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猎手”张文宏教授解读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2020
10/12

+
分享
评论
健康大河南
A-
A+

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

北京时间10月5日17时33分,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Harvey J. Alter、Michael Houghton、Charles M. Rice三人共同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丙型肝炎病毒

感染丙型肝炎病毒意味着什么?

1974年,Golafield 首先报告输血后非甲非乙型肝炎。1989年美国科学家迈克尔·侯顿(Michael Houghton)和他的同事们利用一种新的技术手段——分子生物学方法,终于找到了病毒的基因序列,克隆出了丙肝病毒,并命名本病及其病毒为丙型肝炎 (Hepatitis C)和丙型肝炎病毒(HCV)。由于HCV基因组在结构和表型特征上与人黄病毒和瘟病毒相类似,将其归为黄病毒科HCV。

HCV病毒体呈球形,直径小于80nm(在肝细胞中为36~40nm,在血液中为36-62nm ),为单股正链RNA病毒,在核衣壳外包绕含脂质的囊膜,囊膜上有刺突。HCV仅有Huh7, Huh7.5, Huh7.5.1三种体外细胞培养系统,黑猩猩可感染HCV,但症状较轻。

丙型肝炎的传染源主要为急性临床型和无症状的亚临床病人,慢性病人和病毒携带者。一般病人发病前12天,其血液即有感染性,并可带毒12年以上。HCV主要血源传播,国外30-90%输血后肝炎为丙型肝炎,我国输血后肝炎中丙型肝炎占1/3。此外还可通过其他方式如母婴垂直传播,家庭日常接触和性传播等。

丙型病毒性肝炎是一种因感染丙型肝炎病毒而导致的以肝脏损坏为主的传染病,属于乙类传染病。这种肝炎急性期内症状较轻,主要表现为疲乏、食欲减退、恶心等,也可没有任何症状或仅仅感到乏力。

丙肝的疾病进展往往伴随着三部曲:慢性丙肝、肝硬化、肝癌。值得警醒的是,高达80至90%的急性丙肝患者均会发展成慢性丙肝,病毒持续留存于体内,无法自行消灭,“幸存者”极少。

在临床上,丙肝患者往往两极分化严重,一类患者觉得自己得了病不要紧,另一类则异常恐惧,认为自己迟早会患上肝癌。

由于大部分感染者没有明显的症状和体征,丙肝又被称为“隐匿的杀手”。

丙肝病毒究竟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20 世纪 60 代,Baruch Blumberg 发现一类血源性肝炎是由一种病毒引起的,这种病毒随后被称为乙型肝炎病毒。尽管对新发现的乙肝病毒的血液检测降低了输血相关的肝炎发病率,但 Alter 和同事们发现大量肝炎病例依然存在,这一事实令人担忧。

这一时期,对于甲型肝炎的检测也在发展,但随后人们发现,甲型肝炎也不是这些不明病例的原因。

人们意识到,有很多接受输血的人由于受到某种未知感染因子的影响,从而发展成慢性肝炎,这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Alter 和同事们发现,这些肝炎患者的血液可以把这种疾病传染给黑猩猩,而黑猩猩是除了人类之外唯一易感的宿主。随后的研究还表明,未知感染因子具有病毒的特征。Alter 的系统研究以这种方式定义了一种全新的、独特的慢性病毒性肝炎。这种神秘的疾病后来被称为「非 a、非 b」型肝炎。

明确这种新型病毒到底是什么成了当务之急。在那时,科学家们已经使用所有传统的病毒解析技术,但十多年以来,这种病毒依旧无法被明确。

如前文所述,在 Chiron 制药公司工作的美国科学家迈克尔·侯顿(Michael Houghton)承担了分离病毒遗传序列这份艰巨的工作。

Houghton 和同事们从感染的黑猩猩血液中提取核酸,合成一个 DNA 片段。这些片段大部分来自黑猩猩本身的基因组,但研究人员预测,其中一些片段可能来自于未知病毒。

假设从肝炎患者的血液中存在针对病毒的抗体,那么这意味着研究人员就可以利用患者血清,来鉴定那些编码病毒蛋白的克隆 DNA 片段。

之后,经过全面搜索,他们终于发现一个阳性克隆片段。进一步的工作表明,这个克隆片段来源于黄病毒家族的一种新型 RNA 病毒,被称为丙型肝炎病毒。

慢性肝炎患者中存在的这些抗体表明,这正是之前没有被发现的那个病毒。

发现丙肝病毒为何能获诺贝尔奖?

