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道丨数字化】一家基层医院病理科拥抱数字化的十年历程

2020
10/15

+
分享
评论
衡道病理
A-
A+

数字化病理是什么?


数字化病理是什么?

国内外数字化病理的应用情况如何?

在国内,数字化病理是发展方向吗?应用的难点在哪?已有哪些应用案例?

随着数字病理技术的迭代发展,基层医院也在不断地拥抱新的变革。

作为东部地区的一家基层医院,江西省贵溪市人民医院第一次听说数字化病理的概念,要倒推到大概10年以前,省里召开的一次远程病理专业会议。当时大家对此最直接的认识,就是远程会诊。而今,他们已经成为当地第一家接入数字化病理诊断网络的医院。


PART 1

对基层医院而言,远程会诊可以说是刚需——尤其是在10年前。贵溪市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刘小宝回忆,那时科里只有3个人,其中一个主治医生都没有;老主任是搞检验的,另外一个是临床出身的,刘小宝自己因为年轻,经验有限,整体而言科室的专业能力相当欠缺。


另一方面,基层医院什么病例都有,涉及到全身所有系统,这加大了病理科的工作难度。三个人顶着风险小心翼翼地干一年,只能完成1800-2000例诊断,术中快速冰冻诊断根本做不了,被指拖了外科的后腿,严重制约了医院整体医疗水平的发展。


省远程病理专业会议的次年,他们就被选为国家试点,开始了与数字化病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科室里把疑难病例的录入资料连同切片一起上传,通过网络发出远程会诊请求,然后由专家签发诊断报告。


借助这种形式,基层病理医生足不出户、也不需要实际运送样本,就能得到大医院大专家的指导,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然而囿于现实条件,当时的远程会诊还非常简陋:


  • 没有数字化扫描仪,上传切片的方式相当原始,速度很慢,图像效果也很一般;

  • 会诊双方没有交流,有时候连远程的那位专家具体是谁都不知道,执行流程很机械,不够人性化;

  • 基层医院只是得到一个诊断结果,却不明了诊断过程,更别提能够得到有关业务指导;

  • 总的来说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麻烦和低效。


在试点的将近一年时间内,一共才做了100例不到的远程会诊。


此外,由于医疗机构的管理和医保支付中都没有对应于病理会诊服务的项目,病理科收取相关费用存在困难,甚至曾遭遇投诉。总的来说,这一全新的服务模式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同,也没能充分展示自己的价值。



PART 2


转机出现在2016年:当时国家卫计委(现「国家卫健委」)发布了《病理诊断中心基本标准(试行)》(国卫医发 [2016] 65号),确认了独立第三方病理诊断中心这一全新的病理行业展业形式,而有关的收费项目也得到了确认。


政策的加持给远程会诊带来了新的机遇,也给基层病理科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刘小宝敏锐地意识到,与市场化的第三方机构合作,可以快速、高效地提升科室诊断能力,跟上医院发展的步伐。


以前,贵溪市人民医院病理科特地外聘了一位专家负责签发诊断报告,花费不菲。刘小宝向医院建议,如果与第三方合作,医院不仅可以把这笔钱省下来,而且能够得到合作方的专家团队支持。另外,以合作为契机,能使病理科的硬件配备再上一个台阶。有利的合作条件和美好的合作前景,使得这项动议比较顺利地得到了医院管理层、特别是分管副院长的支持。


当时,贵溪市人民医院正在准备二甲评审,配合这项工作,病理科狠抓质控。据介绍,以前他们的制片水平不高,所使用的远程会诊系统也比较落后,业务员时不时反映:会诊专家觉得扫描上传的切片「好难看」(不美观)而且「好难看」(不清晰),技术的差距也给诊断带来影响。


数字化设备支持大规模数字病理切片的高清晰度浏览与解析,在切片质量方面发挥了双重提升作用一方面,高清呈现能够排除所有的干扰因素,病例信息的传递非常充分,细微之处也能展现得非常清晰,给诊断带来极大便利。另一方面,这也对制片环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结合会诊过程中反馈的专家意见,倒逼技术人员苦练技能。刘小宝介绍,数字化带来的高效率也缓解了人手的压力,使得技术人员外出学习成为可能,水平显著提高。


 
扫描采集得到高分辨率数字图像

从病理切片入手启动数字化之后,除了给远程会诊带来便利,将来还能够方便地接入最新的全流程科室管理和质控软件,帮助科室管理整体迈上新的台阶。



PART 3


搭上数字化的快车以后,贵溪市人民医院病理科的业务蒸蒸日上。依托第三方的强大专家团队,他们不仅能够熟练高效地处理常见病和多发病,还逐渐拓展了业务范围,一些疑难病例诊断、乃至术中快速冰冻也能开展了。


来自贵溪市人民医院病理科的数据显示,与第三方合作开展数字化病理建设一年多来,科室总体的业务量翻了一倍,完成的疑难病例诊断量增长了90%以上,术中快速冰冻诊断的业务量增幅为105%。


病理科也终于赢得了外科的信任。以前外科同事动不动就说这个要拿出去会诊,现在他们知道病理科有强大的后援,所以各种病例都放心地交给本院进行诊断,出具病理报告。外院的同行、甚至患者也慕名而来,为基层医院更好地满足老百姓的医疗保健需求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更令人欣喜的是,他们发现了数字化技术带来的额外红利——由于专家可以在切片上作标记,提示病变部位以及值得关注的形态学表现,基层病理医生就能够对照诊断报告,反向推理和揣摩诊断思路。遇到自己想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很方便地向专家请教。


 

数字病理切片可实现高清浏览,并利于交流学习

打个比方说,以前我们只能得到正确答案,但是对解题过程一无所知,刘小宝说,借助数字化的工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还原专家的诊断过程,有利于基层医生学习提高。

受此启发,刘小宝意识到,在直接获得优质诊断服务的同时,还可以利用先进的技术条件加快培养自己的诊断医生团队。他表示,病理科数字化的下一步,必然是在线教育,包括数字教学、数字病理图书馆等,都将是病理人才培养的得力助手。

本号发布所有内容,版权均属衡道医学病理诊断中心及相关版权方所有。纯属学术交流,如涉及版权疑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个人形式转发,谢绝媒体、网站等未经允许以任何形式转载至其他平台;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本公众号,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衡道病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病理科,数字化,医院,科室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