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拔河,有位医生心脏骤停,抢救医生看到了世上最美妙的图形

2020
08/25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那次是职工运动会。

拔河。

双方实力不相上下,僵持了将近3分钟,观众呼声雷动,热闹非凡。好不容易,红队力胜一筹,艰苦拿下比赛。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声,有人倒地了!

我正懊恼输了比赛,听到有人喊话后,心里咯噔了一下,顾不上酸软的手臂,快步走上前,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群迅速围了过来。

怎么回事,旁边一个人问我。一看,是老马。我说怎么知道,赶紧去看看。

我俩穿过人群,挤了进去。

倒地的是个年轻人,不认识,估计也是院内员工。我一看他脸色,也吓了一跳,脸色土白,已然昏迷。

旁边有人拍打他,喊他,都没反应。

糟糕!

不会已经心跳停了吧!我说了一声,然后迅速靠近他,摸颈动脉,看胸廓起伏。

旁人一听我这句话,顿时安静了下来,现场气氛有点吓人。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倒地,而且可能已经死亡了。虽然这是在医院内部,但事发突然,难免恐慌。

刚刚大家还兴致勃勃拔河比赛,比赛刚完,就有人倒地,这是谁也没想到的。医务科和后勤部的工作人员也跑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我刚摸完颈动脉,没有搏动,胸廓也没起伏,而且他脸色灰地可怕,我沉着声音说,心跳呼吸骤停了,得立即抢救!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能感觉到自己的手都有点发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刚刚出力过度。

老马听我这么一说,立即跪倒在病人右侧,开始胸外按压。

老马在急诊科干了十几年,经验丰富。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耽误,抢救开始了。

我在病人头侧,准备给做人工呼吸。

我们必须用最快的时间恢复病人的氧气供应。还好这是在医院内部,还好有这么多临床医生在现场。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杨主任你赶紧帮忙找个推车过来,我们就近去急诊科抢救,可能还得气管插管上呼吸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医务部杨主任也赶到了现场,听我这么说后,应了一声就去安排了。

没等他回来,就有人推着车过来,说这里有车,赶紧上来,去急诊!

大家围了过来,头、躯体、脚都有人负责,老马喊口令,迅速把病人抬上推车。

老马紧接着一个跨步,爬上推车,骑跨在病人腰部。车太小,老马只好蜷缩着双脚。

就在老马上车瞬间,我就明白他的意图。病人在转运期间,必须不停歇做胸外按压,只有尽可能减少胸外按压的时间,患者才有最大的机会存活下来。

我赶紧接过手,先临时给病人做胸外按压。

有人开始推车。

老马稳住位置后,低声跟我说,可以了,我来按,你给他吹吹气!

也顾不上脏不脏,此时老马的话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号令,我没有丝毫犹豫,抬起患者头部,迅速给他吹了一口气,这是个不完美的人工呼吸。

但好过没有。

篮球场距离急诊科有100多米的距离。4个人推着车,老马骑跨在病人身上,不停地按压着胸部。路上人多,但大家看到这架势后都赶忙让路。

我跟着车,看着病人脸色依然如死灰。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都凉了半截。

我突然有点印象了,这个猝死的年轻人,好像是影像科新来的医生。我记得他有来过ICU给我们的病人拍摄床边胸片。

车子狂飙,大家内心肯定都焦灼不已。大家都知道,越早赶到急诊科,生存的几率越大。推车的几个人,都是临床医生。

急诊科早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的推车一进入抢救室,几个护士就围了过来,迅速接上心电监护。有人问,这个就是刚刚拔河的那个医生么。

