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炳怀 | 重新认识感染疾病

2020
09/08

+
分享
评论
晔问仁医
A-
A+

采访笔记  

“我们通常认为,病毒不是好东西,不管是流感病毒,还是全城戒备的SARS、新冠肺炎。但人和病毒的关系,却不是单纯找到病毒的软肋、消灭它。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和朋友。”他说道。

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事实上,病毒这个词本身很微妙,来自罗马,本意为蛇的毒液或人的精液,同时被赋予了“毁灭”和“创造”。虽然我们感受不到,但地球之所以适宜人类居住,也有病毒的功劳。比如,海洋聚球藻通过光合作用,贡献了地球上四分之一的氧气。科学家却发现,真正发挥作用的,是聚球藻DNA里来自病毒的基因。有人据此估算,地球上10%的光合作用都可归功于病毒基因。它们不只为我们贡献了呼吸的氧气,还替地球调节温度。 在采访之前,我正在读《病毒星球》。书中有这样的观点,在物种演化的分支点出现以前,病毒已经存在了。从病毒的角度反观自身,生物在本质上只是一堆不断混合、不断闪转腾挪的DNA,哪有什么“我们”“它们”。所以,且不说我们无法将体内的病毒赶尽杀绝,对于是否要将可消灭的病毒清除,科学家也未能达成共识。 比如天花,1977年,全世界治愈了最后一例病患。不过,随着科学的发展,问题的焦点也悄然改变。基因测序已帮助我们了解了天花病毒蛋白质运行机制,科学家还通过基因合成,从零开始制造出小尺寸的病毒,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也能拼装出天花或其他大尺寸病毒。早在人类出现以前,病毒就存在于地球,如今,它们又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永生。 有必要补一下病毒抗击史: 1492年,哥伦布到达新大陆,让美洲原住民第一次接触到了天花病毒。结果,入侵者在对抗中占了上风。美国土著对天花毫无免疫力,超过90%的土著死于天花。 公元900年的中国,发现了世界上第一种有效预防天花传播的方法,医生从天花患者的伤疤上蹭一下,然后摩擦到健康人皮肤上的切口里。这种过程称为“人痘”接种,脓疱脱落后,接种者就对天花免疫了。 1798年,詹纳把他发明的方法称为“种痘”,这个名字来源于拉丁语的“牛痘”。 到1977年,埃塞俄比亚记录了世界上最后一例天花。整个世界彻底告别了天花。 在2011年,人们正式宣布,牛瘟病毒已经从地球上消失。 2003年SARS,8000人被传染,900人死亡。与之相比,流感每年大概会导致25万人死亡。 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截止7月1日,全球累计确诊超过940万人,累计死亡超过45万人…… 而中国,无疑是防控疫情最早,防控力度最大,执行最坚决,防控战略部署最完备的国家,如果说这一场战疫中,有一群人承担着国家疫情防控脊梁的话,那其中一定会有他,还有他指挥下的微生物病毒检验队伍。  

