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医院里有这么一群人:我也是“老总”!

2020
08/13

+
分享
评论
广东健康
A-
A+

医院里有一群“老总” 听着很豪气 却并非腰缠万贯…… 他们是——住院总 “住院总”真的是“老总”吗? 谜一样的“住院总”你又了解多少?  

医院里有一群“老总”

听着很豪气
却并非腰缠万贯……
他们是——    住院总  
“住院总”真的是“老总”吗?    
谜一样的“住院总”你又了解多少? 
 
 

(点击观看视频)

昼夜不停连轴作战

浓缩时光破茧成蝶


     

在孩子眼中,他们可能是陌生爸爸、陌生妈妈,但在同事和患者心中,他们是无所不能的“老总”。在大型医院里,每个医生从住院医师晋升至主治医师前,都必须经历一段当“老总”的时光。然而,此“老总”非彼“老总”,医院里的“老总”,是一种工作岗位,专业名称叫做“住院总医师”,也叫“总住院医师”。

当“老总”的一年时间里,他们需要每周6天、每天24小时值守医院临床一线,随时应对全院急会诊、查房、手术、紧急处置患者危急情况、临时处理病房各种行政性事务......昼夜不停连轴转的“老总”岁月,虽然充满了疲惫、焦虑、烦恼和矛盾,但也贯穿了坚守、感动、无悔与成长。

     
       

幽默诙谐的“老总”:呼吸内科刘峰


     

“那一年,仿佛过了好几年,这让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时间相对论。”呼吸内科刘峰的父亲是一名退役军人,秉承了父亲坚韧不拔精神的他表示当‘老总’很锻炼人,将多年成长时光浓缩在了一年,是自己成长最迅速的一段时间,也充满了酸甜苦辣。

刚当“老总”便“出师不利”

时间回到2013年,刘峰主动报名当“老总”,并做好了应对一切挑战的心理准备。但刚当上“老总”不久,刘峰就尝到了“出师不利”的滋味。

一天,刘峰与一名护士需要转运患者到ICU,情况危急,大家分秒必争。护士虽然个子小,但推床速度特别快,以至于刘峰还没反应过来,病床的轮子直接从他的右脚脚趾碾压了过去,这让他的脚足足疼了好几个月。

“随时都可能有突发情况,我的手机得24小时保持开机状态,生怕错过某个紧急呼叫。”也因为如此,那一年刘峰每天都是浅睡眠,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回想起当年,刘峰直言最感动的,就是身边同事对自己的包容与关怀。

自我调侃释放压力

“想过忙,但没想到那么忙。”那一年,刘峰与家人聚少离多,尽管想念家人,但他总是安慰自己,“当上了‘老总’,做‘有钱人’的愿望短暂实现了,一辈子的高光时刻到了,值班费变多了,不用和老婆吵架了,不用照顾父母了,电话变热线了,知识技能扎实进步了......”刘峰不仅坚韧不拔,还幽默诙谐,认为既然无法逃避当“老总”的这个阶段,那就勇敢面对。他喜欢通过调侃自己以舒缓压力,还学习高考生,在墙上贴上“倒计时”,提醒自己距离结束当“老总”还剩多少天。

刘峰认为,“老总”是沟通一线医生和二线医生的纽带,这段期间他与患者有了深入沟通,这让他对医患关系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以前我不认可医生从事的是服务业,当了‘老总’后,我认可了这个观点。作为医生就应该把医疗服务做好,不能把患者当作是来‘求医’的,双方应该是平等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患者的信任。”

     
       

 温柔“老总”:妇产科朱小青 


     

今年2月27日,在家人的支持下,朱小青拉着行李箱搬进了医院为“老总”准备的值班房,踏上了当“老总”的一年之行。说起当住院总的感受,朱小青表示,愧对孩子,但自己的专业能力、应变能力都得到了提升,“累并快乐着吧!”

