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德、法规,以及指南和共识,哪个才是影响医生决策的重要因素?

2020
07/22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在为患者施治的时候,这些因素都左右这医师的最后决策。

前不久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我的理想再次被现实狠狠打脸。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同学聚会似乎变成的炫耀大会。有钱人,无不尽其所能的展现其雄厚的财力;当官的,正襟危坐的展现其官威。当然,他们是不差钱儿的。总之,在这种场合活跃的,都是毕业后混得好的。而像我这样背着房贷车贷的医生,只能默默坐在角落。

席间,同学们哈哈大笑地吃着、喝着。也不知是谁,似乎是为了打击报复当年我们学习好的同学,竟然反复问我现在混得怎么样。要知道,当年我的成绩至少比这些“还可以”的同学高出100多分。在不屑于、也没时间和他们打成一片之余,俨然我们已成了不同的人群。

第一次问我的时候,我假装没听见,大口吃着盘子里的肉。然而,对方显然是故意的,竟然让大家肃静一下,要专门敬我一杯酒。言语之间,满是讽刺之味:什么感谢我当年没把他带上考大学之路,否则今天也不会拥有几家工厂。

那时的我,一瞬间,真的感觉自己很失败。

第二天醒来,在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之后,我慢慢进行了反思:我真的选择错了吗?如果当年我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我为何不选择一个和金融有关的行业?

思到深处,母亲的一句话来到耳边:当大夫吧,什么年代都需要大夫,饿不死。

回想起来,这句话似乎是母亲担心儿子的生计问题,实则,更多的是反映这个行业对社会的必需性以及这个行业的重要性。

是啊,这世上能有几个人能逃脱生老病死呢?

三十几岁的同学们,似乎还未到体验老人生病住院的年龄。因此,他们才在聚会上肆无忌惮的问我很多不好回答的问题。比如,有的同学问我:患者不给红包,你们是不是就不好好给麻醉了?

听到她问的这话,我真想抽她。但,毕竟是女同学,我得强忍着绅士一点。更何况,在情窦初开的年龄,她还是我的暗恋对象呢。

可是,这个问题解释起来确实很难,似乎大有欲盖弥彰的意思。

有的同学还起哄道:明明可以局麻的,麻醉大夫非要我选择全麻。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她的脖子。看着她似乎有点激动的样子,我心里想:现在你叫得欢,那是你没尝过局麻做甲状腺的痛苦。以前的人比现在的人皮实,再说,那个年代确实没有更先进的麻醉技术。因此,很多甲状腺都是在局麻下完成的。而现在不同了,全麻无论在舒适性以及安全性都有明显的优点。唯一令大家不满的,就是需要多花钱。

这里我必须要说的是,患者多花多少钱,都是进了医院的账户,和医生有什么关系。即使在民营医院,也不可能鼓励大夫多收费才能多拿钱。如果是那样,岂不乱套?

后来,模糊的记忆中,我记得我拿起一杯酒和大家干了一杯。端着那杯酒,我说了很多的话。记得最清晰的是,如果医生没有了医德,这个世界就不是一般的可怕!试想一下,明明是肝上长了一个东西,手术中非要告诉患者的胃上也长了一个东西。在患者根本、或者也无法了解情况下,一切了之。这一切,可能只有手术室里的那几个人知道。被蒙在鼓里的患者,之后不仅要多花钱、还要弄个锦旗什么的,隆重感谢一下呢。

然而,真的可以那样吗?不可以的。首先,人性本善。无论是有那样邪念的医生、还是周围的同事都不可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尤其在医学领域,大家都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因此,这种医德无论是不是发自内心,总之是有医德的。

另外,无论是国家现行的法律、还是医师执业法,都时刻提醒着医师要注意自己的行为。

再就是,一个大牛医生的成长,必定是要紧跟国内外前沿、开拓创新的。因此,指南和共识也成为影响医师决策的重要因素。

总之,在为患者施治的时候,这些因素都左右这医师的最后决策。因此,患者并不需要特别担心医生没医德、没良心。医疗的过程,就是一场科学与良心的平衡。

参考文献:

1.董师武. 甲状腺次全切除手术的麻醉选择[J]. 临床麻醉学杂志, 2002, 018(002):98-99.

2.医师,执业,共和,人民,中华,卫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J]. 陕西省人民政府公报, 1998(16):4-7.

3.钟南山, ZhongNanShan. 简论医德的内涵[J]. 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6(3).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甲状腺,医德,因素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