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七十载,迈向新未来——中国麻醉医学发展之路

2020
09/18

+
分享
评论
米勒之声
A-
A+

向麻醉前辈和每一位奋斗在一线的麻醉医生们致敬!


也许很少有人知道,
七十年前,他已百岁,却稚嫩如少年,
远渡重洋,来到千年文明之前,
动荡时代的炮火,留给他沧桑风霜,
也留给他无畏的憧憬,和欣欣然的渴望。
所幸,新的时代已经开启。
 

公元前386年,扁鹊施行全身麻醉。《列子·汤问》 

145~208年,华佗研制的麻沸散,施行过全身麻醉。《三国志魏书华佗传》

652年,孙思邈《备急千金药方》

752年,王焘《外台秘要》

1337年,朱棣著《世医得效方》、《普济方》

1578年,李时珍《本草纲目》

1642年,张景岳《资蒙医经》

1662年,王肯堂《诊治准绳》

1773年,祁坤《外科大成》

1847年,乙醚第一次来到中国,现代麻醉医学正式进入中国

1847年,中国完成第一例乙醚麻醉外科手术:广东博济医院(今广州孙逸仙医院)伯驾医师(Peter Parker)带领下完成了中国乙醚麻醉下的外科手术。

1931年,第一本麻醉医学专著出版(亨利、孟合理摘译的《局部麻醉法入门》出版。)

1942年,第一位专职麻醉工作者诞生(马月青在北京协和医院专职从事麻醉工作。)

1948年,第一台国产麻醉机问世(上海开始生产循环性麻醉机,主要用于乙醚麻醉。)


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
中国现代麻醉医学从百废待兴中发轫,
一百年的积淀之后,七十年的跌宕成长拉开序幕
散播天涯的中华赤子远渡归来
一个科室,一个血库、一本著作、一项技术、一次实践、一台器械、一个班级……
以身传道、以行践心,
中国现代麻醉医学的种子不仅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还开出影响世界的瑰丽花簇,
困扰中国人数千年的疼痛,
因为一辈人的先知先驱,
从此开始得到缓解和救治。
 

1949年,第一个麻醉科:尚德延教授(1949年从美国回国)在兰州国民党陆军中央医院建立中国第一个麻醉科。

1951年,谢荣教授(1950年从美国回国)建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协和医院麻醉科。

1954年,第一例心脏手术成功 :李杏芳教授(1947年留美回国)与外科主任兰锡纯合作,为全国第一例心脏二尖瓣狭窄症患者施行闭合手指分离术。

1955年,王源昶教授发明胸外心脏按压复苏术,早于Kouwenhoven5年。

1956年,第一位麻醉学教授:吴珏教授(1950年从美国归国)被卫生部和上海市高教局评聘为三级教授。

1956年,第一台103型循环紧闭麻醉机在上海制造下线。

1957年,谭惠英教授(1956年从法国回国)建北京友谊医院麻醉科,1959年出版《人工冬眠疗法临床应用》。

1958年,史济湘教授成功抢救大面积烧伤病人邱财康,改写了国内外的烧伤治疗纪录。

1961年,王景阳教授研制出国内第一台野战空气麻醉机——106型空气麻醉机。

1962年,李德馨教授应用头部选择性重点降温与脱水综合疗法对一例心跳骤停超过10分钟的患者脑复苏获得成功。

1963年,中国分娩镇痛第一人张光波,在谢荣教授指导下,将硬膜外麻醉技术用于产妇,并在1963年撰写出《连续硬膜外阻滞用于无痛分娩的探讨》,第一次在中国证实了分娩镇痛的可行性。

1964年,第一次全国性学术会议(首届全国麻醉专业学术会议)在李德馨教授的倡议和组织下在南京召开。


然而,时代变迁,
十年激荡,科研停滞
千万人投身浩渺的中国传统医学
泥牛入海,沉寂在所难免,
然而沉寂并不是沉没。
 

1966-1979年,中国麻醉事业受到巨大影响,科研工作被迫停止或转向,全国广泛开展中药麻醉和针刺麻醉。

1970年:王延涛教授在徐州医学院主导研究中药麻醉,在中国推行10万多例手术,推广以洋金花为主药的中药麻醉汤。

1976年:中国邮政发行医疗卫生科学新成就邮票,展示六七十年代医疗卫生,针刺麻醉排在首位。


历尽浩劫的少年归来,
中国现代麻醉医学再次复苏,
继承开眼看世界的先驱们的精神,
重整旗鼓,
麻醉医学的信众再次聚合,
再次与世界对话,
展现中国人的智慧和力量,
欧美教授来华讲学,中国麻醉学专家参会进修,
全国各地建立麻醉学专业委员会,
专业杂志创刊发行,高校开设麻醉学专业,
召开国际学术会议,
受聘国际医学组织,
始终如一的勤勉和奉献,
孜孜不懈的跋涉和挑战,
世界开始瞩目,
独立奋发的中国麻醉医学人,
开始自己丈量人类医学,
中国麻醉医学,
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代。
 