“产妇顺利分娩,是我的幸福时刻”

这几个月里,朱小青主要负责待产孕妇的一切事务,协助科室主任管好产房的质量分析,负责查房、排班、参与会诊,出车转运孕产妇等。每天24小时待在医院随时待命,处理各种突发状况,安排所有大小杂事,这会可能在转运孕妇的路上,下一秒可能在产房里协助孕妇生产。

面对孕产妇,朱小青是一位温柔的“老总”,总是耐心地解答孕产妇的各种问题,耐心安抚孕妇的不良情绪;当一些产程不顺的产妇在朱小青的鼓励下最终顺利分娩时,朱小青直言那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

下午14时到第二天9时是朱小青最忙碌的时段。当孕产妇出现胎盘早剥、脐带脱垂等紧急情况,朱小青立即从温柔“老总”变身雷厉风行“老总”,迅速行动,及时处理。

朱小青直言,当住院总期间,最大的挑战是评估孕产妇能否能经阴道分娩。“我们需要准确判断,如果能经阴道分娩,所需时间大概有多长,因为时间太长,容易导致婴儿窒息等情况。如果不能经阴道分娩,就必须紧急剖宫产,我们要保证30分钟内将婴儿顺利地带到这个世上。”

夜间出车是朱小青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回想第一次出车,心情很紧张。那是一位胎膜早破的孕妇,因为车上环境与产房不同,好在那一次比较顺利,我们到达孕妇家中时,发现孕妇宫口还没开,最终顺利将其接到医院分娩。”

每个孕妇遭遇的紧急情况都可能不同,这很考验医生的应急能力。还有一次,当朱小青与同事赶到现场时,孕妇的羊水已破,宫口全开,而且有脐带先露、双足先露的现状,情况十分紧急,“该孕妇住在步梯房的四楼,但她的情况不允许她站立甚至坐着,我们只好用棉被将孕妇从四楼抬下一楼,途中我一直指导她正确的呼吸方法,最终顺利回到医院分娩。

当上“老总” 孩子却对“妈妈”陌生了

谈起当住院总带来的职业成长,朱小青侃侃而谈,可当谈及不满2岁的孩子时,朱小青一度哽咽难言。

该陪伴孩子成长,当一名合格母亲,还是应该抓住机会,当一名“老总”?“职业发展到这个阶段,要继续往上晋升,必须经历一年的住院总。当时想着,既然早晚都得经历,那就往前冲吧。”在家人的支持下,朱小青咬咬牙,加入“老总”队列。

可是当“老总”几个月里,朱小青发现孩子对自己变得陌生,“以前孩子都会叫‘妈妈’,自从我当了‘老总’,每次回家,他基本上都不叫‘妈妈’了。”说起自己对孩子的亏欠,朱小青惭愧落泪,哽咽难言。

“其实,有时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这样可以多点时间陪伴家人,但仔细想想,自己又确实喜欢这份职业。可以说,能走到今天,离不开双方父母与丈夫对我工作的支持,感谢他们!”

     
       

90后反差萌“老总”:脑科徐志健


     

生活中,脑科二区医师徐志健是一个讲话慢条斯理的90后男生,可在当“老总”期间,面对病危患者家属时他的语速会变快几倍,生死速救脑卒中患者。

在医院里,像徐志健这样90后就当上“老总”的相对比较少,面对他人的质疑,徐志健想用实力和努力证明,并非娇滴滴的一代,也是有责任有担当的一代,“每一代人的成长都需要时间,磨练多了,慢慢地也会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

生死速救脑卒中患者

“说实话,刚得知自己要当住院总时,觉得很意外,有点紧张,但又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自己一定要尽全力做好。”当“老总”的第一个月,是徐志健最迷茫的一段时期。面对病人各种突发、危急情况,徐志健不知道自己处理得是否妥当,只好“厚着脸皮”经常“骚扰”其他经验丰富的医生,“虽然理论上,我知道怎么样处理,但真正由自己全程跟进时,心里没底了。”

“对于脑卒中患者而言,时间就是大脑,慢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抢救必须争分夺秒!”负责脑卒中绿色通道的救治工作对徐志健而言是最大的挑战,徐志健常常接诊的都是脑卒中患者,脑卒中是急症,最佳黄金抢救时间是3小时内,4个半小时是卒中的有效抢救极限。徐志健有时会遇到一些踌躇不定,甚至拒签的家属,“这很考验医生能力,与家属沟通的过程要快,不能拖泥带水,快速说到重点,引导家属尽快同意手术。”

“老总”经历让他更懂得珍惜生活

“‘老总’不好当,魔鬼式的高强度高压力工作,导致饮食不规律,睡眠也严重不足,下半夜经常不能安心睡觉,突然一个电话,就要立即起身,开通绿色通道或者处理其他紧急事情,经常忙到凌晨4、5点,甚至到天亮。”

