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的浪漫|最让老婆感动的七夕礼物是“避孕平等”

2020
08/25

+
分享
评论
火石数智
A-
A+

“如果爱情不落到——洗衣、做饭、数钱、带孩子这些零散的小事上,是不容易长久的。”—— 三毛 《随想》

一年一度的七夕又到了,对于已经在婚姻围城中的夫妻来讲,爱情的浪漫已经被生活的琐碎充满,在满是粉色泡泡的情人节氛围中,孩儿他爸要给孩儿他妈表达爱意,什么礼物最让老婆动容?

网上曾经有个热议的话题:你的另一半为你做过什么事情,让你最感动?网友高赞的评论是:“老公为了我,偷偷去做了结扎手术!”

相信不少“老公”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会感觉到胯下一凉。自己的“老婆”竟然有如此想法,在那么脆弱的地方动刀子,这得多大的勇气!而且会不会有副作用,比如,会不会影响男性雄风?

那么今天,(博览群书的)小数点就来和大家探讨一些正经的学术问题。比起给你约会指南、表白大法或者单身狗的自救办法,我们更愿意让像牛郎织女夫妇,这样已婚已育二娃的“已婚人士”,了解婚姻里更加“实在”的浪漫。

01

女性的血泪避孕史

各位“老公”,你们知道你们的“老婆”在避孕重担上扛了多少压力吗?

在橡胶避孕套和避孕药发明出来之前,“性与生殖分离”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在19世纪前,大部分平民百姓要么禁欲,要么不断地生育。避孕,是贵族才能拥有的权力。而在人类如何用智慧对抗生理规律的过程中,有太多尝试都是女性首当其冲。

古代名医孙思邈在《千金方》中曾记录如何断绝妊娠:“油煎水银,一日方息,空心,服如枣大一丸。”为了不再“生了又生”,古代女性吃汞、砒霜、或马钱子碱这样的伤身体的重金属。

即使是发展到现代的复方短效口服避孕药、单孕激素口服避孕药、事后紧急避孕药、节育环、皮下埋植长效避孕药、长效避孕针、宫颈帽、阴道避孕环,也都是专属于女人的避孕手段。

以上的几种避孕方式均由女性完成,可能导致头晕恶心、内分泌紊乱、月经周期不规律,或者使用后出现月经量增多、出血的情况。

尤其长期使用宫内节育器的女性,在我们的身边非常常见。宫内节育器又俗称“上环”,太多“妈妈”在结扎术后,“上环”近十年二十年而未取。这样一直带着,可能会导致子宫穿孔,甚至可能穿过离子宫比较近的膀胱和肠壁。

更别提要承担避孕失败的风险了,调查显示,已婚女性做过堕胎手术的人高达90%以上,其中绝大部分做过两次以上甚至更多(数据源自单个医院100位女性患者,仅具有一定参考性)。

然而,男人们能用的避孕方式就屈指可数了。从古代的避孕套(中国人主要用鱼鳔,欧洲人多用羊肠)到现代的结扎、避孕套,男性避孕史就写完了。

女性承担避孕痛苦及人流巨大压力的同时,市面上对于男性避孕的研究长期停留在避孕套上。然而,在避孕这件事情上,还有男人连套也不爱用。

在2019年12月份,网易健康发起的关于“你比较倾向的避孕方法是什么?”1943位男性参与了投票,其中,47.9%的人选择了“安全期”避孕,11.4%选择体外射精,选择用套的只有12.9%。

有接近一半的男人选择了安全期避孕。“毕竟既能够享受不带套的快感,又能够避孕,一举两得啊!”但是很遗憾,安全期并不安全。有数据表明,安全期避孕的失败率高达15%~45%以上,大多数人选择在这样并不靠谱的避孕方式下,才有“已婚妇女做堕胎手术”现象常见的事实。

在女性为避孕奋战多年的背后,是整个生殖医学发展的进化史。在生物医药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的今天,避孕是不是可以不再让女性痛苦?除了避孕套,还有没有更加靠谱的避孕方式?以及,各位“老公”是不是可不可以扛起避孕的大旗呢?为了让男性朋友避孕起来更容易接受,除了结扎和戴套,还有这些方式有望实现“避孕自由”和“避孕平等”。

02

男性的避孕新方式

首先,男性避孕药研究受阻有一个很现实的原因:比起女性避孕药每个月只需要对付一个卵子,男性避孕药要搞定数以亿计的精子则困难得多。因此,手术结扎来得更加简单实用。

在用户体验不是那么受重视,只是为了达到节育目的,一“扎”永逸的时代,尽管女性结扎手术更加复杂和痛苦,女性结扎依旧是男性结扎的23.5倍(数据来源国家卫健委官网)。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国男性对结扎手术有很大的偏见,甚至还有人认为男性“结扎”会缩短寿命、造成性功能障碍。

好吧,那除了手术,还有吃药这种方式。在如今更加注重用户体验,各种避孕用药的研发百花齐放的年代,有没有那种,不影响男性正常功能,无痛,没啥后遗症,用了就能避孕,还能随时后悔的男性避孕药呢?

