前退出。可以提早开始联系其他的课题组、部门甚至是其他的公司或高校。
从你决定说出遭受欺凌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做好被报复的准备。这种报复甚至可能来自你意想不到的人或同事。要想清楚说出这些事情的所有可能的潜在后果,如损害你的声誉,甚至遭到解雇。即使是记录了明确的欺凌事实,有理有据的投诉,依然可能会引起当前制度上的不满与抵制。
5、提醒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遭受欺凌并不是你的错。重要的是要记住,你是靠努力工作和科学天赋获得的如今地位的。要积极的通过寻找盟友、利用机构资源和诉求自己的权利等方式,满怀信心的站起来反抗那些欺凌你的人。
当然,制止学术霸凌的最有效方法,是让整个学术界的工作人员一起抵制欺凌行为。

文章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20-00937-1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欺凌者,学术,职场,论文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