前不久,一名60多岁的女性患者突发脑出血,生命垂危,家属同意后,徐志健立即给该患者连续做了手术,如今该患者已经能讲话,手脚也能抬起来了。还有一名年仅17岁的小伙,紧急入院时脑出血量达到40毫升,但其家属极其保守,不愿意让其儿子做手术,但该患者才17岁,徐志健不忍心他今后的青春年华在轮椅或者床上度过,多次耐心说服家属,最终患者终于顺利接受了手术,出院时可以自行走路回家。

“尽管忙碌又辛苦,只要每次看到病人痊愈,满怀笑容的离开,我就感到很欣慰,也很有成就感。”可人生总是有舍有得,职业生涯进阶关键时间,工作上的忙碌,让徐志健陪伴家人的时间少了许多,徐志健直言,1岁多的儿子都快认不出自己了。徐志健的住所离医院只隔一条马路,但这一年来,徐志健每天几乎只有傍晚的时间短暂回家一趟,吃个饭,洗个澡,陪儿子玩一会,又回到岗位中,投入新一轮工作。“当‘老总’后,我更加深刻体会到‘生命无常,要好好生活,珍惜眼前人’这句话的意义。”

     
       

丈夫的偶像“老总”:心内科阮芸


     

心内科主治医师阮芸记得很清楚,2019年6月30日,自己在广西陪伴儿子过了周岁生日,第二天一早,阮芸便带着行李回到医院当“老总”。

在这一年时间里,阮芸经历了多个第一。第一次离开儿子那么长时间,第一次劳累到消化道出血,第一次拨打120急救自己;第一次边吊着药水边指挥抢救危重患者。同时,也因为这次经历,阮芸丈夫对她的工作有了全新认识,他告诉阮芸,“虽然你很累,但你的选择是对的,忘我工作的你很有魅力,当医生的成就感真是其他职业无法比拟的,你是我的骄傲,我的偶像!”

会诊量是其他住院总的4倍

“当住院总是每个临床医生必须经历的过程,所以当下只能以工作为重。”在孩子只有10个月大时,阮芸给孩子断了奶,当时她已做好准备:等孩子周岁后便全身心投入到住院总工作中。

“电话铃响,随叫随到。”与其他科室相比,阮芸的会诊量是其他住院总的4倍。心内科危重病人特别多,抢救随时可能发生,阮芸需要对每个危重患者的情况了如指掌,以便突发状况时,可以更快更好地救治患者。此外,阮芸还得协助科室主任做好行政管理。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24小时连轴转的状态一度让阮芸听到电话铃响会有一些狂躁。身体还处于恢复期的她,经常累到头晕、头痛,承受了多次的剧烈腰痛,可为了不耽误工作,阮芸只好吃止痛药缓解疼痛。最让阮芸崩溃的,是尽管已经全力抢救,但仍无法打败死神。“当科室所有死亡病人都经过我手时,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有的人说医生见多了生死会看得比较淡,但我发现自己做不到,每当看到家属嚎啕大哭,自己却已无能为力,也会忍不住流泪。”

丈夫拿着妻子吊瓶看她抢救患者

疫情发生后,阮芸已有半年没能与孩子见面。许多小孩都是先学会叫妈妈,但阮芸的儿子在好长一段时间里,爸爸、爷爷、奶奶,甚至叔叔都会叫了,就是不叫妈妈,“偶尔会有沮丧,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错过了儿子一个又一个成长的瞬间。”

越来越多的心内科医生以男性为主,因为高强度的工作状态让女性很难熬下去。今年4月的一天,阮芸却突然肚子疼,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拉肚子,不曾想马桶里一片鲜血。那次她与丈夫拨打了人生中的第一次120,即便在消化科住院,阮芸也一心想着患者。当她得知消化科有个患者心脏病突发,生命垂危,为了给病人争取更多时间,她二话不说,让丈夫帮忙举着吊瓶,自己快步前往患者身边,从容不迫地指挥同事对患者进行抢救。在一旁举着吊瓶的丈夫看傻了眼,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妻子为什么选择这份职业。事后,他告诉阮芸,医生这个职业真的很神圣,以前自己不理解,这次亲眼看到她抢救病人,才发现身为医生的妻子真的很伟大。

“因为工作,我时常顾不了家。一次和丈夫闹矛盾,他抱怨如果要他再选择一次,绝对不选择医生当妻子。如今他很支持我,甚至还说很崇拜我,说我在他心中的形象变高大了。”说起丈夫对自己职业的认可,阮芸一脸幸福。

     

   采写来源于清远日报

       

来源:清远市人民医院

编辑:陈佳、赵然然、曹思扬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医院,总住院医师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