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坤云 | 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2020
09/15

+
分享
评论
晔问仁医
A-
A+

愿“天下无核”。

 

七 五 七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杨坤云

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人 物 介


 
 
杨坤云,主任医师,湖南省胸科医院首席专家,任中华结核病学会临床专业委员、中国防痨协会临床委员会委员、中华医促会耐药组副组长、湖南省结核病诊治质量控制中心秘书、省防痨协会理事临床专业主任、省预防医学结核病学会副主任、省结核病学会委员、省医疗高级职称评审专家、省专家科技咨询专家、省医学会与预防医学会事故鉴定专家、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公共管理学院兼职教授。  

 
《结核病与肺部健康杂志》编委、发表论文30余篇,连续10年申请到国家医学继续教育项目,主持卫生厅科技课题5项;与外省联合完成课题2项,参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十一五、十二五 、十三五“耐多药结核病治疗研究”课题多个项目实施等,为第一届中国“最美防痨人”,领衔创建“第一个结核病多学科劳模创新工作室”,领衔取得全国唯一的“耐药结核病金牌培训基地”。  
 
 

 


 

 


 
采访笔记  



尽管生死有命,但医者深知,医学、医院、医生不过是在无限玄妙的生命中延缓向死而生的时间,可能是一天、可能是很多年也可能只是短短一秒。

系统就是系统,个体就是个体,常识救命。可惜的是,常识并不常见。挑了些常识下笔,只为了能读到这篇文字的人,可以通过这些常识救自己和身边的人。医者仁心,渡己渡人,但求每个家庭都少一些悲伤,多一些生机。

逆行者是2020年最动容的词。他们眼中带泪,心中有光。抛却恐惧,按下手印,迎难而上,变身白衣战士。他们在这场普世的灾难中“渡劫”;他们以血肉之躯挡住这场“灭世”天劫;不眠不休,连续战斗;坚守一线,保护患者。他们与时间赛跑,与病毒赛跑。

“世界上本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不过都是那些平凡人在挺身而出,成为了人们口中的英雄。”



 





1  

为疫而战


 

回想2020年2月11日晚上的临危受命,杨坤云依旧印象深刻。


当时,她刚下班回到家,正在照顾病榻上的父亲,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严肃而急促:省卫健委医政医管处下发紧急通知,杨坤云作为省级医疗救治专家组(第二梯队)怀化组的组长,必须带队赴怀化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进行驻点指导。


通知当晚12点前要赶到怀化,但当时已是7点,一切都需要火速安排,高铁票已来不及买,杨坤云快速通知组员后,决定8点30分,由单位快车送一组人去怀化。虽然通知很突然,但是杨坤云的组员并没有让她失望,一个不落地在8点30分之前赶上了这班车……


那天夜里,大雨倾盆,雾气蒙蒙看不清路,车瑀瑀而行。身为队长,杨坤云捏着一把汗。她走过很多次这样的山路,很明白一旦在高速公路上出事故,后果难料。本来午夜12点应该到达的怀化,一行人直到半夜2点才到,下榻宾馆后,杨坤云发现自己的冲锋衣,内层的毛衣都已湿透。短暂休息过后,天光一亮,杨坤云和队友们就立即着手工作。


杨坤云后来说,这次驰援怀化的经历,路途的辛苦与内心的紧张,是之前从未感受过的:作为队长,责任感是一副很重的担架,需要一直扛在肩上。其实,在湖南省派出的所有队伍中,杨坤云是年龄最大的,但军令响起之时,杨坤云第一时间就毫无犹豫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请战书上。事实上,在退休之前的这次支援,对杨坤云来说是一生难忘的经历,组织对她的信任,让杨坤云感到欣慰。


“相较于03年的非典,新冠是一种新的病种,所有用药并没有明确规定,所以综合判断显得异常重要,我非常感激队友、感谢驻点医院、感谢省里专家组的配备非常到位。”杨坤云说道。


