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亚南 | 抱楚为痛

2020
09/17

+
分享
评论
晔问仁医
A-
A+

把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痛苦。

七 五 九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鲁亚南

抱楚为痛



人 物 介 绍

鲁亚南,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小儿心脏中心联合主任。国家心血管专家委员会先心病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小儿外科分会、上海医学会小儿外科分会青年委员,《临床小儿外科杂志》编委。曾担任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上海)心胸外科手术组组长10年。掌握国际上先进的小儿先心病诊治技术,对各种小儿先心病特别是婴幼儿、新生儿先心病的研究和治疗方面有较深的造诣。擅长各类复杂危重先心病的手术纠治,在大动脉错位、肺动脉闭锁、右心室双出口、完全性肺静脉异位引流、单心室及小儿瓣膜成形等复杂手术方面有独到的造诣,手术技术精湛。熟练掌握各类小切口微创小儿心胸疾病外科手术。已主刀完成各类先心病手术5000余例,小儿普胸手术1000余例,手术成功率98%以上,处国内领先水平。






1

结缘儿科

 



1970年代,鲁亚南出生在山东的一座小城——禹城。   据载,正是为了纪念大禹治水的功绩,便将大禹的名字嵌入这方城镇中,相传大禹治水时留下的一处古迹,禹王亭也正是在此地,自此出了名。  

 
鲁亚南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也许是受他的影响,鲁亚南自小便喜欢自己动手拆拆补补,他卓越的动手能力或许就是从那时培养出来的。“小时候,我很喜欢动手修一些小玩意,家里的收音机、小闹钟都被我拆过。而且拆了还能装回去,一点都不会坏。”  

 
鲁亚南小时候体弱,母亲经常带着他去医院。“当时觉得医生很伟大,总能治好我的病。有一次,母亲带我去找当地一位名医看病,医院离我家很远很远,病看好了,已过饭点,中午医生就把我们叫到他家里吃饭。”医生的善良,让小小年纪的他感到了温暖。于是,医生这个职业就在鲁亚南心中生了根。  

 
最终,在鲁亚南16岁那一年,他选择报考青岛医学院。  

 
鲁亚南说,大学五年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当时正是世界观、人生观逐渐成型的阶段,青岛医学院校风优良,治学严谨,对人格塑造起了非常深刻的作用。”彼时,改革开放方兴未艾,社会变革巨大,各种思想的融合、教育方式的包容,对这一代学子可谓滋养丰沛。  

 
在大学里,鲁亚南除了用功读书,也有丰富的课余生活。空闲时,他会扎在图书馆读金庸和古龙,读路遥和梁晓声。同时,鲁亚南参加了学校的田径队,他常常在跑道上飞奔,是校百米跑当仁不让的冠军。这些,都是鲁亚南青春记忆里,熠熠闪光的日子。  

 
毕业实习的时候,鲁亚南发现,自己对于外科有浓厚的兴趣。“在外科实习,我可以整天都泡在那里,有手术机会就去拉个钩,没有手术机会也要软磨硬泡呆在手术室。而且,外科医生和带教老师都特别喜欢我,因为我学东西快,动手能力强,老师们都会给我一些机会。”  

 
毕业之际,因为喜欢外科,鲁亚南决定报考研究生,他的目标非常明确——小儿外科,那是挑战难度最大的外科领域之一。  

 
他的导师是山东医科大学的刘润玑教授。这是鲁亚南真正意义上的外科启蒙人。他的风格、技巧多多少少都在鲁亚南的身上有所体现。“别人一提起外科医生,总是一副粗犷、大开大阖的样子,但小儿外科完全不同,就像我的老师,手很巧,刀法细腻,手术漂亮,解剖层次极为清楚,每一台手术都像是一件艺术作品。”  

 
硕士毕业后,鲁亚南留在山东省立医院做一名外科医生。在当地,山东省立医院是颇具影响的大医院,让鲁亚南印象深刻的是,他是山东省立医院在职的第一百名外科医生。在三年轮转中,鲁亚南更多的是在成人外科学习工作,包括普外科、骨外科、泌尿外科、烧伤整形等,“就像一个勤勤勉勉的学徒工”,他这么形容当时的自己。  

 
轮转的三年,对鲁亚南来说受益匪浅,为他之后真正走上小儿心外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一直觉得,外科是一个互通的学科,各专业在处理的原则,治疗的思路上都可以相互借鉴。如果能打好外科的基础,再去选择心外科,这样肯定有非常大的帮助。”  



