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靶向治疗耐药,手术后转移,如何找到新希望?

2020
08/24

+
分享
评论
汉鼎好医友
A-
A+

肺癌疗法虽多,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全球范围内,肺癌是名副其实的“第一杀手”,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排第一。而在中国,大多数患者在确诊时已处于肺癌中晚期,约70%的患者失去手术机会。

相较于其他癌种,肺癌患者目前可用的治疗手段颇多,手术、化疗和放疗,还有多达30种的靶向疗法。即便是靶向疗法出现耐药,对部分患者而言,还有免疫疗法这道“保护盾”。

不过,目前肺癌治疗方面,中美仍有一定差距。当中国患者靶向治疗副作用较大,对治疗效果又心存疑虑怎么办呢?这时不妨选择通过中美远程会诊的形式,获取国际专家的第二医疗意见。

真实案例:肺癌术后多发转移,我该怎么办?

我怎么也想不到,肺癌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去医院体检时,拍了个胸部CT,就是这一张片子改变了我的人生。

当时的影像诊断报告上显示:考虑良性增殖性病变。我心存侥幸:报告说是良性肿瘤,应该没事吧。但我心里始终还有个疙瘩。

第二年,我做了一次PET-CT检查,拿到报告,医生说恶性的可能较高,我一瞬间大脑空白了。我抓住医生的袖子:去年不还是良性肿瘤吗?咋就变癌了呢!

孩子们得知这一消息,也都哭成了泪人,还要强忍着和医生沟通手术注意事项。

就这样,在孩子的陪伴下,我做了肺切除手术,并进行了术中病理检查。结果显示:右肺低分化鳞状细胞癌(p T4N0M0 IIIA期),EGFR阳性突变。

手术过后是漫长的化疗。以前我很少去医院,现在却成了医院的常客,一次次入院出院。但哪怕住院,我也不想再麻烦孩子们,有老伴陪着按个呼叫铃、说说话就够了。

还好,化疗很顺利,让我松了一口气。

不过,刚撑过去一年,我又因为胸背痛住进了医院。做完穿刺活检,噩耗再次传来: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双肺、肝、肾、骨等位置。

进行基因检测之后,医生调整了用药,我开始进行靶向治疗,但出现了较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脖子上和身上出了好多疹子。

一方面,我忍受着药物副作用的折磨;另一方面,听医生说靶向药都会耐药,更让我变得焦虑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控制不住自己。

后来,女儿了解到,可以通过院内好医友国际远程会诊平台进一步寻求国际权威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集中外专家之力共同制定最优方案。原来现在的医疗已经这么先进了,国际会诊也可以离自己这么近,不用去美国就能看美国大牌专家。

很快,我的女儿通过院内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和主诊医师一起连线了美国西达-赛奈医学中心肿瘤学教授Noam Z.Drazin 博士,他有超过20年的临床经验,擅长肿瘤学、血液学诊疗。

经过近1个小时的远程视频会诊讨论,Drazin博士与院方专家在治疗方面达成了共识:

(1)继续一线应用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进行治疗。NCCN指南中,所有EGFR抑制剂(阿法替尼,厄洛替尼及奥希替尼)均作为一类证据推荐,可以考虑改用奥希替尼每日一次口服治疗。因为其耐受性及中枢神经系统穿透性更好,相比其他两种药物更为推荐。此外,该药物导致皮肤不良反应相对较少。

(2)每三个月进行影像学复查,疗效评估。

(3)当发生疾病进展时,考虑进行化疗。建议按照KEYNOTE-407研究,联合卡铂/白蛋白紫杉醇/帕博利珠单抗作为一线化疗组合。前4个周期应用化疗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此后单用帕博利珠单抗维持治疗,直至疾病再次进展。

(4)如果上述方案失败需要二线治疗,可以考虑紫杉醇联合雷莫芦单抗。雷莫芦单抗在鳞癌中是一种安全的VEGF抑制剂。

(5)暂时不需要考虑参加临床试验。因为目前尚有很多标准治疗方案可供选择。

通过此次会诊,中美医生合力为患者制定了最优治疗方案,同时也考虑到了疾病进展后的用药,让患者对后续治疗充满信心。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治疗,肺癌,化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