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名中西部医护人员在复旦儿科同上“开学第一课”

2020
09/03

+
分享
评论
专科有道
A-
A+

“逐梦萤火虫”新生儿和儿童重症监护医护培训项目在沪启动。

“这里是儿童重症监护室。”今天(9月2日),来自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的护士强久卓玛,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儿童重症监护病房,跟着一对一的带教导师秦妍开始熟悉病房环境。跟强久卓玛一样,来自云南保山的包雪冰和广西的卢功志医生,也分别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和儿童重症监护室开始入科跟班学习。

15191599043271004

图源:院方提供(下同)

9月1日,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启动爱佑-浦发“逐梦萤火虫”新生儿和儿童重症监护医护培训项目。在经过生命支持、岗前培训后,来自我国中西部地区的本期项目的首批学员——40名医生和护士(其中医生19人、护士21人),开始入科同上“开学第一课”,开启了为期半年的进修学习。

“逐梦萤火虫”项目面向中西部医护人员(陕西、四川、云南、贵州、甘肃、青海、广西、宁夏、西藏、新疆、内蒙、重庆)为主,旨在为中西部地区培养一批高质量的儿科医护专业人才,提升中西部儿科疾病诊疗水平。本次落地复旦儿科的项目主要针对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儿童重症监护室的医务人员,为具有三年以上儿科工作经验的西部二三线城市的医护人员提供半年的一对一带教学习,由高年资医生负责指导、带教,进行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的培训,提升专业素养与技能。

17861599043360748

近年来,儿科医生严重匮乏成了儿童就医难的原因之一。

据统计,我国儿童约有 3.4亿多,儿科医生占全部医生的比例只有3.9%,我国每千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中西部地区儿科医护人员短缺的情况则更为突出,不仅数量上严重不足,医疗水平上也与发达地区相差甚远,有的地区甚至没有配备儿科专业力量,儿科医护人员短缺和人才队伍萎缩已经成为制约我国中西部儿童事业发展的重要瓶颈。而在公益领域,比起直接捐款,“逐梦萤火虫”这样的计划无疑是更有意义的尝试。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每年培养来自全国各地的进修医护达700余人,是我国最大的新生儿和儿科重症医疗中心、人才培训中心、学术交流中心、科研基地之一。

儿科医院党委书记徐虹介绍,该院一直致力于我国中西部地区儿科发展建设,对口支援西藏、新疆、青海和云南等,先后派出数十名专家开展医疗帮扶,显著提升当地医院的儿科诊疗水平。同时,自2011年以来,该院与爱心企业合作共同设立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中西部地区儿科医师培训项目”,至今已累计举办逾10期培训班。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合作的“院士+”项目,至今已经有80余名学员顺利结业,分别来自贵州、宁夏、陕西。

据悉,儿科医院远程医学中心目前已经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数据显示,新疆和云南两个西部省份会诊约占目前远程会诊总数的一半,远程会诊病例涉及儿科27个临床专业和亚专业,疑难危重罕见病例比例超过80%,实现了远程会诊、远程手术直播、远程查房、远程教学、远程科研,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东西部医院对口支援的多维度合作模式。

“希望你们经过半年的学习,重返家乡的工作岗位后能学有所用,带动整个医院、地区儿科专业水平发展,做家乡儿童健康的‘守门人’。”徐虹教授在项目启动仪式上寄语新学员。

10281599026399305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儿科,儿童,中西部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