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评论:替冲冠一怒的安徽宿松十名儿科医护说句公道话!

2020
09/25

+
分享
评论
吴帅
A-
A+

我们距离如何正确评估一个医生工作劳动价值的好标准还很遥远!




安徽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10名医护人员,以科室名义联名打报告,要求集体转岗。



转岗的理由非常心酸——不能为医院创造财富。说得俗气一点,那就是不能给医院赚钱。


这句话揭破了一个行业秘密,原来人民医院这样的公立医院,也给了医生赚钱的很大压力和任务,否则医生为什么会这样思考——赚不到钱就是对不起医院,有负领导期望!难道公立医院的主要任务是赚钱吗?是的。


这也是医生们容易疑惑的事情,为什么公立医院经济压力如此之大?


这种感觉其实很糟糕!医生们满腔理想和热情,一心只想救死扶伤,做一个尊重专业,替病人节省医疗成本的医生。但冥冥中,又仿佛有一支无形的枪顶在医生后背——医生,你要好好赚钱和乖乖赚钱,否则你就是对不起医院,对不起领导。


说实话,在公立医院,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做好这样心理建设,相信很多医生也是这样过来的。


公立医院财政投入不足,花钱又没有有效的成本监督,背负上运营的沉重经济压力,这是一个被忽视的但又关键的事实。更残忍的是,这种糊涂账和经济压力被转嫁到了一个个医护身上,成为评估医生工作表现的标准。


并且,这种评估是简单粗暴的,是受卖药养医机制牢牢控制的。从业绩角度看,这种评估机制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当然就是儿科医生。


众所周知,无论是从用药还是检查方面,儿科是营利能力最弱的。稚嫩的儿童医疗,不需要太多的药物,也不需要太多的射线检查。连开几个血液检测单,来自家长的阻力都很大。


在这样游戏规则下,儿科医护绩效奖金低到500元,比医院行政部门的2600元还要低,彻底激怒了这十名医护。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种评价机制不公平,才是浇向儿科医护的一桶凉水,付出太多却得不到公平评价,愤怒和绝望之下,才有了这一纸集体的转岗申请。


身处体制的医护,这种抗议的力量是微弱的,很难撼动这个多年形成的游戏规则,地方医院到卫健要摆平这种反抗,实在办法手段太多。


这件事情本身的积极意义是什么?


一者,说明医护的权益意识觉醒了,从心向往公平化成了行动,以前敢怒不敢言,现在敢表达和提出抗议意见了。而且我预言,未来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二者,这个经济利益链之所以当下牢固,是因为上中下都有基础。举例子来说,民众能够接受开一点点药的儿科医疗提升诊疗费,增加医生收入?是因为大家不习惯为无形的智力劳动付费,只习惯为有形的药物手术输液付费。这种长期形成的医疗消费习惯的改变和颠覆,需要更多的科普教育。


从中层来看,包括医生在内的很多人,已经接受了这一种经营模式。


再从上面看,关于养医机制和医生劳动价值配套改革很缓慢,立法少,推动难。


这种层层地膜拜以药养医,才是儿科医生收入总是垫底的制度文化根源。


为什么医院行政部门绩效远远高于儿科医护?因为他们是管药的。


儿科医护觉得这种绩效标准不公平,但这远远不够,要整个行业,整个社会也有一样的公平感,那才具备了改革的大环境。但在一个追求短期经济的集体逐利机制面前,这种理想的火苗很脆弱!


因为,我们距离如何正确评估一个医生工作劳动价值的好标准还很遥远!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公立医院,儿科,医护人员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