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G赋能“医、药、保、患”合作博弈新体系

2020
08/13

+
分享
评论
秦永方
A-
A+

DRG来了,“医、药、保、患”四方是合作博弈的矛盾统一体,赋能合作博弈新体系

DRG赋能“医、药、保、患”合作博弈新体系

誉方医管创始人兼首席咨询师:秦永方

“医、药、保、患”四方是合作博弈的矛盾统一体,DRG来了,对原来四方的利益都会带来不同的影响和冲击,必将赋能合作博弈新体系重新建立。

1、医—医疗服务提供方的合作博弈

医院作为医疗服务提供方,处于医疗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一方,在医保按照项目后付费体系下,则希望提供更多的医疗服务,多开药和耗材,才能获得较好的效益,由此引发了医疗付费增幅加快,也是推动看病贵的重要原因之一。

DRG来了,从后付费变成了预付费, 医院过度检查治疗、多开药和多用耗材,都将成为医院的成本,对医院最大的冲击就是医疗服务能力和成本管控水平。

DRG付费,医院合理的博弈,需要对疾病风险难度及病种成本核算有数据,与医保部门协商谈判沟通,取得医保部门的理解和谅解,获得合理的医保补偿;其次是在医保预付金额有限的情况下,提高医疗技术,加强病种成本管控,缩短住院日,较少非必要的检查和用药,获得合理的效益。

DRG付费,医院也会出现非合理博弈,例如为了获得较高的医保支付率,对疾病高编码,病案造假失真,过分缩短住院日,转嫁药品耗材费用,增加患者自费费用等。

2、药—医疗药材供应方的合作博弈

药品卫材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传统的药品卫材供应链条中,代金销售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不仅决定了药材的销售额的多少,而且还承担了对医生价值不能充分体现的社会补偿作用,由此引发药材“虚高定价”, 也是推动看病贵的重要原因之一。

DRG来了,医保部门“4+7“带量集中国采,挤压了虚高定价的空间,为推行DRG腾出空间,药品供应商的利润空间被挤压,对药品供应厂商来说,销量及质量为王的时代到来,大洗牌成为必然。

DRG付费,不但是医保部门的集中采购挤压药材虚高定价空间,接踵而至的是医院对药材虚高定价空间的再次挤压,高定价高回扣时代终结,药材供应厂商必然回到药材合理的价格空间。

3、保—医疗付费支付方的合作博弈

医保部门作为“超级购买方”,向价值买单成为关键,医保支付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对医疗服务提供市场影响巨大,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

4、患—医疗服务需求方的合作博弈

患者是评价医改获得感的体验者,全民医保制度的建立,医疗需求被极大激发,希望分享到政策利好,搭便车过度检查和治疗。

DRG基于收付费改革,为价值买单,充分考虑价值医疗“成本、质量、感受”三个维度,希望患者获得“价廉质优”的医疗服务。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DRG,体系,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