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彼岸的涛声:新型冠状病毒下的挑战与反思

2020
07/31

+
分享
评论
海医会全科医学分会
A-
A+

新型冠状病毒下的挑战与反思来了!

本文来源:PITERMAN L.大洋彼岸的涛声:新型冠状病毒下的挑战与反思[J].侯佳君,黄文静,吕芸,等译.中国全科医学,2020.[Epub ahead of print]

29841596174510617

导 读:

目前Piterman教授定期为The Medical Republic撰写文章,本刊深受“医学共和”思想的启发,特邀本刊主编Monash University的杨辉教授对Piterman教授的文章进行编译,并进行连载刊登!医者有两只翅膀,一是丰富的医学知识和精湛的医疗技术,二是厚重的人文情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下,医学人文展示出独特的内涵。

Piterman教授基于全科医生视角,从医学人文角度探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人们生活和心理巨变、医疗伦理辩论、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选择、全科医学服务挑战,希望能为全科同仁带来思考与启示。

目 录

1、充满变数的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时代下的转变

2、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时代下的伦理

3、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时代…那我们呢?

4、我们可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挑战,但不能没有支持

原文见:https://www.chinagp.net/Magazine/Content/show/id/5816.do.

NO.1  充满变数的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时代下的转变

生活会呈现给我们无数次转身。有的意料之中,期待并华丽;有的则猝不及防,悲怆且骇悚。……这些人生转变的发生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而不是发生在眨眼之间。不过,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几乎在一夜之间突然发生了,这让我们所有人措手不及,没能在思想上做好充分应对其影响的准备。转变可以像冰川融化那样极其缓慢,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带来的转变却疾如闪电。从以往的来去自由到现在的活动限制,从群体聚集到社交隔离,从就业到失业,从经济独立到寻求救济,从去中小学和大学校园接受教育,到呆在家里对着电脑在线学习。人的境况需要一定程度的可预见性,才得以发展和生存。如果少了可预见,多了不确定,我们就会变得恐惧、焦虑、沮丧,甚至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我们中的许多人现在担心永久失业,担心失去积蓄,担心失去人的意义、健康和生命。临床心理学家Myrna Weissman教授,是开发治疗抑郁的人际关系疗法的专家。她认为某些触发因素是导致发生抑郁的原因。这些因素包括丧失或悲伤、转变、人际冲突。现在的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可能包含所有这些触发因素,而其他的情况通常只有一个或两个触发因素。我们正在目睹巨大的生命损失,数十万人的丧生。……把所有这些因素都加在一起,我们就有可能出现抑郁大流行,随着封闭时间的延长,可能发生家庭暴力,甚至内乱。我们的领导人和整个社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是保持封闭状态,以延迟或预防病毒的传播;还是解除封闭,以防止经济崩溃、精神疾病和社会动荡?我们现在仍处于封闭的早期阶段,而且也是在学生放假期间,所以可能会觉得这样的封闭状态还不太难受。但是两三个月后,情况会是什么样呢?我们在许多方面都面临着不确定性。重要的是,决定何时解除封锁,鼓励重返工作岗位,而且还要避免第二波感染。这需要“所罗门的判决”。让我们寄希望于我们的领导人们,按照最佳的证据行事,并有智慧行事的能力。与此同时,我们需要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确定性的措施。设定好每日目标,在有限的时间内享受户外活动,坚持实施室内健身方案,补上那些曾被搁置的家务,通过电话或数字媒体与朋友联系,在需要时寻求心理支持,并时刻警惕手卫生和社交距离。我们要对我们的卫生系统和公共卫生措施保持信心。澳大利亚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仍然相对较低。我们必须把绝望化为希望,把希望化为欢乐,坚信这场疫情必将过去。

NO.2  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时代下的伦理

……

显然,有些人有意或无意地不赞同这种牺牲个人利益的做法,有些人在实行禁令期间,大群地聚集在沙滩上,办聚会,到处旅行。这是个人主义最糟糕的表现,没有顾及在管理大流行时的集体主义需要。

如果这些人感染了病毒,他们是否仍然有权利得到治疗?依照医学伦理标准,医学工作者是否有责任给这些人施治?

……

作为卫生专业人员,我们有责任为确保患者的生存而提供尽可能高质量的服务。然而,如果服务需求太大,正如美国或欧洲那样的情形,或者澳大利亚可能出现的情况,呼吸机和重症监护病床的提供不能满足需求,那么我们就会出现“有限资源分配”的伦理问题。这就给医学专业人员,特别是给所有的医生,带来噩梦般的伦理困境。

谁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谁不能得到?谁可能活下来,谁基本上会死?采用什么标准来化解这个两难境地,做出正确和公正的决定?1位70岁患糖尿病和肺气肿的获诺贝尔奖的病毒专家,与1位40岁被判终生监禁的囚徒相比,谁的命更有价值?如果那位诺贝尔奖得主还患老年痴呆症呢?

