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打力!解锁县级中医医院能力提升难题

2020
10/14

+
分享
评论
健康县域传媒
A-
A+

服务是我们医院的一个保障。

记者:高天和

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县域中医之路在哪里,如何实现一个信息的互通互享,让中医在中国的县域的层面上能够更好的发展起来,”中医学博士、福建省明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挂职)王凤珍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县市级中医医院能力建设论坛暨县市级中医医院发展联盟成立的会上如是说,“与会者们经过两天的学习,到底解锁了哪些潜力,通过会议这样一个学习方式,头脑里都装满了哪些经验、思路和想法。”

 

9月25-27日,在成都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健康县域大会暨致敬中国县域抗议英雄特别峰会上专设县域中医医院能力建设与发展的主题交流。本次会议有健康县域传媒联合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杂志、健康界和海南博鳌医学创新研究中心一起主办,本次会议上,全国县域的优秀医院管理者们纷至沓来,共襄盛举,县域医疗最新的意见、思考在蓉城碰撞交汇。来自不同地区的几十位县域中医医院院长们坐到一起来,畅所欲言,共话县域中医发展的难点和机会。

  

发挥现有资源效能,提高中医服务能力

 

“围绕医疗服务的重点任务,完善覆盖城乡的中医医疗服务网络,这个大家都在做,现在很多的乡镇都在建中医馆,把中医辐射到了乡镇的层级,中医的网络覆盖得是越来越密。还有就是提高中医药防病治病的能力,中医看病能力不行?好多的疾病还看不了?所以要提高防病治病的能力。我们看一下中医院的服务效率,服务效率总体上来说是呈现下降的,为什么?大家可以看这个数据,平均住院日,2018年比2017是增加的,通过平均住院日延长了患者的住院时期,而且床位数量也在呈现下降的趋势,可以看出来如果住院日时间不延长的话床位使用率要下降,看起来可能更多,可以看出来医院的床位使用是在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当然可能也是中医院的床位数在扩展,或者是患者去了西医看病。”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曹健研究员表示。


曹健
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研究员


要建立以病人为中心的中医药服务模式,建立多学科的一体化中医临床诊疗中心,我们中医强调个体化,对患者制定特别个性诊疗方案。现在中医院在大量的使用小袋饮片,把这些个性化的东西重视度不够,提供名医,老百姓看病喜欢看老中医,建立以病人症状为名医的中医特色专科专病门诊。以健康服务管理为主体的服务模式,建立以中医康复面向多学科开放的中医的康复中心,在康复这一块中医有了非常广阔的市场。建立各种中医特色保健、养身为主的中医保健养身中心。还有建立一个医疗防护一体的中医老年病健康养生中心。建立集中中医医疗与养护为一体的中心。


孔庆民

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中医院院长 


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中医院院长孔庆民认为,“疫情以后中医院面临着更多的问题,原来中医院就不行,现在中医院更差,为什么?因为在整个疫情过程当中,大家都参与抗疫,本来中医院本来就弱,疫情中对我们的冲击力更大,疫情之后政策在调整,但是对中医界,尽管在疫情当中中医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对于中医院疫情之后的政策不是太平衡,公共卫生进一步加强,人群患病率在下降,大家都不愿意去医院看了,改变最大的就是人的就医观念,以前不舒服就去看一下,现在大家没那么频繁去医院了,中医院的门诊量减少。”

 

我们医院这几年一直在探索,我们怎么去推动一个共享的模式,让自己的能力强起来,然后把我们加强的优质的医疗资源推送出去,提高现有资源的能力。我们已经进入到共享的时代,现在社会上很多的共享模式,特别是互联网条件下已经建了很多的共享,甚至已经提前有了互联网的思维,就是我能不能与别人共享,不求拥有,但求应用。我只要能用,这个资源就可以了。所以我们医院就一直在考虑,如何把我们的资源、效能发挥到最大化,为医院降本增效,增加效率。同时利用第三方的把医院资源能力提升上来。


卢文华

四川省三台县中医院院长


“拉长中医专科优势,中医有专科优势吗?有!通过拉长专科优势来凸显我们的品牌化,目前我院有8个省市级的重点专科,医院有6个省级重点专科。在疫情之后,医院也统计了一下,医院的重点专科的病人恢复是最快的。比如针灸科,过了3月份、4月份进入常态化防控以后,针灸科的病人同期相比增长了100%多,平时针灸科就是80、90个,从4月份全院的针灸科病人一般都是100以上。”四川省三台县中医院院长卢文华介绍到。