在怀化的那段日子,拯救过的病人总是印象深刻。


一个年轻的母亲,刚刚生完宝宝,核酸检查为阳性,在诊疗过程中病情陡然加重并痰中带血。杨坤云和队友们考虑病人也许为合并感染,于是将抗生素加入使用。在治疗过程中,病人和家属都很焦虑,于是每日都对她进行心理疏导。患者病情像过山车,起起伏伏,杨坤云的心情也一样起伏。晚上睡前、早上醒来都要快速了解病情变化,终于,在她和队友们悉心努力下,病人转危为安。


还有两位病人是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妇,湖北武汉人,春节前回到怀化老家,突然发病进行了插管治疗,老先生恢复较快,回到了家里,但老婆婆病情反复,滞留在医院,这对老人彼此牵肠挂肚。于是,我们在尽力医治的同时,帮助二位老人用视频交流,并给予了婆婆许多鼓励,功夫不负有心人,老婆婆病情终于好转。


送走一个又一个痊愈的病人,收到的感谢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字,杨坤云却很满足,并且,她得到省里领导的认可:“你是一个称职的组长。”这对杨坤云来说,已是最高的评价了。在此期间杨坤云最牵挂的是家中年迈且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倍感欣慰的是家人的理解:女儿心疼地说看了微信,才知道母亲去了一线抗疫,她为母亲骄傲。杨坤云却觉得,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自己也学到了许多知识,与各路队友们在一起协调努力攻克难关,当然更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患者的高度配合。


杨坤云告诉我,她只是一个驻点医院专家小组长,但肩负的压力不小,省里要求:要让轻病人早日康复,不要让轻病人变成重病人、不要让重病人变成危重病人、不要让危重病人死亡——想想她确实不容易啊!



 



2  
愿“天下无核
 

 



如若回归到本职工作——肺结核的治疗,杨坤云提到,她从事肺结核专业已有36年了。

目前,耐多药结核病(MDR-TB)和利福平耐药结核病(RR-TB)仍然是全球结核病控制工作所面临的严峻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算,每年约有1000万名新感染结核病患者,其中约60万人是耐药结核。耐药结核病成为全球卫生领域的一大难题。

“真正研究耐药结核是从2005年开始的,从非典开始,国家对肺结核非常关注,而当时湖南对于耐药肺结核工作的开展并不顺利,耐药结核病的原发性感染情况增多,年轻病人增多。领导寄希望于我接手耐药结核的治疗,压力很大,但我依旧接受了这个提议。”

那一年,杨坤云带着二个医生七个护士,开启耐药结核病科室的新篇章。杨坤云表示,2012年以后,世界卫生组织推出Xpert之后,检测手段增强,一天内就可以检测出结果,这对耐药结核病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进步。

“过去检测需要十几天,而病人觉得症状好一点就不再来检查,导致病情发展几个月才能发现,现在可以做到早期发现,病人的治疗效果也会更好,可以避免更严重的机体损伤,避免耽误治疗,避免危害更多的健康人群。”这其实很重要。

咱们再看几个数字吧:肺结核全球每年的死亡人数是170万,就是说它在传染病里面每年杀死的人数是最多的。我们所熟知的艾滋病在2016年真正杀死的人也只有100万。把所有的疾病都算上,心血管病、脑血管病、肺癌、肝癌等等都算上,结核病也轻松地进入了前十。

如果传染病有段位的话,那结核病是当之无愧的“一哥”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它不同于新冠,不是新病,它和人类共存已超过了5000年。它之所以成为难题,是因为它有三大技能:第一,空降。通过打喷嚏、咳嗽、吐痰,就把结核菌传播到空气里,别人路过吸收了之后,那就会被结核病感染。第二,潜伏。结核菌是一种致病菌,但是它入侵到了你的体内以后,会先做一个判断:这小伙子身体比较强壮,免疫力好,它就进入休眠状态,当你年纪大了,免疫力低了,它就复苏了。因此检测手段不到位,就很难被发现。第三,迭代。所谓杀不死的小强会变得更强大,用一种药物已经不起作用了,只要一个月它就会产生耐药。由于这个技能,就造成了一种新型的结核菌出现了,这就是耐药结核菌。
因此,杨坤云说,结核有三大技能,我们就得有三大手段:

第一,提高卫生系统人员对结核病的认识,医防联合要有所创新,我成立劳模多学科工作室,也希望深入基层,包括乡镇卫生院、社区医院,大家合作起来,尽快地发现肺结核病人、把病人治好、管好。

第二,我们把新的分子诊断工具用进来,尽快发现病人,也引进新的药物来治疗。新版《结核病分类》标准增加了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以及非活动性结核病两大类。“结核分枝杆菌潜伏感染者是预防结核病发病的重点人群,而非活动性结核是结核病复发监测的重点人群,明确这两类人群的判定标准有利于结核病的重点防控。标准还将分子生物学检测结果确定为利福平耐药以及耐多药结核病的诊断依据。过去痰涂片方法虽速度快,但灵敏度差,传统细菌培养准确性高但需3周至8周,而分子生物学技术在具有高灵敏度的同时,将诊断时间缩短为2小时至6小时。杨坤云表示,这意味着结核病诊断将迎来“时间革命”,对后续治疗工作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撑。

这项时间革命对临床有很大意义,基于分子生物学的分子药敏检测,从分子的角度为临床提供药物敏感性的结果,一方面缩短了出具药敏结果的报告周期,另一方面也将结核耐药的诊治带到了分子的水平,弥补了表型药敏检测的不足,若两者联合使用则能够优势互补。

随着对耐药基因研究的深入,分子药敏检测技术已成为DR-TB的确诊方法之一,而针对制定出相关临床诊疗策略,在耐药结核病的化学治疗方式的选择上提供了很好的临床依据。WHO同样建议MDR-TB与XDR-TB患者的治疗应根据对一、二线抗结核药物的药敏结果进行个体化治疗。

第三,我们还要解决经费的问题。我们与医保、政府财政经费和民政等多部门来考虑怎么样解决耐药结核病人的治疗问题,你没有办法想象一个家庭可以随随便便拿出8至10万去看病,尤其对家里经济十分困难的耐药结核病人,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203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终止结核病策略”的目标尚未实现,目前全球每年患结核病人从2017年~2018年以2%的速度在下降,杨坤云表示希望能进一步明确投资计划和结核病治疗方式的转变,通过全球各方的努力,有朝一日,实现“天下无核”。



 


3  
为民争利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全球每年用于结核病诊断的费用已高达10亿美元,但在发展中国家仍有数百万病例从未获得诊断,存在着一个相当大的尚未开发的全球市场,可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诊断结核病开展更为有效和更可负担得起的检测。

推进大病救助,杨坤云从不来虚的,她希望从资金上得到救助,并帮助耐药结核病人达到一个月左右的住院天数,于是她给卫健委的领导写了信。文字并不华丽,只是举了三个病人的实例,目的是希望领导能了解真实情况。

“我并没有行政上的职务,但我作为医院的老同志、作为湖南省防痨战线上的老战士,能够在政府层面推动病人的救治,我责无旁贷、我也觉得很开心。”

2016年以后,全球基金协会资助结核病人的部分资金取消,并且资助药物也将减少,于是,在即将被撤走资助以前,杨坤云经常去省卫生厅交涉,希望可以增加费用,在答辩会议中,她每次都努力第一个发言,希望能让领导留下深刻印象,在第二次争取资金补助的时候,她给领导们讲了几个病人的故事:第一个病人来自农村,是技术学校的学生,肺部病变严重,吐出来的痰里全是结核菌,当时杨坤云告诉病人需要立即住院,但是病人说自己没钱,过两周放假打工挣点钱再来治病;第二个病例,是一家五口,其中三人——一对念书的儿女和母亲都患上了耐药结核病。父亲只能打打零工养活一家人……杨坤云对领导们说:“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如果我们都不帮助他们,他们怎么办呢?”领导听到这里,深受感动,帮助杨坤云一起努力争取为病人的政策补助。

