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地图 | 膀胱癌重磅:FDA批准首个改善晚期膀胱癌患者总生存期一线免疫疗法

2020
10/18

+
分享
评论
常笑健康
A-
A+

为什么膀胱内灌注BCG能够有效地治疗膀胱癌呢?

膀胱癌是最常见的泌尿系统恶性肿瘤,在全球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中位列第九,其中约90%~95%属于尿路上皮癌。根据统计,2018年世界范围内膀胱癌新发病例数量约55万,其中男性患者数量约为女性的四倍。

 
长期以来,尿路上皮癌面临确诊晚、易复发、治疗手段有限等困境,在泌尿系统肿瘤中,尿路上皮癌患者的预后生存率远低于前列腺癌和肾癌。
 
但最近有了好消息,6月30日,Merck KGaA/辉瑞宣布FDA批准Bavencio(avelumab)的补充生物制品许可申请,用于一线含铂化疗后疾病未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的维持治疗。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了解下Bavencio究竟是怎样一款药物?
 

 

 

 

传统的疗法





针对高危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和膀胱原位癌的治疗,Morale等在1976年首次报道了膀胱内灌注卡介苗(Bacillus Calmette-Guerin,BCG)治疗这类患者的疗效,其完全缓解率(complete response,CR)可达70%~80%。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用大家熟知的能够预防结核感染疫苗——卡介苗来治疗膀胱癌,至今,BCG治疗仍是这类患者疗效最经典的治疗方式。
 

为什么膀胱内灌注BCG能够有效地治疗膀胱癌呢?
 
首先,BCG通过激活免疫系统和诱导炎性反应发挥抗肿瘤效应。例如,在膀胱灌注BCG之后的数小时内,可以在患者尿液里检测到大量的白细胞,主要包括中性粒细胞以及少量的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在BCG治疗后的膀胱壁里即可检测到大量的免疫细胞。
 
其次,BCG治疗还可通过诱导大量的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以激活免疫系统。
 
另外,在BCG治疗后的膀胱活检标本中可以发现黏膜表面上皮细胞的破坏,黏膜下肉芽肿性炎性反应的形成,以及肉芽肿周围淋巴细胞和嗜酸性粒细胞的浸润。
 
欧洲泌尿外科协会、美国泌尿外科协会和中国泌尿外科指南已将膀胱灌注BCG列为中高危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的标准治疗。可以说,BCG疗法是最早最有效的一种免疫疗法。
 

 

 

 

最新的疗法





Bavencio是近30年来批准的首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改善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总生存期的一线免疫疗法。
 
III期临床研究显示,Bavencio能将膀胱癌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31%,有望成为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一线治疗的新标准。
 
那么Bavencio究竟是怎样一款药物呢?
 
Bavencio是PD-L1抑制剂,是当前备受注视的抗癌免疫疗法,它利用人体本身的免疫系统抵抗癌症,通过阻断PD-L1信号通路使癌细胞死亡。
 
细胞程序性死亡受体1(PD-1)和配体的关系相当于锁和钥匙,所以PD-1需要配体(PD-L1)来“开启”抑制程序。
 
聪明的癌细胞就是通过一些途径使得癌细胞上的PD-L1增加,当PD-L1与PD-1结合后,肿瘤免疫循环的“刹车”装置就此启动(身体的肿瘤免疫循环就受到抑制),T细胞也不再识别和杀死癌细胞,癌细胞可以就此生存并发展。
PD-1抑制剂就是把PD-1这把“锁”的锁孔堵上,而PD-L1抑制剂则是破坏“钥匙”,这两者的结果都是阻止PD-1和PD-L1的结合,也就是说肿瘤免疫循环不再被抑制,T细胞可以恢复识别和杀死癌细胞。
 
PD-L1抑制剂主要直接作用于肿瘤细胞,PD-1抑制剂作用于肿瘤微环境,不要小看这样的差异,导致PD-L1抑制剂不良反应更轻微、发生率更低。


 

 

 

就诊科室





泌尿外科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免疫疗法,膀胱癌,FDA,癌细胞,抑制剂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