老马跳下车,喘了口气,说是的,赶紧准备气管插管,呼吸机。护士说值班医生在处理一个急性心肌梗死的病人,正在赶过来。

老马然后转身跟我说,不等了,你来给他气管插管,我的手不行了。

原来老马一路上按压,加上刚刚拔河时用力过度,现在整个人看起来都虚脱了,脸色也是有点苍白,满头大汗,吓了我一跳。

我点点头,接过护士递过来的喉镜,迅速挪到患者头部。其实我现在双手也都还有点发抖,估计是出力过度导致的,刚刚拔河真的是竭尽全力了,这短短几分钟,还没恢复过来。

就在我准备气管插管时,其他医生已经接力给病人做胸外按压了。一刻也不耽误。

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立刻、马上插入气管插管,接上呼吸机,先保证患者的通气,保证氧合。

不用等老马吩咐,几个护士手脚麻利地迅速给患者打好了静脉留置针,老马开始口头医嘱,静推肾上腺素。

心跳还是没有恢复的。老马盯着心电监护仪,紧锁眉头,跟我们说了一声。老马话刚落音,我的气管导管也准确置入了患者的气道。

旁边护士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迅速接上呼吸机,调到纯氧,”我说。

此时医务科杨主任也出现在抢救室,说已经通知了病人的科室主任(真的是我们影像科医生),还有已经联系上了家属,家属在来的路上。

不惜一切代价,积极抢救。医务科杨主任跟我们说。后来院长也来了。

不用领导开口,我们当然知道竭尽全力。即便这不是我们的同事,即便是陌生路人,我们都会本能冲上去。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完全不用考虑与家属周旋、不用考虑签字问题的抢救。

真希望他能过关。

关键是,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发生心跳呼吸骤停呢?难道是剧烈运动过度劳累导致?还是病人本身有心脏问题?我低声问老马。

老马摇摇头,说不知道,不好说。估计跟运动脱不了关系。

在抢救室,一直按压了10多分钟,没有起色。

那么年轻的病人,面如死灰。

期间发生过几次室颤,都给了电除颤。除颤过后还是得继续胸外按压,没有恢复自主心跳。

老马不停翻看着病人的瞳孔,让护士每几分钟就推一次肾上腺素。几个医生轮流上去做胸外按压。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了!

我本来有点神志恍惚了,听到这句话后,瞬间被拉了回来。马上抬头看心电监护。

真的!

不再是一条直线,而是有起伏的窦性心律!!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图形!

老马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感觉满胸膛的恶气一下子发泄了出来。

真有了真有了......大家都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再看了几秒钟,波形比较稳定,没错,就是窦性心律!心率110次/分左右。血压也出来了,140/80mmHg。

我胸口上的大石头一下子落地了。

老马直接瘫坐在地上,望了我一眼,咧嘴笑了。

后来院长批示,把病人送入ICU进一步监护治疗。毕竟恢复心跳仅仅是成功的第一步而已,患者后面会不会再次发生心跳停搏,会不会有多器官功能损伤,能不能醒过来,醒过来之后有没有大脑的功能障碍.....都还是未知数。

幸运的是,当天晚上科室群里面就炸开了,病人醒了。

能认人,能遵嘱。

第二天就脱了呼吸机,拔掉气管插管。在ICU监护2天。患者基本康复了。

那天的比赛谁赢了谁输了,没有人会记得。

但是老马骑跨在推车上的狂奔至急诊科的动人一幕,已经成为美谈。

这个病人是不幸的,好端端的一场活动,突发心跳呼吸骤停,差点丢了小命。但他又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周围都是医生,急诊科就在旁边,第一时间得到优质的心肺复苏抢救。

最幸运的是,他完全康复了。

如果你的周围也有那么一天发生类似的事情,希望你能伸出援手,进行心肺复苏。真的,这是挽救病人生命最关键的一环。

一个心跳停止的病人,是否能够成功抢救,不在于ICU的医师,不在于ICU的设备,最最最关键的就是抢救最开始的几分钟,你是不是给了有效的胸外按压。这几分钟的胸外按压,决定了成功的80%。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心脏复苏,急诊科,心跳呼吸骤停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