1979 年,第二届(后改称第二届,南京会议被追认为首届)全国麻醉学术会议在哈尔滨召开,会上宣布成立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历届主委照片)

1980年,谢荣教授带队,我国麻醉医学专家第一次参加世界性麻醉学术会议(德国汉堡召开第七届世界麻醉学医师大会)。

1980年,《国外医学-麻醉与复苏分册》在徐州创刊。

1981年,《中华麻醉学杂志》在石家庄创刊。

1981年,谢荣教授领导的北大医院麻醉科被授予全国第一个麻醉博士研究生培养点

1982年,谢荣教授和张京范、刘秀文一起,筹建了我国第一个由麻醉科管理的重症监护室。

1985年,《临床麻醉医学杂志》在南京创刊。

1985年,北大医院率先建立了由麻醉科管理的SICU

1986年,第一个麻醉学专业招生:在曾因明教授的积极推动下,经国家教委批准,中国第一个麻醉学专业在徐州医学院正式招生。

1986年,由26个国家参与的北京国际麻醉学术讨论会在京召开。

1986年,中华麻醉学会第一个与外国麻醉学会签订学术交流协议——《临床麻醉学术交流协议》,决定定期举行双边学术研讨会。

1986年,谢荣教授带队应邀参加在日本仙台市举行的日本临床麻醉学会第六次全国学术会议。

1987年,《现代麻醉学》发行,为学科发展提供了理论基础。

1988年,谢荣教授作为全球华人第一人受英国皇家麻醉学会邀请到英国5个城市巡回讲学。

1989年,卫生部批发第12号文件《关于将麻醉科改为临床科室的通知》,麻醉科改为临床科室,并独立于外科成为临床二级科室。

1990年,谢荣当选为英国皇家麻醉学院名誉院士,全球华人第一位获此殊荣。


第一个现代化ICU,
第一个医院局域网,
第一个ICU进出标准,
第一份ICU电子病历,
第一张电子处方……
理想麻醉、麻醉哲学、麻醉临床、
精确麻醉等全新概念被第一次提出……
每一个“一”都是中国麻醉医学对世界的回馈,
现代化麻醉手术系统的建立,
不仅让麻醉药物、设备与国际接轨,
也让麻醉学科与国际共鸣,
人才梯队的长足发展,安全保障的持续提高,
让麻醉医疗深入人心,也让麻醉服务焕发新的质变,
国家对麻醉学科研的重视前所未有,
中国麻醉随着中国经济日益赶上世界前列,
SCI论文逐年增多,影响因子也在逐步提高。
有3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学者称号,
2人获得长江学者称号……
全球麻醉医学最前沿的各个领域里,
都有中国学者教授的身影,
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
受邀成为国际麻醉医学组织的重要成员。
中国麻醉,在自己的土地上,
从科室到医学,从医学到文明。
再次关心每一个个体。
再一次,成为自己。
再一次,向世界发声。
 

1993年,在于布为教授主持下,长海医院建成全军、全国第一个现代化麻醉手术中心,第一个现代化12张床的ICU,第一个局域网,第一个患者进出ICU标准,第一份ICU电子病历,第一张电子处方。

1993年,新中国成立后两岸第一次学术交流会——谢荣教授和台湾麻醉学教授谭培炯先生组织的首届海峡两岸麻醉学术交流会。

1996年,刘进教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

1999年,于布为教授完成《全麻本质的探讨》一文,第一次提出理想麻醉状态麻醉哲学概念麻醉临床概念全身麻醉的本质是意识丧失组织微循环是麻醉最重要的循环指标等麻醉新观点。

2000年,于布为教授理想麻醉状态全国巡回演讲开始。

2002年,于布为教授第一次提出麻醉无禁忌的观点,成为推动麻醉界思想解放的标志性观点。

2003年,刘进教授被国家教委聘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

2003年,刘进教授自2003-2013年连续十年提出建立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2004年,于布为教授首次提出精确麻醉作为临床麻醉目标的观点。

2004年,经过李树人教授的多方协调争取,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正式加入世界麻醉学会联盟(WFSA)。

2005年,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成立,刘进教授担任首届会长。

2006年,熊利泽教授被教育部聘为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

2006年,于布为教授首次提出麻醉应同时是治疗过程的观点。

2007年,熊利泽教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

2007年,于布为教授带领中国麻醉代表团出席日本临床麻醉学会年会,开启了中日麻醉交流新的十年历程。

2008年,方向明教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

2009年,于布为教授高票当选中华医学会麻醉分会第十届主任委员,提出麻醉学分会14项任务麻醉学科发展五大愿景

2011年,国家麻醉专业质控中心成立,黄宇光教授出任中心主任。

201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

2014年,于布为教授与孙大金教授、王景阳教授共同倡议成立上海市医师协会麻醉科分会,发布《麻醉科医师劳动保护条例》草案和《手术环境保护条例》草案。

2015年,中国麻醉博物馆开馆。

2017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医疗机构麻醉科门诊和护理单元设置管理工作的通知。


