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和不幸的

2020
09/10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对于家庭而言,你是不可代替的!


午七点钟,太阳刚升起来没有多久,就连空气中也还带着昨夜冰冷的气息。


忙碌了一整夜的多巴胺正趴在办公桌前趁着病人等待化验结果的时间恢复体力,因为用不了几分钟病人们就会将急诊室围到水泄不通。


然而,多巴胺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一阵喧嚣便从不远处的分诊台传了过了。


“救命啊,来人呀!”一位女性家属尖锐的呼叫声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这种呼叫声在急诊常常出现,大多数时候都要带着淋漓的鲜血和不幸的悲哀。


即使像多巴胺这样的老油条,每每听见这种呼救后也禁不住要心跳加快、汗毛竖立、头皮发麻。


夺门而出、寻声而来,只见分诊台处,值班护士已经开始就地抢救,胸外按压了!


而被施救的病人则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男性,此刻已经没有了那怕一丝的自主心跳和呼吸。


患者的妻子嚎啕大哭,陪同前来的儿子也手足无措,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室颤!”心电图上出现了室颤。


“都让开,开始除颤!”先后予以了两次电除颤之后患者恢复了自主心律。


虽然从患者突发心跳呼吸骤停意识丧失到恢复意识不到五分钟,但这却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恢复意识后的患者有些烦躁不安,一度要拔出静脉穿刺针并要从抢救病床上挣扎跳下来。


此时的患者不仅要配合抢救治疗而且应该绝对卧床休息,甚至随时随地有再次发生心跳骤停的可能。


患者的妻子停止了哭泣,开始心疼起来,有些不满的抱怨:“他肯定很难受,你们让他好受一点,打针肯定很痛,躺着不舒服。”


倒是患者的儿子对现实要更加明白一些,他将自己的妈妈支出了抢救室。


“怎么会这样?”依旧慌乱中的儿子不解的问道。


是的,患者为什么会突发心跳呼吸骤停呢?


从家属看似没有条理的叙述中我们或许可以窥见端倪:患者今年66岁,明确诊断高血压病20年。凌晨四点钟,患者起床如厕时出现胸痛,却并未重视。直到天明后方才告诉儿子,遂在七点钟赶到医院。


没有想到的是刚赶到急诊分诊处,患者便毫无征兆倒了下去。


那么导致患者凌晨四点钟出现胸痛,继而七点钟出现心跳呼吸骤停的罪魁祸首又是什么呢?


无论是心电图和心肌酶检查都高度提示着急性心肌梗死,后来患者又被第一时间做了急诊介入手术,手术发现患者心脏的一根血管已经完全堵死!


也就是说导致了这一场大抢救的根本原因正是急性心肌梗死!


虽然患者最终平安无恙,但此刻回想起来依旧让人唏嘘不已。


因为如果患者在一开始出现胸痛便来到医院的话,或许便不会经历一场心疼呼吸骤停的大抢救。


因为如果患者在家中或者来医院途中发生心跳呼吸骤停,那怕不是在急诊室门口发生心跳呼吸骤停,或许便真的要远去另一个世界了。


而这样不幸的悲剧并非没有,甚至常常发生。


天后,120救护车便为正在急诊抢救室里值班的多巴胺送来了一位正在被心肺复苏的中年男性患者。


患者年仅43岁,被家属发现倒在卧室里呼之不应20分钟。


等到120赶到现场时患者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甚至在家属发现之初患者便完全可能出现没有了心跳呼吸。


可惜的是,家属不知道患者的心跳呼吸情况,甚至只是笼统的说着:“他晕了过去。”


头晕、眩晕、晕厥、昏迷、休克、心跳骤停这几个名词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定义,也代表着患者不同的命运解决。


然而,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人在面对意识丧失的病人时,都要惊慌失措,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判断患者到底是否已经发生心跳呼吸骤停,更加不用说该如何去正确心肺复苏了。


那天,当我拿着呈现一条直线的心电图要向家属宣布临床死亡时,患者还在读高中的孩子流着泪问我:“要是早一点来医院,会不会就不会死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只能向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点了点头。


这位43岁的患者既往并没有特殊不适,只是在三天前运动后出现胸痛,自认为“肌肉拉伤”,贴了某些具有止痛同能的膏药后略有缓解。事发前一晚又饮酒聚会,打牌到零点后方才回家。


当天吃过早饭后因为胸痛不舒服,夫妻两人打算前往医院就诊。


没想到就在妻子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时,患者突发意识丧失倒在了卧室的地板上。


因为没有经过尸体解剖,所以没有人知道患者的根本死因。但想来,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等总是要首先考虑在内的。


停止抢救后,患者的妻子还在埋怨着应该早一点来医院。


面对着悲伤之中的这对母子,多巴胺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宽慰。


或许任何词汇都是苍白无力的,或许任何安慰都是虚假无味的。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存在如果,如果有着如果的话,那也一定是带着血和泪的惨痛经验教训。


只不过这种吞噬着生命和鲜血的教训却并不能为所有人敲响警钟,甚至会常常被我们忘掉。


我不愿用“幸运”这两个字来形容这位在急诊室发生心跳呼吸骤停继而被抢救成功的老年男性患者,因为在这“幸运”两个字背后充满了风险和不确定性,因为这也是不可复制的“幸运”,因为在这“幸运”背后有着医务人员殚精竭虑的付出和家属不堪回首的纠结担心。


我不愿用“不幸”这个词组来描述43岁便驾鹤西去的中年男子,因为在这“不幸”背后有着他人不能理解不能代替的悲痛,因为在这“不幸”背后有着一个家庭的破碎和无数个类似的即将发生的悲哀,因为这“不幸”是要被用来血泪来书写的。


巴胺作为一名急诊医生只想说的是:


任何人一旦出现胸痛的话,一定要引起重视,尽早就医。


尤其是那些有着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高危患者,尤其是在气温骤变心脑血管疾病多发之时。


急性心肌梗死不一定会有明显的胸痛症状,胸痛症状也不一定意味着便是急性心肌梗死。


非典型症状的急性心肌梗死会有牙痛、胃痛、胸闷等等其他症状,胸痛也有可能是带状疱疹、肋间神经痛、气胸、主动脉夹层、肺栓塞等等疾病的症状之一。


但,无论如何,胸痛都是要引起重视的。


因为胸痛的背后,往往是隐藏着致命的病魔。


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对于家庭而言,你是不可代替的。


本文由“最后一支多巴胺”授权转载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胸痛,呼吸,多巴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