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低效怪圈,看中国基层疾控体系建设如何出招!

2020
10/02

+
分享
评论
健康县域传媒
A-
A+

做到一个预防的情况,其实是做了一部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

记者:高天和

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医务工作者们冲锋在前,举国上下勠力同心,最终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暴露了我国重大疫情防控体系和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不足,疾控中心作为疫情防控的主力军,在预警监测、流行病学调查、防控措施的提出和实施等方面面临着能力不足,专业声音不能满足现代疾控管理的要求和群众日益多样化的需求等问题。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如何去构建一个更加科学合理高效的基层疾控体系,在未来常态化疫情防控之下,真正能够发挥作用,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维护国家卫生健康事业稳定发展成为了亟待解决的大事。

 

为此,在第二届中国健康县域大会暨致敬县域抗疫英雄特别峰会上,专门组织了这场以基层疾控体系建设为主题的闭门研讨会,会议由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系副主任、黄奕祥教授主持。“各位专家和来自基层一线的卫生健康工作者能够畅所欲言,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为国家在顶层设计层面,推动新型的疾控体系建设做些更有价值的事情。探讨如何去构建一个更加科学合理高效的基层疾控体系,在未来常态化疫情防控之下,真正能够发挥作用,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维护国家卫生健康事业稳定发展。”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副秘书长、国家卫健委药具管理中心原主任张瑞恒在会上致辞时表示。 

 

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副秘书长、国家卫健委药具管理中心原主任张瑞恒


县域强则中国强


“让基层疾控体系逐步走到健康中国建设舞台的中央。这个题目是不是和今天这个会议很吻合?县级医疗机构作为三级医疗预防保健网的龙头,如果再不参与基层卫生工作的建设,离开了县乡村一体化这个概念,那么强基层如何能强 起来?”《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杂志社主编、中华预防医学会卫生事业管理分会主任委员胡志在会上问到。
 
《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杂志社主编、中华预防医学会卫生事业管理分会主任委员胡志

他在会上阐述了个人观点,“强基层、保基本、建机制,第一条就是强基层,强基层不能只靠乡村两级来抢,强基层必须要县级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特别是在管理一体化、服务一体化。当我们的父母是政府给钱,县级医疗机构牵头办事,牵头的时候要联合卫生保健、乡镇卫生院,包括村卫生室,方方面面一起来把我们的人民健康保护好。”
 
基层疾控工作进入了刚需和低效的怪圈。 为什么说是刚需?基层疾病控制体系为什么是一个刚需?可基层疾控体系仍然面临着三次卫生革命的挑战。要建立一个强大的疾病控制的体系的机制,一个是的战略提升机制,一定要把基本预防控制这项工作提升到国家战略上面来发展、来认识,这是一个提升机制。
 
对于政府的投入机制,政府不能够把钱只投入到疾控人员工资,还要有工作的那一部分经费,今后国家的重大的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要留给疾控机构作为劳务费的这么一部分的资金,才能够有效的调动基层疾控人员的积极性。 现在只是给工资,一分钱动不了。所以还要发挥重心的转移机制,绩效考核机制,待遇提升机制,特别是拥有希望的愿景机制。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苗艳青认为,一定要保证基层的公共卫生的医务人员能受益,在受益情况下,才会提供更好的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给到老百姓。 改革是一个双赢甚至多赢的,政府要满意,医务人员要得到实惠,老百姓要有获得感。如果单纯的政府满意了,医务人员得实惠了,老百姓没有获得感,那改革也是不成功的。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苗艳青

把医防融合作为一项制度安排来去建设,今后可能更多会涌现出来各种模式的医防融合,在医共体内部怎么去医防融合,疾控体系、疾控的机构跟综合医院怎么进行医防融合?综合医院内部怎么进行医防融合?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怎么进行医防融合?这是有很多探索,包括资金打包的问题,人员的融合的问题,管理的问题,服务的融合的问题等等。
 