5841599476410530

1

抗击疫情

疫情肆虐之下,有一群病毒检验人员,他们看似在幕后,其实却与在“前线”的医护人员一样,有直接接触病毒的风险。 如果把所有的病毒列出来,人类发展史看上去就是一部与传染病做斗争的历史:天花病毒、甲流病毒、登革热病毒、SARS冠状病毒、埃博拉病毒等,都曾夺走人类大量的生命。这些直径约10至300纳米之间的微生物,在人类不经意间就可以完成一次入侵,其表现形式可能是一个喷嚏,也可能是一次身体接触。 鲁炳怀说,搞基础研究的微生物专家更能解释这些问题。 他看过一个很好的解释——病毒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当人类过多侵入病毒的生存空间,病毒就会和人类发生接触,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病毒适应人体的环境,或发生一些变异,就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微生物的研究要扎根很深,在某一个点上,就有很细的分支,需要做大量的基础研究,而我更关注临床工作。”鲁炳怀说。 鲁炳怀所在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是中日友好医院重点建设的学科,包括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一部(专业特色为支气管哮喘)、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二部(专业特色为呼吸感染、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三部(专业特色为慢阻肺、间质病、肿瘤等)、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四部(专业特色为呼吸衰竭与危重症)。学科以临床为中心,为院里其他科室服务,是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单位。 谈及疫情,鲁炳怀坦言,像这样大规模的检测,以前没有遇到过。2003年“非典”疫情很快就消失了,也来不及做大规模检测,当时主要是根据患者的表现、临床症状来做治疗,后期做流行病调查时,发现一部分被当作SARS治疗的患者,其实可能误诊了,造成过度治疗。但这次的新冠疫情不同,国内的技术发展非常快,用很短的时间就把病原确认了,检测试剂也迅速推出,检测结果准确,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做了大规模的检测工作,检验科势必会增大工作量。 “新冠肺炎具有很强的传染性,病毒检验必须做好三级防护,使用负压实验室等,这些无疑也会给工作人员带来更大的心理和体力挑战。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相当于一场战争,而人类却不知道敌人手中有什么武器、武器有怎样的威力、用什么样的防御有效、什么样的武器可以反击——医生要做的就是,一边研究敌人,一边寻找抵御和反攻的方法。”鲁炳怀快人快语。 对此,鲁炳怀补充道,如果实验室工作人员对临床不熟悉的话,就很难确认哪一种是真正的病原——检测出的微生物可能有很多种,哪些是需要报告给临床医生的,这就需要工作人员有丰富的临床知识,当然也少不了和临床医生沟通——哪些病原有可能引起感染,是慢性感染,还是急性感染,每一种病原都是不一样的。 “如果是器官移植、骨髓移植病人,免疫力低下,正常人不会感染的病原,也会引起这部分人感染,所以对于实验室工作人员来说,要有丰富的临床知识,才能为病人提供专业的治疗。”鲁炳怀表示。  

39891599476410682

2   专注检验   

近年来,微生物学发展很快,这也让微生物快速诊断能为一种可能。 据鲁炳怀介绍,目前微生物诊断的发展有两方面值得一提,一方面,是病原体的鉴定。这在之前,需要很长时间来鉴定,准确率也不高。现在质谱技术发展,像MALDI-TOF MS技术,鉴定病原已不成为主要问题。但它解决不了的问题是——假如这种病原难以培养,甚至不适合培养,质谱检测就失去了价值。 “比如一个病菌(慢生长分枝杆菌),培养需要20天,时间太长了,临床等不了那么久,那么,我们就用分子生物学的检测,对下一步的耐药进行推断。分子生物学是基于PCR技术的,PCR 技术原理已经成熟,如Xpert系统运行专有的 Xpert 试剂盒,这套系统检测过程,是在封闭的试剂盒环境中,将样品准备、扩增与检测完全整合,人工步骤只需要把样本放到样本处理液混合后放入试剂盒里,剩下的完全由仪器完成。 目前常用的是PCR技术,有几种不同的方法,短期培养后核酸探针杂交法;短期培养后抗原免疫原性分析,即用放免方法或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检测BACTEC培养瓶中被培养标本所分泌的抗原;此外还有测序、杂交等方法。除了PCR技术,恒温扩增检测终产物、结合微流控的检测方法等,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鲁炳怀说。 另一方面,在检验的过程中,精准比速度更重要——如果检验结果是错的,整个治疗方向可能都是错的。但是,并不意味着速度可以缓下来,临床上讲“经验性使用抗生素”,要是没有及时把病原鉴定出来,大量使用抗生素后,病人体内的微生物就会产生大量的耐药机制,有些患者不能及时治疗,就会导致死亡。所以,需要又快又准确的检测技术。 除了技术本身,鲁炳怀强调,做病原诊断时最主要的是采集样本。 病情早期,病毒在鼻咽部大量聚集很多,随着病情的进展,逐步移到下呼吸道,此时如果还是在鼻咽部采样,样本是不可靠的。还有,如果采样人员不够耐心,病毒细胞都没有刮下来,没有采到病毒,或数量很少,也会造成无效采样,结果当然是不准确的。如果采样操作规范,采集的病毒量也是足够的,实验室中检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因为主导的PCR技术特异性和灵敏性都非常强。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科室检测了三四万份样本。但鲁炳怀称:并不是说检测的数量越多越好,有些地区是针对性的检测,针对有症状的人群,而有些地区是“混检”,不同的要求导致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今天我们特别关注新冠,其实甲流、结核感染的人数更多,只是没有引起大家那么大的关注,新冠肺炎过后,我们还是继续做自己的事情。”鲁炳怀这样说。  

87661599476410731

口述实录

龚芷葳

鲁主任,请问新冠肺炎确诊的难点在哪里? 

