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发育迟缓)与重金属铅和汞有关,现在知道,也不晚吧

2020
10/11

+
分享
评论
大道5疆
A-
A+

现在知道也不晚,防患于未然。

以前也写过几篇类似的文章,也遭到不少网友的质疑,还在某乎平台上被网友打上“无可靠来源”的标签,但是,无论从国内外的研究成果上看,还是从个人的实践经验上看,重金属铅和汞与自闭症/发育迟缓绝对脱不了干系!

但这里有个前提,比如说MMR疫苗(含有硫柳汞)的接种问题,绝大多数孩子接种后都没有问题,为什么还会有一部分孩子会出现“神经系统功能障碍(自闭症和发育迟缓的定义)”呢?原因是这部分孩子的免疫系统、解毒能力、排重金属的能力等是有问题的。就像有的人喝了一斤白酒也不会醉,有的喝半斤就醉得不行,还有的喝一口就过敏了,一个道理。

自闭症/发育迟缓与重金属铅和汞有关的证据

(1)

铅和汞会导致细胞分裂增殖改变,对神经元(神经细胞)发育产生不良影响,从而引发神经病理效应与特定的神经行为缺陷,如ASDs。体内蓄积过多的重金属可能与大脑组织发生螯合反应从而影响大脑发育[1]。

(2)

自闭症/发育迟缓儿童的症状与铅和汞中毒相同或相似。铅中毒会造成儿童智力低下、行为问题及内分泌紊乱[2];慢性汞中毒的神经精神症状有头晕、头痛、失眠、食欲缺乏等,表现易激动、喜怒无常、烦躁、易哭、胆怯、羞涩、抑郁、孤僻、猜疑、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出现幻觉、妄想等症状[3]。

(3)

另有学者发现,ASDs儿童血铜、血铅水平明显高于正常对照组儿童,且与ASDs严重程度呈正相关[4]。

Adams等(2007)对比了自闭症儿童与正常儿童牙齿中汞、铅和锌离子的浓度,发现自闭症儿童牙齿中的汞含量高于正常儿童的2.1倍。

Priya和Geetha(2011年的研究中显示,相较正常儿童,自闭症患儿头发和指甲中的铅和汞离子含量远远高于正常儿童(P<0.001),并且自闭症症状较轻的组与症状较严重的组相比,这种差距更加显著。与之相反的是,自闭症儿童体内的必需微量元素硒和镁却远远低于正常儿童(P<0.001)。

(4)

世界历史上有多次汞泄露事件。2009年,Palmer等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进行一项研究,讨论1998年汞污染与2002年ASDs流行有无关联,发现居住地与汞排放工厂距离越近,儿童ASDs的发病风险则越高,居住地远离工厂或电厂则会降低患ASDs的风险[5]。

近年来多项系统研究表明,儿童及母孕期长期暴露于含重金属(镉、汞、镍)以及含氯化物(非芳香族)超标的空气中,会增加儿童自身及胎儿出生后ASDs的发病率[6]。

(5)

香港在2006年做过一项研究,调查收集了150名自闭症患儿的头发、静脉血样及尿样(其中香港患儿50名,内地100名)。结果表明,患儿的头发、血液及尿样本中的汞、铅离子含量均超过安全标准最大值。

(6)

另外,有学者研究指出疫苗中含有的汞离子与自闭症的发生有很大的关系。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CDC)和美国儿科学会(AAP)指出婴幼儿在孩童时期注射的疫苗中汞含量超过了政府部门公布的个人安全剂量。2001年,Bernard等科学家研究了自闭症与汞中毒的关系,指出许多先天性的自闭症都是由于早期注射含有硫柳汞的疫苗。2007年马克和大卫的研究发现汞中毒性脑病的幼儿患者常伴有自闭症的临床症状,并且给患儿使用螯合剂治疗后排出了大量的汞离子,且生物化学实验表明谷胱甘肽的功能下降。通过鉴别诊断科学家了解到这些患者在胎儿期、新生儿期和生后12-24个月曾经接触过大量的含硫柳汞残留的药物,这些临床症状的严重程度与患儿接触硫柳汞残留药物之间有显著剂量依赖关系[8]。


重金属铅和汞从哪里来?

很多人会一直觉得“孩子也没接触过铅和汞”啊,怎么会超标呢?其实,这些东西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孩子的身体。

(1)空气中的铅和汞

1999(没查到更新的数据)年的调查研究显示中国总汞离子的排放量已达到536(±236)吨。主要有:

√非铁金属冶炼

√煤炭燃烧

√废旧电池

√荧光灯管

√水泥的生产

√小规模矿山开采

√交通排放(汽车、飞机、轮船的尾气)

(2)水与食物中的铅和汞

食物及饮用水中的重金属也是人体暴露的重要途径,重金属离子经过胃消化后,成人可吸收11%,而儿童吸收则高达30%~75%。可能的来源有:

√鱼类(总体来说,淡水鱼含有较高浓度的铅,而海鱼含有较高浓度的汞,其中60%的食用海鱼汞含量超过WHO的安全限值(>0.2mg/kg~0.3mg/kg)[7])

√饮用水

√疫苗(MMR)中的硫柳汞

√补牙材料中的汞

√被污染的蔬菜、水果和粮食

参考文献:

[1] Kern JK, Grannemann BD, Trivedi MH, et al.Sulfhydryl-reactive metals in autism[J]. J Toxicol Environ Health A, 2007,70(8) : 715-721.

[2] Rosner D, Markowitz G. The politics oflead toxicology and the devastating consequences for children [J]. Am J IndMed, 2007, 50(10):740-756.

[3] 李艳艳, 熊光仲. 汞中毒的毒性机制及临床研究进展[J]. 中国急救复苏与灾害医学杂志, 2008, 3(1):57-59.

[4] 赵莎, 钟燕, 赵兰. 儿童孤独症全血微量元素及血铅水平分析[J]. 实用预防医学, 2014, 11(1):89-90.

[5] Palmer RF, Blanchard S, Wood R.Proximity to point sources of environmental mercury release as a predictor ofautism prevalence[J]. Health Place, 2009, 15(1): 18-24.

[6] Windham GC, Zhang L, Gunier R, et al.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in relation to distribution of hazardous airpollutants in the san Francisco bay area[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6,114(9): 1438-1444.

[7] Cheung KC, Leung HM, Wong MH. Metalconcentration of common freshwater and marine fish from the Pearl River Delta,South China[J]. Archives of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and Toxicology, 2008,54: 705-715.

[8] 秦燕燕, 蹇斌. 环境中铅、汞离子污染对自闭症儿童的影响研究[J]. 环境科学与管理, 2014(11): 68-70.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ASDs,重金属,硫柳汞,汞离子,迟缓,儿童,疫苗,神经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