对于考核,苗艳青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工资高低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这个时候肯定是需要考核绩效融合在一起,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在新基建下面信息要融合,现在什么都看不到,融合了但对方的信息不给分享,是实现不了医防融合的,它既是技术,也是利益的再分配。
 
医共体的建设,医防融合、医保支付,基本和非基本两种类型都要提及,信息整合非常重要,既有患者医疗的救治的信息,同时还有传染病上报信息,这才是基层的信息化建设该怎么做,这个都要整合在一起,让基层的医务人员看到,既有微观的也有宏观的,既有个体的也有群体的,才能更好的体现对传染病发现的这种敏感性和警觉性。
 
 

战疫”要不断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

 

“公共卫生体系并不是哪个人来决的,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大家把自己的一些经验带给其他决策者,进行一些经验的探索进行分享,让他们在决策当中更具科学性,包括医改如何深入,医保支付方式如何改革,特别是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之后,对人员动力的提升,医院院长的管理理念的提升,都有很大的帮助。”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总医院院长邓光锐在会上如是说。
 
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总医院院长邓光锐

抗疫湖北是主战场,黄州区总医院也是全力以赴参战,其中所感所得更是宝贵经验。黄州按照卫生院包括社区服务中心的辖区进行了初步流量,尽早挖掘病源,尽早控制疫情扩散。采购由总院统一来采购,进行合理分配。依托影像中心,临检中心快速检查,快速诊断,特别是现在作为常态化以来,对发热门诊的投入是非常大的,对发热病人的闭环管理充分发挥了哨口作用。
 
疾控有必要存在吗?邓光锐这样认为,“把疾控的事情都做了,疾控还有没有必要存在?有必要!疾控要融入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分还是合的问题,如果说单独作战,形成不了一个整体到时候人才培养很成问题。对所有传染病的认知,如果参加工作之后停留在书本上,对决策支持到底有多大?如果把疾控纳入医共体改革,把专业人员进一步下沉到基层,对以后的成长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公共卫生体系的短板,主要是专业人员的缺乏。
 
特别是总书记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特别强调了9点。首先一点是基石,强调人民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石,离开了安全,离开了我们的人民健康,其他的都是废话,其他都谈不上。然后强调了8点。要改革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要加强监测预警和反应能力建设,要健全重大疫情救治体系,包括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发挥中医药在重大疫情救治中的作用。
 
人才培养怎么培养?这是很考验人的一件事。培养一下然后放在社会上,人才培养完就成了? 人才培养大家都知道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财政投入,公共卫生的财政投入,比如在基层是少之又少的,还没有纳入财政预算,包括法律法规建设也是一个制度保障。 当然这也涵盖构建一个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是健康中国的关键一步。
 
金域医学副总裁、轮值COO谢江涛说到,“ 在最高的时候,金域能够做到武汉核酸检测量的1/4,这就是第三方检验在过去多年专业的沉淀。 也是在全国一盘棋,在全国进行重点区域的抗疫,在9月下旬,整个金域医学累计的检测量是到2200万例。据国家的一个统计数字,8—9月全国做到了1.6亿万份,金域在当时是超过1800万份,达到全国检测的1/10
 
金域医学副总裁、轮值COO谢江涛

26年,我们专注就做一件事情,就是专注疫检,做检验和病理临床提供服务。 所以构建起了卓越的平战结合支撑体系。如果没有这样的一套体系,这一次的抗议是不可能投入进去的,也没有能力去发挥这么大的作用。帮助临床医生看好病,不仅仅是帮助临床医生看好病,金域还要当好人民的健康哨兵。
 
在医院核酸检测能力建设的过程当中,疫情期间武汉抗疫,在24小时之内帮助医院建立起核酸检测能力。和四五百家医院已经建立关系,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疫情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为整个大疾控提供每年的大流调、大监测,多做一些研究。金域有实实在在的经验,在全国城乡有20多个项目,覆盖了全国31个城市的很多乡镇。
 