杨坤云的努力没有白费,她成功为结核病人争取到2.5万元的大病救治资金。虽然最近几年病人使用的药物、治疗手段更昂贵了,杨坤云依旧不放弃,仍然努力着为病人争取更多的国家政策……

“很多人并不了解结核病,我就要更多地进行科普,学校、部队、工厂、企业,从礼仪咳嗽讲起,从生活的方方面面提醒大家注意结核病。”

事实上,杨坤云对待病人,就像对待家人一样。有一天,天气很冷,杨坤云在早上六点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结核病孩子的父亲,他说:“杨教授,我在医院门口,快救救我孩子。” 杨坤云赶到医院门口,看到那个孩子一脸病态,瑟瑟发抖。原来,因为家里贫穷,孩子的母亲嫌弃孩子的病离开了家,孩子无法接受,精神陷入绝望。杨坤云把孩子带去办公室,取出自己的包点牛奶给孩子吃,不住地安慰孩子,事后孩子父亲告诉杨坤云,那天早晨杨坤云带给孩子的温暖,是孩子很久没有感受到过的。

还有一个孩子,也来自农村,享受到国家给予结核病人的政策,成功治疗出院,大学、研究生都顺利毕业,现在在北京工作,出院时他对杨坤云说:“等我成功了,杨阿姨,我第一个要感谢的是你,我一定会来报答你的。”杨坤云只是笑着回答:“你该感谢的是你的父母和国家的政策,而我就只是你人生中的过客而已。”

直到现在,杨坤云和那些孩子依旧都有联系,就像热络的朋友。




 

口述实录






龚芷葳  





湖南省胸科医院作为全国耐药结核病金牌培训基地,您谈谈如何带领您的团队?

杨坤云
  




其实,在设定我们医院为全国耐药结核病金牌培训基地之前,有几家“竞争选手”也想做耐药结核病的研究,我们为此次竞选做足了准备,成功得到了这块“牌子”,这也给了我们更多的激励与鼓舞。

在我们科室,人人各司其职,都有各自擅长的岗位,我会为每一个有亮点的医生争取好的平台,尤其在学术上,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他们。他们都像我的家人一样。有许多人评价我说:“与杨坤云相处,同年的人觉得她像姐妹,年长的人觉得她像自己的孩子,年龄小的人觉得她像母亲。”这个评价让我很欣慰。
龚芷葳  
 




疫情期间,您是怎样的使命和任务,对正常的结核防控工作带来哪些影响呢?

杨坤云
  




我们医院是专科医院,这次疫情,虽然没有被定为定点医院,但是作为呼吸道传染病医院,还是要首当其冲进行鉴别诊断。于是,我和另外两个专家守在第一线,参加所有病人的鉴别,穿着防护服,随时准备到位。当然,这个工作是冒着风险的,每天都有很多病人需要检查,每一例都要认真分析所有的影像学资料,以及家族接触史,判断对方究竟是疫情病人还是肺结核病人——新冠的症状和肺结核实在太相像了,在这个过程中,我欣慰的是,没有放过一例需要隔离的疫情患者。在医院工作以外,我还参与了疫情期间省里的心理咨询工作,每八个小时一个班,接听来自全国的咨询电话,为人们排忧解难。

同时,在忙碌的疫情工作中,我们依旧不忘记本职工作:治疗关心肺结核病人,利用网络和基层单位进行沟通,若有疑难病例,则通过视频会议帮助解答。若肺结核病人无法来医院复查,那就让他们就近检查后,网络沟通,将药物邮给病人,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病人中断治疗,我们的目标,就是努力减少疫情对肺结核病人治疗的影响。
龚芷葳  
  




耐药结核与新冠病毒会存在某种联系吗?