鲁炳怀   

其实不光是新冠难以确诊,很多感染性疾病都很难确诊。比如甲流和乙流,只不过即使没有诊断出来,影响可能也没那么大,不像新冠这样被关注。到今天为止,新冠肺炎的传染力度到底有多强还是不明确的,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感染人的能力是下降还是维持、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和人类共存,等等,这些问题都没有论断。 

龚芷葳       

请您谈谈在耐药性这方面的看法?

鲁炳怀   

未来有快速诊断的手段,明确病原,这样就会减少抗生素使用,从而减少病人的耐药性。另外就是农牧业的抗生素使用也越来越规范,新的耐药监测技术,无害生物制剂、调节微生物菌群等,这些手段都会综合应用。 

龚芷葳       

您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 

鲁炳怀   

还是病原的鉴定,患者如果有类似感染的症状,可能就是自身免疫低下,带有疾病,像肿瘤患者、器官移植患者占了相当一部分人群。另外,感染的种类是很多的,细菌、病毒、真菌、寄生虫等,国内的微生物发展还是比较滞后的,很多基层医院的检测手段是缺乏微生物检测的。从积极的方面看,新冠疫情提升了医院对于感染性疾病的检测能力。未来需要不断发展相关的检测技术,在临床上才能给予更好的支持。技术本身的应用,也需要相关公司去发展,突破技术瓶颈,检测技术才能迅猛发展。 事实上,在新的技术出现之前,现有技术如果不依靠测序,是没有办法找到病原体的,我们目前主要做的是,已知的病原体、能够推断的病原体,加一些抗原抗体的检测手段,与特别理想的状态还有一定距离。 

龚芷葳       

在检验过程中,什么事情能带给您成就感? 

鲁炳怀   

微生物的样本,今天种下去,不知道明天会长出什么,这实际上有一种期待和好奇在里面。比如做了一个涂片,预期第二天会长出什么,要是第二天果然跟预期一样,心里会有成就感。比如,有一个患者在外院没有明确病原,治疗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好转,过来做了检测发现是结核,那之前的治疗方向是错的,把抗微生物药物停掉,按照结核的治疗方法走,很快把病人治好了,遇到这样的病例,就很有成就感。还有一些很少见的病原,病人全国各地求医,最后通过更准确的检验,找对了方向后,很快治好,这都是作为医生的成就感。 

龚芷葳       

您现在还阅读吗? 

鲁炳怀   

每个医生都需要不断阅读。除了医学文献,也会看各种文学作品。 

龚芷葳       

能谈谈您现在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吗? 

鲁炳怀           

指导学生、年轻的同事,把做过的一些技术细节跟他们分享,这些都是分内的事情。每周有固定的带教时间,会提前准备课件,微生物的知识大家会在一起交流。未来80后、90后,他们登上舞台,会比我们做的更好。至于科研,我认为,做科研要在基础研究上搭建临床体系,这样会更有优势。 

龚芷葳       

您现在会诊工作多吗? 

鲁炳怀           

特别正式的会诊不会多,每周一两次,基本上都是打电话,沟通起来比较快。 

龚芷葳       

您怎样看待疫情对生活的影响? 

鲁炳怀           

其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多宏大的事情,越朴实越接近真理,真实是最好的生活。即使生活发生变化,就像新冠疫情,我们接受变化,共同成长。以前选择的路,走到了今天,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尽力热爱。  

采访/龚芷葳  编辑/燕青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感染,病毒,鲁炳怀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