献计献策,直面问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师资格认证中心处长,福建省明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凤珍认为, 很多东西看似是一个机制问题,实际上是制度问题,主要还是建立机制。归根结底是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首先人的问题得解决,不管是什么事,人首先得到位。 所以把人员编制上,先把疾控中心扩编,这是疾控中心改革上的第一条。人员结构上全县摸排,哪些是有基础的,争取调到疾控中心去,当地的人员结构合理,人员数量、结构合理,再就是考评体系上,考评我们跟医院的人员采取同样的考评,增加他的待遇,整个人员的内生动力也激发出来,这是对疾控中心的一个改革。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师资格认证中心处长,福建省明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凤珍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医疗卫生集团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欧阳玉林表示,医院的主建筑大概有200多米的地方,建了一栋独立的大楼,第一层建成发热门诊,2000多平方有富氧病房,有隔离观察病区,2楼3楼是疑似新冠肺炎的病人,这一次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而且建在下风口。 大家不太理解,我们医院是没有中央空调的,为什么广州这样的地区,建医院不搞中央空调,大家可能觉得不可思议。当时非典,因为中央空调的问题,造成了很多院内空气的交叉感染,我们医院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中央空调,最多就是几个病房连在一起,不会造成整个医院的空气消毒问题。所以在这方面,也可以供大家做一些参考。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医疗卫生集团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欧阳玉林

安徽省宁国市卫生健康委主任江周斌说到,宁国也是作为全省的试点, 当时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在卫生健康委内部的职能科室,选了两个科室,一个是疾病预防,一个是疫情管控,主要负责的同志挂任两个基层医院,人民医院和中医院的副院长。 这一轮的医改当中,医院和主管部门和疾病预防控制部门,原来思想认识上,或者意识上没有完全一致。围绕着医院的发展职能,主管部门和疾病预防控制部门,理念上还没有融合,而且医院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还没有做好承接公共卫生的准备,牵头医院应起到主管的作用,由牵头医院来负责。
 
安徽省宁国市卫生健康委主任江周斌

陕西省石泉县医院院长马玉霞认为, 村在公共卫生整个服务体制机制改革当中,考核机制一定要在宏观上把医疗机构纳入进来,也就是公共卫生考核,以及公共卫生的项目考核、绩效考核都要纳入进来。 这样通过绩效考核的抓手来调动我们的积极性,能够激发内部的活力。我们有这个经验的,整个考核,绩效是一体化的考核,我们的乡镇卫生院,除了医疗业务之外,还有公共卫生工作,疾病预防控制工作。健康中国建设,单纯靠疾控中心是落实不到的,必须在体制机制上,通过考核激励机制,把这两块融合起来。
 
  陕西省石泉县医院院长马玉霞

四川省三台县中医院院长卢文华表示, 个人认为中医药产业在前期的抗疫过程当中,也取得了三个零的胜利,一个是医务人员零感染,一个是返乡人员,那段时间就是排查,100%的排查。 第三个零就是我们的来院人员零漏诊,这是我们取得的成绩,但这个是次要的。 更重要的是想通过这个会议进行一个呼吁,特别是对中医的呼吁,在未来的常态化防控下,如何发挥好我们的中国经验和中国智慧。
 
四川省三台县中医院院长卢文华

湖北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徐必生说到,战疫大家的经验都是相似的,人才从哪里来,不能像大跃进时期那样,实际上可能还会浪费,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思考。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服务能力体系建设也要提升,国家要考虑这个问题,医院当时是全国死亡率第一,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批复医院进行核酸检测,而且能力相对薄弱。后来又同意医院来做,安排人到疾控中心参加相关的工作。 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就是整个湖北省当时出现大范围的病例,分级诊疗推进不到位,自由就诊造成医疗资源的问题,造成了新的移动的传染源,这就是定性讲的问题,分级诊疗推不推得动?很难推动,县域基层距离达到目标还有很远。
 