 

三台县中医院始终聚焦短板力争并跑这三跑是和综合医疗机构对应的。中医医院的短板在哪里呢?中西医结合要补齐治疗短板,中医的临床很高傲,看不起西医的临床,在我们医院就存在这样的想法。在临床当中要大力的倡导中西医结合。疫情期间的中西医结合就非常好,医院在利用中西医结合对普通人群、返乡人群、学生人群进行不同的防治,在新冠肺炎疫情当中发挥的重要的预防汤剂是40多万,受益人群是4万多。补齐临床治疗短板,就是骨科和康复科的合作是非常好的,骨伤科进来的病人用传统方法进行尽早的康复,因此骨科病人平均住院日缩短了两天。

 

卢文华在会上也表达了对医院未来发展有的几个困惑,第一个就是DRG,用西医的标准来规范中医让中医院很苦恼,下一步怎么去做?需要我们大家集思广益。第二个就是继续加强重点专科应采取何种策略扶持?第三个就是互联网医院,这一块三台县中医院也在做,因为互联网医院后天就挂牌了,我们也想通过这些能够上我们的患者少跑腿,让信息多跑腿。最终实现我们中医院的高质量发展,如何把这些技术在中医院更好的使用,大家坐在一起取长补短,携手并进攻克时艰,相信中医院未来的发展会更好。

 

姓“中”也姓“综”,坚持中西医并重

 

“要坚持中医药特色服务的优势,千万不能丢,中医药服务是我们中医院医疗市场竞争的主要优势,是中医院发展和生存的重要力量。我们有的医院转型模块就变得不中不西了,不西了竞争不过综合医院,特色优势了又不像中医院了。每个病区均能开展中医药适宜技术10种以上,目前全院开展中医药适宜技85种,2019年,全院中医药适宜技术收入达2500余万元。”四川省阆中市中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李红兵表示。


李红兵

四川省阆中市中医院党委书记、院长

 

生存”和“发展”是中医院管理者面临的重要课题。中医院姓“中”也要姓“综”坚持中西医并重的科学发展观,才是中医院发展的方向。2017年6月阆中市中医院ICU正式成立并运行,为医院危急重症的救治提供了保障。2017年8月妇产科、儿科成功通过国家“爱婴医院”评审,妇产科已成为我院拳头科室。2019年度出生的新生儿已超过1400余人。相当于阆中市30%的婴儿在我们医院诞生。这些都是“综”的力量。

 

技术传承的同时,也要紧密追踪现代医学发展的步伐,提高医院的医疗核心技术竞争力,2017年,阆中市中医院开展了医疗核心技术提升工程。主要根据四大板块。一个是内窥镜诊断与治疗方向,微创手术方向,血管与肿瘤介入方向,中医药特色方向,四大类约22项,我们的特色工程。目前已经独立开展心血管介入、脑血管溶拴、腹腔镜胸腔镜微创外科及妇科手术。医院基础建设是医院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建设县域中医名院,建设县域中医强院,增加与同级县域综合医院的竞争力,医院规模发展是必要选择,做大做强,做精做优是医院管理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程佑爽

上海交通大学分级诊疗与健康研究所所长


上海交通大学外科学在职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分级诊疗与健康研究所所长程佑爽坦言,“很多的院长都做了很多的努力,这个还是看基础水平如何。比如说术前检查是否是准确,医疗的核心还是在于技术水平能否受到老百姓的信任,基于互联网都是锦上添花的,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感触。我们到一个市级的中医院会诊,心超报告出错,导致整个手术方案就没有按照实际的方案来做,导致病人的死亡,因为我是搞心脏外科,手术做得很高,但是监护的水平没有达到也导致患者的死亡。


人民医院本身就占了当地70%的流量,中医院只有当地15%左右的流量,所以要挑选一个亚专业把它做到最好。学科建设能不能做成的关键,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政府领导要求的问题,关键是带头人,就是科室带头人,科主任非常的关键,如果说科主任不想做,或者是他的思维、眼界太低的话这个科室是发展不了的。另外就是选择发病率,我们在前一段时间,到福建去看三明。我们有一个基础的调研表是223个,穿刺出来甲状腺癌是多少,只有2%,基层很多的科主任他们对于学科建设的理解,比如说他们认为就是要看一些疑难杂症,最关键的还是要去选择一个常见病、多发病打造起来然后跟国内对接。

 