不瞒您说,快有了。

目前已经有几种针对男性的激素避孕药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单种成分的药物包括DMAU、 11β-MNTDC和去甲睾酮等。Nestorone®凝胶和睾酮凝胶在2018年开始临床试验验证其避孕有效性。此外也有非激素类的手段,如最近被热烈讨论的来自印度的RISUG。这类方式大多还处于临床前阶段,通过干扰精子产生或影响精子功能来达到抑制男性生育能力的作用。

RISUG:

打一针,抑制精子活动

RISUG全称为Reversible Inhibition of Sperm Under Guidance,通过将一种叫做 Vasalgel 的人工凝胶注射到男性的输精管里面,使其在输精管壁上形成一层透明的包被。该共聚物在精液中水的作用下水解形成带正电荷的氢化物,干扰了精子表面的负电荷,破坏精子的细胞膜和受精过程顶体反应必须的酶类,使精子丧失游动和与卵子结合的能力。

领导该研究的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高级科学家夏尔马表示,项目招募的303名志愿者已完成了所有试验,包括扩展的三期临床试验,并且避孕成功率为97.3%,无副作用的报告。

避孕效果据推测可持续 10 年以上,如果需要更长时间的避孕效果,可每 10 年重复注射一次。当然,作为“可逆的精子抑制剂”,如果不想避孕了,可以通过注射注射碳酸氢盐或二甲基亚砜 DMSO 溶解聚合物形成的薄膜,当凝胶溶解之后,不再具备破坏精子的能力,精子还是可以成功与卵子结合。

目前该产品已提交印度药品监督管理局(DCGI)审批。如果该药能通过审批,将成为世界首款注射类男性避孕药物。

Nestorone凝胶:

涂一涂,降低精子数量

Nestorone 可涂抹式凝胶主要成分为两种合成激素:黄体酮和睾酮,使用时男性只需将凝胶涂抹在上臂或肩部,只需要一分钟左右就可以被吸收。

黄体酮,又称孕酮激素、黄体激素,是卵巢分泌的具有生物活性的主要孕激素,会使男性体内无法产生正常水平的精子。而合成的睾酮主要用于抵消孕激素导致的激素失衡,也就是说,并不会对男性的性能力产生影响。

接受实验的男性每天涂抹这种凝胶大约8~16周,精子数量减少到每毫升100万颗以下,远低于自然受孕所需精子浓度每毫升1500万,这时就被认为没有生育能力了。另外,这款凝胶可以连续72小时抑制男性体内精子,就是说偶尔一两天忘记涂也问题不大。两年的连续研究中,来自美国、英国、意大利、瑞典等7个国家,9个城市的400多对夫妻只依靠这种凝胶来避孕,有效率高于90%。

它也具有可逆性,想再生娃,只要停用3~4个月后,精子水平将会恢复正常。

男性避孕凝胶试验有望在2022年完成,目前仍处于2b期临床研究。在美国FDA正式批准后,就能进入市场。

11β-MNTDC:

吃一粒,抑制精子生成

11β-MNTDC,是一种改良性的睾酮药物前药,当它进入血清之后会经过人体代谢产生同时具有雄激素和孕激素活性的11β-MNT,在抑制精子生成的同时不影响男性的性能力。

临床试验证明在健康男性中,单次口服剂量高达800 mg的11β-MNTDC耐受良好,未见严重不良反应。

目前该药物已通过I期临床试验,如果顺利的话,有望5~10年内上市。

其他处于临床前研究的男性避孕药物

一个叫做EP055的化合物:可以结合精子蛋白以显著降低精子的运动能力,同时还不影响荷尔蒙水平,这使得EP055可能成为一种没有副作用的男性避孕药。

一项四层双效光敏凝胶男性避孕体系:需要避孕时,把注射液注入输精管,液体变成凝胶,封堵游动的精子;当不需要避孕的时候,局部给予红外线简单照射,凝胶可以变回液体以解除避孕,液体可以从体内排出。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近年来男性采取避孕措施的比重逐年上升,2017年男性节育方法所占比重达到21.4%(此处包含避孕套的使用),比2010年高出7.3个百分点,可见男性已开始更多地承担起避孕责任。

然而已婚育龄妇女采取避孕措施比率虽然呈下降趋势,但仍持续维持80%以上的高比重;男性避孕仍然任重道远。

男性避孕方法的研究和使用,是一种技术的进步,更昭示着一种思想的变革,一种对生育责任共担的成熟思考,一种对婚姻生活的爱与付出。

避孕平等,无疑是人类的又一项伟大进步。

参考文献:

[1] https://weibo.com/u/1527379661?refer_flag=1001030103_&is_all=1

[2] https://dxy.com/column/26430

[3] 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90129/content-514170.html

[4] Long JE, Lee MS, Blithe DL. Male Contraceptive Development: Update on Novel Hormonal and Nonhormonal Methods. Clin Chem. 2019;65(1):153-160. doi:10.1373/clinchem.2018.295089

[5] Sharma RS, Mathur AK, Singh R, et al. Safety & efficacy of an intravasal, one-time injectable & non-hormonal male contraceptive (RISUG): A clinical experience. Indian J Med Res. 2019;150(1):81-86. doi:10.4103/ijmr.IJMR_635_18

[6] Yuen F, Thirumalai A, Pham C, et al. Daily Oral Administration of the Novel Androgen 11β-MNTDC Markedly Suppresses Serum Gonadotropins in Healthy Men.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20;105(3):e835-e847. doi:10.1210/clinem/dgaa032

[7] Michael G. O’Rand, Katherine G. Hamil, Tiffany Adevai, Mary Zelinski. Inhibition of sperm motility in male macaques with EP055, a potential non-hormonal male contraceptive. PLOS ONE, 2018; 13 (4): e0195953 DOI: 10.1371/journal.pone.0195953

[8] Bao W, Xie L, Zeng X, et al. A Cocktail-Inspired Male Birth Control Strategy with Physical/Chemical Dual Contraceptive Effects and Remote Self-Cleared Properties. ACS Nano. 2019;13(2):1003-1011. doi:10.1021/acsnano.8b06683

—END—

声明:本文为火石数智原创文章,欢迎个人转发分享,网站、公众号等转载需经授权。

作者:浅蘅、Eve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婚姻,七夕,避孕,男性,精子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