对此,有“病毒猎手”之称的张文宏教授有自己的解读。

张文宏教授告诉记者,在这三名科学家开展工作之前,发现甲型和乙型肝炎病毒是向前迈出的关键步骤,但大多数血源性肝炎病例仍无法解释,而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揭示了剩余的慢性肝炎病例的病因,并使血液检测和新药成为可能,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张文宏教授分析,三名科学家的发现的重要意义就在于为后续疾病防控指明了方向,比如明白了这类肝炎是通过血液传播,那么就相应采取血液检测、减少血液传播途径的方法,“切断”疾病的传播途径。

张文宏教授称,也是基于这个方向,后续科研人员通过进一步明确机制,找到了靶向药物等治疗治疗,目前慢性丙型肝炎已成为可治愈的疾病,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数据显示,仅在我国,一般人群慢性丙肝(HCV)感染者约560万,惠及人群可窥一斑。

中国是肝炎大国,乙肝病毒感染者约7000万。在沪举行的“2017年第26届亚太肝病学会年会 (APASL)”上,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副理事长杨希忠介绍说,通过接种乙肝疫苗等防控措施,目前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数量比1992年减少了3000万。尤其是10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携带率已大幅下降。

如今,中国已不再是乙肝的高流行地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 WHO) 提出的消除病毒性 肝炎全球策略,到2030年,新发慢性乙肝和丙肝减少90%,乙肝和丙肝死亡率降至65%,慢性乙肝和丙肝治疗覆盖80%的患者。

慢性丙型肝炎:已成为可治愈的疾病

我国一般人群慢性丙肝 (HCV)感染者约560万,再加上高危人群和高发地区的HCV感染者,估计我国有HCV感染者1000万例。如果不经治疗,这些患者将逐渐进展到肝硬化和肝癌,造成严重的后果。

丙型肝炎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治愈归功于医学界的一个突破性进展密切相关,那就是直接作用抗病毒药物(DAA) 的成功研发并在临床上获得验证,并使得绝多数丙型肝炎患者可以获得治愈。

然而,这些药物的上市在我国尚未完全落地,好在患者等待的时间已经不会太长,最迟今年年底前应该有数种直接作用于病毒并能治愈丙型肝炎的药物会在中国上市。

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丙型肝炎不再是一个重要的健康问题。病毒虽然已经清除,长期病毒感染带来的严重肝脏损伤,如严重的肝纤维化和肝硬化,甚至肝癌的风险,仍未完全得到清除。

因此,慢性丙型肝炎的患者应该及时并定期到医生这里寻找帮助,获得最合理的治愈方案。

随着最新治愈丙型肝炎药物上市,丙型肝炎的治疗会变得简单,患者每天仅需口服几片药物,3到6个月就可治愈,疗效可达90%以上。

目前,我国政府为了能使即将上市的丙肝治愈药物可以落地,病人能够支付得起最新最好的治疗方案,正在探讨不同的策略和方法,力争让更多患者早日得到能够支付得起的治疗。

但这项任务仅依靠政府是不够的,需要制药企业、学术组织、专业人士、患者和相关人士共同努力,帮助患者能以合适的价格接受治疗。

慢性乙肝:正在成为可治愈的疾病

目前丙型肝炎已可治愈,但乙型肝炎尚无法治愈。

不过,乙肝患者可以通过药物来达到长期控制,不但可以保持疾病不进展的状态,而且还可以让肝硬化得到逆转,以有效地预防乙肝相关肿瘤的发生。

在部分经过长期治疗的乙肝患者中,应用免疫调节等治疗新方案,也可以使得部分患者获得乙肝完全转阴,达到临床治愈 (表面抗原消失)的状态,从而停止长期用药。

虽然当前的医疗手段尚不能使每个患者都能获得临床治愈,但国内外对乙型肝炎的研究进展极快,大量的新药已经处于实验室研究阶段或早期临床试验阶段,预计在10-20年内应能找到可以清除乙肝表面抗原,甚至肝脏细胞内储存的乙肝基因,从而实现治愈的目标。