2
良师教导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鲁亚南决定追求更高的天空,他选择攻读博士。  

 
“我在小儿外科里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最有挑战的专业,小儿心脏外科。既然要深造的话,就选择最强的科室。”  

 
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是当时全国小儿外科实力最为雄厚的院校,也被称为中国儿科的发祥地,出现了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其中就包括鲁亚南的博士导师,新华医院丁文祥教授。  

 
丁文祥,中国小儿心胸外科开拓者,白手起家探索我国婴幼儿先天性心脏病外科治疗,带领中国小儿心血管学科跻身国际先进行列,创下国内小儿先心手术诸多先例。  

 
“丁老师绝对是一位帅才。”  

 
鲁亚南这么形容自己的领路人。“他是我国先天性心脏病外科的创始人。跟随前人的脚步简单,但要自己开创一项事业却很难。小儿心外科是一根硬骨头,在那个年代,在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他能够不畏艰难,啃下这块硬骨头,挑战极限。”  

 
跟着丁教授学习的过程中,鲁亚南备受浸染的也是临床刀法的处理。他体会到胆大心细这四个字。“这是小儿心外科医生必备的素质,因为风险实在很大,如果不够胆大,被困难吓倒,又怎么才能走到今天呢?”  

 
在鲁亚南的印象里,丁教授非常执着。记得当时有一个2岁的复杂先心病患儿,家长带着孩子慕名赶到新华医院就诊。“这个孩子被很多医院拒绝过,病情比较复杂。但是老师说,既然来到新华医院,我们就不能拒绝任何病人,于是就把他收到病房,经过内外科全院的讨论,决定给孩子做手术。”  

 
鲁亚南说,这是一台非常有挑战性的手术。“虽然先心病在所有出生缺陷里是排名第一的疾病,但这个孩子的病情还是非常罕见的。”这台手术的过程并不顺利。因为手术复杂,手术进行的时间很长。  

 
“当心脏修复好之后,第一步要让心脏跳起来,这时体外循环心肺机还在工作,等到心脏跳动足够有力能够维持自身的循环和血压,心肺机才能停下来,这是一个慢慢停止体外循环的过程。只有等到心脏能够完全依靠自身维持血压和循环时,心脏手术才算完成。”  

 
但这台手术偏偏遇到了停机困难,也就是体外循环撤离困难。在当时还没有ECMO辅助装置,遇到停机困难的时候,只能延长时间慢慢撤。  

 
“一般我们停体外循环的过程可能有半小时左右,一个小时之内就要停掉了。这个时候停不掉,那就只能延长时间。如果还是不行,在手术台上患儿就会面临生命危险。”  

 
但是,丁教授偏偏就是一个执着的人,在鲁亚南的印象中,这一台手术总共持续了十几个个小时,终于化险为夷。“那时老师已经接近70岁了,在整个过程中全神贯注,滴水未进。我真的非常非常佩服他。”  

 
鲁亚南说,在这件事之后他明白了,要做一名好的心外科医生,除了深厚的专业知识,还需要良好的体力,坚韧的内心和不屈的意志。  




3
引领新模式  



博士毕业之后,鲁亚南留在新华医院工作,当时正逢新华医院的姊妹医院,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筹建。鲁亚南说,自己是幸运的一批人,因为他正好赶上了小儿心外科飞速发展的时代,乘风而起。


 
“在我之前有丁教授那一代人的努力,我是踩着前人的脚步,踏上了时代发展的步伐,而且新华医院小儿先心病的治疗水平全国排名第一,所以我的起点很高。”  

 
鲁亚南人生的第一次主刀,发生在1999年。那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鲁亚南跟着儿中心刘锦纷院长完成了一台动脉导管结扎术。“第一次做手术不免会紧张,但那次手术特别顺利。手术室的麻醉师、护士对我很认可。”在这之后没有多久,鲁亚南就开始独立主刀房间隔缺损那一类的手术。  

 
鲁亚南这一路上,从简单的先心病,逐渐变成能够独立完成复杂心脏疾病的手术操作。他也正跟随着儿中心共同成长,是一个学习者,也是一个见证者。  

 
“我是第一批从新华医院搬到儿中心的医生。刚开始一年的心外科手术量只有600多例,第二年就超过了1000例,到现在近4000例。医院的发展很快,医生的机会也变多了。”  

