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宝:武汉护士坠楼,媒体别恶意带节奏

2020
08/08

+
分享
评论
医殇宏哥
A-
A+

回归理性

医殇小编按:

一直不是很想谈这事,对于阿宝的观点部分赞同,先让更多的人看看吧。

来源于烧伤超人阿宝

这篇文章,我本来不想写。写完之后,一些朋友也建议我不要发,免得被愤怒的正义人士群殴。

但是,考虑再三,我还是将这篇文章发出来。如果一些朋友因为这篇文章而不再支持我甚至愤而取关,我也只能表示遗憾了。

声明:本人与坠楼事件各方均不认识,更无任何利益关联,此文内容完全是本人真实想法。


2020年7月29日上午10:45,位于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不幸发生坠楼事件,坠楼者为该院一名护士,经抢救无效去世。

事件发生后,当事医院发了一个简单的声明,表示将积极配合家属及有关部门处理善后事宜。向逝者表示深痛哀悼,向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然后,武汉协和医院就沉默是金了。

这种沉默很愚蠢,但没有办法,沉默是中国很多公立医院在舆情处理上的常规操作,这种愚蠢的模式已经深入我们很多领导的骨髓乃至基因,基本无可救药。

医院保持沉默,各种媒体和自媒体则开始猛带节奏。

在如何暗搓搓的使坏带节奏方面,我们的很多媒体和自媒体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了。

这些媒体和自媒体精心透露或者暗示如下信息:1.坠楼护士是抗疫英雄;2.坠楼护士之前和护理部主任曾经发生冲突;3.坠楼护士是独生子女,孩子不到两岁。

这几条信息被精心放到一起,“新冠抗议英雄因为对护理部领导不满被逼坠楼,家境凄惨”,已经成了很多围观群众的判断和认知。可笑的是当事医院至今依然沉默是金。

在医疗行业,也有很多医务人员在不知不觉中被灌输了这种看法,很多人以各种方式给我留言,希望我为这位坠楼护士“讨公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根据媒体和自媒体报道,这位护士和护理部主任发生冲突,是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当时新冠疫情爆发,防疫工作处在极其困难的时期。武汉市疫情的中心,身处疫情中心的武汉协和医院医务人员,也承担了繁重艰巨而危险的新冠患者隔离救治任务,这位张姓护士当时被安排到隔离病房工作。

在全国人民包括全国医务人员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时候,这位护士通过朋友圈发了这样一个要求撤换护理部主任的公开声明:

36271596841755734

这个声明很快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当地自媒体发到网上,给医院工作造成了极大被动。

不仅如此,这位护士还在朋友圈公开宣布自己辞职,明天不来上班了,要为自己而活。

46861596841755995

对于这场冲突,我想说两点:

第一,此事已经过去半年时间,根据目前的信息,我们暂时无法将这位护士的坠楼,归结为半年前的这场冲突。

在进一步的信息被披露之前,将护士坠楼归咎于她半年前和护理部主任的这场冲突,是轻率的和不负责任的。

这件事情,医疗行业和媒体都非常关注。护士的家人和医院两方面都有通畅的发声渠道。如果以后有进一步的信息证明医院在护士坠楼问题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支持向医院和医院相关领导问责,但在没有明确信息之前,就各种带节奏暗示护理部主任逼死人命,这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第二,我们该如何评判半年前的这场冲突呢?

从我大学毕业算起,我做医生已经22年了;从我步入医学院算起,我走上医学道路已经27年了。

作为一个在医疗行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过去的半辈子都在救死扶伤的医疗行业老兵,对这位年轻护士的声明,我不认同不支持。

作为一个民主党派人士,对这位护士党员的做法,我坚决反对。

这位护士要求撤换护理部主任,并倡议所有护士以集体辞职的形式来逼宫。

要求撤换护理部主任的理由,是现任护理部主任不能保护她们这些临床护士。

而她举出的现任护理部主任不能保护她们这些临床护士的证据包括:护理部让她们这些护士而非医生负责咽拭子采集;她认为护士工作比医生辛苦;防护物质匮乏。她们要求做身上有防弹衣枪里有子弹的战士。

在我看来,这些指责,统统都站不住脚。

咽拭子的采集并非什么复杂工作,并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培训。武汉疫情爆发的时候,顶在一线的医务人员绝大部分都不是传染病和呼吸专业出身,绝大部分人都是在边战斗边学习相关知识和技术。咽拭子采集是极为简单的操作,看看操作视频照着做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这位护士抵制咽拭子采集任务的真实原因,并不是操作培训问题,而是采集时的感染风险。

咽拭子采集工作由谁承担,这由医院领导经过通盘考虑决定。如果说安排护士来做护士就联合逼护理部主任辞职,那安排给医生的话医生是不是可以联合起来逼医务处主任辞职?

医护之间,各有分工,各有职责,各有压力,各有难处,医务人员的风险和辛苦并不比护士少。困难时期,医护双方应该密切团结一致密切配合,这种干活拈轻怕重,公然煽动医护对立破坏医护团结的言论,是极其错误的。

这位护士控诉防护物质匮乏,要求“做一个身上有防弹衣,枪里有子弹的战士!做一个不被当作人肉挡板的战士!”