躬身入局,以心为犁,
2005CAA成立至今,正式注册会员首次突破5000余名,在中国医师协会85个分会中名列前茅,并荣获2018年度“中国医师协会优秀分会”殊荣。
CAA的稳步发展,不仅改善了疼痛,还改善了基层与贫困,
不仅救助了病人,也救助了医生,
不仅开拓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也为未来培育了充满生机的青年,
践行健康中国国家战略,
从沿海一线城市到边陲偏远乡村,
全世界第一大人口群体,
正在享受国际化水平的麻醉医疗成果,
共同享受舒适、平等医疗服务的润泽。

2017年,麻醉技术走基层活动在全国走入300余家基层医院,开展200余次学术、技术培训活动,惠及全国2万多名基层麻醉医生;
 

2017年,“精准扶贫——麻醉专科医联体”建设项目共举办240场帮扶活动,覆盖、辐射全国23个省份,吸引300余家医疗单位踊跃参与,已培训基层麻醉学科人员超过11000余人次。

2017年,CAA法律援助工作委员会共举办了六期培训,近2000名麻醉医师参与了培训;

2018年,CAA首次开展“麻醉科研培训中国行”,4期麻醉医生接受科研培训。

2018年,CAA首次设立出国留学基金和海外学习资助计划,先后4批送出30多名青年医师,赴欧美发达国家的世界知名医院学习深造。

2018年,CAA与新华社CNC新闻电视网合作,首次推出104集大型电视系列片《麻醉科的故事》,近300位业内知名专家及媒体朋友参与首映盛典。

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医疗保障局七个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意见的通知》及《政策解读》。

2018年,世界第一个麻醉治疗科成立:于布为教授通过中华医学会向国家卫健委申请,报上海市卫计委备案,在我国率先成立世界上第一个麻醉治疗科。

2018年,提升力量、质行千里全国麻醉质控巡讲正式启动。

2018年,国家卫健委正式启动全国分娩镇痛试点工作。

2018年,欧洲麻醉年会设立中国专场以及中国产科专场等讲学活动。

2018年,中华医学会第26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暨第15届亚澳麻醉学术年会召开,本次大会为在中国召开的第一次最具国际影响力的麻醉学术会议。

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麻醉科医疗服务能力建设指南(试行)

2020年,大疫当前,中国麻醉医生以敢死者的觉悟冲在抗疫第一线,谱写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从一个又一个的第一次,
创造一个又一个世界第一,
前辈呕心七十载,
后浪薪火传兆民,
 
没有谁能一个人担起一个国家
没有谁能一个人再造一个学科
没有谁能一个人完成一个职业
每一个人都不可或缺
每一个人都举足轻重
每一个人都是中流砥柱
 
我们曾一起筚路蓝缕
我们也将一起走向世界
我们一起用科学的权杖指挥生命的感观
 
走过七十年,
我们迈向下一个七十年,
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和人类的发展、生命的绵延相较,
一切科学都是孩童,
高山仰止,唯行可达,
医者悬壶,仁者如一。
 
如一(The one The first )。
 
向麻醉前辈和每一位奋斗在一线的麻醉医生们致敬!

 


我国麻醉学教授在国际上获多项荣誉


谢荣(英国皇家麻醉学院名誉院士、日本临床麻醉学会名誉会员)
罗爱伦(英国皇家麻醉学院名誉院士)
吴新民(英国皇家麻醉学院名誉院士)
田玉科(德国麻醉学会名誉会员)
于布为(德国麻醉学会名誉会员、日本麻醉科学会荣誉奖)
方向明(亚洲青年女科学家医学奖)
 
我国麻醉学教授在国际组织任职
熊利泽( AARS 主席)
于布为( WFSA 科学事务委员会委员、东亚麻醉学会联盟主席)
黄宇光( WFSA 常务理事、 AARS 副秘书长)
    进( WFSA 教育委员会委员)
邓小明( WFSA 出版委员会委员)
米卫东( WFSA 维权委员会委员)
田玉科( WFSA 章程委员会委员)
俞卫锋( WFSA 疼痛委员会委员)
王保国(亚洲神经外科麻醉和重症治疗学会主席)
左云霞(亚太小儿麻醉学会主席)
倪家骧(世界疼痛医师协会前任会长)
王伟鹏(国际心胸血管麻醉学会国际委员)
王天龙(美国老年麻醉学会理事)

转载来源:第1医学频道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麻醉科,CAA,医学,学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