眼下,新药尚处于研发阶段,临床尚处于可治愈乙肝的药物出现之前的一种长期治疗辅助短期免疫调节的过渡治疗方法,即通过长期抗病毒药物的治疗,使体内的病毒载量降低,部分患者在病毒量降低的时候,机体的免疫功能能够得到有效的激活而获得病毒和免疫学的双重效果,可以达到停药的目的,虽然仍不能清除所有储存在细胞内部的病毒,但至少可以实现停药,病毒复制被控制,病情稳定不发展,肿瘤风险降低的目标。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到2030年消除乙肝的目标,是指很少有新增的乙肝患者,而现存的乙肝患者绝大多数得到了有效的治疗,从而大幅度降低乙肝相关的肝硬化与肝癌的发生。

目前,虽然乙肝的抗病毒药物还比较有限,主要有长效干扰素和核苷酸类似物两大类,在药物选择上要坚持选择抗病毒作用强和耐药发生率低的一线药物治疗,通过长期规范的治疗、随访和监测,就能实现疾病的控制。

在此基础上,在合适的患者中再采取有效的新方案,进一步获得临床治愈,或者等待将来临床治愈相关新药的问世,最终达到消除乙肝的目标。

肝癌已经成为可治疗的疾病

在我国肝癌是位居第三位的癌症“杀手”。2015年中国肝癌新增人数达到46万,占全球新增肝癌人数的一半以上。

肝脏的“本性”非常大气,虽然自身相当复杂精密,但对一些“小毛病”有很强的包容性 (因没有痛觉神经),故肝脏又被称作是“沉默”的器官。

而肝脏的另一个“本性”是“顽强”,即使仅有30%的肝细胞工作仍能维持日常生活。“沉默”和“顽强”的个性让人们常常忽略了它的存在。即使有了一些早期的预警信号也被理解为胃痛,而丧失了最佳的治疗机会。

肝癌早期是完全可以治愈的!

对于这些极早期和早期肝癌,通过手术切除和经皮射频消融治疗是完全可以实现长期生存。

目前对于高危肝炎人群,推荐到大医院肝炎和肝病诊治中心接受每3个月的验血 (血常规、肝功能、病毒复制、甲胎蛋白) 和彩超检查,对于有异常发现的要进行增强的肝脏CT和/或磁共振检查进一步明确。

总之,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早期发现、手术/射频治疗是提高肝癌治疗疗效的有效手段。

对于中晚期肝癌患者,目前能做的事情也很多,不等同于不治之症。在积极抗病毒治疗的同时,针对肿瘤进行手术切除/射频消融联合肝动脉化疗栓塞 (TACE) 治疗也能明显提高患者的生存。

新世纪抗癌战略已出现重大变化,不但要重视肿瘤的切除,还要重视改造机体的内环境。

为此,我国著名肝癌专家汤钊猷院士提出了肿瘤的“消灭”和“改造”并举的新思路。通过坚持锻炼、精神愉悦等行为干预,以及适当的药物治疗去改造人体内环境,提高自身的“主动抗癌”能力,使肝癌细胞失去生存土壤。

总之,肝癌的治疗仍面临着诸多的挑战,然而透过重重迷雾,肝癌的有效治疗之路逐渐从模糊到清晰提高肝炎综合治疗水平,把发现早期肝癌作为肝炎治疗的一个重要目标,早期发现,及时治疗,使肝癌从“不治”到“可治”!

张文宏强调:从三名科学家最初的发现,到如今丙肝实现临床治愈,新药、新治疗手段问世,不过30年光阴,这对于科学史上的突破进展“年限”来说算短的、算快的。

这再次说明,借助科技的力量,我们能够战胜病毒,之前我们跑赢了丙肝病毒,相信这次全球也能跑赢新冠病毒!

来源:综合整理自搜狐网、光明网、文汇报、海上柳叶刀等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诺贝尔生理学,张文宏,HCV,肝癌,乙肝,丙肝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