程佑爽认为,中医院确实是面临着更多的生存压力的问题,现在整个团队合作的医院指导的有40家医院,现在在基本上当地合作不找人民医院了,因为人民医院都是当地的龙头,本身就占着好的流量,没有什么生存压力,中医院则生存的压力非常大,好在国家特别的重视中医,带来了中医的发展机会,这次这次疫情中医也一样立下了看得见的功劳。

 

中医院要自强,更要借力

 

“我们从人才培养这一块也在引进,感情留人,平台留人,事业留人,其实我们都在做,做院长以来,每天抓早上的晨读还有考核,每个月考试的考核,考核完之后主任要签字,签字之后就是帐单,跟职称考评挂钩,大家的重视程度自然就起来了,每天坚持拍照晨读现在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黑龙江省甘南县中医院院长张剑在会上坦言。


张剑

黑龙江省甘南县中医院院长

 

张剑认为,就像正规考试那样考,院长站在那监督,反过来看,基层的能力需要一个时期提升。院长可能在抓运营的同时要看到医院的长远发展,一个中医院在短期内,像三台县三年实现转变,真的很了不起。反过来看,中医医院发展真的是遇到新的瓶颈,通过跟很多西医院的院长聊天,下一步医联体怎么建,有人说只有一个集团院长是最好的,那中医院是什么路径?这也是中医院面临的问题之一。


之前有人说,中医院都被扼杀掉了,都搞西医,中医慢慢就更不如以前了。但是中医需要吃饭,对于中医来讲自身存在的问题,其实也是现在体制机制带来的一些困惑。反过来讲,中医院的院长要有一点韧性。“在政策均衡方面,确实中医院一些方面亟待加强,中医院还是要想自己的路子,找自己的办法,如果说这个时候还强大不起来,未来真的就难以发展了。”张剑忧虑的表示。

 

李少虎

四川省宣汉县中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


“作为县级医院,特别是县级中医院要当好院长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依靠当地政府。让县领导感受到中医院的重要,通过实地考察,实地感受政府逐步重视起中医院发展,政府立刻对中医院发展给予高度重视,包括搬迁新地方。”四川省宣汉县中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李少虎说到。

 

第二,作为中医院管理层一定要倾听职工的心声,到岗去后坚持跟每一个职工都谈话,谈了三个月,面对面的谈,从职工心目中去真正的了解这个医院有什么样的意见和建议,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但是自己当院长很累,你要真正的让职工不想说的话,不敢说的话私下跟你说,必须得跟他见面。第三,是医院发展战略,你把这个医院怎么带带到哪里去这个需要院长认真的思考,充分的调研。


刘治祥

甘肃省岷县中医院副院长


甘肃省岷县中医院副院长刘治祥表示,岷县中医院的发展是倒逼县人民医院发展,我们的住院达到2.6万左右,门诊是25万左右,因为岷县相对来说就是农村病人多一些,去年业务收入达到1.5个亿,我们医院从1998年到这些年的发展,主要是通过在人才方面,医院在人才方面当初是非常匮乏的,当初是通过聘请外面的专家,请进来,再就是派出去学,我们通过三年的时间打造骨干医生,设计方面,我们在设计方面是比较先进的。

 

2006年去工作的时候,全县的人不在本县开会,全部到邻村去开会,因为没有设备,彩超、CT机没有,最后倒逼你不发展,我就发展,很多地方县人民医院和中医院就是相互竞争的关系,其实我们不是,我们是很融洽的。岷县中医院所有的东西都是走在前面,设备一直是走在前面。

岷县中医院有病人就诊服务是非常到位的,只要碰见对方有什么困难,基本上都可以去解决,服务是我们医院的一个保障。全县分诊量是七千多人,医院承担了五千多人,全部都是靠服务打造出来,这20年的发展服务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们住院的人次是超过县医院的,这个得益于农村病人。农村病人不可能一个轻的症状跑到你医院来。最后,政策方面,确实目前国家的政策很好,在执行的过程中,基本上中医院就是去按照标准执行。虽然国家提倡中医,但是医保给我们限制,在住院方面,有一个住院天数限制,不能超过3天,超过3天就把所有的费用扣掉,这个问题希望能得到解决。

近几年来,在最高领导人关心和支持下,围绕中医药发展的各类国家级政策和法规相继出台,这也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带来最大的政策契机,“这或许是县域中医医院发展的最好时代了,我们唯有努力,方可不负时代。”多位县级中医医院院长在会议的最后环节明确表态。

责任编辑:刘鲁
审核:汪言安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中医院,中医药,互联网,中西医,县域,疫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