 
在这样一所大体量的儿科医院工作,鲁亚南在磨砺中飞速进步。他从毕业的医学生成为儿中心小儿心外科手术组的组长,用了不到10年。“所有高难度先心病矫治手术,基本都做过,包括矫正性大动脉转位术,主动脉根本调转术等等。”  

 
在急诊当班时,鲁亚南曾创下一个记录,一个月做了八台大动脉转位术。“这个手术最快也要五六个小时以上,十几个小时都是家常便饭。每上一台手术就像是一场战役,做到最后,麻醉师都累的动不了了。”  

 
现在,鲁亚南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又回到了新华医院。他对手术理念也有了更深的形而上的理解。他说,外科手术,就像艺术。“先心病手术不仅是对心脏结构的修复和纠正,同时还有循环功能的保护,这就考验一个心外科医生对手术的理解。并不是所有的缺损都能修补,手术方案的选择,决定了术后患者循环生理能不能更合理,更稳定,这也是决定先心病手术是否成功的关键。”  

 
鲁亚南认为,在先心病的治疗上,内外科协同是更好的手段。  

 
“过去先心病的治疗模式是单一的,先诊断,再手术。而且内科是内科,外科是外科,经纬分明,但其实是不合理的。先心病一定是内外科协同治疗,才能获得最好的效果——先心病的诊断,包括对循环生理的分析,手术指征的把握,这是内科医生的工作。而外科医生的目标,在于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把手术做到极致,现在,我们小儿心脏中心的模式是内外科融合,一个无缝的嵌合,这样更加合理。或许过十几年,先心病诊疗上就没有心内科医生和心外科医生的区分——都叫小儿心脏科医生,每一种先心病到底选择哪一种治疗方案,都有严格的指征。”  

 
鲁亚南说,他希望自己所在的小儿心脏中心,在先心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引领一个新的方向。  





 

口述实录



 

 

 


唐晔

   




鲁主任,当年,在青岛医学院为什么选择儿科系呢?

鲁亚南
 




其实,我是被分配过去的,不过蛮好,我挺喜欢小孩子的。那个年代全国有儿科系的医学院并不多,现在很多医学院取消儿科系,真的很遗憾。


唐晔

   




您的刀法是怎样练成的呢?  
 

鲁亚南
    




我觉得,外科医生的刀法一方面靠老师带,特别是在早期的时候,如果老师的刀法细腻,思路清晰,对学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另外,外科医生一定要有天赋。虽然经过一定的训练,绝大多数医学生都可以做一个合格的外科医生,但要做一个卓越的外科医生,一定要天分加上勤奋,还有酷爱。任何职业要是做到极致,那都是顶尖的。怎么能做到极致?肯定要把工作当做嗜好才行。

唐晔
   




分享一下您对先心病的最初认识?

鲁亚南
  




最初接触先心病是在我医学院实习阶段,当时先心病患儿非常多。经常能看到典型的四联症患儿,口唇青紫,甚至浑身泛紫色,收到病房以后,做一些检查,诊断明确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告诉家长不能手术了,回家吧。因为在那个年代,中国的小儿心外科还比较落后。心脏外科是在所有外科中最后发展的一个专业。有人说,心脏外科是整个外科皇冠上的一颗明珠,这名副其实,因为它难度最高。
 
我国心外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例手术,是苏鸿熙老先生做的,他是我国心外科泰斗,1958年,第一次完成了体外循环直视下室间隔缺损修补术,不过一直到60年代,发展还是很缓慢,特别是对婴幼儿先心病,直到1973年,丁文祥教授在条件异常艰苦下,应用自研的人工心肺机在新华医院开展了我国第一例婴幼儿先心手术。当时心脏手术的风险和死亡率都很高,又在文革那个年代,虽然开展了工作,但实际上只是艰难的起步。我读大学的时候,许多省级最好的医院,也做不了先心病手术。


唐晔

   




您介绍一下大动脉换位术?