湖北省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徐必生

陕西省黄陵县人民医院院长乔万海如是说,“提以下几点, 第一,绝对要争取县委支持,尤其是县委书记和县长的支持。 一把手支持好了,什么工作都可以开展好。 第二,人才的培养, 尤其是公共人才培养 。这些都是问题,陕西这几年很多大学生都没有回到基层,能分到县医院的就错了,如果是分到乡镇医院,基本上过一两年都辞职不干了,所以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要。第三,政策的制定有里面有差距,分级诊疗大家都觉得好,但是执行起来是非常非常难的,还有医保和医疗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政策的出台和执行有一定的差距,这都是县域医院面临的问题。”
 
陕西省黄陵县人民医院院长乔万海

河南省郸城县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付登霄说到,今天也在讨论医共体建设,但是疾控中心的主任一个没有来,疾控的酸甜苦辣大家应该清楚,郸城县医共体改革的时候,多次跟疾控中心主任,多次讨论在医共体建设中如何加强体系建设,包括疾控中心的能力建设。 郸城首先把疾控中心的主任升职为班子成员,疾控的服务职能,比如说体检传染病科都放到我们这儿,该收费的收费,把这一部分的人员也整合起来。把疾控中心的副院长派到医疗集团,任集团的副院长,成立公共卫生服务部,把这些疾控中心的人员和集团里的人员整合到一起。
 
河南省郸城县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付登霄

湖北省黄梅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汪义雄坦言,在疫情的上报当中,我发现有很多不畅通的环节,第一个,谁发现,谁报告,是逐级上报,横报就是我们医院报,直报是我们向市级或者省级、国家部门报。要简化上报的程序,降低门槛,宽报严判。 在疫情当中有很多的表格上报数据,还有很多数据的重叠,没有很好的整合资源。第三个是研判,建立首席公共卫生专家制度是很重要的,这就是我们政府的举措,确保准确性、客观性、全面性很重要。
 
湖北省黄梅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汪义雄

湖北省谷城县人民医院院长何永斌说到,疾病防控还是非常不足的,主要的原因是人才缺乏和设备的缺乏, 开始流调是1比1.5,如果不到位的话,医疗机构的压力会非常大,因为很多人没有排查出来。后来公安部门、政府部门参与进来 利用大数据。 比方说,一个病人把他所有的结构人员通过大数据比对出来,很多时候是问不出来的,但是大数据比例能够比对出来,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接触了什么人,慢慢的搞下来,流调的准确性会大大提高。
 
湖北省谷城县人民医院院长何永斌

河北省巨鹿县医院副院长李亚梅分享到,巨鹿县人民医院对于公共卫生方面积极培训,另一方面,做免费的体检,县医院牵头,对全县有一个百千万工程,这个百就是百堂讲课,针对健康知识、传染病知识。千就是每年不低于一千名的脑卒中的筛查,万就是说每年进行一万名的免费的肺部信息的检查,然后进行免费的甲状腺的、乳腺包括子宫的筛查,前列腺的,所以说有计划的筛查, 做到一个预防的情况,其实是做了一部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主要是做了这些工作。希望下一步,能把疾控人员纳入到医共体里面去,而且是紧密的一员,这样我们才能做得更好一点。
 
河北省巨鹿县医院副院长李亚梅

河南省巩义市总医院院长助理叶晓表示,谁能在这次战役中突破出来,医院抓住这次抗疫的机遇,医防融合往前推进,对于人才机制的问题,我们也在探索,在内部的人员流动方面,现在已经开始流动 ,国家对基层特别重视,包括基建项目,传染病医院和发热门诊、发热哨点投入都是非常多的,但现在后期的人才从哪里来,包括卫生院院长来之前还说这些机构建起来了,人员从哪里来,后续的激励机制从哪里来,人力成本是最大的成本,希望国家能够给予重视。
 
河南省巩义市总医院院长助理叶晓



责任编辑:高天和
审核:江元溪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疾控中心,基层,体系,建设,中国,疫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