对这类话题的伦理学辩论和讨论,经常是在抽象的功利主义者与道德主义者之间进行。不过职业的伦理专家自己往往不涉及生或死的决定。幸运的是,大多数医生也不做生或死的决定。然而,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改变了这一切,特别是要让一线的医生去做生死决策。因为缺乏资源,所以要尽快地做出生死决策。很有可能,这种决策是在不知道患者是否有过好的生活,是否有过生前预嘱的情况下做出的。

如果我们在富裕的西方经济体中也遇到生命支持设备短缺的问题,那么请设想一下贫穷的非洲国家、太平洋岛屿上的邻国,以及印度面临的困境。那里的医生将要做出怎样的决定。我们澳大利亚要给他们分享我们当下过度存贮的呼吸机吗?

新型冠状病素肺炎已经把伦理学辩论提升到此时此刻的高度,不再停留在“如果那样会怎样”的空辩上。全球化已经让新型冠状病素肺炎的传播成为可能。现在,不是谈个人主义的时候。

我们必须寻求全球范围的、合作式的、集体的决策,以合乎伦理的方式处理这次危机,从而让我们继续前行。

NO.3  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时代……那我们呢?

……

最初,是他们的事,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第一次听说新型冠状病素肺炎是在2019年12月底或2020年1月初。那时它局限在中国的湖北省武汉市,我们被告知那里采取了封城措施,以防止病毒传播。我们也有些担心地关注每天的死亡人数,但这在当初影响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之前也有过疫情,如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H1N1、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也曾在中国出现并得到控制。所以这次什么好担心的呢?

然后,可能是我们的事了。随着新加坡、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报告了病例,澳大利亚也报告了几例从武汉市来的旅行者病例,澳大利亚政府在2月初对中国关闭了边境。那时候澳大利亚担心的是经济,因为中国是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系统几乎完全依赖于中国的学生,因此疫情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将是毁灭性的。澳大利亚出现了恐慌性抢购,大家对厕所纸展开了莫名其妙的攻击。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各种玩笑,以及有创意的油管视频。

接下来,肯定是我们的事了。新出现的病例数量逐渐增加,主要是2020年2月和3月初从美国和其他国家返回的居民,这显示我们这边可能面临一场大流行。在制定保持社交距离的指南、提出洗手建议、禁止大型活动上,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采取着拉锯式的行动。动。最后在2020年3月的下半月实施了自我隔离和封城。

我们迅速地调整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模式,包括采用远程医疗咨询。为了防备大量感染患者的涌入,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新建4 500张ICU床位,配备了7 500台呼吸机,并订购大量个人防护设备。

再往后,就不仅仅是我们的事了。我们看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遍了欧洲、英国、美国,造成了灾难性的结果。我们看着那些飙升的感染率和死亡人数曲线,我们再想想自己…

我们是幸运的。当唐纳德·霍恩(澳大利亚著名作家和公共知识分子)写《幸运之国》时,他不知道有什么新型冠状病素肺炎。不过,就我们目前的感染率和病死率来看,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得非常棒。

从今往后,我们要走向哪里?我们在进入深渊。失业率狂涨,因长期限制造成的社会紧张,心理健康问题,对经济造成的后果,加上对第二波感染的不确定性,让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困难时期和微妙阶段。

我们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为用集体的客观需要取代了个人的主观欲望。

我们只有通过保持集体的、合作的和协作的方法,使“我们“的需要优于“我“的欲望,才能成功地度过下一阶段。

NO.4  我们可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挑战但不能没有支持

……我们生活在南半球的人,很快就会暴露在随冬天而来的感冒和流感的季节。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的患者可能会担心他们得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种情况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即便是我们告诉患者如果有症状就要待在家里,并拨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热线电话,但很有可能会有更多的患者来诊所看病。那么,我们要继续执行目前的新型冠状病毒防控措施吗?是否有足够的资源支持我们至少维持到10月份?在这种背景下,会有许多潜在的医学法律和职业健康安全问题涌现出来。今后,那些没有使用适当的个人防护设备的诊所工作人员,是否应该接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诊所员工可能会因为暴露在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中而对诊所提出诉讼。如果工作人员是病毒携带者,并感染许多患者,那么问题就会更加严重。因此现在的关键,是保证能优先地对所有诊所员工进行检测。全科医学服务是用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给患者提供服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经济已经造成了破坏性的影响。我们面临的是大规模失业,特别是青年人失业,以及因此产生的社会和心理后果;再加上长期的社交隔离措施本身,也能造成毁坏性的后果,特别是对那些本已脆弱的家庭关系,后果尤为明显。全科医生很可能会有大量患有各种心理社会问题的患者,从失眠症、焦虑障碍、适应障碍到重性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家庭暴力问题及其后果也日益紧迫,这可能会增加儿童行为障碍的发生率。我们正在见证的,是这个时代最严重的传染病大流行,以及其他对我们生活方方方面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持续的,是深远的。它已经并将继续给全科医生带来挑战,其中一些挑战就像病毒本身,是不可预见和不可预测的。与其他医学专科相比,全科医学更经常地处理不确定性的问题。我们要满怀信心地,在社区和政府的支持下,准备好应对这些挑战。

编辑:张亚丽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冠状病毒肺炎,冠状病毒,冠状病素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