这个要求,很合理,但在特殊时期,难以满足。

新冠疫情的爆发,是一场突然袭击,在疫情突然袭来的时候,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面临着防护物质不足的问题,我们的很多医务人员,就是在防弹衣和子弹不足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走上战场的,为此,我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作为疫情爆发中心的湖北,在最困难的那段时期,医务人员的处境完全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有一家医院呼吸科,在外地支援团队赶到的时候,全科只剩一个医生还在坚持工作救治着几十个病人,其余医生全部感染住院。在交接完工作后,这唯一的医生,也检查出阳性住院隔离。

那时候,全国的医务人员,星夜聚集,告别父母,告别妻儿,义无反顾的踏上征途,奔赴湖北,奔赴武汉,去迎战那陌生而可怕的敌人。

那时候,全国防疫物资高度短缺,有的医疗队集全省之力都凑不出足够的防护装备。海外的华人不惜代价的扫光了全世界的防疫物资,想尽办法送回国内支援抗疫工作。

问题是:防弹衣和子弹不足,这仗我们就可以不打了吗?作为战士,就可以造反逼宫了吗?

有些仗,我们可以允许军队在敌强我弱的时候撤退;有些仗,我们甚至可以允许前线士兵缴械投降,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但是,有些仗,是上甘岭,无法撤退,无法投降。为了大局,哪怕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允许撤退,更不允许投降。

面对新冠疫情的突然袭击,坚守武汉的医务人员面临的形势就是:不能撤退,不能投降,必须不惜代价守住阵地。

因为他们的身后,是一千万武汉人民,是十四亿中国同胞。一旦阵地失守,中国将付出无法想象的惨痛代价。

面对突然入侵的穷凶极恶的军队,有炮用炮,有枪用枪,没有枪没有炮,哪怕拼刺刀也绝不能丢了阵地。

不要问:凭什么是我?

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就如同你没有办法质问老天爷:凭什么是中国?凭什么是湖北?凭什么是武汉?凭什么一个跟传染病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武汉协和医院竟然成了抗击新冠的前沿阵地。

你赶上了,所以就是你。

国难当头,无论你主动选择还是被动接受,身为医务人员,你就得参加这场惨烈的战斗。就如同身为战士就得坚守阵地一样。

这是医务人员不容拒绝的职责,也是医务人员的荣誉。

防疫物资匮乏,一线医务人员面临巨大风险的事情,不仅发生在中国,不仅发生在武汉。

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美国、日本,在疫情爆发的时候,均面临防疫物资严重不足的问题,医务人员都承受了巨大的牺牲。

但是,除了香港这个黄皮白心的奇葩城市的某些医务人员外,我没有听说任何医务人员要求必须“身上有防弹衣,枪里有子弹”才上战场,更没有听说过有医务人员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煽动一线人员集体辞职来要挟和逼宫。

下面这位老先生,是一位退休多年的意大利麻醉科医生,已经85岁高龄。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他毅然回到医院,参加抗疫工作。

43171596841756115

据我所知,由于防疫物资短缺,在疫情爆发初期,一线医务人员和医院领导和后勤吵架骂娘拍桌子的事情,非常普遍。

吵完架骂完娘拍完桌子,这些一线医务人员发泄完不满擦干眼泪,依然无怨无悔的坚守在一线。

在战事最激烈形势最险恶的时候,公然宣布自己要临阵脱逃,公然煽动一线指战员集体辞职逼宫,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如果这位护士是一位普通群众,我可以原谅她的任性和鲁莽。但是,她是一位党员。

我不是党员,但我对我们党的规矩还是了解一些的。

我们党讲党内民主,党外一致。在党内,有任何意见和不满,均可以通过正常程序反映,甚至可以越级反映。但是,一旦形成决议,就必须无条件执行,同时不得在党外妄议。

一个党员,面对组织的决议,不肯服从,不肯执行,满腹牢骚不说,竟然敢煽动全体护士集体辞职逼宫,竟然敢通过外部自媒体造势施压。

我真不知道,武汉协和医院的党建工作是怎么做的。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北京管理严格的医院,大概率会被立即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取消护士资格。

有人担心:这位护士事后会不会被医院穿小鞋?

说句实在话,人这辈子的路很长,但最关键的地方,就那么一两步。一旦走错了,就悔之晚矣。

在抗疫战争最艰难的日子里,武汉一线医务人员,全部都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巨大的压力令很多医务人员濒临崩溃边缘,但是,大家最终咬牙熬过了最困难的日子,迎来了胜利。

还有一些同志,倒在了阵地上。

无论牺牲的同志还是坚持到最后的同志,都获得了巨大的荣誉,人们报之以鲜花和掌声。

如果没有那档子事儿,张护士现在可以说前途无量:25岁,党员,女同志,抗疫英雄。只要自己继续努力好好表现,不难成为单位培养提拔的对象。

然而,遗憾的是,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她没有经受住考验。

在战事最激烈的时候,身为党员,不服从组织决定,公开扬言当逃兵,煽动护士集体辞职逼宫,甚至通过外部自媒体造势施压。

你觉得:这样的同志,能和其他任劳任怨、服从组织、为防疫工作忘我工作无私牺牲的同志,享受同样的待遇和荣誉吗?

我不知道这半年时间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坠楼的原因,更不知道她坠楼与半年前这场风波有没有什么关系。

但我知道,她半年前的做法是冲动和错误的,她现在的做法更是冲动和错误的。

死者已矣。

人死不言其非,写下这么长的一段文字,实在非我所愿。

但是,有些话,不能不说。

我相信,被卷入风波的护理部主任刘义兰同志,现在肯定承受着巨大的甚至可能令她崩溃的压力。

我不认识刘主任,和她没有任何瓜葛,但我知道,在这场事关国运的新冠阻击战中,她肯定也和所有医务人员一样,日夜操劳,呕心沥血,殚精竭虑。

她也是刚下战场的战士。

她也应该获得鲜花和掌声。

如果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她在张护士坠楼问题上,有什么严重的过错,我支持家属和医院追究她的责任。

但至少现在,面对一个刚从抗疫战场走下来的英雄,请某些媒体和自媒体,不要恶意带节奏。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医务人员,护理部,坠楼,护士,媒体,节奏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