杨坤云





我们开过专家会议讨论这个内容,发现有肺结核病人传染上新冠病毒的病例,但新冠病毒的传染并不是因为肺结核,两种病之间并无直接的因果联系。
龚芷葳  
 




大部分复发的结核患者都存在耐药性的风险。传统的耐药菌检测,需要等待3个月才能出结果,而Xpert可在2小时内预测对利福平耐药性,这项技术革新带来的时间革命,为临床、为患者带来了很高的价值,那么现在的使用情况如何?

杨坤云
  




根据上级部门计划,所有有能力的定点单位,都要进行分子生物学检测,第一时间诊断出病情,这样才能有后续更合理的治疗。所以,先进的诊疗手段一定要用到位,但是因为这项技术和医保挂钩,基层单位可能运用不是十分顺畅,按照“十三五”国家对结核病控制的要求,我会选择直接和基层单位的相关领导交流,一定要尽所能让他们充分利用这项技术。国家层面对结核病治疗的各项规范条例也已经发布,所以下半年,我们一定会对地方定点医院进行各类培训、考核。
龚芷葳  
  
 




据我了解,您在医防联合方面有独到的创新,您创建了一个劳模创新工作室,能和我们讲讲这个创新工作室吗?

杨坤云
  




其实我想做的是,利用这个平台,把单位里有一技之长的同事聚集起来,组成一个团队,将结核病的诊断治疗管理做得更好,我们的工作室得到了单位领导,卫生厅以及省级领导的肯定,以及经费支持。我们构思出“三年设想”,给工作室建立每一年的目标——比如,为山区家庭贫困且患有肺结核的孩子助学;帮助定点医院,一同商讨疑难病例,进行现场教学。总之,希望能把这个工作做下去,提高肺结核病人的治愈率,为健康中国添砖加瓦。
龚芷葳  

 




您这么忙,是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生活的?

     杨坤云

 





我的家庭是幸福和谐的,一直以来有父母陪在身边,我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哥哥从事律师行业,弟弟从事金融行业。家庭和事业总是有矛盾的,于是就需要家人的理解,我会和家人充分沟通,让他们理解我工作的意义,而且平时多去关心他们,比如出差前提前安顿好家里,要是半夜接到病人电话,我就轻轻出去接听。坦率说,我的事业小有成就,和家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就拿这次疫情,我从大年初三开始,就投入战斗,家人都很支持,现在他们也为我感到骄傲。


龚芷葳  





作为“最美防痨人”,您觉得这个美字体现在哪里?

杨坤云






美体现在德行,在医学上是医德。人都会有一时的杂念,但有德在心,就不会走偏。德只有一个字,但包含太多,虽然做不到百分百的德行,那就尽你所能,不断完善自己。
龚芷葳  
 




从医至今,您有过遗憾与后悔吗?

杨坤云 
    




这许多年,忙碌早已习以为常,早上7点到病房,晚上下班在科室,在办公室做完工作再回家,才可以安心。要说遗憾,没有医生希望失去一条生命,但是医学有其局限性,病情过重的病人,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延长一段生存的时间,别无他法。事实上,作为医生,每一次失败的拯救,都会带来几天的内心沉重,但也只能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到位,摆正心态。虽然很困难,但对我而言,从医生涯中欣慰远远大于难过,我并不后悔从医,所谓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龚芷葳  
 




当初为何选择医学这一条路?

杨坤云 
  




七七年中国恢复高考,刚开始填报志愿时,因为觉得自己胆小,并没有将医学院列为第一志愿,但是和父亲商量以后,还是将医学院改为了第一志愿。还记得农村公社的广播里响起:杨坤云,来公社拿录取通知书——,我马上丢掉做农活的锄头撒腿跑过去。学习的机会对我来说,是难得的,我很珍惜,即使我的成绩不是学校最好的,但我是最努力的。从医多年,我没有后悔选择防治肺结核这个专业,付出了许多,收获了许多,也得到过很多荣誉,在荣誉光环下,只有更努力更自律。


 

采访/龚芷葳  编辑/子明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杨坤云,肺结核,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