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评论:对不起!看到“患方送锦旗感谢吉林通昌区法院”,我不心寒!

2020
09/27

+
分享
评论
吴帅
A-
A+

医疗行业需要监督,阳光行医,以法治医。

吉林高院官微通报一个医疗纠纷事件:

2019年8月15日,赵女士母亲鞠某因左下肢活动不灵,入住吉林通化市某医院。

入院诊断:1、脑梗死;2、高血压病2级;3、脑萎缩。

8月27日凌晨2点,患者鞠某出现恶心、呕吐、腹泻一次、大汗淋漓。

晚19时10分,鞠某再次出现上述症状,心电图明确急性心肌梗死诊断。

晚21时51分,患者鞠某死亡。


鞠某死亡后,女儿赵女士将医院告上了法庭。 

  

东昌区人民法院民一庭认真研究案情后,向鉴定机构发函,经吉林某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确认: 

1、该医院在对鞠女士的诊治中存在过错;2、该过错与鞠女士的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3、该医院的过错责任程度为对等责任,被告应对鞠女士诊治及死亡承担50%的赔偿责任。     

  

  最终,法院作出如下判决: 


1、被告立即赔偿原告母亲鞠女士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两项的50%;2、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赔偿给付原告鞠女士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三项的50%;3、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赔偿给付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


获赔后,当事人赵女士特送法院锦旗一面,肯定了东昌区人民法院司法为民的工作作风。 


  


看了一下这个新闻,有医疗自媒体的反应是“心寒”。为何?

  

一是病人出现疾病意外,居然被起诉到法院。二是法院居然判医院要赔钱。三是患者家属居然还给法院送锦旗了。

  

当然,因为缺乏病历资料等关键信息,我们没有办法判断这种“高效断案”是否合理?所以,只能从大的方向来对此判断,在相信法院法治素养和能力的前提下,评价这个新变化。

  

如果我们站在患者的角度来看,也可以有三问:

  

一是病人出现了死亡或者残疾等意外,难道医方永远是正确的,不需要承担责任?二是法院判案就应该低效?三是病人能够给医院送锦旗,给法院送锦旗,又有什么不对?

  

事实即是如此,医疗行业,医生是弱势群,病人是更弱势群体。医生和病人,是医疗结果的共同生产者。医生的每个决定,和患者的每个决定,都会对疾病变化产生巨大影响力。医生和病人,首先是战友关系。

  

但是,一旦涉及到疾病意外,产生巨大的损失,比如人财两空。医患也很容易产生对立,尤其是经济层面的对立,这是现代医疗模式决定的,因为大病重病产生的医疗费用和经济损失,往往是巨大的,不是哪一方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来承担的。一个家庭倾家荡产治疗一个疾病,让他们绝对相信医生绝对的正确,这可能并不现实。这也是医疗纠纷产生的现实根源。

  

我们经常说,在涉及经济的事情上,亲兄弟也要明算账,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社会需要依法治医的精神!不管现在,还是未来!因为,算账怎么算?肯定要通过法治程序来鉴定和判决。这是法治社会的常识之一。

  

尽管,转型期的中国,还面临着人情社会,执法不公,弱者权益往往容易受到人治的干预。但从大的方向来看,我们别无选择!否则,你来告诉我,还有其他办法和路径吗?

  

如果我是医生,相比于医闹、医疗暴力、贴大字报的斗争和攻击,我更愿意被起诉到法院,走讲理和辩护的程序,哪怕是因此被判决天价赔偿,也不后悔。

  

我们经常说医疗暴力猛于虎的背后,肯定是法治弱如虫。医闹和医暴的本质,不过是两个弱者在互殴,没有赢家。哪怕有赢家,也只是运气好。

  

医疗行业需要监督,阳光行医,以法治医,因为,这是需要公信力的行业。没有监督和法治的行业,都会腐化和向下,哪怕是救死扶伤的行业,也不会有例外。

  

从这个角度而言,看到患方送锦旗感谢吉林通昌区法院,我没有心寒的感觉!

  

如果医院觉得判决不合理,大可以上诉!相信“某医院”不缺这点钱和时间,我们就大可不必为之操心。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医患纠纷,医疗,疾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