鲁亚南
    




完全性大动脉错位,在先心病里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病种。患儿出生以后即面临严重的缺氧,要在新生儿期就接受手术,甚至需急诊手术,否则无法存活。大动脉错位发病率不低,临床上经常能遇到。很多病人都是外地转院过来的。大动脉换位术是先心外科的标志性手术——因为新生儿期手术风险很高,死亡率很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能开展大动脉错位手术的单位寥寥可数,死亡率接近50%。

 
根据心脏的解剖类型,如果大动脉转位、室间隔完整没有缺损的患儿,原则上要求在出生2周以内手术,否则左心室功能进行性的减退、室壁变薄,如不及时治疗,将失去行根治手术的机会。如果合并有室间隔缺损,手术可以稍微推迟一点 。总之,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目前我们对这一疾病的诊治,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准。大多数患者在孕期能够确诊,经过产前精准诊断,可以做到精确风险评估。高危患者通过孕妇转诊、围产期一体化管理、产后及时干预等措施。目前这一疾病手术成功率已经达到95%以上。


唐晔

  




为什么说先心病手术对循环生理的理解更加重要?

鲁亚南
    




对整个循环生理的理解,合理的手术方案不仅决定了近期的手术风险,还关乎远期的预后。先心病虽然是结构上的畸形,但我们不仅要从解剖上,还要从生理上进行完美的纠正。我们50%的先心病都是在一岁之内就进行手术了,如何把孩子的心脏功能持续更久,甚至一辈子能够像一颗正常的心脏一样去工作,那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如果一个一岁的孩子通过我的手术,只活到了10岁,我不认为这是成功的。我要思考的是,怎么让患儿尽可能接近正常的心脏的功能,达到正常人的寿命。绝大多数先心病,特别是一些单纯的先心病,通过我们的手术,都能够获得非常好的效果,目前,95%的先心病都可以活到成年。


唐晔

   




都知道新华医院的儿童心脏中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内外科协同,遇到复杂病例共同解决。这其实是开创了一个非常新颖的诊疗模式。您给我们分享一下?

鲁亚南
    




是的。我们现在甚至可以做到围产期的一体化管理,因为诊断越来越早,绝大多数先心病,都在怀孕20周就发现了——我们有一套产前诊断的队伍体系,并且可以在宫内做一定的干预,能够保证在宫内发育的阶段,为出生以后创造一个较好的条件。

 
每一种先心病,手术时机与方案的选择,都是不一样的。有一些先心病在新生儿期需要紧急处理,在孕妇转运的过程中,新生儿科的医生就已经介入了。新生儿科医生会根据孩子缺氧的情况判断处理方法,如果非常紧急,可能马上在产房抢救。在这个过程中,外科医生已经处于待命状态了。所以围产期的一体化的管理,让我们抢救了很多在过去不可能成功的病例。

 
我们一年的手术量大概近1000多台,不过手术量并不是最关键的,做好做精才是追求的目标。我们要做出围产一体化的特色,这也是先心病治疗的趋势和方向。虽然在体量上不算有优势,但是从整个管理模式和质量上,我想做到极致,努力成为全国最好的小儿心脏中心,甚至是引领的先心病诊疗中心。


唐晔

  




一位外科医生需要具备的心理素养是什么样的,您在平时的工作中有没有压力?

鲁亚南
     




我的心理素质还算强大,性格比较沉稳,这也是一名好的外科医生必须具备的。因为整个心外科手术,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一名成熟的外科医生,明显的标志就是自信,面对任何一个挑战,包括再复杂的手术,再困难再棘手,都不会害怕,当我有能力、有把握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感到有压力了。


唐晔

  




您认为,怎么做一个好医生?

鲁亚南
       




医生面对的是一个人,有技术、有同情心、有爱心,才是一个好医生。技术肯定是基础,但是爱心、同情心,能够把温暖传递给病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手术刀还要重要。我说一个词,“抱楚为痛”。就是你要不断感受别人的痛,当你真真切切地能感受到别人痛的时候,才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医生。


唐晔

  




现在是开学季,请您和我们的医学生上一节课,您愿意与他们分享什么呢?

鲁亚南
    




讲讲心外科的医学史。刚刚入学的医学生,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史上先辈与大家的人生故事,可以激发他们从医的热情,树立大医精诚的信心。


唐晔

 




您对自己满意吗?

鲁亚南
  




还算满意吧。我是在山东长大,鲁地英雄辈出。有时候,我觉得在手术台上横刀立马十多个小时,也算英雄了。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觉得,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TIPS
抱楚为痛:
意思是,把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痛苦。用于此处指,医生设身处地从病人角度出发,把病人的痛楚当成自己的痛苦来医治。
楚痛,指肢体痛苦、病恙难忍。出自《史记·文帝本纪》:“夫刑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


采访/唐晔  编辑/阿迪拉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鲁亚南,心外科,手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